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沉月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作妖的下场

沉月录 子非闲 3727 2021.01.14 09:08

  树林深处沉默了片刻,随后一道身影便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正是胡三娘。

  中年文士瞥了一眼,旋即收回眼神,漫不经心道:“那病痨鬼就派你过来逮这店小二?”

  胡三娘紧紧盯着中年文士,答非所问道:“阁下就这么将他杀了?”

  “眼神不好还是如何,这尸体再晾会儿只怕是都要发臭了,死没死这不明摆着?”

  胡三娘脸色难看地望着那处地上已是一具尸体的王卒,眼瞳里跳动着难以熄灭的怒火,随后强忍怒气道:说道:“阁下可知这店小二究竟是何身份?”

  “知道,当年龙潜云氏的小三公子,说得多新鲜一样。”

  “那你为何就这般将他杀了?!”胡三娘厉声喝问。

  “你是在教我做事?”中年文士的声音也陡然冷了下来,面色不善道:

  “我想你应该很清楚这块的地界是在幽洲,不是那龙洲象州,更不是你照夜堂能来随便撒野的地方。”

  胡三娘面色一窒。

  中年文士望着胡三娘的眼神犹如一条阴冷的蝮蛇,幽幽说道:“割鹿楼做事向来百无禁忌,不需要你照夜堂来指手画脚,你这般作为莫不是动了我抢生意的念头?十三年前给你们定下的规矩,奉劝你可要再好好掂量掂量。”

  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胡三娘面色阴晴不定,她远远未曾料到今日此事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出来,而且这程咬金还是最为头痛的割鹿楼之人,但如果就将眼前这个中年文士放走,只给费九痨带回一具死去的云氏三公子的尸体,毫无疑问他胡三娘的下场会是极惨,别看费九痨先前面色还算平和,那只是因为一个云氏小三公子带给他的好处远远大过他之前的损失,但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小三公子活着,而小三公子现在却是一具尸体,如果就此回去,深知费九痨喜怒无常心性的胡三娘都不愿也不敢再往下细想,现在唯一的转机就是眼前这中年文士手里的那块玉佩,先前她亲眼看到从他从那小三公子的怀里拿出,或许那便是先前费九痨与杨数典所说的那件东西?

  那她现在要做的便是拖住这中年文士,等到费九痨赶来。

  至于割鹿楼的规矩?

  胡三娘内心冷笑一声,只要将你杀了,事后处理干净,谁知道是照夜堂做的。

  胡三娘心念急转,陡然媚笑道:“阁下这是哪里的话,照夜堂哪里敢插手割鹿楼的生意,这规矩可是早就定下的,阁下可不要无故加罪于奴家这一介小女子头上。”

  中年文士面色古怪地上下打量一眼胡三娘,说道:“小女子?这可太谦虚了,我看着似乎当不得小字一说,也不知道你成天拎着两冬瓜累也不累?”

  两冬瓜?

  胡三娘一愣,显然一时没有意会到中年文士所说何意,直到瞧见他的眼神落在何处,才瞬间明白他说的冬瓜是为何物,心下顿时一恼,瞧着一个读书人的模样,所用言语却如此粗秽不堪,真是虚有其表。

  不过胡三娘内心却是稍松一口气,如果是个好色之徒,那事情却是好办许多,毕竟她也摸不准这个中年文士的境界几何,依先前所见,至少五品是跑不掉的,故而能不用武力强行留下便不动用武力,何况留不留的下还是两说,仅凭美色那便是最好不过。美色媚术,那可是她与生俱来就拥有的看家本领,还怕拿捏不住一个起了色心的割鹿楼刺客?

  毕竟再如何修为高深,城府深沉,可终究还是一个男子,既然是男子,难免就要偶尔拜倒在女子的石榴裙下,这是万年以来亘古不破的真理。

  一念及此,胡三娘便不再犹豫,柔媚笑着捏住鬓角一缕青丝轻轻绕指转动,略微向下拉低数分,好教中年文士多看几分其中美景,眼神中带些迷离之意,面色潮红,满是旖旎,她轻咬红唇开口,原本生硬的“阁下”此刻也变成了“官人”:

  “这位官人可真是会说笑,既是都发现奴家的不便之处,那还不怜惜奴家,来帮奴家托一托这对......”胡三娘略一咬牙,继续说道:“冬瓜?”

  只是胡三娘这么一番卖力地卖弄风骚,那中年文士似乎并没有显得如何急不可耐,反倒是露出几分忍俊不禁来,看着胡三娘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跳梁小丑,他远远没想到自己不过是挖苦暗讽的一句话却是惹来胡三娘完全相反的心思,可谓让人有些啼笑皆非。

  只是目前看来,这样似乎......倒也不失为一个解闷的法子?

  他笑眯眯道:“没想到这位大娘......这般好兴致,这身段都快扭得如同麻花一般了,想来天下也少有女子能做到这般地步,这技术如此娴熟,莫不是曾是哪座青楼里的头牌?不如将那块好去处告知在下,好教在下寻个机会,偷个空闲去好好捧场一番,定教大娘满意。”

  到了这个地步,就算是个傻子也知道先前是自己意会错意思,那中年文士不过是在拿自己开涮罢了。

  真是抛媚眼给瞎子看了。

  何况那一口一个大娘,冬瓜的,已经让她本就不好的脾气几欲喷发,胡三娘面色难堪地收起一副媚态,冷笑道:“割鹿楼里可都是如阁下这般的风趣之人,如是这般,那可真教三娘涨了好大一番见识。”

  中年文士老神在在道:“不用在那儿想着法儿明里暗里嘲讽我,于我而言都是些不痛不痒的东西,何况割鹿楼里究竟是些个什么情况,就不劳大娘你费心了,你安心托好你那对冬瓜就得了,还是说,大娘你想跟着我回割鹿楼里看看?”

