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沉月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剑符

沉月录 子非闲 3203 2021.01.13 09:00

  费九痨见状眉头轻微一挑,微笑着拍手称赞道:“杨老好俊的身手,果真宝刀未老,就连算计也是这般老道。”

  杨数典瞥了眼那棵折断的槐树,旋即冷笑道:“你这些手下存心找死,我又何须算计,何况我也乐得送他们一程,就当为这天下除害。”

  “杨老现在还想着除魔卫道,不愧是出自龙潜云氏,家风纯正,令人钦佩,这等觉悟费某便是再过八百年也难会有。”费九痨笑容不变,话锋忽然一转,“想必先前杨老这式便是龙潜云氏久负盛名的驭风术了?果真霸道。”

  “怎么,你是也想试上一试?”

  费九痨略微整理了下自己的紫衫,继续道:“试自然是想试的的,只是在切磋之前,费某有一事想请杨老解惑。”

  “何事?”

  “费某听闻这驭风术似乎当年只有身为龙潜云氏的宗家嫡系才有资格传承修行,可杨老却是姓杨,为何这驭风术却也是信手拈来?这可让费某好生奇怪。”

  杨数典眉头微皱,出声道:“承蒙宗家看得上,念在我杨家数百年来效劳的情分上,便传了我这驭风术,不过只是中三品的谱子,算不得如何珍贵,当年我云氏得此谱子的绝非少数。”

  “这样啊。”费九痨点点头,“谢杨老解惑。”

  杨数典眉头愈发皱得紧了起来,委实是他不知费九痨此刻在打什么算盘,不过既然费九痨愿意扯些旁的话题拖些时间,他也乐意得很,毕竟现在他要做的便是拖,能争着一分那便是一分。

  再者先前那一式驭风术,他可并非像是表面看来的那般云淡风轻。

  “噗~”

  一声轻响打破平静。

  原先站在一旁看戏许久的狐媚女子突然面色一白,吐出一口鲜血来,看着杨数典的眼神里明显带着惊惧与错愕。

  杨数典背对胡三娘,但却对胡三娘吐血一事了如指掌,连一眼都不曾丢给她,声音冰冷,嘲讽道:“你这骚蹄子是失心疯了不成,敢外放心神探向我的识海,怎么,是仗着你那一族的天赋本领便想与我动些手脚?简直痴心妄想!”

  胡三娘被杨数典一阵讥讽,但却也不恼,从腰间抽出手帕动作轻佻地擦去嘴角血迹,再叠好收回,柔媚一笑:“杨老说笑了,小女子岂敢如此。”

  “小女子?”

  杨数典终于舍得回头,上下打量一眼胡三娘,啧啧道:

  “按岁数算,一个半老徐娘,只会搔首弄姿的婆姨也是拉的下脸来自称小女子?脸上的粉拍下来只怕是有半斤重,还妄图用那下九流的粗浅媚术扰我心神,莫不是还当我是那血气方刚的青壮男子?狐媚子毕竟是狐媚子,真是不知所谓!”

  这下饶是终日一副妩媚笑容示人的胡三娘脸色也是难看下来,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委实是杨数典这话太刻薄了些,句句精准扎在了胡三娘的痛处上。

  费九痨见状笑着暗讽一句:“杨老的嘴果然也是极为厉害的。”

  “彼此彼此。”

  杨数典不咸不淡回了一句。

  费九痨摇摇头,脸上笑意终于淡去。

  呛啷一声。

  伴随着剑出鞘的细微声响,费九痨的身影消失在原地。

  而后一点微光在杨数典眼前浮现而出。

  那是一柄剑。

  剑很细长,剑身轻薄得如纸一般,但两侧的弧度与扑面而来的寒光却昭示了这把剑的非同一般。

  尤其是剑身两侧的细小凹槽,这凹槽又称血槽,它被铸造出来的意义是为了从人身体里迅速放血而令人失去挣扎的机会,绝非寻常坊市间书生文人配在腰间点缀昂贵珠宝用以招摇过市的摆设。

  这是一把地地道道用来杀人的剑。

  在这柄剑出现在眼前骤然放大的瞬间,杨数典便看清了这柄剑的真实面目,所以他不再托大,身形也随之动了起来,伴随着每一次剑光的浮现,杨数典的身躯都恰到好处地紧贴那抹剑光错过,如影随形,叫人看得惊心动魄。

  费九痨皱了皱眉头,他很不满意这样的境况,于是他骤然停住身形,握剑的右手轻微一抖,随后挽出一个剑花,转身横掠一步,再提剑斜撩,最后一剑刺向自己的前方。

  在一旁包矮子的视野里,那里是空气。

  但费九痨就是这么肯定的刺了过去。

  伴随着金石交错的铿锵之声,那处原本无人的空气中现出杨数典的身影来,他苍老遒劲的双手牢牢合住费九痨递来的一剑,因为这柄剑凶横的血槽设计,他合住的双掌间不断有着鲜血滴落。

