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沉月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大师兄的消息

沉月录 子非闲 3360 2021.01.15 09:02

  年轻女子仔细端详了少年两眼,满意道:“这下就舒服多了。”

  少年抱怨道:“师姐你也真是的,明明这两张面皮都是你给我亲手做的,怎么临到这会儿你反倒瘆得慌了。”

  年轻女子白了一眼,“就算是我亲手做的,你戴上老男人的那张,又拿捏住那种腔调,我怎么听都是不对味儿,你要是换上文弱书生那张或许到还好些。”

  “是是是,师姐说的都对,”少年叹了口气,随后将那张中年文士的面皮递给年轻女子,“这面皮先前不小心给划破一小口子,师姐你给补补?”

  “一天到晚就你事儿多,”年轻女子嘴上说着责怪的话,言语里却是听不出多少责怪的意味,她擦了擦手接过那张面皮,扫了一眼,便不知从哪儿掏出一堆稀奇古怪的瓶瓶罐罐出来,开始修补那张面皮,嘴上却也没闲着,“给说说吧,昨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少年轻轻一笑,说道:“昨儿那照夜堂四人终于动手了。”

  “具体点。”

  少年从桌上提过茶壶给自己满满倒上一碗,随后轻抿一口,继续道:“前两月师姐你也知道,那照夜堂的四个为了不打草惊蛇,一直在杨数典宅子旁边徘徊,总算给他们盯上了隔三差五就会给杨数典送食的那客栈小二,好像是叫王卒来着,这不,估摸着性子耐不住了,昨儿就硬逼着那店小二送食的时候给杨数典下毒。”

  “下毒?”

  “可不吗,就是下毒。”

  年轻女子皱眉道:“那照夜堂四个没摸清那店小二与杨数典的关系?”

  “我觉着可能那为首像病痨鬼的那个可能有些猜测,但并没有完全笃定,所以让那店小二下毒估摸着就是为了试探,结果可是让我在一旁看了好生精彩的一场大戏,还是不用给银钱的那种,师姐你可要听我仔细给你说道说道。”

  脱去了两层面皮的少年宛然没有了先前中年文士打扮的城府模样,讲话时的神情倒是颇有些眉飞色舞:

  “那店小二为了不暴露自己,站在杨数典那宅子前与那杨数典打了好久一番哑谜,什么十枚铜钱四枚铜钱的,就连我也不过是先前回城时才琢磨出里面的意思,我估摸着要不是那病痨鬼就没准备饶那店小二一命,说不得那店小二就真给蒙混过去了。”

  “再后来那杨数典就自个儿将牌都给摊开,那照夜堂四人迫于无奈也只得现身与杨数典正面对峙,这你来我往勾心斗角了十几回合嘴皮子,那病痨鬼终是忍不住动了手,一时间小院子里打的那叫是个天翻地覆,昏天黑地......”

  “打住!”

  年轻女子满脸好笑神情地打断少年,她知道要是再不打断少年的“口若悬河”,指不定给少年扯到哪条沟儿里去。

  “小酒,你这东扯西扯的功力这么些时候是不减反增啊,这下再让你说下去,几个中三品的交手能给你扯成上三品的大修出手了,动辄山崩石裂,斗转星移的,赶紧说正经的。”

  被称作小酒的少年面色有些讪讪然,摸了摸脑袋,继续道:“后来我就看见杨数典那老家伙抖搂了几手估摸着是龙潜云氏的传承大术,给那病痨鬼的几个手下折腾的不清,断胳膊的折腿的,下场反正都凄惨得很,起先我都以为这照夜堂几个要给杨数典那老家伙包圆给收拾掉,没想到后来那病痨鬼是有备而来,下血本使了道剑符给杨数典阴了一手,着实有些可惜了......”

  “可惜?前些时候那照夜堂几个不动手的时候我可瞧着小酒你比谁都急,就差恨不得帮他们把门踹开了,这下终于动手你却又在假装惋惜,照我说,前些月刚来的时候你就该直接去找杨数典的霉头。”

  小酒瞪起眼睛,不满道:“景师姐你这话怎么就净顾着挖苦我呢,那杨数典那么生猛,我要直接找上门,师姐你可就见不着我了。”

  年轻女子笑着说:“原来你也知道不是那杨数典的对手啊。”

  “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再说了那杨老头活了多久?八十多了,可我才活了多久,打不过岂不是很正常?不丢人不丢人。”少年摆摆手。

  “那杨数典后来是死了?”

  “约莫是死了吧。”

  “什么叫约莫,这事儿可不是随便含糊应付两句就成的,回去可是要向楼里复命的,再者你不是全程都在一旁看戏么?”年轻女子皱起眉头。

  小酒解释道:“那店小二起先在一旁装死,后来趁着杨数典弄出的动静逃了出去,我便追着那小子出了城。”

  “追他作甚,一个没有大道未来的假子有什么好追的?”

  小酒神秘一笑,说道:“一个假子我当然不会追出去,可要是是当年龙潜云氏的小三公子那又该当如何?”

  年轻女子震惊道:“那店小二是小三公子?!”

