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沉月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喝酒的好去处

沉月录 子非闲 3138 2021.01.16 08:59

  “大师兄,这大晚上的你把我揪出来作甚?”

  小酒扯着衣服没好气道。

  陈泽都一把揽过小酒的肩头,低声笑道:“趁师妹歇息的功夫,咱哥俩出去好好喝几杯,师兄平时也知道师妹管你管得严,这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小酒你只管放开喝,师兄请客。”

  小酒一脸警惕,狐疑道:“大师兄你有这么好的心?不会又在打什么歪主意吧?事先说好我可不替你背锅。”

  “这哪能,你把你大师兄想成什么人了,这不是想着与你好些时候没见了,寻个好去处去喝喝好酒嘛。”

  “什么好酒?”小酒听闻有好酒喝,肚子里的酒虫此刻又忍不住出来作祟了,先前在洛城因为景澄管着的缘故,半滴酒都是喝不着,好不容易到了汴城,住的客栈提供的酒也净都是些没滋味的水酒,可让他憋屈坏了,这会被陈泽都一个勾引,终于是酒瘾发作,心痒难耐。

  陈泽都暧昧一笑,“还能是什么酒,天底下最好喝的酒自然是那花酒了。”

  “那我便不去了。”

  小酒拍开陈泽都的手,咕哝道:“花酒有什么好喝的,尽是些庸脂俗粉,喝的酒里面飘得都是些胭脂味,么的意思。”

  “嘿,你小子一看就是没体会过这个中滋味,俗不可耐,俗不可耐啊。”陈泽都痛心疾首道。

  “我俗不可耐?”小酒瞪大双眼,“我看是师兄你俗不可耐才对吧,想去青楼就直说,非要扯上个喝花酒的名号,我都替你害臊。”

  “有什么好害臊的,这男人喝花酒不是最天经地义不过的事情?没喝过花酒你还好意思叫男人?再说了,这可不是一般的青楼,这话怎么说来着,汴城江左醉红坊,世间男儿温柔乡。”

  小酒叹着气,摆手道:不与大师兄你争这些东西,大师兄你要去便去就是,任凭你说破天,我是半点去青楼的念头都欠奉。”

  “你这是不给大师兄面子?”

  “大师兄你若是执意去那劳什子醉红坊,那今日便真就不给大师兄面子了。”

  陈泽都有些头痛,突然像是想起什么,用肩拱了拱小酒,笑道:“怎么,嫌弃那些青楼里的姑娘入不了你的法眼,还是替景澄师妹守身如玉?”

  小酒倒也没露出什么难堪之色来,只是撇嘴道:“景师姐本就比青楼里那些卖笑女子生得好看百倍千倍,大师兄你若是要我去找那些残花败柳寻乐消遣,我自然是千百个不愿意。”

  “看了这么久还是不腻?”

  “好看的风景自是经年不腻。”

  “呦呵,没想到小酒你还是个痴情种,所以便是去青楼逢场作戏也不愿?”

  “非不去,实不愿。”

  油盐不进。

  陈泽都心中暗自叹气,倏而眼珠一转,说道:“那这样如何,你我各自退一步,酒自然还是在青楼喝,只是不叫那些姑娘们作陪,捡个雅座,叫些清倌儿隔帘抚琴唱曲助兴,这样总可以了吧,可不许再扫师兄的兴了。”

  说罢陈泽都脸上露出你敢再回绝我就给你穿小鞋的威胁神色。

  小酒闻言内心斟酌片刻,觉得大师兄都让步让成这般,此刻再拂大师兄的面子确实有些不好看,便抬头应道:“那就依大师兄,不过大师兄可不许诳我。”

  陈泽都面露喜色,拉着小酒便向外走,说道:“大师兄是那样的人?”

  ——————

  “这便是大师兄你说的那醉红坊?”

  小酒指着不远处的一座灯火辉煌的建筑,远胜于寻常楼坊的宽敞门口有着十多位龟公小厮在那里迎来送往,满脸都是些男子才可意会的深意笑容,进出的客人中有着大腹便便出手阔绰的豪绅贵客,也有面色苍白脚步虚浮的青涩书生,二楼栏杆处则是有些以丝帛拂面,半露酥胸的婀娜身影在那里肆意调笑,不时发出阵阵带有挑逗意味的银铃笑声,甚是惹人遐想,想来这便是醉红坊用以招客的手段。

  世间男子女子百态在这青楼一隅便可初窥一斑。

  陈泽都挑了挑眉,说道:“没骗你吧,一等一的流金淌银的温柔乡,这等好去处大师兄可没藏着掖着,净想着分与师弟了。”

  小酒白了一眼,说道:“这种好处不要也罢,不是我说,大师兄你在汴城这些天可没少来这醉红坊吧,这轻车熟路的,外人可想象不出一个割鹿楼刺客天天能在这粉门勾栏里流连忘返,说出去割鹿楼的名声都得给败坏了。”

  “怎就败坏了,不过是偶尔消遣来着,你这话说的就刻薄了。”

  “是不是偶尔,大师兄你自己心里清楚便是。”

