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我和Boss又穿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6章 天上掉下朵白莲花(19)

我和Boss又穿了 月痕苍 2079 2020.01.23 23:00

  回到前厅,有人看见褚未遥和姜清归一同回来,调侃道:“呦,两位姜公子来了。说来也巧,还都是一个姜呢。”

  姜清归眯着眼看了那人一眼:“可不就是巧。”

  褚未遥环视一圈大厅里,看见几位皇子都来的差不多了,大皇子也看见了她,朝着大皇子的方向点了点头,褚未遥向那边走去。

  “这位就是姜先生了吧?”突然有人出口询问褚未遥的身份。

  褚未遥向声源处看过去,一个不认识的人,但是坐在四皇子的身边。

  褚未遥温和谦卑的笑笑:“在下姜某,当不得一句先生。”

  先前那人喊一声姜公子,他认的是褚未遥的性别尊称,这人喊一句姜先生,认的是褚未遥作为门客幕僚的身份。

  刚刚说话那人讥讽的大笑几声:“姜先生怎么如此恭顺?莫不是在怕什么?”他这话有挑事儿的意思了,意在指褚未遥身份低微,甚至是卑贱。

  大厅里的气氛一时间有些凝固,但没有一人站出来为褚未遥说话,姜清归倒是想,但他看见褚未遥给他的暗示,只能把一腔怒火按下。

  姜清归盯着挑衅那人多看了几眼,把这张脸先记下来,然后看了看他附近的四皇子,唇角微微勾起。

  褚未遥倒是没在怕,她还很好脾气的笑了,大厅里的大部分人不免露出点鄙夷的神色,他们之前还以为这个姜未遥有多厉害,有多傲气呢,没想到现在一看,竟然如此没有骨气。恐怕只是一个沽名钓誉的求财求利之人吧。

  褚未遥自然感觉到了那些人眼神的变化,她也看见了某些人不屑的眼神,她没有生气,笑盈盈道:“抱歉,你在吠什么?在下没听清,能请你家主人出来说话吗?”

  她的笑容太过好看,看见的人都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了。吠?这不是狗叫吗?还主人?她这话可真毒,暗指对方是狗,还砸了四皇子的面子。这小子可真狂。

  众人的神色不由得一变,看着褚未遥的眼神带了些敬畏,站在褚未遥身旁的人都赶忙离褚未遥远远的,生怕四皇子迁怒到他们身上。

  姜清归忍俊不禁,为了掩饰一下自己,他还拿着把扇子展开掩住了半边脸。他这朵小白莲看着是白色的,其实内里黑着呢。

  唉,他眼光怎么就这么好,如此表里不一的人也被他看中了。

  褚未遥心情不错,被讽刺成狗的人却快气疯了,他从来未受过如此大的侮辱,他的脸以可见的速度青红交替着:“你!你!”

  他还没说什么,就被人给摁住了,四皇子站了出来,目光不明的落在了褚未遥身上:“姜先生真是好口才。”

  褚未遥略带可惜的看着那人被挡住了,如此精彩的变脸她看到的机会可太少了,对着四皇子的目光,褚未遥不卑不亢的行了个礼,做全了礼数,淡淡道:“四皇子过誉。”

  四皇子也不生气,目光沉沉的看了褚未遥许久,他骤然露出一个笑容:“希望姜先生不久后还能有如此口才。”

  褚未遥没再说话。

  在此方散了过后,褚未遥去了大皇子身边,对着大皇子比了个手势,大皇子顿时安心。

  四皇子走到刚刚被讽刺那人身边,那人不甘心说:“殿下,那个姓姜的实在是不好惹,我们必须尽快出手了。”

  四皇子摇头:“不着急。”顿了顿,在那人想继续说什么之前警告的看了他一眼:“我不管你有什么心思,但若是影响到我的计划,你就提头来见吧。”

  那人像被从头淋了一盆凉水,顿时清醒了,低头:“是,殿下。”

  宴会徐徐进行着,姜清归嫌大厅里闷,就出去透透气。

  他来到了公主府的花园里,在逛了一会儿后,他颇有些无奈的转身看向后面:“这位,你跟了我这么久了,不打算出来吗?”

  躲在暗中的人被吓了一跳,半是忐忑不安半是期待欢喜的出来了。

  姜清归愣了一下,脸上无谓的笑容收了起来,看着对方的眼神微微冷了冷,表面礼数周全:“在下见过昭明公主。”

  昭明公主不自在的摆摆手:“姜公子不必多礼。”

  姜清归一点儿也不想行礼,迅速直起身,毫不客气的问道:“不知公主跟着在下是何意思?”

  昭明公主有点慌,手足无措,她不敢抬头看姜清归,半晌,姜清归都有些不耐烦了,想甩袖离开了,她才壮起胆子看向姜清归,颤颤巍巍的开口:“本……我父皇说,我年纪已经不小了,不日便要为我择选驸马,姜公子有意吗?”

  她喜欢姜清归,从豆蔻初开到桃李年华,明明见面的次数不多,可她像是中了蛊毒一般,偏偏放不下。从及笄前,父皇母妃就在考虑为她挑选驸马,她是天元帝看重的女儿,无需和亲,只要乖乖坐等挑好驸马出嫁便好。

  可她一直不松口,无论是新晋的年轻将军,还是走马游街的状元郎,她不都欢喜,因为那些人都不是他啊。她心里有一个秘密,不能宣之于口,忍得她彻夜难眠。

  她想等他,她也做到了。

  姜清归却被吓得后退好几大步,惊讶的看着昭明公主,面上冷了下来:“多谢公主厚爱,但在下并无此意。”

  昭明公主一怔,连忙反问:“为什么?”这一问,她的尊严低到了尘埃里。

  她自认相貌不俗,在这燕京里她被人称燕京第一美人,她也有才华,琴棋书画莫不精通,她的性格也不差,端庄温柔,为什么他不喜欢她呢?

  姜清归脸上依旧带着冷色,眼角撇到了旁边的花,灵光一闪,委婉的开口道:“公主殿下,在下听说这一株牡丹是世间仅有的最后一株?”

  昭明公主不懂他想说什么,点了点头。

  姜清归微笑:“这一株牡丹确实瑰丽,而且价值连城,喜欢它的人不胜枚举,但可惜的是,在下并不喜欢。在下中意的是府中后院那池塘里的白莲。”

  昭明公主已经彻底懂了他的意思,她隐隐约约察觉到一点东西,脸色煞白的看着姜清归:“姜公子是有喜欢的人了?”

  姜清归眼里划过一丝柔和:“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