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沉月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尘埃落定

沉月录 子非闲 3864 2021.01.20 08:23

  待得小酒拖着姜蕖这头猿妖的尸体回到乱葬岗时,却有些惊讶地发现乱葬岗这边的战斗似乎已经结束了有一会儿了,原本就荒草丛生的乱葬岗此刻更是满目疮痍,整片乱葬岗像是刚被犁平过一遍似的。

  可怜那些个枯魂野鬼了。

  而在那中心处,有着两道熟悉的身影,正是大师兄陈泽都和师姐景澄。

  只不过大师兄瞧着似乎受伤不轻的模样,此刻正盘坐在那处调息养伤,而景澄正持剑站在一旁,应该是在为大师兄护法。

  景澄显然也是看到了小酒,眼神一喜,微微招手示意过去,小酒丢下姜蕖的尸身,几个纵掠便是来到两人身旁。

  待得临近,小酒眼神一凝,这才察觉到大师兄胸腹间那道深可见骨的恐怖伤口,不过万幸的是没有伤到心脉。

  陈泽都睁开双眼,面色苍白,察觉到不远处的那头体型巨大的猿妖尸身,微笑道:“不错嘛,真把那姜蕖给宰了?”

  小酒撇嘴道:“哪有大师兄厉害?”

  显然他也注意到身旁不远处在地上躺着的阮契,只见得陈泽都那把“吃心”正穿过心口将那一袭白衫的阮契钉杀在地上,只不过诡异的是阮契的心口并没有汩汩流出鲜血,反倒是有着无数道血线顺着吃心刀身缓缓沁入,使得整柄吃心越发显得妖异起来。

  陈泽都笑了笑,并未言语。

  小酒说道:“望这模样,大师兄你这里似乎结束了有上一段时辰了?”

  陈泽都摆摆手,略微咳嗽几声,“没那么夸张,也就不到一炷香的功夫,我杀了阮契这狗贼后小师妹也很快就过来了,索性我就在这里先调息片刻等你回来,小师妹起先还准备去寻你,还是我好说歹说才将她给劝下了,不过我原先本意只是以为你能与那姜蕖动手时不落下风,将他牵扯住好让我先杀了阮契,没成想你小子竟然真能杀了他,确实是出乎我的意料了。”

  小酒咧嘴一笑,“一头只会使蛮力的猿妖而已,又费不了多大功夫。”

  说罢小酒像是想起什么,继续道:“不过大师兄你起先与我说那姜蕖是黄毛畜生,我只当大师兄你是在骂他,结果交手才发现这姜蕖真是一头猿妖,还好有些防备,不然差点就给失手了。”

  一旁景澄闻言立刻柳眉倒竖,出声教训道:“你也不动脑子想想,楼里七长老本就是大妖显化而来的一尊上三品,那他门下有妖修自然不是什么奇事,你有实力固然不错,但动手杀人前能不能先多想想?”

  小酒憨笑着摸了摸脑袋,不敢回话。

  只是景澄哪里会放过他,继续训道:“不过这些先放在一旁,你这次为何没按计划行事,不是事先定好只需你出手牵扯住那姜蕖,若是能逼走那是最好,主要精力都留给协同大师兄围杀那阮契,结果倒好,那姜蕖是给你惊走了,问题你怎么又一个人跑去追那姜蕖了,万一出事怎么办?”

  景澄一副马上就要动手修理他的模样。

  小酒有些畏怯地缩了缩脑袋,嘀咕道:“这不都全杀了么。”

  景澄杏眼圆睁道:“你还说,若不是你不听话擅自去追姜蕖,大师兄会落得现在这幅境地?眼瞅大师兄就差点交代在这乱葬岗了。”

  本来一旁看戏的陈泽都立马无辜瞪起双眼。

  情形不对啊,怎么感觉训着训着我反而要成了最不济事的那个,这哪儿成,作为一脉大师兄,这点脸面还是得要的,何况还是在小酒面前,得赶紧止住小师妹的话头。

  陈泽都摸了摸鼻子,站起身打起圆场道:“好了好了,景澄你就别骂小酒了,这不是人都没事嘛,何况那阮契姜蕖不是也都死了?这可是皆大欢喜的好事,再者师兄我这点小伤又不伤及大道根本,没师妹你说得那般严重,还有小酒你也别埋怨师妹,她这也是担心你出事。”

