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能砍死诡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再探异界

我能砍死诡异 熬夜不谢顶 3156 2021.06.27 15:37

  “老大,天上有东西!”江砚舟打了个寒颤,脱口而出。

  墨承愣了一下,旋即五指合拢,洞开的屋顶迅速合拢,将星光挡在庙外,连同那笼罩在黄袍中的阴影也消失不见。

  “刚才那是什么?”江砚舟心有余悸,只是惊鸿一瞥,他也感觉心跳漏了一拍,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死死攥住。

  墨承摆摆手,快步上前将案桌上的灵位反转。

  “你刚刚沐浴星光成为超凡,和外域星空的连接没有中断,这个时候非常容易被一些邪神影响从而看见他们。

  “你这段时间,最好不要眺望星空,也别去高处,远离天文测绘馆之类的地方,等你的状态稳定下来,和外域切断联系为止。”

  “外域?”江砚舟重复了一遍,这是个新名词,似乎指代的是宇宙星空。

  墨承“嗯”一声,旋即盘腿坐下,随意指了指面前的地面。

  “趁现在,我来给你讲讲超凡者的一些基本常识。首先就是外域,上古的时候,各学派的创始人为了防止邪神入侵,为我们的世界设置了一层屏障,把星星光之外的东西挡在了世界之外,而这些被挡住的地方,便外域。

  “超凡者每一次突破,都需要接应星光,而这时便是超凡者和外域连接最紧密的关头,很容易看见邪神,但你也不要担心。”

  墨承指着他们所在的庙宇说道;

  “我们机关城专门修建的庙宇,能够阻挡邪神的侵蚀,你最多也就看见他一部分虚影,并不会造成污染。”

  “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江砚舟怀疑,他看见的那个穿黄袍的家伙,很可能就是黄天,毕竟和他有仇的邪神也就这一个。

  “外域的事你了解一下就行,不用太在意。还是那句话,如果邪神真有那么大能耐,那他们也就不叫邪神了。”

  墨承拍了拍手。“相比于外域,对超凡力量的认识才是重中之重。”

  “首先,超凡者的力量源泉并非自己,我们只是力量的容器,这一点你要牢记。

  “其次,超凡者的力量哪怕是相同体系的也不完全相同,你比如说你现在成为了游侠,但还没有彻底掌握这部分力量,你需要以思想为缰绳,束缚住这批烈马。

  “体系的名称并不重要,这只是一个笼统的称呼。就比如游侠体系,古代又叫血屠,也有称作武痴。”

  “血屠和武痴这两个称呼,是不是差距太大了?”

  江砚舟有些牙疼,他完全没看出二者之间的联系,武痴还好,血屠完全是反派的感觉啊。

  “所以我才是名字是次要的,重要的是你如何使用这份力量,游侠是近代我们机关城给予的称呼,较为中正平和,希望以侠义为缰绳。毕竟游侠的力量从本质上来说,就是杀戮的暴力,以武止戈,以杀止杀。

  “具体如何使用,却还要看你个人。超凡的力量来源于星光,每个人都并非完全一样,所以我们只能给你一些前瞻性的建议。

  “具体如何使用,还得靠你自己摸索”

  说道这,墨承摇了摇头,示意自己爱莫能助。

  他掏出怀表看了眼,已经快一点半了。

  “差不多一刻钟,你的状态应该稳定了。七品游侠的力量暂时不涉及精神方面,祭祀仪式之类的东西你可以先不要急着学,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早上来的时候你就不用去找墨铁了。”

  “是要我去砍邪教徒吗?”江砚舟用手比了一个砍头的手势。

  “也不全是,游侠是天生的武学大师,墨铁只是匠人,他已经教不了你什么,武功这方面你完全可以无师自通。

  “游侠不同于匠人和说客,你是完全的战斗力单位,所以你不需要进机关城的天工院制作机关,也不用去四处讲学。

  “明早你来我的办公室,我会亲自给你安排任务。”

  墨承起身拍拍长袍,推开大门,回头看了眼江砚舟。

  “你现在已经是游侠了,可以选择回家去睡,当然你愿意在机关城住也是可以的。

  “刚才忘了告诉你,超凡者自动加入机关城的除魔队,俸禄是一月三两纹银,外加一份机关城附近的地契。

  看着嘴巴张大的江砚舟,墨承微笑着摆摆手。

  “没必要这么惊讶,毕竟除魔队是和邪教战斗的一线,要是还苛刻俸禄,谁又愿意加入呢?你说是吧。

  “等你有空了去周围看看房子,然后写份报告给我,我来给你批地契。除魔队一旬值班七天,明天我把你的值班表给你。

  “行了,就这样,早点回去休息。”

  ……

  回到家里,江砚舟还处在震惊状态,一个月三两纹银是什么概念。

  当初原身到处打工,最高的收入也就是一个月四百多枚铜板,还是全年无休。

  于扬普通百姓一家三口每年的开销也就六七两纹银左右。

  更别说地契了,机关城的地理位置那是寸土寸金,居然全凭自己挑选。

  刚进单位就分房,还是全产权的,真是不要太爽。

  躺在床上有些兴奋的睡不着觉,江砚舟握紧双拳,感受着身躯蕴含的力量。

  他解下了腰间一直不离手的神臂弩,只背着黑铁长剑。

  “也不知道我现在能在那里走多远?有些期待呢。”

  眼前光影模糊,随着一阵阵涟漪,脚踏实地的感觉再次传来。

  道场一楼,站在一大堆废墟中,江砚舟看见,地上凭空出现了很多脚印,还有一道明显的拖拽痕迹从屋里延伸向屋外。

  地上,那具无头干尸不见了。

  “被拖走了吗?”