  胡三娘脸色愈发难看,“何必用大娘来羞辱我,但就面相来看,阁下似乎还要大上我不少。”

  中年文士嘴角轻抿,破天荒有些欲言又止起来。

  胡三娘将这副景象尽收眼底,神色一动,突然以手轻掩红唇妩媚笑道:“不会你这幅面庞下面还藏着一张不为人知的少年面容吧,难怪我觉着先前你那些言语有些故作老道的意味,来来来,将面皮揭下与姐姐瞧瞧,让姐姐看看到底是何等青涩俊秀的少年郎!”

  中年文士皮笑肉不笑道:“你这是想死?”

  未等胡三娘再出何等调戏言语,下一瞬中年文士就来到胡三娘面前。

  “我知道你不过是在与我说话想要拖时间等那病痨鬼赶来,可那又如何,真当我是怕了那病痨鬼不成,先前不过是与你逢场作戏当个乐子看,既然你想找死,那我没有理由不去成全你!”

  一道清亮刀光自中年文士腰间乍起,随后在半空中拉过一道长弧,自胡三娘头顶的那抹夜色中陡然一斩而下。

  胡三娘望着那抹急速斩来的刀影,面色微变,双手一翻,两柄呈半月形的短刀便出现在手上,随后双手交叉握住短刀向上迎去,娇叱一声,伴随当的一声,三把武器猛然碰撞在一起随后又骤然分开。

  胡三娘只感受到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道,紧接着身躯就被中年文士这迅猛一刀劈飞出去,倒退数十丈才止住身形。

  然而不等胡三娘回过神,中年文士又如影随形一般贴近过来,手臂横拉,反手握住刀柄,自胡三娘腋下复又拉起一刀,胡三娘一咬牙,身躯猛然向后仰去,竟是以双足为支点,硬是向后弯去一个恐怖的弧度避开这刁钻一刀,那柄长刀贴着她的面庞划过,透过清亮如雪的刀身她可以清晰看到自己面色微白的面容。

  避过这一刀的胡三娘右足重重一踏,身体便如鸿毛一般轻轻荡去十数丈之远,随后站定微微喘息。

  “好腰功。”

  中年文士轻笑一声,轻轻甩袖,十数柄与先前造型一般无二的长匕便是如激射出去的箭矢一般像胡三娘飞射而去,在空中划过十数道冰冷的弧线。

  树林之中开始响起不绝如缕的刀剑碰撞之声,声声动人心魄。

  “官人嘴上说着温柔的话,这手里头却是半点情面都不留,可真是个没良心的。”胡三娘一边舞刀织成刀网隔住这些长匕,一边嘴上挂着满是杀意的冷笑,脚下的土地上已经七零八落地插着数柄长匕。

  “那不是在等大娘使劲忙活好手里的家伙什儿么。”

  待得最后一柄长匕被挡下,中年文士又再度欺身而上,不给胡三娘一丝一毫的喘息机会,不过三丈见方的空间里,两人已经激烈交锋了数百回合,如果摒去那些刺耳的金戈交错声,两道身影倒是宛若在打情骂俏一般。

  只不过胡三娘却是有苦自知,整个交手的局势都是被这个中年文士牢牢掌握在手里,每一次的刀锋交接,都伴随着从虎口传来的剧痛蔓延至手臂乃至全身,有好几次她已经都快几乎无法握住手中的刀,差点就脱手而去,她不过是在苦苦支撑,而中年文士才是真正的游刃有余。

  这样下去她还拖不到费九痨赶到,就会因为双手脱力而被中年文士一刀劈死。

  得变招寻个机会脱身。

  胡三娘眼神一变,原本该举刀招架的右手骤然收回,露出一个空门,同时左腿踏住地面狠狠一旋,腰身猛然拧转,整个身形向后拔去。

  在她的算计里,中年文士这一刀应该会顺着这个空门狠狠落下,而她就可以借助左手刀在刀身借刀势轻轻一托,从而达到让中年文士原本可以砍在她腰身的这一刀彻底落空,并且她也能达到脱身的目的。

  只是中年文士这一刀劈是劈下来了,但似乎留有余力,刀身不过行到半途便迟缓下来,只见他嘴角冷冷一笑,随后持刀的右手猛然翻转,甚至将刀身一同翻转过来,紧接着左手迅猛探出握住刀柄,右手托住刀柄轻轻一拍,那柄长刀便顺着胡三娘原本露出的空门反方向狠狠捅进了她的腹部。

  胡三娘闷哼一声,瞪圆双眼看着那柄捅进自己肚子里的长刀,满脸煞白。

  “难道就只有你会左手刀?”

  中年文士冷漠地直视着胡三娘的双眼,随后一翻腕,手中长刀狠狠一绞,顿时就将胡三娘腹内的腑脏搅得一塌糊涂。

  “不要......”

  胡三娘眼中满是惊恐绝望之色,双手无力地握住那柄正在搅烂她肚子的长刀,艰难地哀求出声,口齿之间已经有鲜血不断溢出。

  原本冰凉至极的刀身,此时在她感来只有无比灼热的滚烫。

  “下辈子投个好胎,可别再作妖了。”

  中年文士将手中长刀狠狠往里一送,随后眼神冰冷地慢慢将刀从胡三娘的身体里拔了出来。

  胡三娘瞪着双眼,捂住破开一个大口子的腹部重重向前扑去,直到死的这一刻,她才知道原来这个中年文士已经迈入了六品,先前的一切都不过是在戏弄她罢了。

  真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