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能砍死诡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司隶,黄龙

我能砍死诡异 熬夜不谢顶 3391 2021.06.22 18:04

  下午四点多钟,天色有些阴暗,或许是快下雨了,风卷起满地尘埃,将湿润的潮气抛向天空。

  直裾下摆被风浮动,身后墨色的大氅猎猎作响,这是机关城执行公务的制服,大氅是特制的阻燃材料,还可以防御一般刀剑的劈砍,十分便捷。

  略显宽松的直裾下,一柄神臂弩挂在江砚舟腰间,还附有三个箭匣,身后黑铁长剑紧贴着脊椎,随时可以出鞘。

  “老大,根据我们线人的情报,最近三个月开出的古墓里,只有这一座有盗洞。”

  说话人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他叫冯鑫,三年前正式加入的机关城,现在与墨承和江砚舟一队。

  站在盗洞前,墨承低头俯视着黑暗,一根钢笔从他袖口跳出,变成机关小人跳进洞口。

  “最近城里的古董市场有没有什么异物流通?”

  冯鑫想了想,摇摇头。

  “最近开启的大墓很少,基本都是一些瓷器,玉器,没有特别值得关注的。这座墓葬是以前没有发现的,盗洞也是最近一旬的事,我怀疑是因为以前这里有封印阻止了侦查,直到最近时间过去太久,封印破碎,才被人发现。”

  江砚舟站在两人身后默默听着,从原主的记忆里他知道,于扬是一座老城,城外大墓很多,这里的古董生意也是上羿较为繁华的。

  他回头远望,于扬成隐没在远方,只露出些许轮廓,二者之间隔着宽阔的诡异地带,普通人只有乘坐机关城的青铜马车才能通过。

  “砚舟,你有什么看法?”

  墨承突然回头把江砚舟吓了一跳。

  他摸着后脑勺,讪讪道:

  “墨承老大,我只是一个刚入会的新人,而且以前在学堂,也没学过考古。”

  “我不是问你这个。”墨承指着洞口“你曾经和黄天之书建立过联系,来感受一下,洞口里有没有黄天之书的气息。”

  这么玄学的吗?

  虽然不懂,但本着相信墨承的态度,江砚舟走上前,低头望着幽深的洞口。

  微风倒灌,又类似尖嚎的声响从洞中传来,让人不寒而栗。

  “有感觉吗?”

  “没。”江砚舟茫然抬头。

  “就觉得,这个洞口有些吓人。”

  “那可能是黄天之书不在这里,它离开墓葬太久,气息已经完全消失了。”

  墨承抬起手,钢笔小人蓦然从洞口跳出,跃入他从掌心。

  “砚舟,你随我下洞,冯鑫你在上面把马车看好。我去下面看看,还有没有什么线索。”

  说着,墨承拿出一盏油灯,玻璃罩下是诡异的青铜齿轮。

  “走。”

  肩膀被人按住,江砚舟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身体一轻,瞬间的失重感觉让他差点叫出声来。

  呼呼风声从耳旁掠过,一秒不到,身体路在实处,一抹微光燃起,点亮了四方的情况。

  “砚舟,站稳了。”

  墨承松开他的肩旁,将油灯提起靠在四周的墙壁上。

  “好刺激。”江砚舟咧咧嘴,同时也将目光投向四周被点亮的石壁。

  这个墓穴并不算大,只有十多平方米,其主人应该不是王侯。

  “砚舟,你的古文成绩是甲上,这些文字你认得吗?”

  墨承的声音冷不丁从身后传来,江砚舟里面靠过去,原主的记忆在脑中浮现。

  “这是……”

  首先如眼的是一排刀刻斧削般的字符,或许是盗墓贼只关心金银珠宝,才让它们逃过一劫。

  “太平,司隶?”

  两个大字如眼,线条繁复,并非横平竖直,反而如龙蛇一般盘旋。

  “老大,这是中古的鼎文。”

  “鼎文?”墨承示意江砚舟继续。

  “老大,中古的历史基本上已经无从考据,就连文字我们现在也是一知半解,只有极少的古籍能够与之对应。鼎文是中古用于祭祀的文字,当时人们喜欢在城市中央铸造一口大鼎,把历史记刻在上面,所用的文字后来被我们称作鼎文。”

  “不愧是学堂高材生,若让你参加文礼学派的院试,至少也是个探花。”

  墨承打趣一笑,他让江砚舟下来就是希望后者的古文知识能够帮忙,没想到还真被他认出了东西。

  他将油灯递过去。“这些文字的含义,你能读懂多少?”

  江砚舟自信地接过油灯,在墙壁上照了照。

  鼎文不多,只是十几个字,但这种文字的信息量很大,不能一个一个的翻译。

  连续看了几遍后,他在腹中打好草稿。

  “老大,这些鼎文应该记载的是墓主人的身份。上面记载了,这个墓葬的主人名叫司隶,出生在一个叫太平的西方?跟随一个叫贤良、伟大、太平的师长的人?然后,去了什么地方出征,最后客死他乡被一个叫黄龙的人安葬在了这里,以老师手书为祭。”

  翻译的虽然有些磕磕绊绊,但大致意思还是读懂了。

  江砚舟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转头看向墨承,却发现后者脸色平常,似乎没有听出什么。

  “老大,你知道这个司隶和黄龙是谁吗?还这个什么贤良,伟大,太平的师长,写这篇鼎文的人,足足用了三个最美好的字去修饰,感觉应该是个牛人。”

  “牛不牛人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这个黄龙应该很穷。”

  墨承似打趣般说道,接着他摊开手掌,借助油灯的光亮,江砚舟这才看见,一个个小指头大小的机关小人从他们身后跑来,纷纷跃入前者掌心,变成一个又一个的小齿轮。

  最后汇聚成一个,相机?

