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沉月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大人的问题

沉月录 子非闲 2964 2021.01.12 09:18

  咚咚~

  王卒拎着食盒小心翼翼地轻敲了两记杨姓老人家的宅门,随后便稍退一步站在原地。

  过了小半会儿,伴随着吱呀一声,杨姓老人拉开宅门,探出半个身子来,瞧清门下站着的王卒后,笑道一声:“是小王啊,今儿来的时辰可是比寻常晚了些。”说着便把整个宅门拉开。

  王卒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对不住杨大爷,今儿客栈来的人多了些,忙得有些抽不开身,那些个活计拖到这会才给忙妥,您老多见谅个。”说着王卒便从食盒里将酱牛肉与那壶花雕取出递给杨姓老人。

  杨姓老人呵呵笑着从王卒手里接过酒肉,“不打紧不打紧,小事儿而已,只要小王你别忘了给我送,甭管多晚大爷我都等着,毕竟我可就好你们客栈这两口,这三两天不吃上一回大爷我这心里头就不得劲儿。”

  “瞧大爷你这话说的,讲究了哈。”王卒边笑着边不着痕迹地扫了眼宅子周围,倒确没发现那伙人的踪迹,收回视线的同时心头不由涌上一丝阴霾。

  杨姓老人从怀里掏出一锭二十两的大银来,然后交到王卒手里,说道:“与先前一样,这二十两你拿去,把前面几次先给结清喽,余着的留待下回,不够之后再补。”

  “成,都听大爷您的,只不过......”王卒手里捏着那锭大银却没有着急收入怀里,面色多少有些扭捏起来。

  “还有事?”杨姓老人好奇道。

  “大爷,你看我也替你跑了那么多趟,说好半月一结,那啥......”

  望着王卒那欲言又止的模样,杨姓老人面色微微一愣,陡然意会到王卒的言下之意,爽朗笑出声来:“好你个小王,我当是什么,你大爷我像是那么抠搜的人?”

  说着杨姓老人便又从怀中摸出一个小钱袋,拿出一小把铜钱来,一股脑都放到王卒手里,笑着打趣道:“这些个铜钱都给你,权当是赏钱,可够?不够我便再给你些。”

  王卒细细一数,发现铜钱足有十枚之多,便又捡出四枚郑重其事地放回老人手中,故作生气道:“大爷您这是打我脸?说好每回赏钱半月一结,一次六枚,这六枚赏钱我拿手里心安理得,可这余下来的四枚,咱可万万不能拿手里,这做人可得讲诚信。”

  杨姓老人轻轻摩挲着手里的那四枚铜钱,捏紧后又倏然松开,随后向着王卒笑着歉意说道:“说得有道理,这回是大爷做得不对。”

  王卒憨憨一笑,道:“也没啥,这都做人的本分,还有杨大爷,今儿这酒您可得好好品品,足足陈了十五年的花雕,可别给浪费了。”

  “是吗,那我可得真要好好细品一番。”杨姓老人微咪双眼,和善笑道。

  “得,那就不打扰您老雅兴,回见。”王卒小心揣好银子与铜钱,打了个招呼便扭身离去。

  老人看着王卒微驼的身影消失在道路尽头,这才慢悠悠地提着酱牛肉与酒把门关好进院儿去了。

  ——————

  残阳逐渐消退,原本橘红色的大片天空此刻也已经被夜色吞没,独留一轮清清冷冷的圆月高悬天幕,泼洒着些许银辉。

  杨姓老人从院脚搬出一张石桌出来,石桌算不得太大,可却也有着几百来斤的恐怖重量,换作寻常精壮汉子只怕是都搬不动,可观杨姓老人却是面色从容,闲庭信步,委实令人乍舌,老人步履平缓地将它摆到小院儿的中央,然后再搬出两张小竹凳来,一张放在石桌东面,另外一张搁在对面。

  接着老人便又将先前王卒送来的酱牛肉与那一壶花雕给摆好,摸出四只小酒杯放在桌对面,提起酒壶满满倒上,随后老人便安然坐下,拈上两片酱牛肉,坐在那里有滋有味地边吃边抬头赏起月来,神态甚是悠然闲适。

  过了半晌,院脚阴影里走出四道身影,当首一人走到石桌前很是自然地拉过那张唯一的竹椅坐下,借着月色可以清晰看见正是今天正午二楼雅座里的那个形同病痨鬼的紫衫白净男子。

  身后三人不必多说,自然是那狐媚女子、胖子和矮子组成的三人组,其实准确说来是四人,因为那个人高马大的胖子肩上还扛着一人,只不过那人却是昏迷模样,很不凑巧,是那店小二王卒。

