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沉月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月黑风高,杀人用刀(二)

沉月录 子非闲 3641 2021.01.17 08:34

  陈泽都满眼笑意,“作甚?自是找老吕你叙旧来了,只不过瞧你这个主人家不是很欢迎我啊。”

  中年汉子重新站定身子,哪怕体内此刻伤势不轻,却面上却是云淡风轻,双手尴尬揉搓道:“这不是老陈你来得突然了些,这瓜果酒肉还没来得及准备不是,要不今儿就算了,你明日再来,我吕沉塘必定给你方方面面都准备周全喽,咱哥俩再好好叙上一旧。”

  陈泽都眯眼冷笑道:“怎么,你我二人近十年的交情,都到这时候了,你吕沉塘莫不是还在拿我当傻子不成?”

  中年汉子赧颜一笑,不复先前的憨厚神态,而是有些讥讽神色:

  “这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嘛。”

  说着中年汉子将背上的竹筐卸了下来,随手丢在篱笆外边。

  “好一个揣着明白当糊涂。”

  “既然今天我都到这来了,想来你也是很清楚我究竟是为何而来。”

  陈泽都拄刀而立,右手叠在左手之上,刀尖微微沉入地下两寸,语气平和,听不出什么波动。

  中年汉子点了点头。

  “那么我很好奇,阮契姜蕖那两个废物究竟与你允诺了些什么,让你不惜与一起做了近十年交易的我翻脸?是他们俩给了你难以想象的筹码,还是说你吕沉塘觉着单凭那两个加上你交给他们的情报便足矣杀我了?”

  汉子摇了摇头,“虽然是我姓吕的这次确实做得不厚道,但很抱歉,无可奉告。”

  随着此话一出,气氛陡然僵硬下来。

  陈泽都面色有些难看。

  “你要知道在幽洲地界,惹怒一个割鹿楼刺榜十大的代价会是什么。”

  汉子咧嘴笑道:“要打便打,以往这些年可是没见你陈泽都这么多废话过。”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自然也就没了往下聊的理由。

  陈泽都脸上狰狞之色一闪而逝,随后双手拄刀改为右手拄刀,握住青黑色刀柄的手掌青筋爆绽,发出咯吱作响的指节摩擦声,一股磅礴的青色气机自右肩胛处婉转之下,直至覆住整柄长刀。

  随后陈泽都身形急掠,一步数丈,行云流水。

  手中长刀如蛟龙出水,在半空中拉出一道摄人长虹。

  “来得好!”

  汉子大喝一声,随后两腿踏开,粗如女子大腿的手臂仅仅是稍一弯臂便是炸出鼓囊囊的肌肉,明眼人都可以瞧出其中所蕴含的恐怖气力。

  只见汉子见陈泽都欺身而进,身形不退反进,以脚尖在倾倒的竹筐中挑起一柄弧刀,随后横刀向陈泽都一撞而去!

  两道身影转瞬狠狠撞在一起,随后掀起一阵翻天覆地的风波,波及了大片地面,连带着不远处的碧绿潭水层层向外炸起,而后潭心猛然冲出一道百尺水柱,霎时便犹如下了一场大雨。

  只是两人对撞之后却没有立刻分开,而是继续狠狠交错在一起,不过方寸之间,却是刀光剑影不断,金铁铿锵之声不绝于耳。

  终于,伴随一道刺耳的拉刀声,两人的身形分割开来。

  一眼望去,高下立判。

  只见那中年汉子浑身上下破烂不堪,满是被陈泽都凌厉刀法造就的细小血口,这些小伤或许并不致命,但如果数百道、数千道的累加起来,那也很快会变成一件要命的事情。

  多年以来刀尖舔血的战斗意识让中年汉子察觉出了陈泽都的意图,所以很快从交战圈子之中撤出身来。

  六品与五品境界的悬殊,已经显露无疑。

  因为陈泽都除却身形稍显狼狈外,此外周身并无大碍。

  “怎么,望你模样似乎是有些受不住了?这西南地域都叫你为百晓生,只是不知你这百晓生有没有算到今天?”

