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沉月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老黄历

沉月录 子非闲 3121 2021.01.12 10:00

  被称作杨数典的老人听到这话后眼皮微不可查地颤了颤,随后睁开双眼深深看了眼费九痨,平静道:“我不过是昔日云家的一个小管家,那夜匆忙逃出,还能拿得出什么,你那位大人所说的东西,我杨数典一概不知,几位喝了这酒便回吧。”

  费九痨闻言眉头轻蹙,沉默不语。

  “你这老头便是倚老卖老,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

  包矮子见杨数典油盐不进,此刻又拿被他下过毒的酒来嘲讽他们,一时间便是额上青筋爆绽,气血翻涌,直接暴喝出声。

  杨数典眼皮子都没抬起一下,语气不咸不淡:“你是想与我动手?”

  “不仅是要与你动手,老子还要动你祖宗十八代!”只听“呛啷”一声,包矮子自腰间抽出一把寒光湛湛的长刀出来,便是作势要向杨数典脑袋砍去。

  “放肆!”

  费九痨直接喝住,起身抬手往包矮子脸上便是一巴掌,一时间打得包矮子有些找不着北。

  “我让你动手了?还嫌脸丢的不够?”费九痨一双满是寒霜的眼睛冷冷地盯着包矮子,看的原本凶性大起的包矮子瞬间清醒过来,噤若寒蝉。

  “再敢废话一句,回去就给我进“夜崖”呆上半旬!”

  包矮子眼中瞬间掠过恐惧之色,连忙俯首道:

  “属下知错。”

  费九痨重新坐回竹椅上,拿起一只酒杯细细端详着其上的花纹,片刻后玩味说道:“杨数典,杨老,虽然我手下这个废物多少有些办事不力,但我想还不至于这毒酒被你一眼便瞧出了,毕竟这软玉散无色无味,如此说来,这店小二的功劳可是居功至伟啊。”

  说罢,费九痨眼神示意那形同黑罴的常胖子将背上的王卒给放下。

  杨数典不动声色,冷笑道:“怎么,莫不是你觉着一个再普通不过,只是与我有着送食关系店小二的性命,便能让我对你开口说些什么?”

  “再普通不过?只是送食?”

  费九痨有些不置可否,转而将目光投向了地上的王卒,随后轻声笑道:“小兄弟,既然醒了就别继续装了,不如睁开眼与我们说些闲话?”

  地上的王卒却如同死尸一动不动,仿佛是真的昏迷一般,费九痨无奈一笑,甩手便是一只飞镖自袖中划出,伴随破空之声,精准落在王卒的左手掌心正中,牢牢将王卒的手掌钉死在地上,。

  “啊!”

  王卒立马哀嚎出声,痛得在地上翻滚起来,再顾不得装死卖傻,手掌伴随着撕扯直接露出深可见骨的鲜红伤口来,甚是血腥可怖。

  费九痨冷眼旁观着地上打滚的王卒,兀地闪电探出一脚,竟将王卒给踹飞腾空出去,一个百十来斤的少年人,硬生生离地六七尺远,而后费九痨复又再出一脚,王卒哀嚎声便又戛然而止,整个人像是断线风筝一般飞了出去,直到撞到院脚的那棵大槐树方才止下。

  王卒强提一口气这才没有再昏倒过去,只觉浑身如同散架一般,他单膝跪地,一手捂胸,另一只插着飞镖的手颓然搭在身侧,牙关紧咬,努力地将原本要吐出的那口淤血硬生生给咽了回去。

  费九痨犹不罢休,身形一闪,转瞬来到王卒的身旁,一脚朝着王卒的后背踏下,王卒好不容易提起的一口气因为这一脚又被踩散,伴随着令人牙酸的骨头断裂声,王卒的整个人便被狠狠踏在了地上,脸也深深埋进了泥土里,境地异常凄惨。

  王卒的脑袋被揪着头发提起,面庞也自泥土里显现出来,原本俊秀的一张脸此刻布满了泥土与无数沙砾割开的小血口,面色惨白,双眼空洞无神,宛若一个牵线木偶一般。

  费九痨踩在王卒背上的脚缓缓碾动,面无表情,“就非要这般不老实?还是说不讨个打就浑身难受?”

  王卒张了张嘴,满嘴猩红。

  费九痨低下身子,在王卒耳边轻声说道:“说出你的身份,与杨数典又是什么关系,说出来我便放了你,我费九痨言而有信,决不食言。”

  王卒闻言空洞的眼神里陡然出现一抹光亮来,像是宛若窒息的人寻觅到新鲜空气一般。

  “我......我是......”

  费九痨见状心下微动,微侧脑袋,看向杨数典,道:“是什么?”

  “悦来客栈的店小......”

  砰!

