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沉月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好久不见

沉月录 子非闲 3086 2021.01.18 08:52

  李陆沉的身影在夜色里飞掠而过。

  虽然是从那两个刺客手里逃了出来,但他的脸色却并不好看,一方面是中了那黄衣女子的毒,此刻那不知什么根脚的毒正顺着他的筋脉逐渐扩散到四肢百骸,并且随着他催动体内真气的多寡,那道毒也很快就要侵入他的丹田,李陆沉已经能够清晰感知到自己四肢的沉重,加上他身上的伤,他已经撑不了多久了。

  二来按理来说就算自己从他们手中逃脱,也万万不至于到没有追兵的地步,况且先前在那屋子里那两人给自己的感觉倒像是花猫戏鼠一般,尤其是那个只在一旁出声讽刺的黑衣刺客,袖手旁观也就罢了,结果还将原本封住去路的窗边自己给让了出来,尽管当时事出紧急由不得自己多想,只当是那黑衣刺客大意,可是现在冷静下来再仔细想想,值得推敲的可疑之处实在太多。

  不过最让李陆沉面色阴沉,心情大恶的还是自己花出去的那三万两,自己给人围杀成这幅凄惨模样,那个说好护他三月性命的割鹿楼刺客却是连人影都没瞧见,同行的朱供奉那是被拖住不能救他,勉强还算能说得过去,可你这割鹿楼刺客却是跑哪里逍遥痛快去了,合着我李陆沉那三万两打水漂去了不成?

  只是现在能让李陆沉略松一口气的就是已经能依稀看见前方不远处的那一片乱葬岗,向来惜命的他早在前几年就摸清了李府方圆数十里的地况,尤其是临近福禄街李府后面的这条小道,以及小道会途径些什么,他知道只要穿过了这片乱葬岗,再走上几步就能够回到府上了,到时就算有刺客再想杀自己,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李陆沉望着那片乱葬岗加快步伐,只是待他踏进那乱葬岗的瞬间,原本悄无声息的乱葬岗里蓦然响起几声嗖嗖嗖箭矢破空的轻微声响。

  李陆沉眼神一凝,略一仰头,那几根箭矢就擦着他的面颊飞了出去,携卷的劲风在他面颊上拉出几条血线,随后没入他身后的那几方没有刻字的粗劣碑石上,白色的箭羽微微颤动,发出嗡然声响。

  还不等李陆沉再做旁余反应,下一刻他就踉跄后退,痛呼出声。

  原来有一根无羽之箭悄然跟在先前那几根箭矢之后,借由其造出的声势从一个诡异角度侧面射出斜穿腹部。

  李陆沉捂住腹部面色惨然地看着前方那两道熟悉的身影,声音嘶哑道:“你们怎会知晓我会走这条小道?”

  两人正是先前楼里截杀李陆沉的割鹿楼刺客。

  只是那名黑衣男子这次倒是没有再多费什么口舌,而是拈弓搭箭,二话不说又是一箭射去。

  李陆沉一咬牙,就地一个侧滚险险避过,而后伸手半途截留住那根箭矢,面色有些苍白,反手握箭向那黑衣男子甩去。

  一旁矮小男子阴沉一笑,信手一剑便是将箭矢劈开了去,在他眼里此刻的李陆沉不过是困兽犹斗罢了。

  而且望他模样,分明是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黑衣男子瞥了眼地上那根断成两截的箭矢,忽而眼神微微一闪,与矮小男子道:“老许,这剁掉李陆沉脑袋的首功这次就让与你了如何?”

  矮小男子一愣,偏头看了眼黑衣男子,怀疑道:“你会这么好心?这么大的功劳你就这么平白让给我,我怎么有些不信呢?”

  黑衣男子轻轻一笑,“我骗你作甚,就当是先前在楼里拦你的赔罪了,只消歇会你割了这李老贼的脑袋回去与阮头复命时不要忘了替我捎去几句好话就成。”

  矮小男子眼神在李陆沉与黑衣男子两人身上来回转动,忽而冷不丁道:“不会这姓李的还有什么了不得的底牌藏着,你老小子想让我去替你趟了吧?”

  黑衣男子皱眉道:“能有什么底牌,再说黄鹂那毒你还能不知道效果?李陆沉这会多半和个半身不遂的老头儿差不离,你若是真不想要了这份白送的功劳,那我便亲自动手算了。”

  说着黑衣男子就作势抽刀向李陆沉走去。

  矮小男子连忙一把拦住,说道:“慢着。”

  黑衣男子眉头一掀,“怎么着?”

