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能砍死诡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完全解放

我能砍死诡异 熬夜不谢顶 3606 2021.07.14 21:23

  “老大!”

  看着破布娃娃般被甩进废墟的墨承,江砚舟目眦欲裂。

  墨承居然被面前的怪物秒了?这家伙的怎么突然瞬间移动到了墨承身后,为什么明明显示他的性命垂危,但现在却生龙活虎,像个没事人一样。

  “吼——”

  王铁柱扬天咆哮,看着不远处坍塌的废墟,他只觉得浑身快意。

  体表流淌的血肉有生命般蠕动起来,宛若裂开一张张巨口,八插遍他全身的利箭给咬得粉碎,将残渣吐了出来。

  血肉滚动,恐怖的箭伤开始愈合,江砚舟能清晰地看见怪物伤口处蠕动的肉芽,照这个速度下去,用不了一个小时,面前的怪物就会痊愈。

  废墟安安静静的,没有传来半点动静,江砚舟的脸色一点点沉了下去。

  想象中墨承英雄归来的场面并未发生,他似乎真的被打成重伤了。

  望着吼叫的怪物,江砚舟黑白分明的双目变得深邃,黑色加深,脸色变得白皙起来,像是摸了厚厚一层白粉的死人,衬托着他的双唇鲜艳似血。

  “你这个,怪物!”

  心脏跳动,像是大军开拔,城门上的鼓点急促落下,热血被心脏送往全身,流淌在经络中的杀气咆哮着,奔腾地涌向四肢百骸。

  最后,毫无保留的透体而出,隐隐约约在他头上形成一把荡开血海的长剑。

  “纳命来!”

  这一瞬,得益于侠客的力量彻底爆发,江砚舟不再压制体内的杀气,不再抑制心中嗜杀的欲望。

  日升月恒已然被他收入囊中,手掌拂过身后。

  “锵!”

  剑鸣与匣中咆哮,黑铁长剑赫然出鞘。

  一轮辉光化弧,冷冽却笔直如刀。

  挥剑的速度越快,剑的弧线就越笔直,到最后是如一道白线般,能切开万物的锐利。

  王铁柱还沉浸在刚才的喜悦中,突然一声咆哮在他身后响起,继而恐怖的杀气临身。

  让他脑中恍然回忆起十年前,自己随父亲出城,在野外与一只斑斓猛虎狭路相逢。

  但江砚舟没有给他遐想的时间,几乎是吼声传入他的耳朵的刹那,一股冰寒而灼热的剧痛从他背部传来。

  “啊——”

  他无法忍受疼痛,一声惨叫后,痛苦刺激着他,左臂化鞭,抽裂空气,笼罩周身四方。

  血肉凝聚的长鞭抽裂大地,江砚舟飞速急退,左臂微微渗血,这是刚才被碎石划破的伤口。

  “这招我看你怎么躲!”

  望着江砚舟,王铁柱猛地跺脚,一股阴寒扭曲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开,地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得灰白,龟裂的地表反而冒出肉芽般的可疑物体,似乎在修补地面。

  污染!

  污染很快来到江砚舟面前,后者没有躲避,他深吸一口气,调转剑尖。

  左脚踏地,整个人直扑王铁柱而去,在后者独眼惊讶的注视中。

  江砚舟先是右脚落地,神奇的一幕出现了,没有意料中的污染,黝黑的污染突然裂开一圈白净,像是清油滴在满是墨渍的水面上,污染不敢也不愿沾染面前的圣洁。

  步步生莲!

  宛若神话中的谪仙不临凡尘,落下九天的瞬间,世间所有的污秽都要避开他的视线。

  一连七步,在王铁柱愣神的关头,江砚舟速度拉到最快,几乎形成残影。

  于各处依次劈下一剑。

  七星高照!

  七道剑光几乎同时到达,成圆形将王铁柱牢牢包围。

  “唰!”

  剑芒入肉,七道剑芒于瞬间爆发,切割着王铁柱蠕动的血肉。

  好似中空的海面四周,扬起的海浪霎时合拢,巨大的冲击力绞杀着中央的猎物。

  剑术·涡流水刃!

