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能砍死诡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引蛇出洞

我能砍死诡异 熬夜不谢顶 3052 2021.06.24 13:59

  清晨的阳光分外,江砚舟模模糊糊地睁开眼睛,直到耳边传来挂钟清脆的钟鸣,他才悠悠从床上坐起。

  掀开压在身上的被子,摆在床头的铜镜映出一张有些陌生的人脸,眉似柳叶,目若朗星,肌肤十分白净,头顶垂落几缕发丝,活像是画中走出的美少年。

  “咚——”

  钟声再度响起,待他将视线挪去,仅存的睡意荡然全无。

  “见鬼,要迟到了!”

  昨晚连续剑术太过入神,特别是被那副字画影响,一不留神就练到了凌晨三点多。

  害怕给墨铁留下不好的影响,江砚舟忍痛花了两个铜板坐了机关车,总算赶在九点之前到了训练场。

  推开大门,有人已经提前到了,那结实的胸肌像身份证似的表明来人身份。

  “抱歉,墨铁老师。今天我起晚了。”

  江砚舟真心实意地道了声歉,看墨铁的样子似乎等他有一段时间了。

  “不碍事的,我听老大说了,昨天为了查资料你很晚才走的,辛苦你了。”拍了拍他的肩旁,墨铁退后一步朝江砚舟招招手。

  “来,让我看看昨天的东西你忘记没来。”

  江砚舟嘿嘿一笑,拔出黑铁长剑。

  “墨铁老师,小心了。”

  ……

  中午,机关城食堂。

  看着狼吞虎咽的江砚舟,即便见过一次,墨铁还是忍不住道:

  “你这样吃真的不会被噎住吗,要不要再来一碗汤?”

  看着江砚舟不断鼓起、蠕动的喉咙,墨铁现在很为他的食道担心,生怕不堪重负被食物挤爆。

  “唔……藕不会被,噎猪的,藕太哦了。”

  墨铁:“……”

  他挥挥手,示意江砚舟不要说话,安心吃饭。

  他对江砚舟很满意,今天的测试一上来后者就给了他一个惊喜,气势非但没有因为一晚上的休息而退去,反而更加得心应手。

  他又教导了江砚舟一部分剑术技巧,后者学的都非常快,让墨铁觉得自己是不是捡到宝了。

  “看来你今天胃口很好嘛,是有什么开心的事要和我们分享吗?”

  一个餐盘放在江砚舟二人旁边,他抬起头,只看见一个头发整整齐齐束在头顶,穿着宽大袖袍的男人坐在他的身前,带着风霜的脸庞正噙着笑。

  “老大,你怎么来了?”墨铁疑惑道。

  “你现在不是该拿着刀满城搜捕那些黄天教徒的祭坛,把他们的脑袋和神像绑在一起,用刀劈成两半吗?”

  “咕咚。”

  一口咽下嘴里的食物,江砚舟的脸色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这个描述是什么鬼?他一直以为墨承是个很和善的中年男人。

  他将目光投向墨承,带着求证的意味。

  “哎,你不要听墨铁瞎说,我是这一任于扬机关城的负责人,怎么会那么暴力呢?”

  江砚舟连连点头,墨承温和地笑着,像是儒雅的学者。

  “最多也就把他们绑起来沉湖罢了,我不太喜欢见血的场面。”

  江砚舟:“???”

  是不是哪里有什么地方不对啊!

  沉湖不比砍头还要凶残吗!

  这种慈悲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好了好了,我们不开玩笑,中午来找你是有正事要说。”

  “老大,你这个玩笑可一点儿也不好笑。”江砚舟加了块牛肉塞进嘴里,含糊道。

  “我觉得这个笑话还不赖。”墨承也夹了块芋头放入口中。

  “而且等以后你待久了,也要学会自己给自己开玩笑,不然,你会疯掉的。”

  “疯……掉?”

  江砚舟突然觉得,嘴里的牛肉不香了。

  我只是为了防止被黄天教干掉才加入机关城的呀,当时也没人给我说,以后可能会疯掉的!

  墨铁也附和道:“老大说的没错,你要学会自娱自乐,别看昨天你做的都是一些调查任务,等到你真正开始接触那些诡异的东西,不会自己放松,真的会疯掉的。”

  说这些的话的时候,墨铁的表情也严肃了起来。

  江砚舟垮着脸,小心翼翼扒了口饭。

  “你说的那些诡异的东西是什么?难道是城外那一圈地带吗?”

