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沉月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算计

沉月录 子非闲 3144 2021.01.11 14:39

  转眼便是到了傍晚时分。

  王卒好不容易将前堂的洒扫活计给弄好,起身看了眼日头,得,到了该给杨大爷送酒与酱牛肉的时辰了。

  王卒去到后厨,提起刀麻利地收拾出半斤酱牛肉来,然后又去窖房提出一壶上好的陈年花雕,取出食盒盛好后回到自己的住处,因为这两年深得掌柜赏识的缘故,王卒分到了客栈后院一处闲置不用的厢房,虽说没有多么气派宽敞,但比起原先的柴房可是要好上太多。

  王卒准备换上一套干净的衣衫再去送食,待到厢房门前,王卒推门时却是微微一愣,随后神情不变,照常迈步进入。

  等王卒将食盒于桌上放好转身的当口,一个不甚高大的身影自屋角阴影里突兀钻出,速度极快,来势极汹,王卒只觉得眼前一花,紧接着就被按住身子,那身影抬起膝盖对准王卒的腹部就是猛地一下,王卒瞬间整个人弓背如虾,喉中正欲痛呼出声,那身影却早有预料,抬手极有分寸地对着王卒颌下一拍,复又一顶,原本的痛呼声便又戛然而止。

  王卒捂着肚子蜷缩在地上,面色惨白痛苦,额间不断有冷汗浮出。

  只见那身影蹲下身子,露出面容来,正是先前早些时候王卒在二楼雅座服侍过的那四人之一的光头矮小男人。

  矮小男人抓住王卒的头发将他的脑袋微微拎起,看着王卒苍白惊惶的面孔和善一笑:“小兄弟,打个商量如何?”

  这笑容在王卒眼里无疑显得格外森寒酷烈,王卒嘴唇不住哆嗦着,颤声道:“你是何人,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要对我如此。”

  “这不是想和小兄弟你打个商量嘛。”

  王卒色厉内茬道:“我不管你要与我商量何事,你若再不放手,我可便要大声喊人了,你要此时收手出去,我还可以当做无事发生,如若我事后报晓与城主府,你定然没有好下场。”

  “威胁我?”

  矮小男子摸了摸鼻子,叹气道:“怎么与你好好说话偏生不听呢?”

  说着矮小男子便随手在王卒嘴里塞进一团布条,而右手手中便不知何时多出来一把泛着冷光的精致匕首,随后在王卒惊骇欲绝的眼神中毫不留情地直插而下,伴随“噗嗤”一声,那匕首便狠狠地留在了王卒的大腿上。

  “呃啊~”王卒脑袋在男子手中疯狂挣扎,不住呜嚎,不知扯断了多少根头发,整个人都癫狂起来,显然这一刀是痛到了极致。

  矮小男子微笑着将王卒牢牢按住,不让这个“猎物”脱离出他的掌控,两者的身形天差地别,可男子的气力却只让王卒从心底涌出沉重的无力感。

  等到过了半晌,王卒像一只死鱼没了气力停止挣扎后,男子这才将牢牢箍住头颅的手松开,任由王卒像一滩烂泥瘫倒在地。

  男子俯下身子,一把揭开王卒嘴里的烂布条,拍了拍他的嘴巴,凑到他耳边轻声说道:“如何,这会能与我好好商量了么。”

  王卒心力憔悴地眨了眨眼皮算是回应。

  “这才对嘛,早这样不就好了,非要自讨苦吃,你说你这人是不是贱。”

  矮小男子一边笑着一边握住刀柄,稍一用力,那把匕首便从王卒腿上被拔了出来,王卒顿时抽搐了一下,一股鲜血从那伤口处冒出,矮小男子从怀里掏出一支小玉瓶,熟练地往那伤口上倒起药粉来,不一会儿那原本鲜血淋淋的伤口便开始止血,转眼间竟有了结疤的迹象。

  “既然咱哥俩唠嗑唠够了,接下来就谈点正事。”

  矮小男子站起身走向桌边,打开食盒,再从怀里掏出一只翠绿色的小玉瓶来,提过那壶酒揭开嗅了嗅,继续道:“酒是真好酒,如此看来,杨老头黄泉路上走的也不会太难受,毕竟这好酒好肉伺候着也不算多亏待他了,你说是不是?”

  矮小男子拿着翠玉瓶往那酒壶里滴了少许进去,然后又将酒壶放进食盒重新摆好,整个过程王卒躺在地上尽收眼底,眼皮看着直打颤,那玉瓶里的药不用想都知道是毒药。

  这帮人原是要来杀人的!

