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能砍死诡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守卫

我能砍死诡异 熬夜不谢顶 2924 2021.06.27 20:00

  蛇头怪物疯了似地,顶端花心裂开,细密到足以令人患上密集恐惧症的尖牙旋转,吸附在自己胸膛。

  “呲啦——”

  “咯嘣。”

  剑柄毫发无损。

  蛇头怪物恼羞成怒,只得咬住剑柄,将其狠狠甩向江砚舟,迈开双腿冲了上来,像是丛林中被激怒的野猪。

  江砚舟大摆右臂,甩起身后大氅,墨色的布料紧紧裹住黑铁长剑,隔着大氅一拳砸在剑柄上,消磨掉带来的冲击力后。

  俯身,低首。

  迎着冲来的蛇头怪物。

  螳螂穿林。

  嗖——

  江砚舟消失了,只剩下一柄黑铁长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洞穿怪物的躯干,速度快到心脏要害被穿透后,蛇头才反应过来。

  但他已经没有机会了。

  寒光乍起,初见如春雨之侵润,触身才知夏日之酷烈。

  螳螂穿林之庖丁解牛。

  捕捉到猎物后,需要将他们肢解成一块块肉碎才好下口。

  无数蛇头呆愣在半空。

  一条裂缝出现在蛇头怪物身上,以剑身为起点,迅速向着上下两侧蔓延。

  呲啦一声,宛若被劈开的白纸,蛇头怪物变成两半无力坠落。

  直到这时,江砚舟的身形才在怪物眼中出现在,原来他一直在后面握着剑柄。

  “砰。”

  蛇头扬起又无力坠落,最后彻底不动了,静静躺在水泥地上。

  江砚舟站在原地,脸色嗜血的表情淡化,他视线向下,眉头深深皱起。

  左小腿上,一点殷红缓缓侵润,将布料打湿。

  这是刚才他踩在怪物头顶,被一条蛇头剐蹭留下的痕迹。

  伤口不深,但却让江砚舟对自己新获得的力量有了了解。

  “老大说游侠和武夫是七品超凡的个体战力顶端,但现在看来,游侠的肉体防御力并不强大,对上利器也会被割伤。力量其实也一般,至少这只被我虐杀的怪物,力气就比我大。

  “所以,游侠是靠操作吃饭的?”

  从刚才的战斗中他能感觉到,自己肉体的速度和神经反应得到了极大的增强,协调性和平衡性恐怖的令人发指。

  特别是刚才,他才真正体会到了为什么墨承说,游侠都是武学天才。

  只是在脑中闪过了那一页螳螂穿林的武技,他就立马通晓,并且琢磨出了典籍中记载的三招隐藏变化之一的庖丁解牛。

  和现在相比,昨晚的自己完全就是榆木脑袋,靠这那副“道”字,才勉强成功了一次。

  耳朵动了动,身后的小巷里传出异响,应该是有怪物察觉到了动静。

  扫了眼地上的蛇头怪物,江砚舟跳上车顶,落地如猫般轻盈无声。

  他嘴角勾勒,感受着能完全掌控自己肉身的快感,他扫了眼一旁的路灯,脸上的笑容扩大。

  既然是游侠,怎么能不会飞檐走壁呢?

  原地直接跳起两三米高,踩在金属杆上再度发力,违法力学原理般,他翻身跳上路灯,再次借力跃上旁侧的三层小楼。

  还真的可以,江砚舟眼中闪烁着欣喜,他退后几步,随即猛地发力,速度越来越快,像是化作一道疾风,抬脚踏在楼顶边缘。

  跳!

  这一刻,身下是无人的街道,漂浮在空中,眼前一望无际,就像是真正飞起来了。

  “砰。”

  翻身落地,一个翻滚站起身子。

  他刚才足足跳了至少十五米,比起前世的世界纪录远了将近一倍。

  站在屋顶,不远处一座电视塔映入江砚舟眼瞳。

  那里就是市政府大楼。

  和蛇头怪物一战,江砚舟大致摸清了自己的战斗力,他直接在屋顶上奔跑起来,落地无声,最大程度上避免了战斗。

  这又不是玩网游,要一关关清怪才能继续开图,况且,打这里的小怪也不涨经验啊。

  一个小时后,将黑铁长剑从一只像老鹰的动物头顶拔出,江砚舟用大氅挡住身前,避免了被血泼一身的悲剧。

  “见鬼了,这是什么玩意儿。好好的鸟不做,非要当缝合怪。”

  屋顶也不是真正安全的,刚才在跳跃的过程中,他就差点被这只怪物袭击。

  这怪物长的有点像老鹰,但两只爪子却变成了人手,拿着两柄菜刀舞的是虎虎生风。

  在他刚刚落地的时候从房檐下飞出来偷袭,着实让江砚舟吃了一惊。

  站在楼顶,江砚舟向下望去,高耸的电视塔近在咫尺,旁侧是一栋三层的小楼,用大字在楼顶上写着。

  大竹市政府。

  “应该就是这里了。”

