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宋过往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画舫

大宋过往 笑逐天 2556 2019.03.18 21:01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此时正是入秋,不仅天气转凉,日头也变得比以往更短了。陈施几人一顿酒喝完早已是日薄西山,再在路上一耽搁,天便渐渐黑了。

  陈施来到大宋的这几日,对周围群众的生活也算是有些了解了。这里的百姓勤恳辛劳,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千万不要以为这是一件多么浪漫的事情,一年到头的劳作却只能混个饱肚子,这在陈施看来是完全无法接受的。当然他也知道,这个世界的大宋百姓,已经是幸福的了,最起码有自己的田地耕种,能不饿肚子。不饿肚子,真是简单到令陈施心头泛酸的理想,可放在封建社会,却是难如登天。最起码在前世陈施所学的历史当中,历朝历代,百姓饿肚子的比比皆是,要是哪个皇帝能让天下百姓不饿肚子,恐怕早就是千古一帝,尧舜之流了。

  夜幕下的钱塘只有主城还略有光亮,其他普通人家早早就睡下了。对普通百姓来说,他们是没有所谓夜生活的。一来白日里劳累一天需要休息,二来蜡烛对普通百姓来说也是个不小的负担。偶尔有些人家点着油灯,妇人在油灯下缝缝补补,看着自家男人跟孩子打闹,露出了笑容,这就是底层百姓最幸福的日子。

  远处河道上的喧嚣打破了夜色的寂静,别具特色的灯笼透出米黄色的光亮,映着画舫依稀可见。河中水波粼粼,偶有微风拂过,吹皱一河秋水。甲板上人来人往,觥筹交错,嬉笑怒骂之声不绝于耳。

  待陈施四人走进,岸边早有人站立呼应,“陈公子,您可有些日子没来了”。半老徐娘却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妇人凑到陈施面前来,一脸谄笑的说道。

  “哟,这几位俊俏的小哥儿是您的朋友吧,快快上来,各位姑娘可是想你的紧”

  陈施:…………

  都是以前那个混账玩意儿干的好事!看着身边三人狭促的神情,陈施觉得他光辉的形象怕是再也回不来了。

  “看来陈兄也是性情中人啊”,方鸿大笑

  陈施:”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先来个否认三连。

  “人不风流枉少年,陈兄大可不必觉着不好意思”,解英笑道。

  正待陈施三人准备上船的时候,江子川却站在原地不懂,一脸犹豫之色。

  方鸿解英心中瞬间明了。

  “江兄可是在担心花销银两?那你可就想多了,有我方鸿在场哪里需要你们为银钱之事担忧”,方鸿一脸傲然

  陈施早看出来方鸿这个骚包的家伙是个狗大户了,果不其然。

  方鸿说完,江子川脸上犹豫之色褪去不少,“可是,我怎么能背着我家娘子留连烟花之地呢”。

  “你居然已经有妻子了”陈施愕然。其实在大宋,江子川这个年纪已经成亲的不在少数,只是陈施还没适应过来。

  这个事情作为好友的解英是知道的,江子川跟他妻子乃是贫贱夫妻,却恩爱异常。

  都到门口了,自然没有回去的道理。陈施表示绝不是他想去,只是想带江子川渐渐世面,他顺带看看而已。

  “江兄,读书人的事,怎么能说流连烟花之地呢,这叫风雅。”陈施拍着江子川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江子川: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最后,江子川还是被按捺不住心中某种不可言道的冲动的陈施拽了上去。

  ……

  果然是乱花渐欲迷人眼啊。

  虽然脑海里有来过画舫的记忆,可那毕竟不是陈施自己的经济,这就跟回忆起以前看过的男女混合大战的某些电影差不多,只能看不能动。

  陈施:我不是,没看过,别瞎说

  画舫是有两层的,上层才是美女花魁出没的地方,当然消费相应的也极为高昂,这里面的事,陈施表示,门儿清,别问为什么。

  打发掉了要给他们叫几个姑娘作陪的老鸨后,陈施带着解英三人寻了个角落处坐了下来,叫了几个小菜,些许酒水。

  “陈兄是这里的常客,不如给我们介绍一下有哪些娇俏可人的姐儿啊”

  看着方鸿一脸坏笑,陈施忍不住想把酒杯甩他脸上,我是正经人,侬晓得不?

