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沉月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算卦道人

沉月录 子非闲 3428 2021.01.15 09:02

  “可是有好些时候没有来到这般大城了,师姐。”

  小酒看着四处人声鼎沸、车水马龙的景象,轻笑着与身旁的年轻女子说道。

  两人先前风尘仆仆地自洛城赶到数千里之远的汴城,待进了城,感受着与洛城那座偏远小城截然不同的大城气息,小酒的心情也不由有几分轻快。

  小酒的服饰装扮也与之前在洛城是稍显差异,但整体还是一副中年文士的模样,只不过衣衫换成了较为昂贵考究的布料,腰上挂有一枚冰种翡翠,手里则持着一柄象牙乌木作为扇骨的折扇,宛若一个大户人家出来的清贵门客。

  而年轻女子却是覆了张小家碧玉一般的面皮,穿着也是较为素淡,只是一袭淡青色的细纱罗裙,手腕上扎着一根红绳,外在细腻如雪的脖颈上戴上一串湛蓝色的玛瑙项链。

  年轻女子一手挽住小酒的手臂,面上娇俏笑着,嘴里却是用着仅有两个人能够听到的声音教训道:“路上与你说过多少次,不准叫我师姐不准叫我师姐,结果怎么还是改不掉?这般面容你若是叫我师姐你自己觉得像话?”

  小酒面色有些无奈,说道:“都叫成习惯了,一时间又改不掉,再者不叫你师姐那叫什么?依我看师姐你就不该让我打扮成这副模样,都以本来面目示人又有什么不妥。”

  年轻女子压低声音瞪眼道:“行走江湖最重要的便是谨慎,何况又是我们这些做刺客的,最为要紧的便是隐藏自己,哪里可以那般随便,这些年我教给你的你全忘了不是?”

  “那哪里能忘,你看我一人出去做生意的时候不也是做得好好的,只不过这会有师姐你在旁边,师姐那么聪慧,自然是能者多劳,师弟我就懒得想那么多了,动脑子很累的。”

  “你就是懒才会是现在这般模样,按理来说你一个六品境界的怎么可能只在楼里的刺榜挂在中游不上不下的,甚至都排在我之下,你说说你知羞不知羞。”

  小酒眼神随处在街道两旁溜达着,小声嘀咕道:“我又不在乎那种东西,要不是师姐你逼着让我拿些悬赏榜单,我还宁愿吊车尾呢,反正楼里又不会少我一口吃的。”

  “你......”

  年轻女子一时语噎,忍不住扶额叹了口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师姐,消消气,坐下歇会儿。”

  小酒显然不想与年轻女子继续拌嘴,一把将她拉过坐在路边的一个茶水摊上,旋即与店家说道:“小二,来两碗凉茶。”

  “好嘞,客官。”

  摊上的店小二听完应和一声,麻利的将汗巾往背上一甩,捣腾出两碗凉茶上到小酒这一桌。

  “给,客官您的凉茶。”

  小酒从钱袋里摸出几文铜钱递给店小二,随后便将他打发了去,然后递给年轻女子一碗,笑着说道:“师姐,喝碗凉茶解解暑,这天气多少还是有些毒的。”

  年轻女子没好气地接过茶碗小口啜饮着。

  “师姐,话说回来,何时去找大师兄?可是有好些时日没见着他了。”

  年轻女子轻轻放下手中的茶碗,说道:“我也不知道。”

  “嗯?”

  小酒瞪大双眼,有些不可置信。

  年轻女子解释道:“大师兄来的信上并未与我细说他在汴城的落脚处,也未曾说在哪里碰面,只是说让我们忙完洛城的事便来汴城一趟。”

  年轻女子斟酌道:“或许是大师兄有自己的法子可以找到我们两个。”

  小酒看了一眼四周,凑近年轻女子压低声音担心道:“大师兄又不是什么神人,我们两个现在这副模样他如何能寻到,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年轻女子瞥了一眼小酒,手指搭在碗沿轻轻敲着,出声道:“可别忘了你这张面皮先前大师兄也是见过的,而且......”

  年轻女子轻笑一声,“你以为每个割鹿楼刺客都是像小酒你这般没点压箱底本事的?可别忘了大师兄好歹也是进过刺榜十大的,他既然只是吩咐我们进汴城,就一定是有把握寻得着我们,我们就只要安心等着就是了。”

  小酒撇撇嘴,说道:“但愿如此,大师兄有时可是比我还不着调。”

  突然小酒眼前一亮,说道:“师姐,这汴城可是幽洲南边排行较前的大城,应该是有着我们割鹿楼的堂口,要不我们去那儿打听打听问问大师兄的下落,最不济还能得些消息,总在这儿耗着也不是个事儿。”

  谁料年轻女子却是一口否决道:“不行。”

  “为什么?”小酒诧异道。

  年轻女子蹙眉道:“你好好想想这汴城的堂口是楼里哪一脉承下的。”

  小酒想了片刻,眼神一凝,“似乎是四长老一脉。”

  “不错,四长老因为那档子事一向与我们师尊不对付,所以连带着他的那一派系都对我们算不上友好,这汴城的堂口就算我们去了八成会是闭门羹,兴许还会大打出手,毕竟楼里的明争暗斗都是经过两位副楼许可的。”

  小酒无奈道:“说到底还是当初二师兄太生猛,抢生意就算了,还直接将四长老的独子给杀了,当初要不是楼里规矩加上师尊拦着,二师兄估计坟头草如今都该有三丈高了。”

  年轻女子冷笑一声,“那都是那个家伙咎由自取,那种渣滓就算是再多杀几次我都不会觉得过分,二师兄做的又没错。”

  小酒有些汗颜,他自是知道为何年轻女子会对那四长老死去的独子万般鄙夷,不过这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何况在楼里也都是一个比较让人忌讳的话题,只是没想到此刻会扯到这件事情上,不免有些头痛。

  “打搅一下二位,不知可否让贫道蹭个座儿?”

