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能砍死诡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偷窃,欺骗

我能砍死诡异 熬夜不谢顶 3479 2021.07.13 21:59

  “轰!”

  王铁柱被光束扫出身形,索性直接现身,庞大体型带来的恐怖重量直接作用在屋顶,将房顶凿了个对穿。

  “砚舟!”

  看着江砚舟所处的屋顶被砸穿,墨承急呼出声,心口像是被一团火焰灼烧着,血液直往上涌。

  “该死,怎么会!他明明被我的攻击命中了,怎么可能出现在哪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砰!轰轰——”

  房顶的废墟被人顶开,接着一个狼狈的身影倒飞而出。

  人影刚刚跳出废墟,大片瓦砾被暴力挣脱,巨大的肉山完好无损地出现在原地,头顶蠕动的血肉裂开一条缝隙,满是细丝的竖瞳迅速锁定前方不远处的江砚舟。

  液体的挤压声传来,肉团收缩,但下一瞬一个背后喷射着白色蒸汽的人影从空中掠过,一把抓住人影的腰身。

  “轰!”、

  肉山砸在刚才江砚舟的必经之路上,他抬起头,竖瞳中凶光满溢,死死盯着墨承背部喷射蒸汽的双翼。

  又是他,又是这个人!

  刚才就是他突然攻击,差点杀了自己,现在又来抢我的食物!

  王铁柱心中的暴虐一浪接着一浪,不停攀升,腹中的饥渴让他彻底失去了理智。

  自从前天从城外回来后,他就一直吃不饱,家里的积蓄被他花光,全买了最便宜的鸡肉,可还是吃不饱。

  于是王铁柱只能将目光放在了其他地方,直到昨晚实在无法忍受饥渴的他翻进了邻居的家。

  他原本只想问邻居借一下米面,肉类,哪想邻居发现他后,竟然拿着扫帚要赶他,甚至作势要大声喊人。

  王铁柱当然不能让别人发现自己,他爷爷告诉他,从城外回来后,一定不能让别人再看见他。

  所以这两天,王铁柱出去买肉都是不付钱的。

  因为爷爷告诉他,只要不被人发现的偷窃,那就是合理的。

  既然邻居看见了他,那他就得让邻居再也看不见他。

  剩下的事,王铁柱已经忘了。

  他只记得,那是很满足的一碗,月亮很亮,爷爷在天上看着他,邻居家的墙壁是美味的猩红色。

  而自己吃的很饱。

  “砚舟,你没事吧。”

  背后喷出大量蒸汽,墨承迅速升空,同时肩旁升起两座蜂窝般的炮管。

  “砰砰砰——”

  炮管旋转,短暂的停滞后,灼热的光点从炮膛射出,瞬间将刚刚脱困的肉山笼罩,小部分溢散的光点集中房屋废墟,瞬间就将瓦砾摧毁,腾起阵阵烟尘。

  “咳咳,老大,我没事。”

  江砚舟咳出两口血,微微摇了摇头。

  在刚才肉山被墨承光速扫出的瞬间,得益于游侠超凡的神经反应速度,江砚舟在肉山下坠的前一秒反应过来,拉起身后的大氅挡在身前,同时一脚跺碎房顶,先其一步进入屋内,将身体隐蔽在沉重柱后,最大程度上规避了肉山坠落带来的第一波伤害。

  而房屋破碎四射的瓦砾大部分也被大氅挡住,只有小部分对他造成了微弱的擦伤。

  其中最严重的伤害,还是房屋倒塌,天花板和墙面砸在他身上,对其内脏产生的震荡。

  “队长,这个怪物不对。”