  而那剑尖却已经停在了他的眉间,只差一寸便会刺入杨数典的头颅。

  或者说这柄剑所蕴含的剑意已经在杨数典的眉间留下一道红痕。

  “好剑。”杨数典苍老的面容上多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我便当杨老是在夸我。”

  费九痨也不贪剑,见好就收,迅速想从杨数典手中抽出剑来,但极为肯定的是,杨数典既然付出受伤的代价以双手锁住费九痨的这柄剑,那便不会再轻易地让他收回。

  “这礼都送出去了,哪有再收回的道理。”

  杨数典气机遥遥牵引住费九痨依附在剑身的气机,两者相遇,霎时剑身上便腾起白汽来,犹如沸水倒在烙铁之上,两者便是以此剑顷刻做一场一气之长的交手。

  费九痨冷冷一笑,一脚狠狠踏在地上,倏然间地面裂开数十道缝隙,随后越开越大,成蛛网一般以费九痨右腿为中心向四周铺散开来,伴随无数细碎石砾的崩裂,令人牙酸的咯吱碎响声也从地下深处不断传出。

  一阵大风刮过。

  小院上方低沉的夜云中隐有雷声作响,逐渐响起一道恐怖的嗡鸣之声。

  杨数典眯起双眼,他知道这等诡异异象是由费九痨引来,但他不知道这等异象背后引来的会是什么,只是心中忽然升起一丝警兆,紧接着识海中便有一处毫光大放光明。

  电光火石间,杨数典果断舍下手中锁住的细剑,整个人猛然拧转身形,随后向后倒掠十数丈,紧接着只见费九痨手里的那柄剑陡然间光芒大盛,随后费九痨信手一剑劈出,以杨数典先前所站位置为起点,一道长达数十丈的巨大裂缝便出现在地面之上。

  尽管杨数典的动作很快,但那道剑光却是更快,虽说不是全部,但仍有一小部分劈在了杨数典的身上,顿时杨数典如同受伤的大鸟一般惨然倒飞出去,随后重重摔在地上。

  地面上那赫人至极的裂缝里散发出泥土焦灼的难闻气味,深达数丈的裂缝里可以清晰感受到残留的恐怖剑意。

  杨数典捂着腹部站起身来,鲜血自指尖汩汩流出,他清晰感受到腹部的痛楚与残留体内肆虐的剑意,伤势不算太重,麻烦的只是日后如何剥离这些剑意,当然,如果还有日后的话,他眉头紧皱,沉默不语,倒不是被这一剑给吓住了,以他的阅历,这一剑倒不也算如何,只是观其威势剑意,远远不该是一个六品修士所能使出来的,甚至有了七品的意味来,这便是蹊跷所在。

  “杨老先前还是一副气定神闲,大方收礼的模样,可等费某将这礼送出去,杨老怎露出一副受不起的模样,这般做派可是教费某有些心灰意冷,大扫兴致啊。”费九痨笑着揶揄道。

  杨数典不去理会费九痨的冷嘲热讽,忽然神色一动,他察觉到费九痨手腕处的剑意有些异乎寻常,远非正常出剑该有的情况,略一思索便是了然,出声道:“是那剑符?”

  剑符,顾名思义,便是以剑修武的修行者以朱笔为剑,凝己身剑意于毫尖汇于符箓之上,修为越高,符箓纸身残留的剑意也会越高,手握剑符者只需向其渡入一道气机便可借符挥出写符者的一剑,当然,剑符使出的威力视用符者的境界高低、剑意是否契合而定。

  费九痨闻言笑意微敛,远未料到杨数典这么快便看出自己先前一剑的根脚来,不愧是曾经龙潜云氏的管家,见识远非常人所及。

  既然被杨数典瞧出底细,费九痨也便不再遮掩,手掌一翻,一道色泽暗淡的黄紫符箓便出现在掌心之中,符箓当中以朱笔写就一个“剑”字,尽管相隔甚远,杨数典依旧可以清晰感受到那个“剑”字所带来的令人窒息的剑意。

  唯有上三品的大修才能有如此剑意。

  “杨老果真见多识广,试想若不是杨老感知太过敏锐,先前费某这一剑便是能要了杨老半条命呢,可惜这一道剑符了,蕴含一位七品剑修的半成剑意就这么给白费,杨老可真是好命。”

  “这般剑符,”杨数典死死盯住费九痨,“你手里还有几道?”

  “几道?”

  费九痨哑然失笑,“这般珍稀的剑符我这一介小小六品野修能有这一道便是天大的稀罕事,几道?不愧是龙潜云氏,说话口气大的一如既往,还是多多体谅我们这些蝼蚁般的野修吧。”

  杨数典眯起双眼,他并不会信费九痨手里只有这一张剑符,但他也不是很在意究竟还有几张剑符等着他,甚至可以说他杨数典的命此时此刻他都不会再在意几分,因为他争取的时间已经足够了。

  那么此外别无所求,唯求死而已。

  断去自己本身这最后一条线索。

  如此想着,杨数典心里便有些宽慰。

  但下一瞬费九痨的话便是让杨数典如坠冰窟:

  “怎么,看杨老这模样,是给小三公子拖去逃跑的时间足够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