  “咔嚓”

  镁光灯亮起,像是个小太阳,短暂照亮这座墓穴。

  “走吧,这里没什么东西了,那几个盗墓贼手脚很干净,应该是老手。”

  “老大,你什么时候扔的小人,我怎么没看见?”

  等看见墨承收起相机,江砚舟才后知后觉。

  “我刚下来的时候,走了。”

  抓住江砚舟的肩膀,又是一阵天旋地转,他被墨承带着稳稳落在地上。

  “老大,有没有什么发现?”站在原地的冯鑫连忙问道。

  “先进城,这里面的东西都空了,没有线索,做事的人手脚很干净。”

  乘坐马车回到城里,墨承先对冯鑫吩咐道:

  “冯鑫,你去联系你的线人,把于扬最老练的几个掌眼给我抓到。好好盘问盘问,看有没有人知道这座墓穴情况的。”

  “是,老大。”

  看着冯鑫下车后迅速混入人群,墨承再度启动马车,带着江砚舟返回机关城。

  到了门口,他丢给江砚舟一枚令牌,快速说道:

  “这是我的令牌,你拿着它速度去档案馆查资料,我已经给看守的人打了招呼,你去看能不能找到有关黄龙和司隶的信息。”

  “就我一个人?”

  “对,就你一个,我还要去向总坛汇报这件事。别磨磨唧唧的,你是我们古文学的最好的,不找你找谁?快去!”

  被墨承几乎是赶下马车的,看着手里的令牌,江砚舟心中却有些窃喜。

  这叫什么,这就叫信任!

  上任第一天就拿了尚方宝剑,真是不要太爽。

  有了墨承的令牌,机关城对江砚舟就是畅通无阻的,他很快就找到了档案室,看守的是一个老头,给对方出示了一眼令牌,老头就把他带进了其中一个房间。

  这里面放的书很少,基本上都是竹简,金石一类的器物。

  “墨承大人吩咐过,你可以随便在这间档案室内参阅,但不能带走,也不能进其他房间。”

  说完后又留下一盏青铜油灯,老头便退出了房间。

  事不宜迟,依照着原主的记忆,江砚舟就开始一阵翻找。

  黄龙和司隶只是两个人名,但如果那座墓穴里真是藏着黄天之书,那就一定和黄天教有关。

  作为最臭名昭著的邪教之一,机关城档案室专门为他设置了一个独立的书架。

  这些竹简,金石的年代不一,文字也很复杂,远到中古纪元的鼎文,近到现代文字前身的篆文,应有尽有。

  仔细查找恐怕一天也完不了事,江砚舟只能先快速,看能不能找到和黄龙与司隶两个字有关的典籍。

  一块块金石被他抛开,快一个时辰了,可江砚舟依旧没有半点收获。

  随着最后一枚竹简翻完,黄龙和司隶两个名字,依旧如一无所获。

  “难道那座墓穴不是黄天之书埋葬的地点吗?”

  江砚舟有些不信邪,他揉了揉眉角,准备再次来过。

  一定是我刚才注意力不集中,遗漏了。

  他是个小心眼的人,好不容易才找到黄天教的小尾巴,怎么能不把握住机会。

  又不知过去了多久,油灯的光都开始变得黯淡,江砚舟有些迷糊地拿起一枚竹简,嘴里还念叨着:

  “黄龙,司隶。”

  竹简上是有些破损的鼎文,依次看下去,还是没有那两个名字。

  就在江砚舟又要将其放下时,一个熟悉的词语跳入他的眼帘。

  “天平……”

  太平!

  他一下子精神了起来,这是个名词,不是形容词!

  司隶就是出生在太平之西的!

  像是三伏天痛饮一杯冰镇可乐,江砚舟来了精神,他翻过竹简仔细看向那段话。

  “太平之祸?”

  这个名词是用近古时期流行的篆文书写的,但后面的文字却又是鼎文。

  似乎这是一份后人标注的残篇,记载了中古历史上某个隐没的大事件。

  “是年天降血雨,地涌烈焰。人之不人,嗜血肉,残亲友。始至太平年岁,吾师……”

  看到这儿,江砚舟的呼吸猛地屏住。

  三个熟悉的词语映入他的眼瞳,贤良,伟大,太平!

  记载这个典籍,是司隶,黄龙的同门!

  终于找到了,江砚舟如释重负般深吸一口气,接着向下读去。

  “吾师见百姓疾苦,人道不存,遂拜上苍而求神眷,于太平之地开救世之道。”

  “嘶——”读到这,江砚舟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一串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字眼,映入他的眼瞳。

  “其曰:‘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嘎吱。”

  大门被墨承推开,刚进来他便看见一双带着血丝的眼睛盯着他。

  “老大,我找到了!黄龙和司隶的老师,那个牛人,很可能是创建黄天教的第一人!”

  “那座墓穴墙上写的,以老师手书为祭,很可能指的就是黄天之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