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能砍死诡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超凡契机

我能砍死诡异 熬夜不谢顶 3814 2021.06.25 20:42

  “小骗子,唬谁呢?”

  爽朗的笑声驱散了江砚舟脑中的混沌,像是被一盆凉水从头淋到脚。

  “墨承!”

  张广孝脸上挂着的笑容消失了,惊恐爬满他的眼底,下巴脱臼似的,可以塞下一个苹果。

  手掌被抓住,雄厚的力道像是一柄铁钳,无论他如何用力都无法挣脱。

  恐惧在脑中滋生,要是被墨承抓住,他十死无生!

  不行,绝对被能被抓住!

  心里一横。

  张广孝脸色凶狠,他抬起自己的左臂,五指成刀,一咬牙。

  “噗嗤——”

  壮士断腕,动脉破裂喷出大把鲜血,来不及止血,张广孝脸色煞白,捂着断手直接冲向房间另一侧。

  见鬼!墨承不是被他们堵在上面了吗。

  为什么他会出现在江砚舟身上?

  看着自己的断手,张广孝心中涌起悔恨,早知道我就该派一个手下先来试探的。

  这次行动,是昨晚黄天之书找到他后,亲自给他下达的命令。

  江砚舟是魂魄极纯之人,那一晚就是因为他的破坏才让伟大的黄天未能降临。

  还碰巧和黄天之书搭建起了联系,导致这位大人不敢在一个地方停留,生怕江砚舟靠近感知到他的坐标。

  这次张广孝来找江砚舟,就是因为黄天之书想把后者带回分坛,以他的血肉灵魂为祭祀,不仅能切断联系,还可以让伟大黄天顺利降临。

  为了保险起见,他选择亲自前来,还专门派遣了手下三个得力干将,不求牵制墨承,只要拖住对方一小会儿,他就可以得手。

  “要是这次我能回去,我非把你们三个的皮给剥了不可!”

  张广孝他恨啊!

  动手前,那三个家伙还专门用子母玉佩给他传了信,可现在第二块玉佩根本没碎,意味着他们的拖延行动还在继续。

  那地下这个墨承是哪里来的?

  冲进最后一个房间,这里也有一个地道,狡兔三窟,杨四海做的很到位。

  身后墨承没有追来,对方是匠人体系的五品发明家,擅长制作机关和发明创造,正面战斗力不强。

  虽然他只是六品,但跑路能力一流,还有希望!

  只要我逃出去,逃出去就行!

  铁门近在咫尺,劫后余生的狂喜已经堆在了他脸上。

  张广孝伸出手。

  “砰!”

  铁门拉开,通道另一头传来的新鲜空气令人着迷。

  张广孝屈膝轻跳,一下蹦起三四米,脚尖轻点两侧土层,没有使用梯子,像是演义小说中那些飞檐走壁的大盗般,几个来回便跃出隧道。

  这是一处无人的院子,张广孝不敢懈怠,他俯身跃起,身上的黄袍脱落,露出一身稀疏平常的布衣,冲进人群里左右一晃。

  整个人蓦然消失了,宛若一滴水汇入大海。

  沿着记忆里的街道开始奔跑,张广孝很警惕,沿途中他换了三套衣物,改变了四五次造型。

  在江宁坊外避开一对巡查的机关城外勤人员。

  摸出身上的玉佩看了眼,依旧没有碎。

  “哼。”

  恼怒地出了口气,这三个家伙多半是投敌了。

  该死的,别让我再看见你们。

  “这次任务失败,只能先回据点问问黄天之书大人,那个江砚舟被墨承保护的很好,下一步该怎么办。”

  他悄悄来到一处屠户家里,这是于扬城内尚未被发现的几处密道入口。

  小心翼翼的观察四周,用超凡能力确认无人在屋内潜伏后,张广孝推开房门。

  “嘎吱——”

  如眼的黄色灯光有些熟悉,没有想象中的血腥味,这是一座堆满铁笼的房间。

  江砚舟满脸冷笑地看着他,前者身旁是一个身着长裙的美妇人,戴着玉制头饰,一缕秀发垂下,她双眼澄澈,有着刀刃般的锐利。

  “为什么?这是……啊!”