  一时间场间气氛便是有些古怪起来。

  白净男子丝毫不见客气地自杨姓老人眼前的碟子里捡起一片酱牛肉丢进嘴里,细细咀嚼一番后,由衷赞道:“这酱牛肉风味确实不错,难怪杨老这么多年来都很中意,换做是我,也定是舍不下这份口福,杨老好眼光。”

  杨姓老人并未回话,依旧是抬头望着夜幕上的那轮圆月。

  白净男子也不动怒,很有涵养地继续道:“是晚辈今日唐突,先容晚辈自我介绍一下,晚辈费九痨,后面三个都是跟我做事的手下,那个儿矮的姓包,可别看他长得面善,前两年在象洲因为屠了人一村上下五百多口,被几大名门正派追杀得小命儿不保,便逃到我手下做事,算是求个平安符,”

  说到此处,白净男子微微一顿,身后的矮小男人便向着杨姓老人礼节性地颔首致意。

  白净男子紧接着又介绍起另一位来,“常胖子,原来是象洲黑域里一个门派的供奉,因为一次趁门主远游,色心大起,将人妻女给奸淫辱杀至死,卷走两件门派重器,顺带还给宰了人门主刚满月的儿子,硬生生给人绝了后,至今给挂在黑域的悬赏黑榜上,愣是没从前十里挤下来过。”

  “费头儿谬赞,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破事。”那姓常的胖子嘿嘿笑了两声,神态憨厚,若不是白净男子将这胖子的过往抖搂出来,只怕看上去不过是个人畜无害的胖子。

  “至于最后这位,除了漂亮些,床笫功夫好些便没什么说头,杨老唤她一声胡三娘便是。”

  “费头儿,哪有你这么说人的,人家可不依......”那狐媚女子掩着朱唇娇嗔道,双臂叠在胸前,越发将那对娇嫩勒得不太平起来,一双桃花眸子里满是媚意。

  杨性老人终于将眼神从天上那轮圆月给转到眼前四人身上来,淡淡道:“说完了?”

  “说完了。”自称费九痨的白净男子神色谦卑。

  “是照夜堂还是割鹿楼?”

  费九痨微微一愣,随后轻笑道:“既然提到了象洲,那自然便是照夜堂。”

  杨姓老人冷冷道:“照夜堂的手何时伸这么长了,敢到割鹿楼的地盘上来做生意,十三年前的教训又给忘了?这次是想丢在这幽洲几尊上三品?”

  世间武夫修行九品,据闻还有那传说的十品,不过世间却无人亲眼见着,鲜有流传,故而只能算是传说,这九品又有三条明显的分水岭,分别为上三品、中三品、下三品,下三品只能算是初涉修行,不过是借天地灵气淬炼身躯却不能将天地灵气留存体内,与凡夫俗子并无太大差异,唯有突破下三品到了中三品才能说是登堂入室,毕竟入了中三品,体内丹田才能与天地灵气相互调和,有着御气踏风的非凡手段,也就是被寻常百姓口中神话的修行者,而入了上三品,便是山上方外之人,心念起落间便是呼风唤雨、翻江倒海的恐怖存在,可谓半仙之身,所以江湖修行都广为流传一句话,不入上三,皆为蝼蚁。

  十三年前,照夜堂因为想染指幽洲,故而遣出了数位上三品的大修行者在幽洲地界惹是生非,为首者更是达到了八品中境,惹得同为杀手组织的幽州地头蛇割鹿楼雷霆大怒,最终割鹿楼悍然出手,使得照夜堂在幽洲损失了三位上三品,其中甚至包括了那位八品中境的存在,同时还与照夜堂定下一条规矩,凡照夜堂之人,上三品敢入幽洲者,皆杀无赦,上三品之下可入幽洲,但不许于幽洲地界“做生意”,违者杀无赦。

  所谓“生意”,于杀手组织而言,自然便是杀人。

  费九痨身后三人面色皆是一变,唯独费九痨依旧泰然处之,继续微笑道:“杨老教训得是,只不过这次费某并未是来做生意,所以算不得背约。”

  “照夜堂的人出来不杀人?难不成都改投佛门做了那和尚不成?这话说出去你自己可会信得?”

  “费某说话向来说一不二,此番费某来幽洲不过是替一位大人想向杨老问个话,只要杨老肯认真回答,不诓骗费某,那费某当下便走,绝不再叨扰杨老一次。”

  杨姓老人闭上双眼,“哪位大人,什么话?”

  费九痨眯起那双狭长的眸子,紧紧盯着杨姓老人的面容,一字一句地说道:“那位大人说,当年云家的那件东西,可是在你杨数典身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