  “啊——”

  剑光退去,江砚舟眉头微蹙,只见七道不深不浅的伤口出现在怪物身上,后者气息稳定,显然并未受到重创。

  站在原地,几乎吃满了刚才的剑招,王铁柱出离了愤怒,望着江砚舟猛地冲了上去。

  手臂异化,变成一柄巨锤,直敲的地面龟裂。

  烟尘四起,可江砚舟已然不在那里,王铁柱心有所感,头顶突然裂开,一颗尚且淌着粘液的眼球钻出。

  与上空高高跃起的江砚舟三目相对,后者双手握剑,横放于耳侧。

  “嘿,抓到你了!”

  “哇——”

  王铁柱张口吐出一柄血箭,江砚舟瞳孔紧缩,迅速调转剑身,斜挡在身前。

  “当!”

  剑身悲鸣,剧烈的震荡差点让江砚舟手中的长剑脱手而出,巨大的撞进力推动着他的身体向后偏移。

  地面上,王铁柱下半身血肉压缩,两只竖瞳满是凶光。

  他记得很清楚,就是这个家伙让他瞎了一只眼。

  此刻江砚舟尚未落地,在空中无所借力,必然不可能躲过他的攻击。

  他死死盯着江砚舟,嗜血的欲望让他恨不得现在就把后者压在身下,撕个粉碎。

  突然,江砚舟在空中居然收起了长剑,手无寸铁的自由下落。

  王铁柱的竖瞳微微一愣,这是干嘛?他不打算反抗一下吗?

  但转眼疑惑又变成残忍,是绝望了,所以放弃抵抗了?哈哈,放心,我会好好把你撕成碎片再吞下肚的!

  “砰!”

  地面被他压缩的重量震塌了一个孔洞,王铁柱目光锁定尚在空中的江砚舟。

  “死吧!”

  狞笑一声,压缩的血肉猛地炸开,狠狠撞进在地上,巨大的反冲力推动着他的身躯,在地表拉出一道浅浅的沟壑。

  独眼大睁,强大的动态视力让他能看清江砚舟的每一步动作。

  王铁柱想亲眼看看,这个被自己碾碎的小虫子,在最后时刻的绝望。

  身处半空,江砚舟没有半点儿慌张,他并未陷入仇恨而导致的愤怒中,全力使用游侠的力量,只是为了自保。

  虽然眼前的怪物能够将墨承打成重伤,有很大的运气成分,但对方的硬实力确确实实要抢过他,不拼命就没有半点的生还可能。

  收起手中的黑铁长剑也并非认命,在王铁柱压缩血肉的同时,手掌滑过腰间,日升月恒被他重新握在手里。

  张弓搭箭,动作一气呵成。

  三只箭矢牢牢锁定王铁柱胸前的独眼竖瞳。

  !!!

  王铁柱脸色的狞笑霎时僵硬,在看见江砚舟张弓的同时,刚才被利箭射爆眼球,贯穿身体的痛楚瞬间涌上大脑。

  来自身体的本能让他猛地砸下右臂,偏移开了既定的方位。

  “咚咚咚”

  三根箭矢落到空处,生生没入地面,王铁柱狼狈地栽到一旁,尚未起身就听见身后传来空气的鸣响。

  一个懒驴打滚,王铁柱顺势起身,肉山般的身躯像是一个巨大健身球,滑稽异常。

  江砚舟轻盈落地,脚尖点地,身体乳柳絮版不受力,乘着风向后荡去。

  拉弓的右手微微颤动,瞄准好方向,松开拇指。

  “又来!”

  王铁柱心口惊吼,他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躲,还是以这种耻辱的姿势。

  这些箭矢除了能破除他的偷窃,杀伤力根本不值一提。

  左臂膨胀变成一面举盾,流动的血肉硬化,三根箭矢射在上面,只听见几声类似射中金属的嗡鸣。

  江砚舟轻佻眉头,他原以为这把弓对眼前的怪物特攻,现在看来似乎是别的原因。

  这把弓上老师的加成,莫非是类似破魔之类的?

