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沉月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收官

沉月录 子非闲 3210 2021.01.18 08:51

  原本无比**的绣床上此刻却变得杀机四伏。

  尽管李陆沉已经反应过来,但身下黄衣女子近在咫尺的那柄匕首已经容不得他躲过,在死亡的阴影下,久未搏杀的李陆沉强行扭过身子,险之又险地使得那柄匕首避过要害,仅仅只是插在了他的右胸之上。

  惊怒之下,李陆沉一把死死扣住黄衣女子的白皙的脖颈,而后拎着黄衣女子在绣床之上微微借力弹飞出去,在地上翻滚几圈后撤到屋角,死死盯住另外两名刺客。

  只见原本李陆沉栖身的绣床被那个身形矮小的的刺客一剑剁得裂倒开来,发出轰然声响,李陆沉眼皮一跳,若是自己先前再慢上一分,现在的自己只怕是已经和双腿分家了。

  被死死扣住脖颈的黄衣女子开始挣扎,显然很想活命。

  李陆沉不去管传来绞痛的右胸,眼神酷烈地把那柄匕首拔下,随后毫不怜香惜玉的一脚踏断身下女子的脊椎,反手将那柄匕首送进了黄衣女子的后背心,将女子钉杀在地板之上,尽管先前这个女子千娇百媚,将他伺候得浑身舒泰,但借此想要换取他李陆沉的性命未免就有些痴人说梦了,更何况还想要在失手之下买回自己的性命那就更是一种奢望。

  春宵一刻值千金固然不错,但那也得有命不是。

  没有人会嫌自己的命长。

  在亲眼见着女子刺客断了气后,李陆沉抬头狰狞笑道:“那王老儿就是派了你们这三个废物来杀我?”

  站在木窗边的那名黑衣刺客冷眼旁观着李陆沉的动作,对于同伴的死亡无动于衷,毕竟在他看来她该做的都已经做了,至于死不死,那就得看她在他眼里的价值值不值得他出手相救,现在的结果显然是不足以相救,尽管昨天夜里两人才刚刚温存过,情话承诺以往更是数不胜数,只是男女在床上说的话,可不都净是在放屁么,还会有人真正当真?

  何况割鹿楼刺客的眼里永远没有感情一说,从来只有利益。

  至少割鹿楼四长老一脉信奉的便是这个道理。

  黑衣刺客讥讽一笑,“看来李家主似乎也不是传闻中的那般不济事。”

  李陆沉脸色阴沉,他没有想到王家请来的刺客竟然知道他此刻会在醉红坊,而且会选在这个时机地点对他动手,看来李府里必然是有着内鬼走漏了风声,待得回去定然要将那人给揪出来。

  只是现在能不能回去还是两说。

  眼下的处境对他来说太过不利,虽说先前那女子刺客没有直接一击致命,但是也是让他受了重伤,若是他只是受了轻伤,即使他的六品有着很大水分,但眼前剩下的这两个不过五品初境的刺客他还是有着不小的信心能够解决掉,但他此刻汩汩流血的胸膛已经揭示了他无法做到这一点。

  李陆沉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对屋的紫袍老者听到这里的动静能尽快赶来。

  黑衣刺客看出李陆沉的心思,打破他的最后一丝希望,“李大家主尽管放心,对屋的朱大供奉这个时候只怕是没有功夫来顾及你这个李家家主,毕竟他现在也该是焦头烂额的景象。”

  李陆沉眼中满是阴鸷之色,他说道:“那王老儿给了你们多少好处,只要放我离去,我李陆沉给你们双倍。”

  黑衣刺客语气怜悯,“做我们这一行的,可是最忌讳临场变卦了,李大家主该不会不懂吧。”

  “磨磨唧唧的,与他费那么多话作甚。”

  一旁的矮小男子不爽说道:“早点将他宰了早点完事,一个绣花枕头也值得你费这么多唇舌。”

  李陆沉面上怒火一闪而逝,“就凭你们两个果真以为能杀了我?”

  这次回答他的是头顶的一抹剑光。

  伴随木板开裂的碎裂声响,李陆沉狼狈地翻身躲过不知如何突兀出现在眼前矮小男子递来的一剑,胸中一阵气闷,不由紧皱眉头,先前不使力还好,怎么到了这时体内一运转气机就只觉得筋脉里处处淤塞一般,煞是诡异。

  黑衣刺客走到那黄衣女子的尸体旁,然后缓缓拔出匕首,带出一股腥臭的血液,而后回头看向大惊失色的李陆沉笑道:“如你所见,这柄匕首......”

  “是淬过毒的。”

  只是不等李陆沉再怒骂出声,那名矮小男子便又一次如影随形地来到他的身前,毫无花哨的再次一剑劈下。

  李陆沉脸色一变,扯过一旁的桌子,掌心向上,贴在桌面之下,猛然一掀,那桌子便如飞石一般砸向那名矮小男子。

  雕虫小技。

  矮小男子不屑一笑,随后大踏步向前再次一剑劈开桌子,只是令他惊奇的是,身负重伤外加中毒的李陆沉不进反退,反而借助扔来的桌子遮蔽的视野欺身而上,面色狰狞地向他冲撞过来,俨然一副要拼命的模样。

  “还有这般找死的不成?”