  梦境破碎,钻心的疼痛从双腿上传来,身体骤然失去支撑,一屁股跌坐在地。

  江砚舟拿着神臂弩吹了口气,看着双腿被弩箭射断的张广孝冷笑一声。

  “明洁前辈,这样他就跑不了了。”

  “做事很干脆,看来墨铁把你教的很好。”

  明洁也不多话,淡淡地夸奖了江砚舟一句,不等张广孝开口,她便上前一巴掌拍在后者后脑勺。

  张广孝双眼一翻,果断地晕了过去。

  “走吧,先从这里上去。他是于扬城黄天教的主祭,今天我们能抓住他,你立了大功。”

  看着把张广孝抗在肩上准离开的明洁,江砚舟不由抹了把冷汗。

  真彪悍啊。

  他连忙快步跟上,看着手里已经被打开的铁盒子,凑近看了看,似乎没什么不同。

  “这是我们机关城的底蕴,唤作百纳盒,由一位匠人体系的中品超凡者打造。墨承担心你的安全,机关造物毕竟不是活的,没有自己的判断里,所以他就让我藏在里面,随时可以出手。

  “我是说客体系的五品梦蝶,能够制造梦境,刚才他就是因为太害怕墨承才会那么快入梦的。”

  明洁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不等江砚舟开口就全盘托出。

  后者只能嘴巴张了张,继续保持沉默。

  离开隧道,刚一走出柴房,几声动静颇大的闷响传来,像是重物落地。

  “砰!”

  大门被人推开,大片阴影被投射进门内,几乎将门框撑破。

  一个巨大的机甲站在门口,青铜齿**露在外,身后喷射出大量蒸汽。

  阳光投下,发射出冰冷的金属光泽,这是一具狰狞的战争机器。

  “砚舟,干得不错!”

  墨承有些沉默的声音从机甲里传来,接着机甲头顶弹开,墨承从中跃出。

  “今天辛苦你了。”

  “能帮你分担一些,我很高兴。”

  明洁轻轻摇了摇头,她提起手里还晕着的张广孝。

  “我先把他带去审讯,他是于扬黄天教分坛的主祭,应该知道很多东西。”

  “麻烦了。”

  视线在明洁和墨承身上移动,江砚舟突然觉得自己饱了。

  好想恰柠檬,怎么办?

  目送明洁离开,江砚舟冲着墨承挤眉弄眼。

  “老大,明洁前辈她是……”

  “你说这个啊,她是我的妻子,我们都结婚十年了。”

  墨承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看的江砚舟眼角抽了抽。

  我就是犯贱,问这些干嘛,等着吃狗粮吗?

  “咳咳,老大,那今天我们的任务是不是完成了?主祭都被抓了,他应该知道黄天之书的下落。”

  “明洁会负责审问的,他是说客体系的超凡者,这方面很擅长。”

  墨承点点头,接着他一招手,在江砚舟惊讶的眼神中。

  机甲迅速缩小变形,最后被墨承用一个饭盒般大小的容器给收在其中。

  “走,我们先回机关城。”

  ……

  咚——

  下午六点的钟声响起,机关城内大部分人员都已经下班回家,只剩下少量值夜班的成员。

  墨承的办公室里,二人相对而坐。

  “审讯结果出来了,这次你立功可不小。张广孝是黄天教主祭,我们从他脑中挖到了很多情报,其中就包括黄天之书那部分。”

  墨承靠着椅子伸手示意。

  “我从明洁哪儿知道了张广孝对你的蛊惑,我想你应该有很多问题想问,现在可以开始说了。”

  虽然当时江砚舟被张广孝的超凡能力所影响,但对方的一些话还是让他有些疑虑。

  “墨承大哥,关于江宁坊蛇牙老四的事,我们机关城早就知道了吗?”

  “知道。”墨承没有犹豫,直接点头应下。

  “包括他拐卖儿童,贩卖人口这些事,你们也知道?”