  既然如此,就不用剑了。

  日升月恒如袋,黑铁长剑此刻被江砚舟重新拔出,再出现已然大变模样。

  凄厉的嘶吼宛若置身地狱,身侧徘徊着数以万计的亡魂,黑铁长剑的剑身已经消失了,只剩下一根剑柄被江砚舟握住手中。

  剑柄处是一个吞兽造型,浓厚的黑色烟雾被吞兽吐出,在前端形成一个剑身的形状。

  诡谲,诡怪,只是看上一眼就让人觉得心情不畅。

  黑色的烟雾并不老实,顺着江砚舟握住剑柄的手腕,一点点试探着向上攀爬。

  但是却奇了怪,黑雾和江砚舟好像是淤泥与荷叶,无论淤泥怎么攀附,终究无法将荷叶染得一片漆黑。

  黑铁长剑,十成解封。

  彻底破坏力量的容器,在这一刻江砚舟以剑柄为媒触,以自身为枷锁,将黑铁长剑中的力量束缚在自己身上。

  这样可以最完美的发挥出长剑的力量,但是这样做的危害很大,若是普通超凡者,会增加其诡变的概率,对精神也是极大的折磨。

  力量的缰绳是思想,以脆弱的思想承载两份力量,也就只有江砚舟仗着是所谓的灵魂极纯者,对污染的抗性点满,才敢这样做。

  他抬起右手,看着对他束手无策的黑雾,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抹残忍的微笑。

  “不过现在看起来,似乎还不赖?”

  “吼!”

  王铁柱看着江砚舟手掌发生变化的长剑,只觉得有些心惊,那把剑变得危险起来了。

  “别急,马上我就会杀了你。”

  江砚舟右手持剑,剑尖斜指向地,他微微颔首,一步步朝着肉山靠近。

  王铁柱眼中暗含警惕,双臂骨头冒出,血肉攀附其上迅速硬化,变成两把巨大的骨制铡刀。

  在江砚舟靠近他十米的地方时,他也缓缓后退,正好踩着废墟边缘。

  “吼!”

  故技重施,王铁柱张口喷出两道血箭,他十分鸡贼地选了这个位置,两条异变的后腿猛击废墟,大量瓦砾如子弹般散射,掀起的灰尘掩盖出了他的身形。

  江砚舟正待凝视,突然,心中传来一声低语。

  “右边。”

  江砚舟神经微颤,毫无征兆地向右侧小跳一步,同时持剑上撩!

  “当!”

  剑刃与锋利的骨刀撞击,江砚舟膝盖微弯,双手手腕急速抖动,同时剑身倾斜,如大海层层迭起的浪花。

  太极,叠浪!

  日积月累,水滴石穿。

  一道道震荡之力与剑身汇聚,将骨刀凶猛的力道尽数化解,剑身倾斜,江砚舟扭腰转身。

  整个人从骨刀下脱离,顺势一带,空出一只左手握拳猛击骨刀侧面。

  右脚起腿,狠狠踢在肉山下半身上,却以更快的速度反弹回来。

  忍着疼痛低骂一声晦气,江砚舟连忙向后一个铁板桥,额前的发丝被另一柄骨刀掀起的风浪切开几缕,双手撑地,腰肢柔软富有弹性,如公园老大爷每日清晨挥舞的长鞭,将力道一层又一层地传递至双腿末梢。

  鞋底和怪物畸形的下巴碰撞,因为没有硬化的缘故,江砚舟只觉得自己好像踢在了一团果冻上,富有弹性。

  “退!”

  连续两个后手翻避开骨刀竖劈,地面豆腐板被切开。

  “挡!”

  江砚舟空翻起身,剑身从身后绕至身前,反手握剑,顺着直觉对准身前的空间劈下。

  “砰!!!”

  剑刃切开血箭,干脆利落地将其一道两道,在身侧落下两个不大不小的空洞。

  不远处,王铁柱鬼一般地看着江砚舟,他只觉得难以想象,为什么这个人能跟上自己的速度?

  “是你?”

  江砚舟平稳落地,他抬起右手看着诡异不详的长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