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能砍死诡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晋升的条件

我能砍死诡异 熬夜不谢顶 3200 2021.07.18 22:36

  老疯子驾云而去,只是片刻光景,就已消失在空中,仿佛来的只是一个幻影。

  江砚舟收回目光,手中的利剑归鞘,看上去平平无奇,谁也想不到就是这样一柄剑,干脆利落地斩掉了黄天在人间的躯壳。

  不知道是不是老疯子刻意而为,剑柄的模样与刚才江砚舟被毁掉的黑铁长剑一般无二,他将其重新背在后背,完全看不出已经换了一柄剑。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废墟里突然传来一阵响动,江砚舟瞳孔一凝,立马一瘸一拐地跑了过去。

  还没等他赶到跟前,一个残破的机甲从废墟中猛地钻了出来。

  带看清来人,墨承放下发亮的手炮。

  “砚舟,那怪物人呢?”墨承沉声道,哪怕他刻意压制,江砚舟依旧能听得出墨承的虚弱。

  “老大,幸不辱命。”江砚舟捂着胸口吐出鲜血。

  “那怪物被我杀了。”

  听见怪物已死,墨承又瞟见江砚舟身后那一摊四溅的脓血,他由衷地松了口气。

  “辛苦你了,砚舟。”

  虽然怪物被杀,其中蕴含的九幽之力会溢散开来,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毕竟如果现在不杀了着怪物,一旦被对方突破封锁,迎接于扬的将会是一场劫难,而九幽之力重新寻找新的目标作为容器,到彻底诡变终归是需要时间的。

  虽然着两个都不是什么好结果,但能避免大部分损失,已经不错了。

  “砚舟,别把这事放在心上。”

  墨承轻轻拍了拍江砚舟的肩旁,他见后者脸色沉重,以为是江砚舟担心杀掉怪物,违背了他的命令。

  “你放心,这次行动结束后,我自会向总坛汇报,你当居首功,至于其他的后果都是我一人的过失,与你无关。”

  江砚舟张了张嘴,正准备将自己打好的腹稿告诉给墨承,突然听见身旁的房顶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砚舟,老大!”

  冯鑫的声音遥遥传来,只见他双手双脚给带着一个喷射器,滑翔着俯冲过来,稳稳落在二人面前。

  一眼他就看见墨承凹陷的胸甲,脸色微变。

  “老大,你没事吧!”

  墨承摆摆手示意自己没有大碍。

  “外面情况怎么样了,百姓都彻底疏散了吗?”

  “这条街上的百姓都疏散了,温庭对他们的安抚很好,百姓没有生出递出情绪。”

  “那就好。”墨承点点头,他伸手捂着胸口,乾坤袋内一枚枚机括、齿轮飞出,汇入他胸甲破碎的部位,深入胸膛,暂时替代了被击碎的骨头支撑着胸腔。

  “老大,你这样……不碍事吧?”江砚舟指着墨承胸膛内滚动的机械,只觉得后脑勺发凉。

  都这样了,还是人吗?

  “先暂时用着,等会机关城就可以治疗了。”

  墨承满不在乎道,还伸手刨了刨,调整了下机括的位置。

  “砚舟,那怪物是怎么回事,你杀他前有发现吗?”

  将墨承终于把话题引向了这边,江砚舟深吸口气,就准备大秀演技,可就在这时,又听见冯鑫一惊一乍道。

  “老大,有东西!”

  冯鑫像是又发现了什么,江砚舟只得扭过头去。

  只见冯鑫冲到那摊浓水前,护手伸出一个机械爪,从黝黑发臭的浓水里,夹起了一张薄薄的纸片。

  纸片有些发黄,表面上写满了古老而扭曲的文字,透着不祥的诡异,光是看上一眼就能让人起一身的鸡皮格挡。

  可当那泛黄的纸张映入江砚舟的瞳孔时,脑中一本古旧书册的模样轰然出现,像是洪水般冲到他的嘴边,再也无法抑制地脱口而出道:

  “黄天之书!”

  “黄天之书。”另一边墨承也沉着嗓音说道。

  他迅速与江砚舟对视一眼,双方都看见了彼此眼中的惊诧与震撼。

  不同的是,江砚舟已经知晓答案,他惊诧的是,原来黄天制造这个躯壳居然使用了一页黄天之书。

  墨承惊诧于,黄天居然有气魄使用一页黄天之书来作为临时降临的容器。

  相比于江砚舟,墨承知道的要多不少,他知道,黄天之书只有七页,缺失任何一页对于这本书而言,都是极其严重的创伤,黄天居然舍得投下如此大注。

  “原来如此!砚舟,我这次带你来解决它真是选的太对了!”

  江砚舟:“???”

  看着一脸兴奋地墨承,江砚舟只觉得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怎么我还没说,你就开始自己脑补了。

  不等他开口,墨承已经开始喋喋不休。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砚舟,你是黄天献祭下幸存的人,还因为灵魂极纯的缘故,在被黄天之书覆盖的情况下,阻止了黄天的降临,不仅和黄天之书建立了联系,在短时间内,这本书都无法直接伤害你。

  你可不就是这怪物的克星吗?”

