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能砍死诡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大人,时代变了

我能砍死诡异 熬夜不谢顶 3079 2021.06.23 13:56

  刚进门,迎面而来的好消息就让墨承的脚步顿了顿。

  “你是发现了什么资料吗?”

  由不得墨承不好奇,这些金石,竹简都是这些年来机关城剿灭邪教收缴的赃物,大部分有价值的都被送去了总坛,剩下的都是一些残篇。

  他本来只是想让江砚舟碰碰运气,希望主要还是放在总坛的回应上。

  哪知道最近这几天,似乎上羿各处邪教活动都很猖獗,总坛人手也不太够,到现在都没有回话。

  没想到刚进门就听见了好消息。

  “老大,你知道太平之祸吗?”扬了扬手中竹简。

  “这上面记载了一次名为太平之祸的事件,根据所用的文字来看,应该是近古时期的学者对中古历史残篇的标注。

  “写这篇文字的人是黄龙和司隶的同门,他们的老师,那个用三个鼎文作为描述的牛人,按照他的说法,就是第一个向黄天祈求,创建了黄天教的人。”

  “很好,很好。”用力拍了拍江砚舟的肩膀,墨承也回忆道:

  “黄天教最初出现的时间段,至少是在近古以前,按你这么说,的确有可能是司隶的老师所创建的,那黄天之书的执笔者是他也是很合理的。

  “这么想,线索其实就很通顺了,司隶死去后,黄龙将他安葬在这里,以黄天之书作为陪葬,并且施加了某种仪式来封印墓葬,随着时间推移,封印失去效果,墓葬暴露,正好被几个盗墓贼发现,导致了黄天之书重见天日,之后被黄天教拿下。”

  墨承的眼睛亮了起来,他轻抚手掌,叹了口气。

  “如果我们的思路没出错的话,这件事情的问题应该不算太大。”

  “这怎么说?”江砚舟恰时提出疑惑。

  “因为黄天之书作为媒介是被那些邪教徒偶然得到,时间不充裕的情况下他们无法充分准备仪式,而且如果黄天之书真的是陪葬品,且在中古就被封印在墓葬中,那它现在的活性一定不会太高,方便我们捕捉。”

  “等等,老大,你刚才是不是说了活性?”江砚舟脸皮抽了抽。“一本书怎么会有活性?它又不是活的生命。”

  墨承低头看着江砚舟,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意。

  “难道有谁给你说过,黄天之书是死的吗?”

  “这,一本书……不该是死的吗?”

  “当然不是。”墨承摇头否定。

  “如果它是死的那倒是好办了,可惜很遗憾,根据总坛的消息,这是一本活着的书,否则,早在我去祭坛把你带出来的时候,那本书就已经落在我们手上了。”

  “书还会长腿跑了不成?”

  “说不定它还会飞哟。”小小的开了个玩笑,墨承将那份竹简收好,接着伸出手。

  “今天辛苦了,把令牌给我,你就可以下班了,回家好好休息,明天继续来上课,说不定我们下午还得出勤。”

  接过令牌,墨承一摆手。

  “回去吧,这么晚天都黑了,门口有辆机关车送你。”

  ……

  乘坐机关车回到家,看着陌生的小屋,江砚舟嘴角勾勒。

  虽然屋子不大,也很冷清,但这的确是他的家,是他在这个异世界,唯一的安身立命之所。

  回家的感觉,还真不赖。

  离开机关城的时候,他去食堂打包了一份晚饭。

  酱肉丝,青椒肉片,炝炒空心菜。

  两荤一素,营养又健康。

  吃完晚饭把垃圾收拾好,放在门口,洗漱完毕后,江砚舟躺在床上,感受着隔着棉絮的木板支撑住他的脊椎。

  江砚舟没有换衣服,反而将今天发的制服穿戴地整整齐齐,甚至还检查了下腰上挂着的神臂弩,他足足带了三个箭匣。

  “呼——”

  长长吐出一口气,他的呼吸渐渐平稳,脑中另一个世界变得清晰起来。

  身体蓦然从平躺变作直立,鼻尖萦绕着淡淡的霉灰味,夕阳下,窗外钢铁的城市宛若一尊死去的巨人,仰头支撑着天空。

  “果然又回来了,不过这回看起来不用在跑酷了。”

  脑中卧室的床上躺着自己的身躯,江砚舟打量着现在的自己,分不清到底是魂穿还是身穿。

  更何况,这些东西又怎么解释呢?

  他手掌拂过腰间,掀起直裾下摆露出晃动的神臂弩。

  算了,先不去想了。

  上次追杀他的红眼怪物不知道去哪儿了,这里依旧是道场,正对面正挂着一副“道”字。

  这是他上次没带走,为了脱身扔给怪物的东西,没想到居然又被归位。

  眼神扫过,地面上两块切口光滑的门板映入江砚舟眼帘。

  “等等,没有大门的阻碍,那怪物不会直接进来吧!”