  小酒点点头。

  年轻女子眉头愈发紧蹙,质疑道:“不应该啊,如果他是龙潜云氏的三公子,怎么如今才是个二品境界,这道理如何都说不通的。”

  年轻女子忽然看了一眼小酒,怀疑道:“莫非那店小二的境界是装出来的?”

  小酒摇摇头,“他确实是只有二品境界。”

  “那怎么会......”

  小酒继续道:“起初我也不信,毕竟堂堂龙潜云氏的宗家嫡子活了十数年才是一个二品是怎么都说不过去的,后来还是那病痨鬼诈了杨数典一下,才真正使我相信那店小二真正是那消失已久的小三公子。”

  小酒眼神闪烁了一下,“我想或许是那夜杨数典逃得匆忙,那小三公子落下了什么病根也说不准。”

  “这般揣测总归有些胡闹.....”

  “不过既然你追他去了,那他现在身在何处?”年轻女子疑惑道:“先前见你上来的时候似乎并未带人。”

  “死了,被我亲手杀了。”

  年轻女子闻言面色倒也没有太多变化,只是说道:“那总该问出了些什么?”

  小酒脸色顿时尴尬起来,不好意思道:“问其实也没问出什么,主要那小子心性深沉,老是想从我手里逃出去,与我言语间又颇不老实,三番五次地把我惹毛了,我便直接结果了他。”

  见年轻女子一副要发怒的模样,小酒连忙将功补过道:“不过我从他手里得到了这个。”

  说着小酒便从怀里取出那枚青色龙纹玉佩递给年轻女子。

  年轻女子接过那枚玉佩,仔细端详了一会,询问道:“这是什么?”

  小酒道:“据那小子说,这是用以来证明他身份的一枚玉佩,不过我觉着那小子语焉不详的,这玉佩必然不是如他说的那般简单,毕竟一个用来表明身份的物件可没必要被杨数典那老家伙小心翼翼地埋在槐树底下,况且......”

  “况且?”

  小酒说道:“况且那照夜堂的病痨鬼与杨数典对峙时说过一句话,他说替他上头的大人问一句当年那东西是不是在你身上,所以.....”

  “所以你怀疑这玉佩便是照夜堂所说的那件东西?”

  年轻女子接过话头说道,只是看着手里那枚玉佩的神色有些凝重。

  小酒轻轻点头,随后道:“师姐,这枚玉佩回去后是不是要交给楼里。”

  年轻女子闻言有些迟疑,斟酌片刻后说道:“这件事不用着急,毕竟楼里当初给我们交代的不过是看住杨数典这主仆二人,如果情况不对可便宜行事,想必楼里也应该未曾知晓真正的小三公子在这里,知道这内幕的不过你我二人与那照夜堂四人,这样,你先将这玉佩收好,时候回楼里复命具体怎么说容我再仔细想想。”

  说着年轻女子又重新将玉佩还给小酒。

  小酒有些吃惊,小声道:“师姐你是想瞒住上头?这可要不得。”

  年轻女子不听这话还好,一听就立刻骂道:“还不是因为你做事不周全,既然你都知道那是龙潜云氏的小三公子,怎么能随随便便就将他杀了,何况你又没能从他嘴里问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就这么一个玉佩你冒冒失失交上去,到时候就凭你的一面之词你想想你会是什么下场,功劳暂且不说,你这小命怕是要先没半条,你可要知道盯住云氏残党可是二长老亲自吩咐下来的事情,这件事可没你想得这么简单。”

  小酒一听,脸色当时垮下来一小半,“师姐,这事真有你说的这么玄乎吓人么?”

  “你还说!”

  年轻女子脸色也是有些难看,“本来好好的一件邀功的事,被你这么一折腾现在是要想着怎么保命了。”

  “这我当初也没想到这么多啊,早知道当初就留那小子一命好了。”小酒言语里也是有些懊恼。

  当初杀那店小二只顾着嫌他聒噪惹人厌烦了,况且那时候那条骚狐狸也在一旁窥探,为了以免夜长梦多,徒生事端,索性直接结果了他,完全没有想到事情的严重性。

  年轻女子见到小酒神情心头不由一软,和声宽慰道:“不过小酒你也不要太担心,毕竟楼里也不知道这里的具体情况,我们只要咬住你杀的不过是当年的十三假子之一就是了,剩余的我们都推到照夜堂头上,来个死无对证。”

  突然年轻女子像是想起什么,严肃地问起小酒,“你确定杨数典死了?”

  小酒一脸肯定:“他没理由活下来,我追杀那小三公子的时候顺道杀了寻踪跟上来的一个卖冬瓜的,想必是那病痨鬼杀了杨数典后派来的。”

  年轻女子习惯了小酒天马行空的想法,对他所谓“卖冬瓜的”说法也没有过多追问,她所要确定的不过是杨数典的生死而已。

  年轻女子点点头,然后说道:“既是如此,那我们现在就简单收拾一下,过两天赶去汴城。”

  小酒吃惊道:“去汴城作甚?”

  年轻女子说道:“前些时候大师兄传来一封信,说是他那里出了点麻烦,境况有些棘手,让我们这边事了后去他那里一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