  矮小男子赔笑道:“哪成想到你这次良心发现,舍了功劳给我,再说这种粗活哪里消得老袁你抬手,我来就是。”

  “三成。”

  黑衣男子伸出三根手指,“回去阮头儿给的赏赐里我要三成。”

  矮小男子面色不变,但是心里却是轻轻松了口气,随即笑着说道:“妥了。”

  望着矮小男子提剑离去的背影,黑衣男子眼中掠过一丝讥讽。

  李陆沉背靠碑石瘫坐在地,脸色灰败,体内积渐的伤势与侵入五脏肺腑的毒素已经使得他毫无反抗之力,他面色悲怆地看着拿着他性命讨价还价的两名刺客,只觉得人生好生荒唐。

  矮小男子来到李陆沉跟前,笑道:“李大家主,到了下面我会给你多烧些黄纸,你尽管放心,只是你这颗项上头颅我许某可就笑纳了。”

  李陆沉知道求饶无用,索性说道:“要杀便杀,说那么多废话作甚!”

  “好骨气!”

  矮小男子不以为意,呵呵一笑,旋即不再犹豫,提剑对准李陆沉的脖子一斩而下!

  李陆沉闭上双眼。

  而后李陆沉便听得噗通一声,像是西瓜开裂的声响,紧接着下一瞬便觉得满脸湿热,他迷茫睁开双眼,便是见得极为血腥的一幕:只见那矮小男子依旧保持着提剑欲挥的姿势,但是脖子上的那颗人头却是炸裂开来,喷泉一般的血液从断裂的脖颈处疯狂向上飙溅,仅留着一点人皮牵连着碎骨。

  他瞪大双眼,一个青衫男子正站在一旁一脸嫌弃地清理着右手上沾满的脑浆血液,显然他先前正是使用的右手一拳轰爆了这矮小男子的脑袋。

  李陆沉怔怔问道:“你是何人?”

  青衫男子清理袖子大半天都没清理干净,索性一刀将前半截袖子斩断,而后像是才听到李陆沉说话一般,问道:“你说什么?”

  李陆沉便又重复一遍。

  青衫男子没好气道:“我是三万两。”

  李陆沉的眼神生动起来,“你是来救我的?”

  青衫男子撇了撇嘴,随后在矮小男子身上翻捡起来,没过一会儿便是摸出一个小瓷瓶出来,拔去塞子闻了闻,然后皱着眉头丢给李陆沉,说道:“如果你运气好的话,这瓶子装的应该就是解药,反正你离死都不远了,不如试一试,说不定还能活。”

  说着青衫男子又补充一句:“至少不是毒药。”

  李陆沉面色一窒,低头看着手里的瓶子,随后咬了咬牙,心头一横便是将药吞了下去。

  眼前这个青衫男子说的不错,反正自己这伤再拖下去也差不多快死了,还不如赌一把。

  药吞入腹中后,李陆沉面上多出一丝生气,他有些犹豫的看着那名青衫男子,但还是出声问道:“为什么现在才来?”

  青衫男子冷冷看了一眼他,随后说道:“你现在是在教我做事?”

  李陆沉慌忙垂下头颅,颤声道:“不敢。”

  青衫男子悠悠道:“你莫不是以为那三万两就足以让我像你身旁那个老头儿贴身保护你吧?那你可是把割鹿楼刺客看得太廉价了。”

  李陆沉神色愈发卑微。

  “之所以现在才出手救你,自然是因为那三万两不过是护你三月性命,至于你是不是缺胳膊少腿,还是变成一个废人,我都不会在乎,懂了么?”

  李陆沉闻言眼中闪过一丝狠毒,但很快便遮掩下去,“懂了。”

  割鹿楼的刺客,他李陆沉惹不起。

  青衫男子自然知道李陆沉心里在想什么,但是他浑然不在意,在他看来,就算李陆沉记恨上他也对他造成不了太大的影响,一个纸糊六品,真要把他惹恼了,还不是想杀便杀。

  再说了,惦记他陈泽都的人海了去了,不差他李陆沉一个。

  陈泽都摘下刀鞘,然后闪电般轻轻在李陆沉脑后敲了一记,李陆沉便身子一软昏倒在地。

  “接下来的事,就不适宜你继续听下去了。”

  陈泽都抬头看向那个黑衣男子,神色玩味,“不愧是跟了阮契多年的心腹,为了保全自己性命,顺带逼我现身,这同伙的命说卖就卖了,够黑的啊。”

  黑衣男子笑容勉强,“陈哥在说些什么,小弟我可是有些听不懂了。”

  陈泽都摇摇头,随后眼神冷冽,“果然都是一个德行,不见棺材不落泪的!”

  黑衣男子如临大敌,浑身肌肉绷紧,尽管先前对于陈泽都的出手早有预见,骗了那矮小男子送死,但真临到陈泽都出手的时候他依旧是没有看清陈泽都那鬼魅般的身影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陈泽都瞧见黑衣男子的动作,无声笑了笑,身形下一息骤然消失不见。

  黑衣男子瞳孔猛然收缩,面色大变,身形立刻向后倒射而去。

  下一瞬陈泽都便是出现在他的身前,只是让他狂喜的是,与之同时,一个白衣男子挡住了陈泽都。

  只见白衣男子以手抵住陈泽都的这一拳,微笑道:

  “陈兄,好久不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