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女儿非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终得所望

女儿非红 黎思念 2605 2020.09.16 17:33

  往后三日,柳墨凡再未离开过揽月楼,只每日守在婔红床前,瞧着她的脸色日渐红润,他便也跟着安下心来,且按着轩辕煜的药方,他的内伤也渐渐好了许多。

  聚香阁已恢复营业,一概事宜皆由南儿打点的井井有条。苏子黎也每日中午时分按时来揽月楼探望,每次都带着那些价格不菲的药材,嘴里说着顺路买来而已,实则是想让南儿省些力气罢了。他从柳墨凡那里听了柳如年的事,也得知今后揽月楼的大小事务也一并交给南儿打理了,实在心疼她如此操劳。

  轩辕煜自是每日替婔红把脉施针两次,余下的时间多在聚香阁内同那些姑娘们闲聊玩闹,自在的很。

  今日是个艳阳天,恰逢晌午,阳光射进屋子里泛着暖意,婔红的房里,窗户半敞着,那是柳墨凡打开的,他想着让她呼吸些新鲜空气,顺道闻闻窗外花园里还残留的些许植物的香气,盼着她就算睡着,也能做个好梦。

  忽而起了些凉风,北方的初秋,到底风还是寒凉的很。柳墨凡坐在床边,也隐隐觉得吹来的风散发着阵阵凉意,便欲起身关上窗。

  待他走到窗边时,周身便被阳光包围着,耀眼的光让他有些恍惚,一霎那仿佛将他带回到那个悠闲得透着慵懒的午后。

  那日他按着苏子黎给他的消息,到了绍离镇,在一条巷子里寻着一家裁缝铺,抬眼间便望见不远处的巷尾,一颗开得正盛的桂树从一户人家的围墙里探了出来,那开了一树的黄色花瓣,将他的视线牢牢地吸引住,嫩白色的茎支撑着簇簇淡黄色的花,在微风中在片片绿叶的包围里轻轻涌动,而阳光不时穿过树叶和花朵洒了下来,让那桂树越发的明媚动人。

  而在层层花瓣之间,突然出现一个灵动欢脱的身影。一位姑娘着一件鹅黄色缎裙,正小心翼翼地爬上树,在黄花绿叶之中寻求出路,阳光映着她粉红的脸颊,那一刻他仿佛觉得她便是突然出现的花仙子,美的不可方物。

  他怔住,分不清此刻是现实还是梦境。直到那姑娘试图从树上翻出围墙时,因着左顾右盼而不慎跌倒,眼看便要摔在地上时,他才回过神来,没犹豫地冲上前抱住了她。

  他还记得她吓得在他怀里闭起了眼睛,可她的怀里却紧紧地抱着两坛酒。

  多谢公子相救。

  她从他怀里跳下来,甜甜的笑着,水盈盈的眼里和粉嫩的脸颊皆是笑意。她说着,还不时回头望向那棵树,仿佛生怕有人再从树上跳下来将她捉回去。

  公子若不嫌弃,不如送你坛酒当作谢礼。

  说着,她便把怀里的酒塞给他一坛,也不等他回话,就又匆匆朝着巷子另一头跑了。他想,她急匆匆地怕是连他长得是何模样也不曾看清,否则再见他时如何会连半分印象也没有。

  他扭着头静静地望着她离去的方向,他的心还在回味刚刚发生的一切。他的人生本尽是晦暗,他从未发觉这世间有何美妙之处,可偏就方才一幕,动人的她和着清风日光,让他头一遭感受到了原来这花草树木竟这样美丽,原来画卷里的图样放到现实中,当真如此充满吸引力。

  又是一阵冷风袭来,寒意使得柳墨凡从回忆中醒来。他抬手关上窗,附带一个沉重的叹息。

  可他那时却怎么也不会想到,几乎是他亲手害了她一家。

  回过神来,他又坐回床边。今日已是轩辕先生来后的第四日,轩辕先生曾言按他所说之法不出三日婔红便可苏醒,可如今三日已过,她还是没有醒来,着实让他心里不安。

  “她的脉象平稳,你大可放心。”

  又等了半日仍不见她醒来,虽已入夜,轩辕煜还是被柳墨凡请了过来。

  “可按先生所言她早该醒了才是,如今迟迟未醒,可是还有什么不妥之处?”

