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我和Boss又穿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7章 天上掉下朵白莲花(番外)

我和Boss又穿了 月痕苍 2002 2020.02.03 23:00

  姜清归和褚未遥成婚后第一年。

  “阿遥。”姜清归突然从褚未遥背后冒出来,试图吓褚未遥,褚未遥给了姜清归一个白眼,继续看自己的书去了。

  姜清归不甘冷落,伸手遮住书,委屈巴巴:“阿遥,你怎么都不看我?”

  又来了又来了。

  褚未遥无可奈何的抬头看他:“我这不是看你了吗?”

  姜清归掰开她拿书的手,想把书拿走:“你就知道那这些好话来哄我。”

  “……”这人怎么成婚后更粘人了?她真的快招架不住了。褚未遥老老实实的放下书,伸手捧着姜清归的脸,很认真很认真的告诉他:“我不知道那些话算不算好话,但是这些话我只想说给你听,我绝对没有敷衍你。”

  姜清归的眼神亮晶晶的,心里舒服极了。他是个肤浅的人,就喜欢听他的阿遥说这些话。

  晚上,姜清归和褚未遥去和姜府里的人一起吃饭,饭桌上,姜清归不停的给褚未遥夹菜添汤,还时不时的跟褚未遥说着小话。

  姜清归的同辈兄弟姐妹都揶揄的笑,姜清归的一个哥哥问道:“清休,你让弟妹自己吃,给弟妹一点儿空间啊,瞧你这黏糊糊的样子。”

  姜清归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我就喜欢这样子,怎么着?不信你问问阿遥,她肯定也喜欢我这样的。”

  “是吗?”哥哥的目光转到了一言不发的褚未遥身上,“弟妹,你来说说。”

  褚未遥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转头对上姜清归渴望的眼神,在桌底下狠狠的踩了他一脚,面上一派害羞,小声道:“大哥,我会注意的。”这话意思就是她认同姜清归。

  姜清归在心里龇牙咧嘴,没忍住激越的心情,得意的看了一眼哥哥。瞧瞧,这不是我一个人这么想的吧?

  哥哥:“……”行了行了,是他输了。

  姜家长辈们也笑。

  “这两个孩子感情真好。”

  “可不是嘛。”

  姜清归和褚未遥成婚后第三年。

  褚未遥一直未有所出,姜家的长辈们由一开始的无所谓,到现在整天担忧。

  “唉。也不知道阿遥这么时候能怀上。”姜夫人面露不解,“明明也没什么问题啊,怎么就一直怀不上呢?”

  姜老夫人年纪大了,对这些事儿倒是看的很开,她还有心情安慰姜夫人:“你操心这事儿干什么,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啊,不要太担心。”

  姜夫人苦笑:“可是三儿这都快三十了,到现在却连个孩子也无,我这不是难免操心吗?你看他大哥,现在孩子都去书院读书了。”

  姜老夫人很佛系:“操心不来的。”

  两位家长在这里说事情,另一边褚未遥去了娘家看褚未容了,姜清归陪她一起去了。

  褚未容这几年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十五岁的男孩子已经比褚未遥高出一个头了,就是肩膀还单薄了点。

  褚未容今年正巧准备去参加秋闱,他已经考过了童生和秀才,见到褚未遥来了,他还很奇怪:“姐姐,姐夫,你们怎么来了?”

  褚未遥笑眯眯的看着这个长大的弟弟,姜清归回答他的问题:“没什么事,就是来通知你一声,我打算带着你姐姐去外面玩玩,可能这几年都不回来了。”

  褚未容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褚未遥:“姐姐,姐夫说的是真的吗?”

  褚未遥点头:“嗯。我也不是在家里呆得住的人,所以就想出去走走,多涨一点见识。”

  褚未容从来就不会忤逆姐姐的话,他只为姐姐担忧:“那姐夫家里面?”

  姜清归适时开口:“家里不用担心,我会和他们说好的。”

  那就没问题了。褚未容看着姐姐高兴,他也高兴:“我知道了,祝你们玩得愉快。”

  褚未遥踮起脚尖抬手拍拍他的肩膀:“我们会好好的,你也要好好的。这以后我不在燕京,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啊,考试别那么费心,就算考不上也没关系,一定要保护好自己。”说到这个地方,她停了下来,示意褚未容弯腰,在他耳边悄声道:“我给你留了点东西和人,你要用的时候自己去用啊。”

  嘱托完这些事情,褚未遥和褚未容告别,褚未容看着他们转身,心里突然有一种奇怪的失落感,于是喊住了他们。

  褚未遥和姜清归回头。

  褚未容笑道:“姐姐,你们什么时间回来?”

  褚未遥略思考了下:“不确定吧,反正得等我玩好了。”

  褚未容的心略安定:“好,那你们记得早点回来。”

  褚未遥笑笑,没回答。

  第二天,姜府的人才发现他们走了,姜清归留下了一封信,上面写了他想带褚未遥去游玩,让他们不用担心。

  姜府所有人觉得无奈,却也没有办法。

  姜清归和褚未遥成婚后第五年。

  冬天到了,燕京里的雪早就厚的有一尺深,大街上因为有人扫雪,倒是没有积雪,一驾平平无奇的马车从街上驶过,停在了一座府邸前,车夫撩开车帘,一个俊秀的少年从马车上下来。

  少年面若寒霜,往府邸里走去。外面府邸的牌匾上写了几个字——尚书府。

  “明天是冬至了吧?”书房里,少年突然开口。

  一旁研墨的侍从眉眼清淡,回答道:“是的大人。”

  少年放下笔,带着侍从去了一个院子,进入院子前,少年吩咐:“你就在这外面。”他一个人进了院子里。

  院子里的装扮和外面清雅的风格不同,这里面的布置很粗糙,少年进了一个房间,他找出一块布开始擦拭起了房间里的东西。

  等他把这个房间收拾的差不多后,已经月上中天了。

  少年在这冬日里也累出了一身汗,他毫无礼仪姿态的坐在房间门槛上,怔忪的看着天上的月亮,在他尚未察觉到的时候,两行泪猝不及防的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姐姐啊,你怎么舍得就这么丢下我走了呢?

  少年并不喜欢燕京,因为燕京里的冬天太冷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