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我和Boss又穿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6章 天上掉下朵白莲花(9)

我和Boss又穿了 月痕苍 2005 2020.01.13 23:00

  只是姜清归不知道该怎么说,毕竟他并不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他来这里纯粹就是个……意外。

  “我……嗯……”姜清归吞吞吐吐就是不想说。

  褚未遥很想知道,在心里已经给他编了一万字的悲惨故事,看着姜清归的眼神里也带上了一层心疼。

  一头雾水的姜清归:“???”他说什么了吗?为什么要用这么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默了默,姜清归看向褚未遥:“你这眼神是什么意思?”

  褚未遥立即回过神来,把心疼收了回去:“没什么。你说吧。”

  姜清归狐疑的又看了看褚未遥,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低声道:“我是逃婚到这里的。”

  没错,他确实没有什么凄惨悲壮的故事,他来到这里真的只是一个巧合。家里为他定下一门亲事,但是他不愿意就这么成亲,所以为了表示他的反抗,姜清归离家出走了。

  想起家里人劝他成亲说的那些话,姜清归就牙痒痒:老子才这么年轻!才不要这么早就成亲!绝不!

  但是……姜清归偷偷瞄了眼旁边一脸“可爱可怜”的褚未遥,其实如果是这个人的话,让他成亲也不是不可以。

  成亲啊……

  姜清归自己给自己脑补了一下八抬大轿,十里红妆迎娶褚未遥的场景,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

  嘶!打住打住!不能再想了!

  又偷偷瞄了几眼“可爱可怜”的褚未遥,姜清归心里叹气,可惜了,怎么才十三岁啊,过了年也才十四,太小了。

  这小白莲还有一年多才及笄,他就算再怎么捉急也没办法立即和人家拜堂成亲。

  然而他以为“可爱可怜”的褚未遥,实际上此时正是一脸冷漠,她连看都不想看姜清归了。

  快把她的心疼还给她!白心疼了。

  亏她还以为他过得有多么的凄凉。

  谁想到他都定亲了。

  不过,也幸好他逃婚了,不然的话,呵呵。

  姜清归突然感到脊背一凉,心下疑惑,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难道是他衣服穿少了吗?嗯,看来他回去还要多加两件衣服啊。

  在保持风度的同时温度不能少。

  褚未遥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她好像听别人说过,姜清归来了这里已经有两年了,但是在来之前都定亲了,那么姜清归如今到底多大年纪了?想到这里,褚未遥诡异的朝姜清归看了过去。

  姜清归敏锐的察觉到这股不寻常的视线,转头用眼神向褚未遥询问。

  褚未遥压低声音:“军师,我冒昧的问一下哈,您今年贵庚啊?”

  姜清归:“……”贵庚?什么时候他老的已经可以用这个词了?

  莫名生气。

  褚未遥立即看出来了他的不悦,然后又用上了她的楚楚可怜大招:“对不起军师,我不该这样直接问你的,都是我的错。请你责罚我吧!”

  姜清归:“……”完全没有他说话的余地。

  “算了算了,本军师宽宏大量原谅你了。”

  褚未遥立即做喜极而泣状:“我就知道军师肯定不会计较的。那么军师,您能不能回答一下我刚刚的问题啊?”

  是不是他太宽容了?姜清归细细打量着胆大妄为的褚未遥,这寨子里都是怕他的人,怎么她就这么大胆?还敢一而再再而三的问他这个问题?

  在姜清归观察她的时候,褚未遥微微缩着脖子,欲语还休的看着他。

  姜清归还能怎么办,对于她的问题当然是认真回答了。“咳,其实我也没有多大,如今也才弱冠之龄。”

  弱冠啊,比她大了六七岁。也……还行吧。

  姜清归一眼就看出了她脸上的勉强:“你这是什么表情?”

  褚未遥微笑:“军师可真年轻,如此年轻就这么厉害,军师可真厉害。”

  姜清归不好意思再看褚未遥,把头转了回去:“咳咳。”有点开心。

  褚未遥忍俊不禁的看着姜清归。

  燕京城里。

  家家户户都在庆祝除夕,就连大街上都挂上了一盏盏的大红灯笼,贯穿燕京城的护城河上今晚还有放灯的活动,在市坊里还有歌舞表演,整个燕京城里一派歌舞升平。

  大将军府里,桌子上坐满了一大家人,老人孩子按辈分序齿坐好,桌子上热闹的很。

  “若是清休此时也在该多好。”

  不知道谁先提起的这个话题,热闹的饭桌上突然陷入了安静,已经懂事的孩子们都不敢出声,眼神都不敢乱看。

  姜大将军突然一拍桌子,气冲冲道:“提这逆子作何?平白败了兴致!”

  姜夫人不乐意了:“我就提了又怎的,我都两年都没见我的三儿了。也不知道这两年三儿在外面过得如何,有没有吃饱,有没有受凉。”说着,姜夫人眼里含了泪光,像是马上就要哭出来了。

  姜大将军顿感头疼,劝慰她:“好好好,你提你提,说就说吧,你哭甚?”

  姜夫人怒视姜大将军,还想说什么,姜老夫人打断了她。

  “今个儿是除夕,大好日子的哭什么哭。”姜老夫人淡淡道。

  姜夫人立即收了眼泪:“娘说的是。”

  姜老夫人叹了口气:“我也想三儿。三儿还是我亲自带大的呢,他这一次偷偷跑了,一跑就是两年,一点儿消息也不往家里传,我这心啊,始终不得安宁。”

  姜大伯立马安慰姜老夫人:“娘,你们也不需担心清休,他这么大人了,连战场都去过两回,如今只不过是出去散散心,肯定不会有事的。”

  姜老夫人宽了心:“说的也是。”

  姜大将军忍不住嘟囔:“本来就是嘛。他都二十岁了,也不是千金大小姐,在外面呆两年而已,有什么好担心的啊。”姜大将军很不忿,想当初他可是十四岁就随父出征,怎么就没见他们这么担心过?

  姜夫人耳聪目明,在桌下悄悄掐了一把姜大将军,面上带着笑:“你说什么?”

  姜大将军很是从心:“没什么没什么。”

  这一顿年夜饭吃完,等到就寝时,已是午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