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我和Boss又穿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3章 天上掉下朵白莲花(6)

我和Boss又穿了 月痕苍 2019 2020.01.10 23:00

  军师:“!!!”

  褚未遥歪了歪头看着他,她隐约记得,她这个样子对某个人最有杀伤力了。

  军师面皮紧绷,咬紧牙关,用着最大的努力才能让自己不妥协。

  “哼!”

  见自己这招没管用,褚未遥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嘤嘤嘤。”

  军师抹了把脸,终于认输:“好了好了,我不生你的气了。”妈的,这么可爱,这谁能忍得住。

  褚未遥在他答应后立即恢复正常,目光奇异的看着军师,她心里有个小小的猜测,需要她去验证。

  “军师,你到这边是有什么事情吗?”褚未遥好奇的问道。

  军师没有了可爱暴击,也恢复了正常,摆起自己高高在上的架子,面色淡淡的说:“无事。我只是路过此地。”

  褚未遥面上一片乖巧的信了,心里却忍不住笑,从寨子的最东边跑到最南边,这路过的可真够近的哈。

  军师在褚未遥含笑的眼神里莫名的羞恼。他干咳两声,想到了自己刚刚生气的问题,立即又板着张脸:“你到现在可知道寨子里四位当家的名讳?”

  “知道啊。”褚未遥毫不犹豫的回答。

  那你就不知道我的名字?军师很想直接问她,但是他不好意思就这么直接问出口,这样一问,不就显得他在吃醋吗?脑子里转了一圈,他才想出来一个委婉的说辞。

  “光知道四位当家的名讳可不成,你身为寨里的一份子,你有必要知晓每个人的名讳,不然以后出去了,你在外如何称呼。所以,你既然还不知晓我的名字,那我现在就刚好告诉你吧。”

  原来如此。

  褚未遥眨巴眨巴她的大眼睛。

  军师的目光和她的视线对上,他粲然一笑:“我姓姜,名清归,字清休。”

  姜清归,姜清休。

  褚未遥也笑:“军师的名字可真好听。”

  姜清归斜睨她:“你知道我这名字的出处?”

  “是出自‘如将白云,清风与归。’‘穆矣和风,育尔清休’这两句吗?”褚未遥略一思索,想出了两句诗词。

  姜清归惊讶的看着她,心情很不错:“前一句不是。澹往孤无伴,清归笑不言。”

  “很好听。”褚未遥坚持说。

  算你识相。姜清归心情很不错。把名字告诉她了,姜清归自觉完成了一个重要的任务,他现在也没别的事情:“就这样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褚未遥乖巧的与他告别:“军师慢走。”

  “嗯。”姜清归高傲的离开了,边走边思考,他是不是该跟路老大说一声,让寨子里的人不要总是喊他军师军师的,他有名字,以后喊他名字即可。

  目送着姜清归走远,褚未遥把注意力又放到了学堂里正在听夫子讲课的褚未容身上。

  按照现在的进程来看,她最少还有十年的时间在这个世界里。

  十年啊。

  褚未遥在脑海里梳理起与任务有关的信息。

  她这具原身如今才十三岁,比褚未容大了六岁。

  褚氏一族并非中原人士,而是扎根在陇右道,褚氏一族在陇右道可以称作一方霸主,所有褚氏族人的任务就是守护陇右道。

  而褚未遥一家从她的曾爷爷开始就是如此,开国陛下命褚氏先祖为陇右节度使,掌管陇右道所有州郡的兵马,统领边军,负责边防要务。

  同时,为了牵制陇右节度使的权力,还另设采访处置使,掌管刑狱,并监察所属州县官吏。

  这两位是陇右道的最高长官。

  褚家虽然官位高,但是日子极其清贫。

  褚家每一任家主都非常重视边军,褚家更是把所有的家底都掏出来养边军了,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为了边防的安全与边境线上众多城镇百姓的安全,褚家人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也是因此,褚氏一族在陇右道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民间还有歌谣唱颂:“燕京几万里,褚氏在陇右。”

  在陇右道,百姓可能不在乎燕京城里如今的天子是谁,但是他们对褚氏一族格外关注。

  褚氏一族是扎根在此,采访处置使也是如此。如今的采访处置使正是何采访使。

  何家与褚家在外关系一般,因为当权者总是不希望地方官沆瀣一气,但是实际上褚氏与何氏可以称作世交。

  褚未遥记得在这些事情还未发生的时候,她还去过几次何家。

  陇右道并不安稳,在边境线之外就是吐蕃与突厥,吐蕃与突厥都是游牧民族,每年在秋冬季节他们都会进攻边境。

  在去年冬天吐蕃进军的时候,褚宗华并没有觉得不对劲,他领着边军保护边境,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他们每每做出一步防御或是进攻,都被敌方知晓了。

  敌方带着这样的优势,一步步的将边军打的溃不成军,无奈之下,褚宗华只能率军而走。

  在如此明显的败势下,褚宗华很快就明白了原因,他们军中一定有敌军的探子,而且地位还不低,不然的话,怎么会知道他们所做的每一步规划呢?

  只是褚宗华并没有找到奸细,能一起探讨作战计划的,都是他最为信任的人,都是与他一同出生入死的兄弟,他谁都不愿意怀疑。一怀疑,便觉得谁都有可能。

  奸细一直找不出来,他们一时间也无法打退敌军。

  然后在吐蕃一步步的紧逼下,天元帝派人求和,割地外加赔款,终于了结了这件事,可是被吐蕃侵占的领土却拿不回来了。

  在之后,就是天元帝派遣钦差大臣来调查,结果查出褚宗华勾结外夷,故意泄露军机。

  褚氏一族被送押燕京,褚宗华因罪孽深重被秋后问斩,余下的褚氏族人则是被流放营州。

  本来按照刑法,褚宗华犯下这么大的罪过,该是诛九族,但天元帝仁慈宽厚,他饶了褚氏族人的性命。

  事情的大概就是这样。褚未遥知道的并不多,因为在家里,她因为是女孩子,而且年纪尚小,褚宗华平时有什么至关重要的事情从不会对她说。

  连她什么都不知道,就别提褚未容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