  确定来对了地方,江砚舟跳下楼顶,在几户人家的窗台上借力后,他稳稳落地。

  市政府和这栋建筑隔着一个广场,没法从楼顶过去。

  江砚舟拿好剑,眼神逐渐变得认真起来。

  这个市政府似乎和他想的有些不一样。

  广场中央竖着一根和四周环境格格不入的巨大青铜柱。

  上面雕刻着玄妙的纹路,用鎏金装饰着各种花纹,仿佛古老的神话时代,天神用以记录自己开天功绩的通天神柱。

  但现在,这巨大的青铜柱上却挂着一具尸骸,尸骸的胸膛被一柄利剑贯穿,像是败于天神之手的恶鬼,被钉杀在青铜柱上,等待时光的将他缓缓磨灭。

  这是难以用语言描绘的生物,尸骸身高三丈,身上穿着甲胄,片片甲片重叠,形成古奥而尊贵的花纹。

  他四肢修长,魁梧的身材昭示着他生前的伟力,哪怕隔着上百米,江砚舟依旧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来。

  就像是误入了某种顶级掠食者的领地,哪怕是一具尸体,也能震慑宵小。

  江砚舟站在广场边缘,他瞳孔紧缩,在青铜柱下,竟然盘膝坐着一个人影。

  他被笼罩着残破的长袍中,只有一双干枯的手掌暴露在外,抚摸着双膝间平放的长剑。

  “我好像碰见了一些了不得的东西啊。”江砚舟舔了舔嘴唇。

  要上吗?

  他伸手按在胸膛上,感受着心脏如鼓点般跳动。

  “怪不得游侠曾经还叫过武痴,叫过血屠。”

  他抬起右臂,掌心面向自己,长剑横握遮住双目。

  “对杀戮,对武力的追求竟然是这般狂热,把我的血都点燃了!”

  “唰。”

  剑锋挥下,像是把面前的空气都给斩断,凌厉的杀气从江砚舟四肢百骸内升起,宛若荡开血海的凶兵。

  “来!”

  江砚舟昂首迈入广场。

  横臂横剑,站在距离青铜柱十米外的地方。

  人影的手指突然动了。

  嘎嘎嘎,被长袍盖住的头颅抬起,如眼的只有两束猩红。

  下颌开阖,几乎只剩下骨头的嘴里发出干枯的嗓音。

  “来……犯者,杀,无赦!”

  “锵!”

  利刃出鞘,尘封多年的长剑发出激动的轻吟。

  寒光如水,残破的长袍落地,干瘦人形却已经消失在原地。

  “砰!”

  黑铁长剑横在眼前,挡住了突如其来的长剑,江砚舟双眼微眯,与近在咫尺的猩红双目碰撞在一起。

  若是没记错的话,这个世界的怪物里,只有守在道场的那个家伙,眼睛才是红的。

  “杀!”

  干瘦怪人剑势陡转,手腕轻抬,发力方式顿时从劈砍化作突刺。

  呲啦——

  两柄长剑摩擦,激荡出星星火花。

  江砚舟瞳孔微缩,身体蓦然向后倒去,剑锋擦着他的肩旁划过,拉起一捧血丝。

  好快!

  一个铁板桥避开长剑,江砚舟单手撑地,突然灵光一闪,双脚猛然蹬地,腰腹发力,整个人拉成一张弓。

  赛亚人绝招,凌空飞踢!

  干瘦人影完全没有料到突如其来的一击,正要乘胜追击,左脸却被直接踢中倒飞而去。

  空翻起身,江砚舟俯身,低首。

  林间螳螂发现了猎物。

  螳螂穿林!

  五米的距离瞬间穿越,脆薄的长剑宛若枪阵,空气自然分开,连天地都要为之而侧身。

  “砰!”

  没有刺中肉体,江砚舟双目冰寒,左脚向前迈出再度发力。

  “喝!”

  干瘦人影手中的长剑弯成月牙,本就纤薄的剑身再度弯曲抵住他的胸膛。

  江砚舟嘴角翘起,剑尖劲力吞吐,经受卸力后的劲力通过剑身传递在干瘦人影的胸膛。

  防线被震出一个小小的缺口,干瘦人影反应也是极快,他瞬间转动长剑,一股螺旋劲粘连在黑铁长剑上,就要将其偏离轨道。

  “你上当了!”

  没有想象中的抵抗,江砚舟十分顺从的一剑大力甩出,连带干瘦人影的长剑也被带离轨道。

  顿时,空门大露。

  “喝!”

  空中跳起,旋身,右脚像是被加速的回旋炮弹,狠狠踢在干瘦人影的胸膛。

  “我是游侠,又不是剑士!可别以为我只会剑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