  小酒嘿嘿一笑,“大师兄,这我都知道。”

  说罢两人隐晦的交流了一下眼神,面色都有些无奈。

  景澄哪里都好,就是有一点那是他们二人最头疼的。

  唠叨。

  或许是割鹿楼五长老一脉里唯一一个女子,所以景澄也就格外地能唠叨,一件事但凡不顺她的心意了,她能给你唠叨上半个时辰,还是翻着花样来的那种,但他俩还偏生只能受着,谁让哥俩但凡接个棘手的生意都要景澄帮忙出谋划策呢。

  有求于人,所以这事就只能忍着了。

  望着还犹自带有怒气的景澄,小酒连忙跑到景澄跟前牵起袖子一脸信誓旦旦发誓道:“景师姐,就这一次,下次绝不会再犯了!”

  景澄瞥了一眼小酒,从他手中抽回袖子,琼鼻轻哼。

  小酒小脸一苦,得咧,这次真惹怒小师姐了。

  旋即小酒眼珠一转,一计计上心来,附到景澄耳边道:“师姐你看这么着成不,三匣陈锦记的芙蓉糕,外带一壶梅新斋的桂花酿。”

  景澄眼神顿时一亮,面上却还是绷着,毕竟师姐的架子还是要拿捏住的,她目不斜视道:“真的?”

  “真的不能再真了!”

  小酒拍着胸脯保证道。

  景澄装作浑不在意的模样,面色勉强道:“那就饶你这一回。”

  只不过眼里的喜意却是被小酒与陈泽都尽收眼底。

  “谢小师姐高抬贵手。”

  小酒霎时笑容灿烂。

  一旁的陈泽都无奈摇摇头,忽然心有所动,瞥了眼躺在一旁地上眼皮微微颤动的李陆沉,当即冷笑一声,提着刀鞘又是直接将他敲晕过去。

  咱师兄弟妹几个之间的事儿,还轮得到你一个外人在这儿偷听了?

  该打。

  小酒显然也是瞧见了陈泽都的动作,凑过来说道:“大师兄,要不咱将他也一起顺道给做了?”

  陈泽都想了想还是否决道:“还是算了,毕竟人也是付了三万两银子的苦主,何况围杀我这件事也和他没什么关系,甚至他还是被利用的那方,饶他一命罢,省得遭人说我割鹿楼做事不讲究。”

  景澄一旁轻笑道:“大师兄,我割鹿楼还在乎这点名声?”

  陈泽都嘴角抽搐,“小师妹,没这么说自家是非的吧?”

  “好好好,是师妹不对。”景澄举起手歉意道。

  陈泽都走到阮契的尸身身旁,拔出那柄吃心,只是拔出的瞬间吃心仿佛通灵一般表现出人性化的不满,发出一声略显暴躁的蛇嘶之声,陈泽都面色不变,旋即指尖再次抹过刀刃,一滴暗红色的血珠自陈泽都指尖坠落,而后沁入吃心刀身,随着这滴血珠的沁入吃心也逐渐安静下来,原本氤氲在刀身之上那层薄薄的血雾也消失不见,整柄刀重归寂静。

  陈泽都收刀入鞘,轻轻抹去额间的汗珠,毕竟他现在也是带伤之身,此刻还要以血养刀,不免有些乏累。

  小酒皱眉道:“大师兄真不是我说,你这柄妖刀可实在是太邪乎了,每天都要你的精血才能养住,要不你还是换把刀吧,否则迟早有一天你会被它拖垮身子的。”

  陈泽都不以为意,笑道:“换刀?我上哪换去,现在要寻得一把趁手的名刀那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何况这把刀我也养了这么多年,已经很顺手了,没道理再去换一把。”

  更何况这把吃心也不是想换就换得了的。

  陈泽都心里苦涩道,但却没有说出来。

  景澄叹气道:“大师兄,这件事我确实认同小酒,这养刀养剑只听过以真气温养,哪里有如这般妖刀要以精血灌养的,这便是真正入了魔道的手段,何况大师兄你又不是不知这柄刀的前几任饲主死得有多惨。”

  陈泽都皱着眉头摆了摆手,他意已决,显然不想在这件事多做争执。

  小酒与景澄也只能无奈作罢。

  陈泽都忽然指向那头被小酒一路拖来的猿妖尸身,好奇道:“你杀都杀了,还费这么大劲儿将它拖过来作甚?”