  “这丫头原在绍离镇时便懒散的很,这会儿想是又犯了懒病,多睡了会儿罢了。”

  轩辕煜边说边拍了拍柳墨凡的肩,示意他耐心等着便是。既如此柳墨凡也不再多言,道了声谢便送走了轩辕煜。

  “你当真是想多睡会儿么?”

  而后他照旧坐在她的床边,握着她的手,眼里填满了柔情。

  月升高空,晚风习习,聚香阁已过了打烊的时辰。

  柳墨凡伏在婔红床边睡得正熟,房里的灯火还亮着,窗外偶然响起阵阵秋蝉的叫声,在这深夜时分略显寂寥。

  婔红的睫毛微微颤了颤,不过多时,明亮的光线便照进她缓缓睁开的眼中。

  她盯着天花板,思绪尚不清晰,脑中记忆还停在多日前的巷子里,伴着身上传来的阵阵痛意,她分不清自己是否还活着。

  一阵风将窗户吹开一条缝隙,她听着窗户被吹开的声音缓缓侧过头,映入眼底的是熟悉的房间陈设,还有一张熟悉的脸,至此她方确认,自己是从鬼门关逃了回来,且不用多想,应是又得眼前之人相救。

  柳墨凡因背脊处感受到一丝凉意,遂从睡梦中醒来,岂料一睁眼便对上一束灼热的目光,顿时心中大喜。

  “你醒了?”

  他坐直身体,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而后又附上她的脸颊。

  “怎么样?可还觉得哪里不适?”

  她自然是各处不适,可当看见他欣喜得几乎有些发狂的模样,心中的暖意也盖过了伤痛,她只轻轻摇了摇头。

  看她仍旧面泛青色、虚脱无力,柳墨凡也不再多言,本想起身替她倒杯水,却被她拉住衣袖,力道不大,可他自然是立刻停住。

  “谢谢。”

  她的声音很轻,柳墨凡沉默片刻,索性又坐回床边

  “是你自己命大,不必谢我。”

  她却又摇了摇头。

  “谢谢你这段时间的保护。”

  她想,自他在江上救下她,便应知晓她受人追杀一事了吧,加上那满街的告示,他定然也是早已见过了,这段时日费尽心思留她在揽月楼,只怕是要护着她罢了,如此说来,他竟还平白无故受了她许多揣度和误会,当真冤屈。

  “你见过那些告示了?”

  她没出声,算作默认。柳墨凡也早料到她瞧见贴了满街的她的画像,心想有些事也再瞒不住了。

  “当日我既救了你,又有何理由任你再去送死?况且我早说过,你已是聚香阁的人,我自会照拂。”

  他的话说的滴水不漏,表情也看不出任何破绽。

  “你不肯应我所求,可也是怕我回去路上受人所害?”

  时至今日,她不愿再信传闻中说他薄情寡义一类的话,。

  “你放心,待你伤好,我自会给你个答复。”

  如今她已猜到他的用心,况且轩辕煜也到了安阳城,事实真相也瞒不了多久了。

  “你好好休息,明日我再请大夫来瞧。”

  见她不再出声,他打算离开,却不料她的手仍未放开他的衣袖。

  “我早知你会来救我,”

  她浅浅笑着,脸上的梨涡好看得很。

  “那日昏厥前,我已在心中看见了你的模样。”

  那日她以为自己难逃一死,意识模糊前除了惦念着父母亲人,竟还隐约看见了他的脸,却不知为何,只那一瞬,她竟发觉心安的很,而后便沉沉的昏了过去。

  今日醒来再见他时,她突然就看清了自己的心。

  柳墨凡怔在原地,许久未反应过来她话中之意,待他回过神来,她已经睡去,只剩眼角还噙着的一滴泪在向他证明,他方才听到的不是她梦中呓语。

  于是他体会了这十几年来他都未曾体会过的心情,那是激动、喜悦、歉疚、惧怕混杂在一起的复杂感情。突然他舍不得离开了,也舍不得入睡,便也就在她床前又守一夜,紧紧握着她的手直到天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