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我和Boss又穿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4章 天上掉下朵白莲花(17)

我和Boss又穿了 月痕苍 2013 2020.01.21 23:00

  褚未容恭敬的对两人行了个礼,然后迅速的拿过姜峰手上的信封。

  “谢谢姜峰哥哥。”褚未容跟姜峰道谢,“我还有事,失陪了。”

  姜峰自然知道褚未容急着去干嘛,他笑眯眯的对褚未容点头:“不客气,你忙去吧。”

  褚未容毫不犹豫的离开了。

  “咦,阿容呢?”在褚未容离开后不久,路大治过来了,看了一圈没在大堂里看见他,对两人问道。

  姜峰笑眯眯的说道:“他拿到褚小姐带来的信,回去看信去了。”

  路大治也不觉得意外,找了个凳子坐下:“我就知道是这样。”

  路老大仿佛想起了这么事情,看向姜峰:“这都一年了,他们准备好了没有?”

  路大治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隐隐约约感觉他们说的就是褚未遥正在做的事情。姜峰倒是知道,他也不瞒着:“准备的差不多了,我这次来就是要接褚小公子去燕京的。”

  路老大失神了会儿:“他们不回来了啊……”

  姜峰收敛了点笑容:“路大当家别着急,等事情结束后他们自然会回来的。”

  路老大没再说话。

  路大治听了个大概:“军师和褚小姐他们现在在燕京吗?”

  姜峰点头:“嗯,褚小姐被今上下令带去了燕京。公子也跟着去了。”台子都搭好了,就等戏开场。

  路大治露出一个笑容来:“挺好的。你们多注意安全。”

  姜峰也笑:“会的。”

  急匆匆回到房间里,褚未容才放心拆开信封,信的内容不多,除了必备的问候,剩下的就是褚未遥对他的安排。

  褚未容再三的看了这封信,然后小心翼翼的把信装回信封里,默背了信上的内容,按照先前的规矩把信封放到点燃好的蜡烛上让它燃烧,烧出来的灰烬统统掉落到火盆里,确定烧完了,褚未容才放心。

  在寨子里休息了一晚,次日早,褚未容就跟着姜峰一起离开了。

  燕京一座府邸内。

  褚未遥端坐在凉亭里,她如今的身份依旧是男子,只不过是清俊的少年郎的装扮。时值暮春,她身上着翠色交领大袖衫,外套一件同色大袖衫,乌黑的头发披散,只在背后用一根翠绿色发带轻轻绑着。

  褚未遥正在对着桌子上的棋盘思考,微微蹙着眉,额前的碎发随风飘荡,这一飘就飘进了坐在她对面的人心里去。

  “你可想好了?”姜清归目不转睛的看着褚未遥,一只手放在桌子上轻轻敲击着,“你都想了半盏茶了,若是没想好,可以直接认输的。”反正只是输给他一个条件罢了。

  褚未遥冷笑一声:“你这么急做什么,我还没到输的时候呢。”

  “啧。”姜清归认为她此刻就是在死鸭子嘴硬,但既然她都这么说了,他自然不会催她。

  想了许久,褚未遥慎重的落下一子,姜清归挑眉,没半点思考立即又落下一子,棋盘上黑白分明,黑子已经被白字逼到绝境了。

  又要输了!

  褚未遥心里懊丧,眼珠一转,把棋盘一推,直接耍赖道:“不玩了不玩了,这什么棋一点也不好玩,浪费我时间。”

  姜清归看着乱糟糟的桌面,又好气又好笑:“你这是一见输就不玩啊。”

  褚未遥想着反正已经毁了刚刚那盘棋,姜清归现在就算说出来了也没有证据,便毫不心虚:“怎么可能,我会那样的人吗?”

  “你是。”姜清归很冷酷无情。

  褚未遥:“……”怒视姜清归,施施然道:“哎呀,反正这棋局都已经毁了,现在不就是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嘛。”

  姜清归:“……”他一言难尽的看着褚未遥,忽然他笑了:“你说得对,可就是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褚未遥忽觉心虚。

  然而不等褚未遥说什么,姜清归深沉的长叹息,褚未遥疑惑的看着他:“你叹什么气?”刚刚下棋他又没输,要叹气也是她吧。

  姜清归抬眼看着褚未遥:“我叹这等的时间可太长了。”

  褚未遥:“???”

  “我早在几年前就在等你及笄了,可没想到去年你都及笄了,我却还要等。这日子可不就是太长了。”姜清归像模像样的感慨。

  褚未遥终于听懂了他在说什么,一张白净的脸迅速的红成了猴子屁股,不可思议的看着姜清归,害羞极了。这家伙自她及笄起就一直在说这些似是而非的话,还美名其曰她成年了,可以知道一些大人应该知道的东西了。

  呵呵,她记得一句古话,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这句话果然正确。

  姜清归欣赏着眼前的秀丽景色,嘴上虽在说抱怨他还要等很久,可心里没有一丝抱怨,甚至是很心甘情愿。

  养过植物的人都知道,看着自己养的宝贝一天天的长大,从抽条发芽到亭亭玉立,最后看见花朵盛开或是收获果实,那种收获的成就感是任何其他都替代不了的。

  他就像这样,看着他静心护养的宝贝白莲一天天成长,如今莲花已经长成花骨朵,含苞待放,这种感觉太美妙了。

  褚未遥觉得不能太害羞,人一旦太含羞太矜持就会吃亏,于是面对姜清归的调笑,她选择正面怼回去,对姜清归露出一个大大方方的笑容,迷了姜清归的眼,娇嗔道:“哥哥这说的是什么话,难道哥哥不愿意等我吗?”

  姜清归就像是被狐狸精迷住的痴呆,连连点头:“等等等!”

  唉,他不等还能怎么办呢,要是一个耐心不够,让这朵静心养的小白莲给别人摘去了他可就没地儿哭了。

  褚未遥矜持的扬了扬下巴,半晌正了正神色:“过不了多久,阿容就会进京,就先劳你多照顾一下他,等我稍微有时间的时候再去看他。”

  姜清归:“可以。”

  半个月后,一辆平平无奇的马车通过燕京城门,在燕京城里绕来绕去,最后停在了一座偏僻巷子里。

  “小公子,到了。”

  车帘掀开,露出一张稚嫩可爱的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