  陈泽都再受不了小酒的唠叨,一把拖住小酒便走向那醉红坊,不怀好意道:“看来真的是和景澄师妹呆久了,歪理是一套接着一套,现在便是要师弟你和我一块败坏割鹿楼的名声,看你嘴还能不能那么碎。”

  还不待小酒再反驳些什么,陈泽都便是拽着小酒来到醉红坊的楼前。

  “呦,这不是王大官人么,今儿又起了兴致来我这醉红坊买醉来了?”只听得一声酥媚入骨的声音传进二人耳朵。

  小酒略一回头,却是见得一个身段丰腴,徐娘半老的宫装妇人迎了上来,脸上以胭脂涂抹使得两颊上有着恰到好处的两抹晕红,在灯光的照拂下平白增添了些许春意。

  原是这醉红坊的老鸨。

  老鸨姓曾,也曾是这醉红坊艳名响亮的花魁,当年活生生的金字招牌,引得无数风流豪客夜夜捧场,这些年因为岁数大了些,有些年老色衰,便停手接下醉红坊的老鸨一职,负责调教近些年的清倌花魁,因为颇有手段,使得醉红坊水涨船高,一跃成了汴城最大的男子销金窟。

  今日闲来无事在门口倚着,却是见着这两月在醉红坊一掷千金化名王坤的陈泽都,不由喜上眉梢,这等任人宰割的大肥羊可不是说遇见便能遇见的,以往那些穿着豪奢瞧着腰揣万两的人物一晚上顶天了不过两三百两,自己还要好言好语才能挣着这钱,可这姓王名坤的大肥羊来此哪次不是扔下个六七百两银票才走,况且还好说话的很,与之相比老鸨自然是连忙迎了上来。

  陈泽都掏出一张二百两的银票塞入风韵犹存的老鸨领口,顺带揉搓了两把,邪笑道:“曾大娘是想我了不成,不过几日不来便念我念得这般紧,恰好前些时候有些尝腻了你楼里那些年轻貌美的娇俏花魁,不若今天便换个滋味,让我试试曾大娘的功夫这些年可曾退步?看看今儿能让我的腰包再削减几分?可有从我这里拿走两千两的本事?”

  老鸨见着银票,脸上笑意更甚,一手收好银票,一手直接揽过陈泽都手臂,迫使其感受到手臂上传来的惊人弹性,媚笑道:“王大官人这么大的金主儿我当然是天天惦念着,若是真不嫌弃我这年老色衰的蒲柳之姿,那今儿大娘我可是要好生使出那十八般武艺来给大官人你服侍得服服帖帖的,叫你半天腰酸背痛得都下不来得床,到时候可别给大娘叫苦。”

  虽是与陈泽都在放肆调笑,老鸨的眼神却是停留在小酒的身上,她看得出今儿这王金主带的这位或许会是一个新的大主顾,只不过望着面相年岁不小,可看眼神仿若倒像是一个雏。

  老鸨心里轻笑一声,若真是雏那倒是更加好了,尝过醉红坊姑娘们的滋味,再想走可就没那么容易了,于是乎老鸨看小酒的眼神便又是如同看待一头待宰的肥羊一般,满是挑逗意味。

  陈泽都一手揽过老鸨依旧纤细绵软的柳腰,凑到她耳边笑骂道:“怎么,还没把我给伺候舒坦了,便又盯上了我这位兄弟?曾大娘你可是愈发人心不足蛇吞象了,就不怕把我惹生气了就此一走了之,甚至干脆跑到你那死对头城东红凰楼里去?”

  老鸨连忙赔着笑将打量小酒的眼神收回,说道:“官人哪里的话,这不是瞅着官人带来的这位贵客有些面生,一时好奇多看了两眼,怎到了官人嘴里便成了这般不堪境况,可让我好生委屈。”

  不过老鸨话锋一转,突然说道:“今儿晚生意还清淡些,官人平日最喜的吕花魁与梁红倌可是还都尚未接客,瞧官人也是正好两位,不若便将她二人唤出来给两位作陪?”

  陈泽都一巴掌拍到老鸨圆润的翘臀上,嘿嘿笑道:“今儿就算了,给二楼安排上个雅座,叫上两位手艺不错的清倌隔个屏风弹琴唱曲儿,再上几壶好酒便是。”

  老鸨面色一愣,讶异道:“官人今天不来消遣消遣,改清谈风月了?”

  陈泽都指了指小酒轻声说道:“我这兄弟不熟悉你这里,今天就是让他来见识见识你这醉红坊的好风光,先从最浅层的入手,见过清倌红倌,往后自然就念着和花魁卷铺盖了,毕竟欲速则不达嘛。”

  老鸨心领神会,旋即故作幽怨道:“便今晚连大娘的十八般武艺都无用武之地了?”

  陈泽都咧嘴一笑,在老鸨的翘臀上狠狠揉捏两把,调笑道:“下次下次,等调养好身子再来与曾大娘床上大战八百回合。”

  老鸨掩嘴轻笑道:“既是如此,那我就不打扰二位贵客的雅兴了,阿青,去给二位带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