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我和Boss又穿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4章 听见你的声音(9)

我和Boss又穿了 月痕苍 2010 2019.12.22 23:00

  最后褚未遥还是等着听他解释了。

  宋清和不敢再隐瞒,把自己所有的事情都招了。

  精致俊秀的少年站在少女面前,白皙的脸庞此时都染上红霞,目光闪烁不定,连看一眼褚未遥的眼睛都不敢,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我喜欢的从来都是你,没有,没有别人,阿遥,我喜欢你,非常,非常喜欢你。”

  “今天买的这个礼物也是送给你的,这个原本是想在平安夜送你的,今天带你一起挑礼物只是,只是想看看你喜欢的到底是什么类型的手表。”说到后来,宋清和越说越顺。

  褚未遥怔住了,呆呆的看着宋清和,在她自己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脸颊也变得通红,心脏开始砰砰直跳,并且以过山车的速度即将跳出胸膛。“你……”

  宋清和温柔的目光落在褚未遥脸上,对上她的眼睛,突然间他就不紧张了。宋清和抿唇微笑:“阿遥,我喜欢你,很久很久之前我就喜欢你了。”

  褚未遥紧张的不知道此刻该说什么好,她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送我手表?”要是她不喜欢这个礼物他该怎么办呢?

  宋清和表情一僵:“呃……你不喜欢手表吗?我觉得你应该不讨厌这个手表啊。”

  褚未遥无语的看着他。

  宋清和小心翼翼的瞥了她一眼,低声说道:“其实我是在网上看的,网友说送手表好,手表代表着我把未来都交给你,我想每分每秒都和你在一起。我觉得这个寓意很好。”

  褚未遥心都软了,只觉得心里装了满满的糖,冒出来的味儿都是甜丝丝的。

  这小孩儿怎么这么甜?!

  怎么办,她想谈恋爱了!

  她是从呢,还是从呢?

  “阿遥。”宋清和看她似乎在出神,有些不满的拉住她的手,“你有没有听我在说话?”

  褚未遥连忙回神,装模作样的在心里冷静道:“我们现在还小,这种事情不着急,我可不想早恋,最少等我成年再说。”

  她这意思就是答应了。

  宋清和眼睛一亮,尽管他的心里对于现在不答应有点不高兴,但是一想到褚未遥愿意成年后就答应他,他心里的高兴立即淹没了那些郁闷。

  “好,阿遥,我们拉钩。”宋清和伸出自己的手。

  褚未遥无奈的笑笑,配合他。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就是小狗。”宋清和在心里盘算着现在离褚未遥成年还有多少天。

  嗯,还有四百六十五天。不远了。

  两人慢悠悠的回了家,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七点钟了,宋家父母却还没有回来。

  “奇怪,爸爸妈妈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回来?”褚未遥疑惑。宋家父母平时五六点就能回来了,如果平时回不来的话,他们也会给褚未遥发个消息的,可是今天晚上到现在都没有消息。

  宋清和也觉得奇怪,他也猜不到到底是为什么。

  褚未遥之前学了做饭,在家里做了一顿晚饭,两人吃完之后还给宋家父母留了一份。

  晚上八点多,两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客厅里只听见宋清和断断续续的说话声,还有一道清越的笑声一道啊啊声。

  “嗡嗡嗡——”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突然震动,褚未遥顺手拿了过来,手机显示是宋母的来电。

  褚未遥招收让宋清和过来,接通了电话。

  “喂,你好,请问是宋女士的家人吗?”不是宋母的声音,是一道陌生的男声。

  褚未遥皱眉,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宋清和还没有意识到什么,警惕的问道:“你是谁?为什么有这个电话?”

  另一边的男声说道:“我是市一院的护士,宋女士和宋先生在路上出了意外,现在正在医院,情况不太好。你是宋女士的儿子吧,如果方便的话,你能来医院一趟吗?”

  宋清和现在的脑子和刚刚的手机一样嗡嗡嗡的响,直到挂了电话他都没太听清护士刚刚说的是什么。

  “阿遥,刚刚我是不是听错了?”宋清和表情脆弱的看向褚未遥。

  褚未遥沉默,她也听见了刚刚的电话。

  不过她安慰宋清和:“我们现在不要着急,先去市一院里看看,爸爸妈妈肯定需要我们的帮助。”

  宋清和点头:“好,我们去找爸爸妈妈。”

  两人急急忙忙的收拾了一下往市一院而去,一路上宋清和都在沉默,褚未遥紧紧的握着他的手。

  到了医院,两个人艰难的找到了宋家父母所在的手术室。

  听护士说他们已经进去两三个小时了,可是情况一直不乐观,他们无奈之下只得给他们打电话。

  枯坐在手术室前三个小时,手术室的灯终于变色了,有医生护士从里面出来。

  褚未遥和宋清和迎了上去,宋清和不善说话,只能殷切的看着他们,褚未遥不能说话,对着医生护士比划着手语。

  “我的爸爸妈妈怎么样了?”

  医生护士也没看懂她的意思,但是看出了她是个哑巴,面色沉肃:“你们是宋女士和宋先生的家人吗?”

  褚未遥点头。

  “很抱歉,宋女士伤势过重,我们尽力了。”医生的话仿若晴空霹雳直劈两人的脑袋。

  宋清和立即扑向被盖上被子推出来的宋母,他的双手颤颤巍巍的揭开纯白的被子,露出了宋母缝上针线的额头,和一张沉静闭上眼睛的脸。

  看着这一张脸,宋清和觉得眼前沉睡的人陌生极了,他伸手碰了碰宋母的脸,皮肤冰凉。

  褚未遥已经和医生交涉完毕,她站在一旁观察着宋清和,她怕宋清和一个想不开会伤害到自己。

  宋父受的伤比宋母重,但是他还在手术室里并没有出来。

  两人送走宋母后又在宋父的手术室前等,这一次又等了两个小时。

  宋清和此刻的情况不大好,褚未遥强制让他倚在长椅上休息,她去交费了。

  这个时候交费就需要一些特殊手段了,她没有那么多钱,只能申请延迟交费。

  这一晚过得很不平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