  江砚舟被墨承抓住飘在空中,后者的肩炮耗尽,地面黑烟滚滚,暂时看不见怪物的身影。

  在行动前,墨承曾告诉他,这种被城外诡异污染而发生异变的怪物,最棘手的就是防不胜防的污染能力,因为是由人诡变而来的,还是血肉之躯。

  所以还要打碎他们大部分肉身,就能废掉他们,进行捕捉。

  可眼前这个怪物完全颠覆了这一点,刚才墨承那样的火力覆盖,几乎没对它造成任何伤害。

  他还能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摧毁一栋房屋。

  “队长,我怀疑这个怪物可能是超凡者诡变的。”

  墨承此刻脸色阴沉,看着地面上缓缓扩散的黑烟,他有种感觉,那怪物可能依旧上次一样,根本没有受伤。

  听见江砚舟的话,他点点头。

  “虽然我不知道他生前是不是超凡者,但这怪物一定有超凡能力,让我想想那些体系有这个能力。”

  墨承奋力开动大脑,绞尽脑汁思索着,哪儿些体系的超凡者,拥有如此诡异的能力,可以在规避伤害的同时,进行空间转移。

  很快,地面的黑烟散去,废墟上,肉山庞大的身躯耸立在原地,但和刚才不同,此刻肉山表面流动的血肉竟出现了一个个细小的弹孔。

  “老大,他受伤了!”江砚舟惊讶道。

  他很诧异,相比于第一波攻击时墨承威力无穷的手炮,刚才密集的肩炮在破坏力上是比不过前者的。

  可为什么手炮无法伤到的怪物,却能被肩炮打中?

  墨承微微皱眉,想到了一个可能。

  “可能和数量有关,这家伙的能力有限,不能无间歇的使用那种能力,因为我的肩炮太密所以他才没躲过去。

  “试试就知道了。”

  迎着肉山睁开的竖瞳,江砚舟翻手取出日升月恒,张弓搭箭,对准怪物的竖瞳就是一箭射出。

  “嗖!”

  手指刚松,江砚舟手臂立马下垂,在腰间一抹迅速抬起,再搭在弓弦上时,手里已经多出了三只箭矢。

  “嗖!嗖!嗖!”

  站在废墟里,看着张弓搭箭的江砚舟,王铁柱心里不屑地嗤笑一声。

  开玩笑,我有爷爷的祝福,拥有偷窃世界上一切的权柄。

  就凭你这几支箭,还想伤我?

  江砚舟保持着拉弓的姿势,眼睛一眨不眨盯着肉山的全部举动。

  他倒想看看,这怪物是用什么手段躲他的攻击

  眼看利箭袭来,肉山像是没有惧怕的情绪,直勾勾地盯着射来的箭矢,及至临身,他身侧猛地睁开一只竖瞳。

  “噗嗤!”

  利箭入肉,毫无阻碍地入了肉山睁开的竖瞳中,浑浊而粘稠的液体四射。

  “嗤,嗤,嗤。”

  随即三声箭矢入肉的闷声几乎同时响起,四根箭羽入肉,其中射入肉山瞳孔那根更是几乎齐根没入。

  王铁柱自信满满的笑容僵硬在他脸上,当然这笑容在江砚舟二人看来,恐怖而滑稽。

  剧烈的痛楚从四处伤口处传来,独眼被摧毁,眼前的视野在那一瞬陷入黑暗。

  深入骨髓的剧痛冲击着王铁柱脆弱的神经,一声惨叫毫无征兆地在平地响起。

  “啊——”

  肉山滚动,狠狠抽打着地面,将这片本就狼藉的大地,折磨地找不到一丝完整之处。

  半空中,云柯和墨承相对而视。

  眼神从震惊,不信一直到满是鄙夷的不屑。

  就这?

  我还以为多狠呢?

  “我大致明白原因了。”墨承若有所思地扫过江砚舟手里的日升月恒。

  “这把弓是五年前,我和张儒墨一齐打造了,其中我负责了弓胚的部分,而你的老师负责的是最后的加持。

  这把弓只是一个试验品,是我和你老师想用以印证祭祀产生的力量,能否被机括保留,始终留在弓身中,形成一件力量不会衰减,且容器不会腐蚀的超凡器具。”

  “所以老大,你和老师的试验是失败了吗?”