  一道声音突兀自背后响起。

  小酒瞥了眼那人的行头,一身老旧的道袍,头上顶着一顶破破烂烂的莲花冠,身后的破烂招子迎风招展,一面写着“神机妙算”,一面写着“仙人指路”。

  原是个穷算命的。

  小酒面色有些古怪,这算命也得有些职业素养不是,这神机妙算仙人指路压的是哪门子的韵脚,骗人的幌子都不先写写好,如何与人骗些银钱?

  小酒再回望一眼,这茶水摊子上明明还有好些个空座儿,偏偏要坐到他们这儿来,是打算骗铜板骗到他们头上来了?

  于是他心中冷笑一声,开口嘲弄道:“旁边的那些空座儿道长是看不上眼还是如何,偏生要与我们二人拼座儿?是我们这座藏风纳水还是招财进宝?”

  小酒言语极为刻薄,可那个道人却是个厚脸皮的,满脸笑意地捡了张凳子毫不客气地坐下,然后将招摇撞骗的招子取下搁好放在一旁,挺直腰板开口道:“阁下此言差矣,贫道之所以坐在此处的缘由不过是见阁下与我有些眼缘,这才特地坐下一叙。”

  “眼缘?道长这话说得可太讲究了些,恕在下愚钝,不知道长能否与我仔细说说这眼缘是为何物?”小酒瞧见道人这僭越的动作,不由身子微微前倾,语气颇有些不善。

  道人却是丝毫不慌,抬袖擦了擦额间的汗水,顾左右而言他道:“既是与阁下有缘,不知阁下可否请我一碗凉茶,好教贫道为阁下娓娓道来。”

  小酒眉头一挑,一拍桌子,终是忍不住准备出手赶走这装神弄鬼的算命道人,却未料到袖子被年轻女子轻轻拉住,不由回头错愕看向年轻女子,只见年轻女子朝他轻轻摇头,随后与那算命道人道:“一碗凉茶而已,既是道长开口,那便请道长一碗。”

  说罢便又唤店小二端上一碗凉茶来。

  小酒将那碗茶水重重往道人面前一放,冷笑道:“道长用茶。”

  “那贫道就却之不恭了。”

  算命道人不以为意,笑着端起那碗茶水喝了一口,随后轻吐一口气舒适说道:“贫道却也不会白喝两位茶水,摸骨算命是贫道最为拿手的本事,不若容贫道为两位摸骨算上一卦?”

  “哦?道长还有这等本事?”小酒讥讽道。

  年轻女子伸出一只纤手,轻笑道:“那道长先帮我以手相算上一卦?”

  算命道人微笑点头,随后伸手轻轻捏住年轻女子的皓腕,轻轻翻转,沉默凝思后却是不发一言,而后又轻咦一声,面色变幻不定,似是见着如何奇怪的景象。

  小酒却是有些忍不住,在他看来这道人是要在那里开始装神弄鬼,准备搜刮肠子扯谎来骗钱了,不由皱眉道:“你这道人到底看出些什么没有,可别在这瞎唬烂,半桶水乱晃悠浪费我们时间。”

  算命道人眉目一挑,收手坐定,悠悠道:“相云之法,先看掌纹,次观八卦,指有长短,纹有深浅,色有明滞,勿得君臣得位,五行得配,八卦有停,宾主相匀,只可主去犟宾,不许宾来犟主......”

  “你在神叨叨些什么?”

  算命道人一派高人风范,随后微笑道:“这位姑娘手相......”

  道人略一停顿,“极好。”

  小酒闻言一愣,随后十指交叉叠放在下颌,皮笑肉不笑道:“道长是在与我开玩笑?”

  此语一出,显然是真动了怒气。

  算命道人认真道:“这位姑娘手相自然极好,无需贫道再多加赘述,何来玩笑一说,倒是阁下......”

  说到此处,算命道人微微摇头叹气。

  小酒笑意玩味,语气森冷,“我又如何?”

  算命道人神色庄严道:“我观阁下印堂发黑,气色欠佳,目光无神,唇裂舌焦,元神涣散,近日必定诸事不顺,还有大祸即将临头,不过贫道却有破解之法,如若阁下相信贫道,只需百两纹银便可从贫道这里破财消灾......”

  “你在找死?”

  小酒勃然大怒,直接一巴掌呼向道人,准备给这个口无遮拦的混蛋一点颜色看看,好教他日后不敢这般招摇撞骗。

  只是他很快惊诧发现,他非但没能一巴掌拍飞道人,反倒是自己的手被道人牢牢扣住。

  道人眼中掠过一丝戏谑。

  看着小酒越来越黑宛若锅底的脸色,一旁的年轻女子终是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

  随后只见她掩嘴轻笑道:“大师兄,差不多得了,可就别再逗小酒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