  矮小男子深呼一口气,将剑收入鞘中,脚尖在厚实的木板上轻轻一旋,踩出个细小凹坑来,随后身形飘掠而出。

  显然是瞧不起李陆沉此时的状态,要直接以一口浑厚气机一气将他拿下。

  只是令他错愕的是,那李陆沉不闪不避,反倒是大开空门,硬生生扛了他这势大力沉的一拳,随后胸膛凹陷,口吐鲜血朝后方飞去。

  矮小男子神色一愣,但看清李陆沉身躯倒飞出去的方向后面色霎时大变,原来那处正是原先黑衣男子立住的木窗口,那李老贼分明是要借助他这一拳之威给逃出去!

  矮小男子连忙跑向木窗,向下望去。

  只见李陆沉的身躯直接撞破墙壁,被拍出楼外,而后在即将坠落地面之际,一个鹞子翻身,双掌重重一拍地面,随后便如离弦之箭一般飞射而出,消失在夜色之中。

  矮小男子怒骂一声就欲翻身追下去,却未料到被黑衣男子一把拦住,只见黑衣男子笑道:“放心,他跑不了多快。”

  矮小男子一把推开黑衣男子,骂道:“你不想活命我还想活,刚若不是你在一旁袖手旁观露了破绽那李陆沉岂能给跑了?老子告诉你若是这件事办砸了,大家都他妈别想活!”

  只是黑衣男子下一句话就直接让他愣在原地。

  “让他跑出去是阮头儿的主意。”

  矮小男子身形定住,回头惊疑道:“你没骗我?”

  “骗你我有什么好处?”

  矮小男子连忙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黑衣男子并没有过多解释,只是看着窗外夜色丢下一句,“过会老实跟着我吊在他后面,一切听我吩咐就是。”

  ......

  听闻到三楼传来的动静,望着乱成一锅粥的一楼大堂,阮契笑着对姜蕖说道:“姜兄,此刻可有兴致随我一同出楼赏那汴城夜景?”

  姜蕖皱眉道:“不用跟上留下那李陆沉?”

  先前三楼那里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他也是清清楚楚,本来按计划所说是要以李陆沉身陷险境为饵钓出那陈泽都来,结果阮契那两个手下不知何故却放他走了,他正以为计划出了岔子,结果此刻听闻阮契所言不由心生疑惑,讶异出声。

  “姜兄还是心急了些啊。”

  阮契依旧是不急不缓的举杯饮茶,甚至还示意姜蕖一道。

  姜蕖实在不知道这阮契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出声道:“我姜蕖是个粗人,阮兄可休要再与我打什么机锋,还是与我详细说说到底现如今是个什么境况?”

  阮契面带笑意,随后伸出一指从面前杯中沾了点茶水在桌上划出几道线条来。

  “若是姜兄是那李陆沉,想要逃命,此刻却是该往哪去?”

  姜蕖愈发不解,“什么意思?”

  阮契坚持道:“姜兄不妨先试想一下。”

  姜蕖只得略微思索,随后道:“自然是直奔李府。”

  “不错。”

  阮契再问道:“走哪条道?”

  “必然是舍掉官道,抄近路走那小道。”

  阮契点头笑道:“既然姜兄能如是想,那那李陆沉自然也该如是做。”

  他再伸手点住那几道看似粗糙的线条之间,“这里是汴城官道,绕过旁边的八叶巷向东再拐过两条街便是小道,沿着这条小道走上大半个时辰,道路尽头后面的福禄街就是李府所在,而这里——”

  阮契重重一戳,随后在那条象征小道的后半截划出一个圆圈,缓慢说道:“有着一片乱葬岗,那里很空旷”

  姜蕖眼神骤然明亮,他能活这么久自然不是一个蠢人,阮契都说到这里,他如何还不能明白阮契的言下之意。

  他眉头舒展开来,笑道:“所以阮兄先前是故意让你那两个手下放跑李陆沉,随后再偷偷跟上去,最后将那李陆沉截留在那片乱葬岗,逼得那藏头露尾的陈泽都不得不现身出手?”

  阮契微笑点头,“若是我们在这醉红坊里大打出手,就算逼得那陈泽都现出身来,这等人多口杂、楼宇林立之地,于他陈泽都而言,想要脱身可是太过轻而易举,大不了到时舍了李陆沉的性命与赏钱不要一走了之便是,而那片乱葬岗,他若是咬上饵在那里出手,走或不走可就不是他说了算了。”

  姜蕖畅快大笑,佩服道:“阮兄手段实在高明,姜蕖不得不服。”

  “哪里哪里。”

  阮契轻轻摆手,眼中却也是浮现一抹不易察觉的出自得之色,毕竟能亲手捕杀掉一个刺榜十大,也是件颇为自傲的事情了。

  他起身说道:

  “既是如此,姜兄此刻可愿与我一同出楼?”

  姜蕖明知故问,“出楼所为何事?”

  阮契眼神微咪,轻轻说道:

  “准备收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