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我和Boss又穿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2章 限时逃生(15)

我和Boss又穿了 月痕苍 2068 2019.11.10 23:00

  他们现在所有的记忆都回来了,李青青在此刻发现了一些东西。

  “你们早在刚刚那场游戏里就联合在了一起?”她问。

  陆清泽把目光转向她,似笑非笑:“与你有关吗?”

  李青青一噎。这局游戏她暴露了太多的东西,不仅在游戏中失去了她的同伴杜晖,而且也暴露了自己的异能,她的异能是置换与自我保护。

  前者可以让她与方圆一定直径内的,她曾经触碰过的物品空间交换,另一个异能则是可以在别人对她有最终伤害的时候反弹。

  第二个异能是她最大的筹码,但是在这一场游戏里,她暴露了她所有的底牌。

  最关键的是,现在她这一方只有她一个人,而对面的四个人好像联合在一起了。

  尽管她无数次的嫌弃过杜晖做事鲁莽,但是在此刻,有一个队友毕竟比一个人要好得多。

  现在这场景对她尤为不利。

  “当年的事情原来就是你们吗?”禾飞突然开口。

  几人皆是一愣。

  当年啊。

  这几个字眼一出来,李青青突然就想到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一桩事,那是她曾经做过的第一件坏事。

  那时这个世界还是一片祥和宁静,没有危及生命的游戏,她和杜晖和那个女孩子还在上学,上的也是大学,但是就像是剧情里的那样,他们为了一己私欲谋害了那个女孩子。

  后来案子不了了之,警方没有查到他们身上,他们也就逐渐淡忘了这件事。直到这一次,他们居然在游戏里又把当年的事情重演了一遍。

  “什,什么当年?我不知道!”李青青表情不大自然。

  “果然就是你们。”禾飞冷眼看着李青青,“我找你们好久了。”他后一句话声音很轻,仿佛夹杂着翻山越岭后的疲惫不堪。

  就像游戏里所描述的那样,他的堂姐意外身亡,却最后只能得了个自杀的结论。

  他不信,他们一家人都不信。

  可是当时的他并没有如今的力量,他什么都没有查到,只得到一些无关紧要的消息,比如她姐姐有一个男朋友,但是男朋友已经交了新的女朋友,那个新女朋友就是姐姐以前的好朋友……

  但是当他找过去的时候,那两个人把他嘲笑了一顿,说他想姐姐想疯了,见什么人就说别人害了他姐姐。

  什么都没查到,他只能把这件事情压在心底,然后回了老家。

  尽管在所有人的面前他都没再提起,他却一天也不曾忘记。他一直在想办法找出当年的真相。

  直到这一次游戏。

  他重新遇到了姐姐当年的男朋友和那个好朋友。他还记得他们,可是他们似乎已经忘了他了。

  回想刚刚结束的游戏里,他终于知道了当年的真相。

  当年他的姐姐就是这样悄无声息的被人暗害,最后还成全了杀人者的名声,当时确实有目击者旁观作证,可是那个目击者却收了杀人者的好处,将这件事湮没在时光里。

  当年他没有陆清泽和褚未遥的相帮,只能让姐姐含恨而终。

  谁也没看清禾飞是怎么过去的,只是一瞬,禾飞已经到了李青青的面前,手里攥着一把刀,朝着李青青攻击而去。

  只有杜晖死了怎么够,他要让所有参加这件事情的人都永远的留在这个游戏里。

  李青青惊了一下,迅速回过神来,挡下了这一招。

  其余三人作壁上观。

  王若男刚刚从游戏里回过神,对于这一切还没有反应过来,她的手脚还被绳索束缚着,在游戏里她并不是主动和陆清泽他们合作的,她是被陆清泽提议绑住了,然后他们查看她的秘密文件,逼问她才得到了那一段视频。

  才让这一段真相大白于天下。

  此刻看这所有人的注意力被李青青吸引去,王若男轻手轻脚的想办法解开了束缚。幸好游戏里这个绳索是最普通的尼龙绳,不然的话她还真不一定能这么轻易的就解开。

  解开绳索之后,王若男毫不犹豫的跑走了,三楼这么大,她总有办法逃出去的。

  在王若男一有动静的时候,褚未遥就分出了一丝心神看着她,见她跑了,褚未遥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

  陆清泽看着两人都跑了,撇了撇嘴,目光落回了正在打斗的那两人身上。

  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陆清泽手里多了一把锋利的小刀,他对着两人说道:“小心呦。”小刀从他手上飞了出去。

  禾飞没躲,李青青看见了想躲过去,谁料禾飞一把拽住了她,小刀正中她的前臂,穿透了过去。

  李青青身形一顿,咬咬牙,用置换迅速离开了这个地方,禾飞想要跟上去,陆清泽拦住了他。

  禾飞红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人,他忍住心里的暴戾:“你这是干什么?”他还记得,在游戏里是这个人帮助他找出了真相,所以他不想和他动手。更重要的是,他自知自己不是这个人的对手。

  陆清泽懒洋洋道:“你打不过她。”直白的让禾飞的双拳攥的死紧。

  “那又如何。”

  “啧。”陆清泽有点不耐烦,“你难不成还想直接赶上去送人头吗?与其想着怎么干掉她,还不如好好想着怎么活着过了游戏。你要是能有办法让那个女人留在游戏里也可以,没人拦着你报仇,但是你能不能别用最愚蠢的方式。”

  这个游戏让他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段记忆,让他对这个算是熟悉的人多了一丝耐心。

  但耐心也仅限于此。

  禾飞冷静了下来:“我知道了。”

  “知道就行。”陆清泽随便的摆摆手,转身向着褚未遥两人离开的方向走去。

  “谢谢你。”身后禾飞的声音突然响起。

  陆清泽脚步不停。

  禾飞却有一种感觉他已经听了进去。

  等这里已经没有人了,禾飞才突然反应过来,在他争斗了这么久之后,肩膀上的这只夜莺居然还在,它就像一个漂亮的装饰品,乖乖的待在他的肩膀上。

  禾飞双手捧起肩膀上的这只夜莺,看着这只夜莺突然感到一阵熟悉。

  “我能见到姐姐,找到真相是不是你干的?”

  夜莺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

  禾飞却突然泪如雨下。

  姐姐,对不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