  缩着脑袋看了一眼,大门处没有动静。

  “还好还好,没记错的话,上次我是开门就看见了怪物,所以如果他还站着原来的位置,现在的方位应该是在贴着大门站的。”

  心里有了把握,江砚舟动作轻缓地取下腰间的神臂弩,按动机括。

  “啪!”

  一声脆响,弩臂归位。

  没错,他根本没想过用剑和怪物肉搏,刚上完一节课的他,再面对那暴虐至极的螳螂穿林,依旧会被秒杀。

  轻手轻脚地摸到墙边,江砚舟贴着墙,一步步朝房门靠去,机关城特制的布靴让他的脚步声完全隐没。

  一步,两步……

  根据墨铁的说法,神臂弩的有效射程范围在一百米左右,强横的机括以及特制的箭头在保证其拥有足够强穿透力的同时,也最大程度上减轻了地心引力和空气阻力对箭矢的影响。

  但江砚舟只是个新手,哪怕神臂弩很好瞄准,且完全没有后坐力的,十米内依旧是他能保准射中的最大范围。

  所以,他需要靠近些。

  贴着墙壁,失去门板的大门就在眼前,碍于视线无法穿透墙壁,他不能锁定那怪物的位置。

  只有赌一把了!

  一手拿起神臂弩,一手握住一枚箭匣,江砚舟要保证在一瞬间射出七只箭矢后,能够最快速度补充箭矢,进行下一轮射击。

  将箭匣放在口中咬住,空出的手缓缓抽出黑铁长剑。

  一切准备就绪,他开始在心中倒数。

  “三,二……一!”

  小臂用力一抖,黑铁长剑被他抛在半空。

  就是现在!

  屈膝,起跳!

  强横的肌肉给予他最坚实的支撑,一跳跳出三米开外,空中展臂,持弩,扣动扳机。

  在脑中预演了无数次的,此刻进行起来宛若行云流水。

  “砰!”

  黑铁长剑被人击落,两道猩红在半空睁开,于他四目相对。

  “嗖嗖嗖——”

  手机连续扣动扳机,箭矢如雨幕倾斜,带着能穿透钢板的巨力,像是阎罗的使者,将请帖缓缓递上。

  阎王让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

  “砰!”

  背部触底的刹那,江砚舟迅速向后翻滚,于此同时,含在嘴里的箭匣被他迅速取下,一把按进神臂弩的铁盒中。

  “咔嚓”一声,上膛完毕。

  起身,下蹲,左手架在身前,神臂弩顺势搭上,瞄准。

  动作一气呵成。

  但扣住扳机的食指没有按下,因为不需要了。

  熟悉的猩红双眼与江砚舟四目相对,长剑收敛胸前,锐利的气息在江砚舟眉心缓缓散去。

  他已经死了。

  七个窟窿在他身上无比显眼,其中一个正好开在胸口中央,顺着洞口看进去,还能看见半个被打碎的心脏。

  “砰!”

  怪人倒地溅起大片尘埃,七发弩箭瞬间摧毁了他的生命力。

  他唯一的一击,用在了黑铁长剑上。

  “呼——”

  长舒一口气,江砚舟从地上站起,将道场那副“道”字取下,裹成纸筒,他走出房门看着趴在地上的尸体,将掉落的长剑归鞘。

  “大人,时代变了。

  他想了想,还是没有去拔怪人的长剑,这种怪物用过的东西,不干净。

  离开道场,江砚舟放慢脚步,既然怪人有一个,就有可能有两个。

  面前是下楼的楼梯,木质的,表面覆满灰层。

  他轻手轻脚一点点挪动,神臂弩朝前,随时准备击发。

  没有脚步声,身后大氅浮动,让他像是一只灵活的黑猫。

  今天有些幸运,这座道场似乎真的只有一个怪人,从楼梯上走下,如眼的一个大厅。

  装饰,器具之类的都被暴力损坏,这里应该是以前道场的接待所。

  柜台被什么东西给撕成了两半,横尸在地上,垃圾散落一片。

  江砚舟也不嫌脏,低头就在垃圾堆里翻找起来。

  在倾倒的柜台后,还正被他找到了东西,这是一张塑料纸触感的东西。

  他拿起来拍掉上面的灰尘,彩色的图案,左上角还标了个朝北的箭头。

  地图,是这座城市的地图。

  “好东西。”

  地图上左下角有一个红色的标记,在一旁写着竹林剑馆。

  “根据地图来看,我应该在这座城市的西南方,从地图上的建筑来看,这应该是一座旅游城市,不过还好,市政府的位置也标注上了。”

  这个城市的东北部是住宅区,这里是肯定不能去的,虽然不清楚怪人出现在的规律。

  但江砚舟大致能猜到,肯定和人有关,人多的的地方,怪人一定不少。

  他现在在的西南方建筑密度不大,从这里直接市政府要安全的多。

  他很像知道,这个世界到底为什么变成现在这个模样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