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沉月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缘由

沉月录 子非闲 3026 2021.01.15 12:39

  “大师兄?”

  小酒错愕地看向那个算命道人,满脸的匪夷所思。

  只见那个算命道人拍开小酒的手,端起茶碗斜睨小酒一眼:“这大半年不见,你小子的翅膀倒是硬了不少,都敢对大师兄动手了?”

  小酒却是还是有些不信,说道:“真是大师兄?”

  算命道人叹了口气,四下扫了一眼,随后轻轻撕下面皮露出真正面目后又重新覆了回去。

  “白痴,现在信了没?”

  小酒看到那张熟悉面庞后略微有些尴尬地搓了搓手,腆着脸笑道:“信了信了,货真价实。”

  随后张开嘴又想说些什么,却被道人一把按住,道人轻轻向年轻女子递去一个眼神,“景澄,这里人多眼杂,先换个地方再叙旧。”

  被唤作景澄的年轻女子轻轻点头,随后三人便起身寻了处偏僻酒楼找了个角落捡座儿坐下。

  待得小二端上两壶酒与几样小菜离去后,三人才开始叙旧。

  “大师兄你怎么会是这般模样?”

  道人往嘴里扔了粒花生米,随后没好气道:“你小子都有景澄给做的面皮,我就不能托景澄给我也做上几副?”

  “师兄哪里的话,师弟可万万不是这个意思。”小酒挠了挠头,“不过大师兄你接的生意好像都是杀人的活计,怎么在这汴城披了件道袍装穷算命的到处乱晃悠?”

  道人闻言微微皱眉,看着景澄说道:“师妹你还没和小酒说我这次来汴城接的是什么生意?”

  景澄轻轻摇头道:“大师兄你也知道先前我们在洛城到底在做什么,小酒要盯的那对主仆又非易于之辈,我便没有将这些事说与小酒分心。”

  道人点头,“原是这样,那这件事稍后再说,不过既然你们从洛城过来了,想必那边的事情处理好了?没留下什么后患吧,毕竟是二长老吩咐下来的事情,要是出了差错到时候师尊都未必保得下来你们。”

  景澄点点头,不动声色道:“不过是个盯梢与查探底细的差事,虽然后面照夜堂来了些人,看似有些棘手,但是还是无伤大局,坐山观虎斗、稳坐钓鱼台这种事情小酒与我还是很熟稔的。”

  道人扯了扯嘴角:“照夜堂竟然也来人了?狗鼻子可真够灵的,看来当年云氏还是留着很多隐秘啊,我很好奇师妹你从盯梢的那两人身上挖出了些什么?”

  景澄一摊手,说道:“一个侍奉云氏多年的老仆捎带一个不过二品的废物假子能挖出多少东西,净是些无关紧要的消息,师妹我还在愁盯梢这么些小半年结果却一无所获,到时回楼里复命时与二长老都请不了多大的赏。”

  景澄轻描淡写地带过洛城的事情,旋即疑惑道:“只不过师兄你是如何寻到我们的,我们不过是前脚刚落,感觉你是后脚便跟来了。”

  道人笑了笑,随后提过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小酌一口后说道:“这就是为什么先前那封信里我会说让你带小酒一起过来了。”

  道人看着两人犹自不解的神情,解释道:“还记得小酒我给你打造的那一套飞匕吗?”

  小酒神色一动,从袖中取出一柄放在桌上,仔细打量一番后看向道人道:“大师兄,这飞匕里难道有什么玄机不成?”

  “当初给你造这一套飞匕时,为了怕有去无回,这些匕首上我便都留有一道气机牵引,用以方便寻回,毕竟这飞匕造价不菲,只要这飞匕在我方圆十里之内,我便都可以确定它的方位,当初交付给你时有些匆忙,忘记抹去那道气机,如今却正好用作我来寻你,也算是凑巧。”

  小酒惊疑道:“什么气机能让大师兄你十里之内都能寻着?大师兄你又不是如师尊那般上三品的大修。”

  道人略微有些得意,说道:“这就要归功于几年前我做生意得到的那道寻气诀了,如何,想学么?”

  小酒忙不迭地点头,若是能学得这道法诀,以后再掷出飞匕就不用寻得那般麻烦了,何况这道法诀带来的好处可远不止这些。

  “那就帮大师兄把这次汴城一事给处理妥当了,到时回楼里的路上我便将这道法诀教给你。”

  小酒说道:“大师兄你这次的生意到底出了什么变故,先前只听得师姐说有些棘手才唤我们过来,以往你接的生意似乎可从来没有如此过。”

  道人抿了两口小酒,片刻后沉声道:“其实接的生意倒没出多大的岔子,只是被楼里的人下了个套,想借此次顺势将我置于死地。”

  “楼里的人?”