  拔出黑铁长剑,耳鼻眼口如焕发新生,将四周残余的信息一点点汇入江砚舟大脑。

  握住长剑,和以外不同,今天江砚舟明显感觉到,这柄剑似乎有着生命。

  它在呼吸,它在渴望着鲜血。

  江砚舟嘴角微翘,他大步向前,义无反顾地闯进了这片钢铁森林中。

  大楼静静矗立在那里,像是低头俯瞰的巨人,凝望着胆大妄为的闯入者。

  死水一潭地钢铁废墟,随着江砚舟的闯入中,平静被打破了。

  这是一座现代化的城市,顺着脑中地图的方位,江砚舟开始朝着城中心的市政府大楼靠近。

  相比于其他地方,这里最又可能记载了这座城市变成废墟的原因。

  离开道场,江砚舟俯下身子,小心翼翼地穿过街道。

  马路中央被一排排报废的汽车塞满,江砚舟把头探进其中一辆车里看了一眼,发现车钥匙还插在上面。

  耳朵动了动,微风将四周的动静尽数送入耳蜗。

  “哒哒哒。”

  脚步声。

  能在这种地方活动的家伙,肯定不是人。

  安耐住兴奋的神色,江砚舟将身子藏在车身后方,只出一个脑袋。

  远远地,前方街道拐角处,一个下半身是人形的东西正向这里缓步靠近。

  之所以说是下半身,是因为这个家伙从胸部开始,被一条条蛇一样的肉状触手替代,尖端裂开,像是电影里的食人花,在风中荡漾。

  “见鬼,这是什么怪物!”

  江砚舟眼皮抽了抽,哪怕现在今非昔比,他也有些头皮发麻。

  这怪物长的太猎奇了,跟个抽象画似的。

  他放平呼吸,像一只潜伏的鳄鱼等待怪物靠近。

  怪物穿过车流向着江砚舟藏身的地方靠近。

  近了,江砚舟握住长剑,他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

  好兴奋,要抑制不住了。

  啪!

  怪物落脚在汽车左侧,与江砚舟只隔着一丈不到的距离。

  它头顶的长蛇翻动,突然其中一只顿在半空,花心开裂,缓缓朝着右侧转动。

  看着车玻璃,一道比阳光还要刺眼的寒芒蓦然闪烁。

  “嘶啊——”

  半截蛇身落地,花心放出痛苦的尖嚎!

  “砰砰砰!”

  怪物动作快的离谱。

  僵硬的车门被根根长蛇贯穿,花心裂开,尖锐獠牙暴露撕咬着车内的一切东西。

  可惜,只有满嘴金属和布料。

  而另一侧,江砚舟的身形消失了。

  “噗嗤!”

  长剑锋利,沿着怪物的脊椎切入,一路向下将他背后的皮肉掀开,露出一根附着根根血丝的脊梁。

  一剑到底,从脖颈刺入,尾骨划出,不同于干尸,这蛇头怪物的出血量巨大,还带着浓郁的腥臭,落在地上发出呲啦的响声,白烟滚滚。

  受此重创,怪物癫狂着转身狂舞,胸口钻出的长蛇如挥舞的长鞭,将水泥地面抽得寸寸开裂。

  它快,可江砚舟更快。

  “太慢了,太慢了!”江砚舟早已不在原地,他蹲在车顶上,大氅垂落,脸上涌现出嗜血的兴奋。

  轰!

  车顶被抽得下凹,他再次消失,怪物疯狂地四处乱转,却没能找到江砚舟的身影。

  突然,一道影阴笼罩住他,并迅速放大。

  “哈哈哈,我在上面!”

  回应怪物的,是一柄从天而降的黑铁长剑,大氅在空中飘扬,他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神色。

  江砚舟在刚才那一瞬跳上了半空,长剑倒转,对准了怪物长出蛇头的胸口。

  “呲啦——”

  剑尖从怪物双腿之间钻出,猩红的血液滴落在地。

  像是熟练的厨子将一根铁棍,从烤全羊羊的嘴里插入从屁股取出。

  一脚踏在长剑的剑柄上,将其彻底踩进怪物胸口。

  在蛇头咬下之前,江砚舟凌空后跳,稳稳落在车底,大氅飘落,白色的直裾滴血不染。

  怪物摔倒在地,蛇头挣扎着,一口口撕咬着自己胸口的血肉,可剑柄已经彻底插入它的胸腔,根本拔不出来。

  这是致命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