  男子重新蹲回王卒身旁,拿手指往那食盒处指了指。

  “正事儿你也瞧见了,我呢找小兄弟你的目的就是给你送给杨老头的饭里头下毒,好送那老家伙一程,谁让你三天两头没事给他送饭来着,只不过小兄弟你一开始好像不太乐意,老哥我呢就只能动点粗,别介意哈。”

  王卒的嘴唇不住颤抖着,手脚有些不受控制地比划着。

  矮小光头男子也不着急,好整以暇地看着王卒,似乎觉得这一幕很有趣。

  王卒好不容易恢复了些气力,尽力压下心中的恐惧,似乎对眼下的情况掌握了些,见有活命的希望,艰难道:“要我怎么做。”

  “很好,识时务者为俊杰。”

  矮小男子见状嘴角弧度更甚,“放心,不需要你做太多事,药我已经下好了,只消小兄弟你像寻常给那杨老头送饭,不要露出任何马脚便是,其余剩下的事一概不用你管。”

  “我若按照你所说的做,事后不会杀我?”

  “会不会杀你?”

  王卒重重点了点头。

  望着少年认真苍白的神情,矮小男子摸着下巴玩味道:“我为何要杀你?”

  王卒支起身子,背靠墙壁,双眼紧紧盯住矮小男子出声道:“那我需要银子。”

  矮小男子有些讶异于王卒的胆识,好奇道:“你要银子做什么?”

  王卒苍白的脸上涌出一抹潮红,平静道:“你们杀了杨老头走了自然是一了百了,可我是给他送饭的,事后若是城主府查起定会查到我的身上,这洛城我自然呆不下去,所以我要一笔银子离开洛城。”

  气氛陡然凝重起来。

  矮小男子双眼眯起一道危险的弧度,他凝视着眼前的这个不过刚刚及冠的店小二,仿佛重新认识了一般,开口道:“不怕我这会便杀了你?”

  “不会,你们还要我送食,杀了我,你们这些算计就全落空了。”

  “我们大可杀完杨老头后再追杀你。”

  “我会在送完食后就立刻走,若是这你们还能追到我,”王卒语气一顿,继续道:“那我便认命。”

  矮小男子心中陡然涌出一丝怪异出来。

  这店小二的说辞自然是没多大问题,看似严谨实则带些漏洞,这计划经不起多大推敲,毕竟是临场突然想出,只是一个在边陲小城长大没多大阅历的客栈小二,在面临这种刀悬头顶的阵势前还能想到这些,可着实有些非比寻常,给他的感觉这套说辞像是早就准备好来应对今日这境况一般。

  矮小男子沉默片刻,作为一个刀头舔血了几十年的人来说,他察觉出这里面的一丝不对来,但又不知从何寻起,他出声道:“你是洛城本地人?”

  王卒点点头,“十六年来都在这洛城讨生活。”

  矮小男子眉头轻皱,旋即平复下去,轻声笑道:“小小年纪心思倒是够缜密的,若不是这档子事,我都有点想把你带身边调教一番,就当收个徒弟。”

  “说来也巧,我俩一个驼子一个矮子,倒还真是绝配。”

  王卒眼里涌出一丝怒火,面无表情道:“大人抬举,都是为了活下去。”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你要多少银子?”

  王卒仔细想了想,说出一个数:“三十两。”

  矮小男子取出一张银票拍到王卒跟前,“这是一百两。”

  紧接着他便紧紧盯住王卒的眼睛,端详起他的脸色来,只见王卒瞧见那一百两的银票后,面色虽是沉静,眼瞳深处却是悄然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喜色与贪婪。

  矮小男子见此情形心头略松,暗自点头,若是王卒见到这一百两时面色不变,泰然处之,那么哪怕送食一事黄了,他都绝不会允许王卒再活着,因为这次的事儿是上头吩咐下来的,干系重大,不能出一点差池。

  矮小男子道:“既是如此,那你便重新收拾就去给那杨老头送食吧,你那腿正常走路是无大碍的,我先前那一刀很有分寸,没伤着你筋骨,何况又给你敷了药粉。”

  王卒慢慢支起身子,试着走了两步,发现腿略有微痛,但寻常走路确实无碍,便抬头伸手作势道:“送送客官。”

  矮小男子面色一愣,随后轻轻一笑不以为意,伸手拍了拍王卒的肩膀,“过会你出门时我们便会跟在你身后,记住,像往常一样送食便是,不要做任何多余的事情,否则,下场你是知道的。”

  王卒低头将矮小男子引至门口,应道:“知晓了,我去准备准备。”

  “嗯,别送了,动作麻利些。”

  矮小男子满意点点头,走出厢房,低头看了看手掌,暗自冷笑,好小子还挺能装,还真以为是冷静得从一而终,原来后背也已经吓得被冷汗打透了,不过胆子还真不小,小命都不保了还想着从爷爷手里拿钱,这银子可是真真烫手,年轻人还是太嫩,待把杨老头处理完,再来找你好好唠唠嗑。

  想到此处,矮小男子眼中讥讽之色一闪而过,身形便是消失在这后院深处。

  王卒继续低着头将房门默默关紧,保持着躬身的姿势一动不动。

  此刻从下方向上望去,王卒的脸上满是冷漠,眼神幽深得如同一口深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