  陈泽都提刀笑着向中年汉子缓慢走去。

  汉子剧烈喘息着,但却没有丝毫言语。

  “如果我没算错,三日后的醉红坊,是你与那两人约定动手的日子吧。”

  见汉子不说话,陈泽都直接丢出一个重磅消息。

  汉子闻言眼皮微不可查得抖动一瞬,随后平静道:“你在说些什么?”

  “还真是死鸭子嘴硬。”

  陈泽都将这一幕尽收眼底,摇摇头随后冷笑着再挥出一刀。

  汉子扬起弧刀拦住这一刀后,身形一退再退,显然是打定主意不与陈泽都近身交锋。

  “想法不错,可你也得有这本钱不是?”

  陈泽都狞笑一声,随后反手将长刀收回鞘中,脚下狠狠一跺,身形向前拔去,瞬间来到汉子身前三尺之处,汉子大惊,立刻握住弧刀向前砍去,陈泽都看似轻描淡写一个侧身,随后双手黏住汉子双臂,往右下顺势一拉,汉子便如自己动作一般撞入其怀中,而后陈泽都左腿猛然向上曲起,以左膝狠狠顶在汉子胸膛之上,只听嘭的一声,汉子胸膛陡然塌陷下去,吃痛之下,手中那柄弧刀便被陈泽都一把夺过。

  汉子整个人一瞬如同浮空一般,只是陈泽都犹不罢休,一手再狠狠锁住汉子手腕,就准备将其反剪在背后,而后手中那把夺来的弧刀作势便要一斩而下!

  汉子见状哪里肯依,这一刀若是结结实实劈下来那还了得,连忙在空中不顾气机逆行,强行以一种诡异的身法扭开陈泽都的束缚,只是右手手腕还被他死死锁住,汉子眼中闪过一丝厉色,随后壮士断腕拉起右腕迎向抹森寒刀光!

  只听得咔嚓一声。

  中年汉子直接忍痛拼得断去一截手腕不要,身形向下一坠,随后虚晃一枪,整个人便是迅猛掠向密林,看起架势是要钻入林子然后逃出生天。

  汉子眼神余光向后一扫,却发觉身后的陈泽都并未追赶,反而是站在原地提着他那柄弧刀,面上似笑非笑。

  只是还不等汉子如何庆幸,便只觉头顶一道黑影倏然落下,携雷霆之势一脚踏在了他的脊椎之上,落点极准,直接一脚踏散了他提起的最后一口气机。

  随后汉子整个人被裹挟着重重落下,伴随令人牙酸的声响,整个人有着一半都被楔进土里,只留得半张血流不止的面庞露出地面。

  汉子惊骇欲绝地望向那道黑影。

  只见那道黑影低头,却是露出一张人畜无害的少年面容来,少年说道:“这位好汉走的这般匆忙,是怕那黄泉路赶不上,投不成胎不成?”

  说着小酒便掏出一把匕首搁在汉子的脖颈上缓慢拉出一道血线,笑眯眯道:

  “要不我替你与那奈何桥上的孟婆说上一声,让她特地给你留上一碗?”

  汉子立刻大声求饶:“留我一命,我还有话要说!”

  “那些话就留到下面去说吧!”