  听到陈泽都发问,小酒这才想起他的本意来,先前只顾打岔,竟将这事给忘了。

  小酒眨巴下眼睛,看着陈泽都道:“大师兄,这不是我第一次杀六品大妖嘛。”

  “怎么,有什么不妥之处?”

  小酒不好意思笑道:“我就想着,寻常吃得那些下三品的小妖肉质就已极为鲜美,这次杀了个六品,怎么也得......”

  说到此处,小酒越发有些窘迫,因为他发现陈景二人的脸色开始不对了。

  陈泽都脸上顿时精彩起来,连带着一旁的景澄都是朱唇轻启,美目之中满是荒唐,显然没想到小酒拖了这么大老远就是为了这个。

  只不过二人此刻的心思却是大不一样。

  陈泽都摩挲了半晌下巴,然后语气有些迟疑,似乎在斟酌措辞,“小酒啊,姜蕖这猿妖的肉恐怕不太好吃......”

  小酒惊讶道:“大师兄你可别诓我,这可是六品大妖!”

  陈泽都神色尴尬,“师兄怎么会诓你,别的猿妖我或许不知,但姜蕖这猿妖身上的肉绝对不会好吃。”

  小酒显然也是摸清一点门道,狐疑道:“师兄如此笃定,莫非你是吃过?”

  陈泽都点了点头,面色也是有些窘迫来,“以前与这畜生交手时师兄存了如你一般的念头,于是便从他身上割下过一块,事后尝起那肉真是又酸又涩......”

  声音越来越小,显然是他自己都不好意思再往下说下去了。

  一个堂堂割鹿楼刺榜十大的刺客,与人交战时竟然惦记着别人身上的肉,说出去也不怕人笑掉大牙。

  小酒恍然大悟,“怪不得先前与他交手时说要割下他的肉烤,他会那般暴跳如雷,原来是大师兄你给惹出来的祸!”

  景澄以手扶额,这师兄弟两个。

  绝了。

  陈泽都尴尬笑了两声,心里却是想着不愧是师出一脉,这般奇葩想法都是能想到一块去,是我陈泽都的师弟没跑了。

  还是景澄率先打破这尴尬一幕,瞪了两人一眼,随后将话题重新拉回正题,说道:“不管如何,这次汴城之局也算是勉强收官,不过后续还是有些地方需要慢慢收尾,尤其是大师兄......”

  陈泽都眯起双眼道:“师妹你且放心,待得这次回楼我会去找放榜的某些老朋友叙叙旧的,没道理阴我陈泽都一手还能好生生心安理得地拿着钱坐着。”

  景澄点点头,继续道:“再者就是先前我从醉红坊那处赶来,除却跑掉一个小角色,其余堂口参与今夜之事的都被我留在那处。”

  小酒讶异道:“那个装成小厮的五品......”

  景澄轻描淡写道:“处理掉了。”

  陈泽都对此倒没有什么疑问,小师妹或许正面实力不算太强,但要是暗地里出手,保不准六品都得栽在她手里,毕竟小师妹的那些个旁门左道自己看着都是有些心惊肉跳的,遑论一个小小五品。

  “既然此间事了,我们便回楼里去罢,毕竟洛城一事我须复命,大师兄你也得回去静养上一段时日,况且按日子来算,师尊巡狩幽洲的时间也快结束了。”

  陈泽都闻言也是轻轻点头,“师妹说的是。”

  两人望向小酒,小酒双手一摊,“你们都这么说了,我还有不跟着一起回去的道理么。”

  只不过说是如是说,小酒望着姜蕖的眼神里难免还是有些不舍,毕竟他还没有真正尝过,只凭大师兄的一面之词,显然还不能够打消他的念头。

  真要说不动心那都是假话。

  景澄瞧见小酒依旧贼心不死,顿时哭笑不得,没好气地轻轻一踹:

  “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