  “没错,江宁坊大大小小的人,在机关城都有他们的资料,如果你想要,可以随时去档案馆查阅。”

  墨承说话的同时,江砚舟一直观察着他的表情,可前者却十分平静。

  又想了前天他在祭坛上看见的那些被屠戮的百姓,还有今天地牢里的男孩尸体。

  江砚舟心里堵着一口气,话语不由地生硬了几分。

  “既然你知道他们的恶性,为什么不去抓了他们,把他们也关进地牢,反而放任他们施行?我们机关城,不是自诩为正义的学派吗?你上次给我说的兼相爱,交相利,难道是假的不成!”

  墨承点了支烟,他靠着椅背徐徐吐出烟雾。

  “原来你是这样想的,少年侠气?不错,很好。”

  江砚舟没有开口,目光冷冷地看着他。

  “砚舟,我想问你个问题。你觉得我们机关城是个什么样的组织?”

  “以前我觉得机关城是个维护和平的学派,但现在我不知道了。”江砚舟冷淡地说道。

  没吸几口,墨承就掐灭了香烟。

  “你觉得像蛇牙老四这样的属于那种人?”

  “罪犯。”江砚舟毫不迟疑道。

  “没错,他们的确是罪犯。”墨承微笑着看着他。“那我问你,既然是罪犯,那应该由谁来去审判他们?”

  这个问题让江砚舟微微一愣。

  罪犯该有谁来审判?

  这个问题在他前世的时候也是个十分火爆的话题。

  他思考了片刻,有些迟疑道:

  “衙门?巡捕房?”

  “不错。”墨承轻巧了下桌面,再度问道:“那你觉得,我们机关城是衙门,是巡捕房吗?或者说,我们拥有律法的执法权吗?”

  “不,我们没有,我们只是一个学派。”

  不等江砚舟开口,墨承自己做出了回答。

  “无论是蛇牙老四,还丐帮的杨四海。在他们没有勾结邪教之前,依旧享受律法的保护,是有人身自由权的上羿百姓,只有巡捕房有资格对他们进行抓捕。

  “刚才你也说了,我们只是学派,是没有资格对他们进行抓捕的。”

  “可……那些证据。那些证据你也可以交给巡捕房,让他们对蛇牙老四进行抓捕啊!”

  江砚舟依旧梗着脖子说到,但是音调没有刚才那么高了。

  安静听完,墨承轻笑一声,对上江砚舟的双眼,反问道:

  “你怎么知道,这些证据我们没有那个巡捕房的人看?”

  他转头看向窗外,若有所指道:

  “你看那凤仪楼,生意多好。听说不少巡捕每晚都要去例行检查呢。”

  其中的言外之意,江砚舟自然明白。

  房间的气氛有些低气压,看着垂着头的江砚舟,墨承知道,这是理想和现实发生碰撞的后果,缓一缓就对了。

  “我们不是救世主,若是凡事都要依靠我们学派,那这个国家还有什么意义呢?就像我们匠人体系的超凡者,我们的职责是创造更好更多的机关,让百姓以后不用劳作也能丰衣足食。

  “至于政治管理,就交给百姓自己,要学会相信他们。如果只是因为我们是超凡者就为所欲为,那这个世界会更加危险。”

  听到这儿,江砚舟虽然明白墨承是对的,超凡者也是人,他们也不能越界,但他还是觉得心里不痛快。

  “那难道我们以后看见这种情况,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吗?”

  “其实嘛,也不尽然。”

  看着蓦然抬头的江砚舟,墨承神秘一笑。

  “还记得我上次说的吗?我们机关城掌握三条体系,除了匠人和说客外,还有一条名叫游侠的体系。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可是游侠的准则。”

  “老大,你是说……”江砚舟指着自己,嗓音中有着压制不住的激动。

  墨承点点头。

  “这次你孤身犯险,协助我们抓捕了黄天教主祭,立了大功。根据我从墨铁那里了解的情况来看,最后决定。”

  墨承变戏法似地拿出一份盖章的文件,放在江砚舟的面前道:

  “给你一次沐浴开阳星光,成为超凡者的机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