  还不待汉子再张口吐露些什么东西,陈泽都便赶至身旁,一脚将汉子腾空踢起,而后狠狠一刀顺着他腹部的第三根肋骨下方狠狠向上捅去,这种捅法会直接插入肺部,使得汉子完全说不出话来,然后让他体会到最极致的痛苦沉默死去。

  汉子被这一刀直接带得整个人向后撞去,直至长刀捅入一棵树身粗壮的大树上方才止住,陈泽都握住刀柄再狠狠一搅,随后抽出长刀,任由汉子的身体贴在树身缓缓坐下,浓重猩红的血液自五脏肺腑疯狂涌出。

  汉子怔怔平视着前方,口齿间鲜血宛若不要钱一般顺着嘴角躺下,最后眼神归于黯淡,渐渐死去。

  小酒看着收刀的陈泽都,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疑惑道:“大师兄你怎么就这般轻易将他杀了,先前他可是正要再说些什么,好歹等他说完再杀也不迟啊。”

  陈泽都平静道:“你刚若是真犹豫让他说出所谓的东西,只怕他便是真要逃出生天了,不信你此刻可以看看他的手里,是不是还留有什么名堂。”

  小酒闻言立刻去翻动汉子的双手,果不其然在他的左手里发现两枚死死攥住的黑色铁球,与方才将大师兄弄得灰头土脸的那东西一般无二。

  小酒面上顿时浮出心有余悸之色来,先前若不是大师兄果决,手起刀落了结了他,那么近的距离让这汉子搞出这一手,就算他反应过来勉强挡下,也定然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更不用说还能擒住这会已是一具尸体的汉子了。

  “真不愧是和阮契姜蕖为一丘之貉,下阴招的手段倒真是层出不穷。”

  小酒忍不住往那汉子尸体上再啐了一口。

  陈泽都淡淡笑道:“毕竟也是与我做了这么多年生意的老朋友了,他在想些什么,我多少还有些把握的。”

  小酒蹲下身子,作为一个割鹿楼的刺客,开始习惯性地在中年汉子身上翻捡起来,手上动作不停,嘴上问道:

  “不过大师兄,我真的很想知道你杀的这中年汉子究竟是何身份,先前听你们言语,他似乎不是割鹿楼的人?”

  陈泽都道:“他当然不是割鹿楼的刺客,只不过是个以贩卖江湖各色消息为生的情报贩子而已,不过因为境界不俗的缘故,江湖人送一个外号百晓生,在我看来却是抬举了他,二十年前便在这幽洲西南部建起一个地下的情报网,手底下有好些人。”

  “小酒你也知道我们割鹿楼刺客擅长的毕竟只是些杀人本事,搜罗情报只能说是尚可,但远远算不得精通,约莫是九年前,我在悬榜接下一道罗城的生意,因为消息的缺乏所以有些难办,而当时这吕沉塘已经在这一带混的风生水起了,我便第一次与他做了生意,买了他那里的消息,其实真要说交情,我与他倒也算不得太上,毕竟只是各取所需的关系,这十年下来勉强算是个点头之交。”

  “只是他这次千不该万不该将主意打到了我的头上,因为这次生意只是一个护榜,但事后的报酬却有些高得不像话,我担心有诈,所以来汴城前我事先给了他好大一笔银子,让他替我留意一下风吹草动,结果这混账反倒与阮契姜蕖勾结到一起想置我于死地,我便只能先按兵不动,时不时与他透露些虚假消息来稳住那帮人,与你们递了消息,等到你与景澄师妹来了再做打算,今天来这儿的目的不过是确定他们确实是准备三天在醉红坊动手而已,其余的我相信也很难再从这混账嘴里挖出来,不如直接将他杀了以绝后患,省得被这个情报头子给忽悠到让他跑了。”

  “何况退一万步来说,我陈泽都可没有被人阴了还不找回场子的好脾气。”

  小酒听完默默点了点头,“原是这般。”

  陈泽都说完缘由,轻轻呵出一口气,站起身拖着中年汉子的尸体来到那片碧绿潭水前,然后一把将其抛进潭水之中。

  水潭之中顿时响起一道噗通之声。

  陈泽都望着逐渐下沉的中年汉子,眼神幽深。

  “吕沉塘,沉塘吕,名字可真是吉利,记得下辈子还取个这般好名,也还遇着我这般一个替你敛尸的好心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