  景澄闻言沉思片刻,随后面色稍变,“是四长老还是七长老一脉?”

  道人眉宇间颇有些阴沉,冷笑道:“若只是一脉给我下套倒也罢了,我也能勉强接下,结果好死不死,这次那两脉勾结在一起想弄我。”

  “究竟是怎么回事?先前师兄你的信里也没与我详细说这次生意的具体情况,我只知师兄你这次的生意不过是护得那汴城李家家主李陆沉的性命而已。”

  “问题就出在这护字上。”

  道人继续说道:“我接的那张榜子上面是护住李陆沉三月性命,如果只是单单护住性命,我陈泽都皱皱眉头便也接下,毕竟护人说到底还是要杀人,可问题在于我接下那张榜子之前,四长老与七长老两脉也联手接下了一张榜子,那张榜子便是要杀李陆沉。”

  景澄小酒两人闻言皆是面色凝重。

  “这是那两脉给大师兄你做了个局?”

  “还是个围杀之局,”道人陈泽都苦笑道:“问题这些还是我到了这汴城才被我摸出来知晓,若不是先去那分堂刺探了些情报,我只怕稀里糊涂便是要死在这汴城了。”

  小酒问出关键所在:“那两脉来了哪些人?”

  “倒也不多。”

  陈泽都伸出两根手指,“两脉各来一个,估计是为了以防走漏消息让我有了戒备,只不过皆是六品,其中还有一个我的老对头。”

  小酒凝重道:“是四长老一脉姓阮的那个?”

  陈泽都点点头,狞笑道:“就是那王八羔子,上一届刺榜十大被我踩在脚底坐了上去,好家伙,光明正大的不会,阴的倒是一套接一套的,不愧是四长老调教出来的好弟子,算计了我这么久终于给他逮到这一回机会,也好,这次就与他新仇旧恨一并算了。”

  “四长老一脉永远都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小酒鄙夷道。

  “所以大师兄你将我和小酒唤来便是要给他们做个局中局?”

  景澄看向陈泽都,轻声征询道。

  陈泽都说道:“正是如此,毕竟阮契我可以解决,但七长老那一脉的姜蕖我难免就有心无力了,何况这汴城的堂口是四长老一脉承下的,吃不准他们是不是还会加派人手。”

  景澄沉思片刻,倏而再问道:“那李陆沉被挂在悬榜的缘由?”

  陈泽都道:“这汴城三百里外的承天府,师妹你可知晓?”

  “府主洪崖,据说是上三品的那处宗门?”

  “正是,李陆沉所在的李家便是负责承天府的所有世俗需求而近些年衍生出来的一个世家,而汴城另外一家老牌世家王家因为觊觎这一块肥肉,便在我割鹿楼挂了一张榜,想要杀了李陆沉而取而代之,李陆沉的那张护榜估计就是阮契和姜蕖两人捣腾出来给我下套的。”

  “所以说那李陆沉是何等境界?”

  “六品下境。”

  小酒眉头一皱,率先出声道:“六品如果有大师兄暗中护着,那两人就算再如何精通暗杀之术也不该那般好杀。”

  “非也。”

  陈泽都摇摇头,叹气道:“若是那李陆沉是货真价实的六品我倒是不用唤你二人来此,可症结所在那李陆沉的境界只是凭承天府赐下的丹药堆上去的,不过一个纸糊六品而已,真实实力我估摸着也就五品罢了,景澄师妹若是动些脑子应该都是能轻松杀了。”

  小酒瞪大眼睛,说道:“还有这般离谱的六品?”

  “不是所有人的境界都是如我们这些刀头舔血的刺客实打实杀出来的。”

  景澄揉了揉眉头,面色难看道:“所以我们提防阮契姜蕖那帮人的同时还得护着一个拖油瓶?”

  “不错。”

  “如此看来,这局中局还得从长计议。”景澄也是叹气道。

  陈泽都笑道:“所以还是得靠景澄师妹你来为师兄出谋划策了,这些事情毕竟还是你擅长些,师兄是个大老粗,只懂些打打杀杀。”

  景澄白了一眼,没好气道:“大师兄你若是个只懂打打杀杀的大老粗,那刺榜十大便是花银钱买来的不成?”

  “瞧师妹你这话说的,这不是师兄想着能者多劳嘛。”

  说罢陈泽都将眼神递给小酒,“师弟你说大师兄这话说的可有不妥之处。”

  小酒学着景澄翻了翻白眼,提过一壶酒对着壶嘴就是猛然灌下几口,含糊道:“这些动脑子的事师弟我一概不管,你们只管算计,师弟我只管杀人就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