  “这些东西不急,等你什么时候和我们一样成为超凡者后再谈,我这次来是想问问你,对黄天之书你昨晚有没有什么感应。”

  “比如看见,或者说听见什么东西之类的。”

  “幻听和幻视吗?”江砚舟想了想,有些茫然地摇摇头。

  “应该没有,我没觉得昨天有什么异常。”

  墨承有些失望。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关于黄天之书的任务可能要推迟一段时间了,这段时间你的任务就是在于扬城内巡逻,尝试去感应黄天之书。”墨承收拾好餐盘。

  “昨天我们的线索断了,和城外司隶墓葬有关所有的掌眼都被人灭了口,我们彻底失去了黄天之书的线索。”

  “黄天教干的?”江砚舟问道,他的脸色有些不太好。

  “大概率是。”墨承站起身,拍了拍江砚舟的肩膀。

  “你别害怕,昨天是我疏忽了,从今天起你就先别住在家里,我让明洁给你安排了一个房间,在没有找到黄天之书前,你就先在这里住下。”

  ……

  吃过午饭,江砚舟找到自己的房间,很像前世的旅店,房间不大,但基本的家具很齐全,被褥也是新换的,还附带了一个小的卫生间。

  坐在床沿,江砚舟口中喃喃低语。

  “黄天教。”

  这个该死的邪教组织从他穿越第一天起,就不停的搞事,先是把他当做祭品,现在又想除掉他,保证黄天之书的踪迹不被人发现。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

  坐在床上,江砚舟开始思考接下来的安排。

  现在住在机关城,肯定没办法在随意把异界的东西给带出来,否则很难交代。

  剑术也不好再光明正大的练习,而且没有字画的帮助,他的多半也进步缓慢。

  “看来得先把那副字重新带进异界,接下来也不忙着探索,我就在道场先练练剑吧。”

  打定主意,江砚舟向墨承申请了回家收拾行李,得到准予后,在墨铁的保护下,他进屋后迅速进入异界,将那副“道”字重新挂在墙上,又把剑术典籍放好,也才退了出来。

  最后把一堆衣物打包,又从书架上把原身最爱看的几本书装好,拿着包裹和墨铁乘坐机关城回到了机关城内。

  等做好这一切,已经下午两点多了,匆匆忙忙跑去墨承房间,发现后者此刻已经穿戴整齐,正拿着一柄神臂弩在上膛。

  “东西收拾好了?”见江砚舟进来,墨承看了眼后者身上的便服。

  “你去把衣服换好,等会儿和我一起在城里巡逻。”

  “老大,今天不授课?”江砚舟疑惑道。

  “当然不是,执行任务也是授课的一环。实践才是最好老师,只在嘴里夸夸其谈可不行,那会慢慢变得眼高手低。你只有真正接触了,行动了,才能知道自己的思想有没有问题,是否有地方想的不够透彻,不够完全。”

  墨承像是一个循循善诱地学者,深邃的眼瞳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他指着墙上的挂钟道:

  “一刻钟,我在楼下等你,把东西都带好。”

  匆匆回到房间把东西收拾好,为了保险起见,这次江砚舟足足带了五个箭匣,把腰带一圈都挂满了。

  乘坐飞梯下楼,机关车已经等在那里了,墨承坐在里面,背脊挺直,像是一个即将出征的老将军。

  “队长,我们现在去哪儿?”把车厢门拉上,江砚舟转头问道。

  “江宁坊。”墨承递给他一份地图。

  “前几天城里的黄天教被我们肃清了不少,黄天之书的活的,它从祭坛离开后可能联系黄天教,也可能自己隐藏,去蛊惑百姓,帮助它制造祭坛。

  “江宁坊紧挨着长河支流,码头众多,是于扬外来人员最多,也是最杂的区域,失踪的人很容易被隐藏,它很可能就躲在那里。

  “你在码头卸过货,对江宁坊应该比较熟悉,等会儿我们分开行动,你在明,我在暗。你曾经抵御过黄天的降临,还和黄天之书有密切联系,如果你一个人,它很可能自己找上门来。”

  听到在码头卸过货,江砚舟只能对前身表示悲哀,一个高材生混成这样也是没谁了。

  不过这么说来。

  “老大,你这是要我做诱饵啊!”

  “不错,引蛇出洞。虽然不巧妙但却足够好用。”

  墨承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枚黑色的铁盒子。

  “这个是我制作的机关造物,可以在你遇见袭击后保护你的安全,黄天之书的活性还不高,足够能够支撑到我赶来。”将铁盒交到江砚舟手上。

  “注意安全,如果觉得不对劲你千万不要深追,等我来就行。”

  “放心老大,我心里有数。”

  腰上的神臂弩和身后的大氅给了江砚舟很大的自信。

  现在他就像是持枪的警察要去追捕狡猾的连环杀人犯。

  虽然罪犯有反杀的可能,但哪有警察害怕罪犯的道理。

  披上机关城这身皮,要再像前天那样看见邪教徒。

  他敢把弩箭直接怼到他们脸上。

  在江宁坊前,江砚舟下了车,看着人头攒动的集市,他深吸一口气,迈步向前。

  “黄天之书是吧,你我爷爷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