  “最漂亮的的好像是叫彩凤,是这的花魁来着”,陈施还是跟他们介绍了,抿了一口酒,接着说道,“旁人都说她姿容无双,又精通书画,是难得的美人。”

  “那你觉得呢”,解英问道。

  “我觉得他们是在吹牛皮”,陈施耸耸肩说道。

  就在陈施几人谈笑的时候,有人过来了。

  “哟,陈草包,你还敢来这,莫不是上次丢的人还不够?”其中一人嘲讽道。

  “哈哈,上次某人夹着尾巴逃跑的狼狈样可是在书院传开了”另一人嘲笑道。

  “不说话?装不认识?”

  陈施皱了皱眉,没人被别人这么嘲讽还不生气,还是当着朋友的面,陈施也不例外。他在记忆中仔细查找了一下,这几个人,他还真认识。

  这几人中为首的叫袁杰,是钱塘县令的儿子,跟他是天勤书院同窗。另外几人也都是县尊和当地豪绅的儿子,向来都是为袁杰马首是瞻,跟他是一丘之貉。陈施很早就跟他结下了梁子,没少互相下冷绊子。可以前的陈施草包一个,哪里会是袁杰的对手。上次就是在这画舫上,被袁杰算计的底儿掉。

  陈施依稀记得,好像是前身到画舫吃喝玩乐一夜之后,早上起来之后却发现自己钱袋子丢了。按理说这也不算是什么事儿,毕竟陈施是画舫的常客,陈家又是钱塘本地的豪绅,就是没付钱,回头再差人不上也没多大关系。当时的陈施也是这么想的,可谁知道,那跟陈施一夜缠绵的姐儿硬是说陈施耍赖不付嫖资,连青楼女子的的皮肉钱都赖,最后还硬是让陈施把全身衣服留下抵债。

  事儿大概就是这么个事儿了,后来陈施回头一想,也知道自己被算计了,可面子已经丢了,还是拣都拣不起来的那种,又有什么办法呢。他也不是没想过报仇,他甚至想过带人抓到落单的袁杰,一刀子下去送他归西,可最后终归还是没那个胆子。陈施想到这还有点后怕,幸亏没干,不然我这好不容穿越一回,过来就吃牢饭,也太丢脸了吧,以后还怎么在穿越界混。

  现在可不一样了,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陈施表示。

  “原来是袁公子,失敬失敬,可有些日子不见了,进来可好”

  袁杰有点懵,他可是来找事的,你这么嬉皮笑脸的,我还怎么好意思下手嘛。刚刚袁杰就坐在旁边不远处,隐约听到陈施跟旁边几人谈起花魁彩凤,还说什么吹牛皮之类的,想来也不是什么好话。我袁杰看上的女人,也是你这个草包能说道的,袁杰报以冷笑,忍不住站了出来,准备再一次教陈施做人。不过他注定要失望就是了。

  这里光线昏暗,再加上陈施早已不是以前的陈施了,袁杰跳出来之前,他还真没映像。不过现在他还是不准备跟袁杰闹腾,一来人家人多,打起来还真不是对手,二来嘛,解英几人也在场,连累到别人也是不好的,毕竟破家的县令,灭门的知府可不是说着玩的。

  “陈草包,上次就跟你说了,以后有我袁杰在的地方,有多远滚多远,你是自己滚,还是我帮你滚”,袁杰道。

  周围的人已经都围过来了,看热闹的都不嫌事儿大。看来是不能善了了,陈施叹了口气。不然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跑路吗,陈施受不了这个委屈。

  

举报

作家是赛车狂人?看视频送Q币点币!

荣小荣、八匹、朵颜涯、真愚老人、巫马行、汉家枫竹携手斗鱼主播再掀QQ飞车狂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