  王卒的脑袋再次被狠狠按入地里,发出沉闷的声响。

  这次王卒是真昏过去了。

  费九痨面沉如水,起身望向杨数典的眼神终于带上一丝不善来,身后三人见状眼神也都是微微一凝,逐渐分散开来,隐隐有合围杨数典之势。

  费九痨忽然一笑:“看来杨老这些年的调教是真真不错,竟能让一个不过刚及冠的年轻人口风如此之紧,骨头如此之硬,费某委实佩服。”

  杨数典微微皱眉,道:“要打便打,你究竟在臆想些什么,简直不知所谓。”

  “不知所谓?”

  费九痨冷冷一笑,“来幽洲之前,那位大人让我看了一册密卷。”

  杨数典眼中终于出现一抹异色,心中升腾起不好的感觉来。

  费九痨观察着杨数典的脸色,嘴角弧度愈甚,继续道:“那册密卷上旁的内容或许费某记不清了,可上面记载的一件事费某却是记得清楚得很,想来杨老或许会感兴趣,那件事便是......”

  看着杨数典逐渐沉下去的面色,费九痨心里终于升上一丝快意,轻薄如刀的嘴唇缓缓吐出几个字来:

  “十三假子。”

  听到这几个字,杨数典顿时面色铁青,他死死盯住费九痨,沉声道:“这件事情你头上那位是如何知晓的,当年我龙潜云氏灭门之祸背后莫不是有你照夜堂的影子?!”

  龙潜云氏,龙洲的一洲执牛耳者,可谓一洲即一氏,相传是太古时期便流传下来的古老氏族,有着极为正统的修行脉络,鼎盛时期甚至可入天下七洲势力前十,即便近百年稍显没落,当年云氏也有着两尊九品的恐怖存在坐镇,上三品的供奉更是多达数十位,然而十六年的一场变故却是让这个古老的氏族顷刻间分崩离析,只不过是一夜,云氏的本家便被一股神秘势力奔袭,两尊修为直达九品的大修行者被抹杀得悄无声息,那神秘势力更是下达了灭满门的指令,那夜云氏只有极少一部分人仓皇逃离出去,氏族宗家嫡系更是几乎被抹杀殆尽。

  那夜也正是云氏宗家嫡系小三公子的出生之夜,而唯有云氏宗家才会知晓一个秘密,便是伴随每个宗家嫡系的诞生,宗家都会催动秘术使数目不等的假子婴孩同时出生,假子数目视宗家嫡系的血统纯正而定,这些假子都会随同宗家嫡系一同成长,奉宗家嫡系为主人,引为臂助,当年云家小三公子出生之时天降祥瑞,隐有白蛟现世,便被破格有着十二假子的待遇,未想突逢变故,族人突围时仓促选定了十三个亲信,每人都带着一名假子,为了混淆视听,提防内奸,真正的云家小三公子也混杂其中,但是没人知道那十三个孩子中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云家小三公子。

  而杨数典,作为云家当年的一名小总管,尽管修为位置都不算太高,但却深得宗家信任,正是当年携假子潜逃的十三亲信之一。

  “当年龙潜云氏之祸照夜堂有没有参与费某并不知晓,但至少可以向杨老保证费某当年却是没有收到上头的命令去往龙洲,没能亲眼目睹一个庞大氏族的崩塌,这可真当引为费九痨人生一大憾事。”

  “再者,就算当年背后有照夜堂的影子你又能如何,就凭你杨数典区区一个六品便能寻仇了不成?”

  杨数典收起那副寻常富家翁的散淡模样,原本和善的面容此刻却露出一丝久违的上位者的威严来,但却并不突兀。

  他面无表情道:“若是当年你敢在我面前说这句话,不说旁的,你的坟头草已经是有三丈高了。”

  费九痨闻言先是一愣,转瞬大笑出声,动作夸张地俯下身子擦拭眼角,似乎笑出了眼泪,随后起身,一双狭长眸子里满是怜悯,讥讽道:“杨大总管果然好大的威风,费某可是委实吓着了,我估摸着莫不是杨总管还没舍得从当年龙潜云氏的盛景里走出来?若是这样可如何是好,不过杨总管话是说的没错,若是当年,费某这等小人物,只怕杨总管这样权势通天的彪炳大人物都懒得施舍一眼,可是......”

  费九痨悠悠道:“龙潜云氏已经都是过去了,现在此时此地,占着主导权的,是我费九痨,麻烦杨总管好好睁眼看清喽!”

  杨数典望着神色有些癫狂的费九痨,逐渐沉默不语。

  “也罢,本就不指望你会坦诚相待,便不与你兜那圈子了,与现在的你打些机锋未免太抬举了。”

  费九痨从王卒手上拔出那支飞镖,轻轻抹去其上的血迹,随后玩味说道:“杨总管,咱们便开门见山,不出意外,费某脚下这姓王名卒与你关系平常的店小二,便是当年十三假子中的一位?又或是说......”

  费九痨话语一顿,手里的飞镖在王卒的后脖颈处轻轻比划起来,笑意森冷:

  “费某中了头彩,这位便是当年真正的云家小三公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