  江砚舟举了举手里的强弓。

  “我射了几箭后,有感觉里面的力量似乎发生了变化。”

  “不错,这把弓的确失败了,祭祀唤来的终究不是真正的力量,同样需要依附于术士,所以这把弓被我放在了天工坊,没想到居然被你找到。”

  看了眼地上依旧在打滚的肉山,墨承继续道:

  “当初试验失败,我就没有去问张儒墨施加的是什么加持,现在看来似乎意外的克制这家伙。”

  背后的气流减弱。

  墨承带着江砚舟落在地面,指着不远处翻滚的怪物。

  “就在这儿,射他!”

  “是。”

  江砚舟这次直接拿出五根箭矢搭在弓身上,手指松开。

  “嗖嗖嗖嗖嗖——”

  五箭起发,准确地插入体积庞大的肉山体内。

  “啊——”

  惨叫声再度拔高,肉身的挣扎也变得更加剧烈,但不一会,他的动作开始慢了下来。

  “继续,他受创了,看来这把弓比我想象的还要强力。”

  墨承拍了拍江砚舟的肩旁,示意后者继续。

  就这样,五箭,五箭的发射,江砚舟化身无情的射箭机器。

  终于,在他手指都有些酸痛后,被扎成蜂窝的怪物缓缓停止了挣扎。

  惨叫声也早已沙哑,只剩下低沉的闷响。

  没有立马上去,墨承按住太阳穴,一个光幕在他眼前出现。

  光束扫过,一个肉山的虚拟影响出现在光屏中,可以看见肉山身上各处基本都被标红,生命状态垂危,马上就要咽气了。

  墨承这才放下心,示意江砚舟站在原地,他背后喷出气体,张开双翼滑翔,一脚踩在肉山身上。

  用力跺了跺脚,肉山没有反应。

  墨承打开腰间的乾坤袋,大量机括飞出,在他的控制下形成一根巨大的棺材钉。

  他双手握住棺材钉,用光屏透视怪物,找到了后者的心脏,随即一把插下。

  “哐!”

  棺材钉半截没入地底,墨承原本轻松的脸色霎时凝固。

  站在不远处的江砚舟脸色骤变,腮帮子鼓起,大吼出声。

  “老——大——”

  时间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墨承缓慢回头,借助余光,他看见自己身后,一座浑身插满箭矢的肉山与他几乎贴面而立。

  流动的血肉组成一把巨锤,锤头在他的注视下缓缓贴在自己胸膛。

  “身——后——”

  墨承听见江砚舟喊出了最后两个字,时间恢复正常,锤头狠狠击打在墨承胸膛,胸甲瞬间破碎,这专门用来阻挡污染的甲胄,在巨力面前,显得无比纤薄。

  “轰——”

  墨承如破布般被砸入废墟,烟尘乍起,发出一声巨响,生死不知。

  王铁柱胸前又裂开一只独眼,满是快意。

  他之前通过偷窃空起,扭曲了自己的形体,成功潜行至江砚舟背后。

  之后又偷窃墨承发出的飞弹,并没有受到太多的伤害。

  唯一受的重伤,其实就是那几根居然能够破除他偷窃之力的箭矢。

  但就在刚才,他成功偷窃了自己的状态,欺骗了墨承,让后者认为他几乎快要死去。

  但事实上,他的确被箭矢射成了刺猬,但真正的伤势远没有那么重。

  在墨承要用棺材钉钉死他时,王铁柱选择破釜沉舟,耗费了体内几乎全部的偷窃之力,偷窃了一段距离,这才能出现在墨承身后。

  虽然因为偷窃之力耗尽,最近一段时间他都无法在进行偷窃。

  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因为那个最烦人的鸟人被他解决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