  墨承越说越激动,他连忙抓起江砚舟的手臂,绕着他全身看了看。

  “没有太重的伤势,也没有污染,身体组织也没有缺少,果然不错,我猜的果然不错。

  怪不得这家伙能够免疫我大部分的伤害,还能穿越空间,原来他是黄天制造的躯壳。”

  江砚舟已经彻底麻了,他就愣在原地,看着墨承一点点脑补,侧头看了眼冯鑫,只见自己的队长也满脸严肃,跟着墨承的话偶尔点点头,见江砚舟望来,立马露出敬佩的眼神。

  随着墨承的推理结束,他狠狠地拍了拍江砚舟的肩旁。

  “砚舟,你可真是我们的福星,要是让这怪物收集到足够的力量,黄天真的降下分身于扬可就不保了,这一战你是最大的功臣!”

  “是啊,砚舟。这怪物对上你不是老鼠碰上猫吗?污染不了你,黄天之书的能力也无法作用在你身上,太憋屈了,哈哈哈——”

  冯鑫也齐声附和道,江砚舟见状也只能脸上堆起笑容,承受着二人的夸赞。

  不然,他总不能告诉他们,其实黄天已经降临,他是靠着老疯子才能活下来的吧。

  问完这些后,墨承终于收敛笑意,他看着江砚舟,突然问道:

  “砚舟,你刚才和这怪物搏斗的时候,应该用了全力吧。”

  墨承明白,就算江砚舟从各个方面都克制面前的怪物,还是最为敏捷的游侠,拥有一把特殊的超凡器具,但想要杀掉这个怪物也绝非易事。

  “是的老大,我杀怪物的时候,的确彻底解封了游侠的力量。”江砚舟点点头。

  “那你有没有看见什么?”墨承表情严肃了起来。

  “看到什么?”江砚舟想了想,迟疑道:“我似乎看见了滔天的血海还有……尸体?”

  墨承脑袋微微后仰。

  “嘶——”

  血海和尸体……看来砚舟比我想象的还要拼命。

  墨承回忆了下江砚舟成为游侠的时间,这才几天的功夫,砚舟这么快就到这一步了吗?

  想到这,墨承又不由地自责起来。

  都怪我,要不是我被偷袭成重伤,怎么也轮不到砚舟拼命。

  看着墨承闪烁的瞳孔,江砚舟心中嘟囔道。

  不会说错了吧?嘶——应该没有。

  他每次使用游侠力量释放杀气的时候,都能隐约看见一些模糊的景象。

  依照他拔剑时看到的尸山血海,他大致能判断,杀气里的幻象应该也是这些。

  “这样砚舟,今天我要先向总坛报告情况。后……不,就明天,明天你零点来找我。在此之前,你绝对不要使用力量,今天你先跟我回机关城,你还是住你上次的那个房间,就别出门了。”

  墨承害怕黄天教报复江砚舟,导致后者不得不再次动用力量。

  依据江砚舟看见的那些东西,若非他是魂魄极纯者,恐怕身体已经开始出现明显的变化了。

  “老大……那个,我到底怎么了?”

  被墨承严肃的语气惊到,江砚舟有些怕自己说错了话。

  墨承问道:“砚舟,你知道超凡者的晋升是怎么回事吗?”

  “和成为超凡者一样,去武庙接受星光?”

  “那你知道超凡者需要到什么地步才需要晋升吗?”墨承又问道。

  江砚舟摇摇头。

  墨承看了眼冯鑫,此刻后者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他清了清嗓子道:

  “我们超凡者是力量的容器,同为容器的超凡器物会被力量腐蚀,而我们超凡者也是一样的,当超凡者过度使用力量,或是成为超凡者的时间过长,力量对我们身体的侵蚀就会变得不可逆。

  当这个时候,超凡者就需要开始晋升,引入新的力量,用新的力量来加固我们这个容器,抵抗旧力量的侵蚀。”

  听到这,江砚舟嘴角抽了抽,不禁发问道:

  “这不是饮鸩止渴吗?难道没有一劳永逸的办法吗?”

  “很遗憾,没有。”墨承摇摇头。

  “一旦成为超凡者将没有退路,如果不一直向前终究会被力量腐蚀殆尽。”

  墨承害怕江砚舟不安,指了指自己道:

  “但也不用太过担心,七品是最容易被腐蚀的阶段,往后晋升的时间会越来越长。

  “我成为七品匠人的时候,是二十年前,而晋升为六品学者只用了三个月,但从六品学者到五品发明家,我足足用了三年,而到现在,我的状态都一直很稳定。”

  江砚舟在心里默默数了数。

  “三个月,三年,到十多年……说不定四品,三品,会上百年也说不定。”

  他又想到老疯子,这个从近古一直躺在现在的人,看起来都生龙活虎的,等到了高品阶,时间应该会很漫长。

  想到这,他抬起头,露出无所谓的笑容。

  “老大,你在上次我成为游侠前不是已经告诉过我这些了吗?”

  “我不后悔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