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能砍死诡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我能砍死诡异

熬夜不谢顶

  • 玄幻

    类型
  • 2021.06.15上架
  • 13.30

    完本(字)

291位书友共同开启《我能砍死诡异》的玄幻之旅

见习公子不吃小白菜 见习书友20210620114933072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所以,我是祭品?

我能砍死诡异 熬夜不谢顶 2655 2021.06.13 15:11

  卧室不大,只有十五平米左右。

  除了空调管道内流水的声音外,几乎没有任何动静。

  屋子右侧是扇落地窗,窗帘合拢,挡住外界透入的光亮。

  一个几乎和地板融为一体的人影正贴着床沿趴在地上。

  这是一个样貌不大的青年,此刻他脸色惨白,牙齿紧咬嘴唇,浑身战栗,小腿止不住的痉挛。

  青年名叫井一,是个刚大学毕业快两年的打工人,享受着007的幸福人生。

  可就在今天他吃着火锅唱着歌,正打算好好享受一下这来之不易的周末,家里的电闸突然跳了,当他回到自己的卧室,准备拿手电筒时,整个人突然晕了过去。

  在醒来,就发现自己好端端的躺在床上,电没来,手机也没了信号,可还没等他有进一步的动作。

  一声粗犷的低吼从门外传来。

  这是难以用言语描述的恐惧,就像是手无寸铁的人在旷野上,与一头饥饿的猛虎正面相撞。

  那是来自基因深处的战栗。

  “咚——”

  死寂的房外突然传来门板破碎声。

  紧接着是一声短促而凄厉的惨叫。

  “啊——”

  “嘎吱,嘎吱——”

  惨叫戛然而止,利齿撕开血肉,碾碎骨骼的脆响几乎贴着门框响起。

  浓郁的腥臊味萦绕鼻尖。

  井一死死捂住嘴,鼻翼吐出的气流几乎快要消失,惊恐地盯着门上的把手。

  殷红的液体沿着门缝渗入房间,血腥气扑面而来,井一几乎快要窒息了。

  他住的是一间合租房。

  隔壁房间原本还有两个租客。

  “咚。”

  地板震动,井一的身体也不由地跟着颤抖了一下。

  声音停住了。

  就在他门外!

  房间门没有反锁,透过地上渗入的血迹,他似乎能看见怪物狰狞的面容。

  井一屏住呼吸,唯独心脏无法抑制,几乎要跳出胸膛。

  眼皮都忘记眨动,瞳孔死死锁住脆弱的门把手。

  空气仿佛静止,所有声音都消失了。

  一秒,两秒……三十秒……一分钟。

  门外的东西没了动静,似乎一切都只是他的幻觉。

  井一开始动摇,要去开门看看吗?

  喉结蠕动,呼吸恢复,浓郁的腥气萦绕鼻尖。

  盯着门把手,看着光滑的金属表面反射出自己苍白的脸庞。

  等等!

  光?

  井一的表情僵住了。

  窗帘是拉着的,房间里。

  哪儿来的光?

  光滑的金属把手上。

  背后的窗帘不知何时被拉开了一条缝,幽幽绿光,无声而冰冷的注视着他。

  像是饥饿的狼。

  残忍中带着玩弄猎物的戏谑。

  恐惧席卷,宛若洪水将他淹没。

  跑!快跑!

  生的本能战胜了一切。

  皮球一般,全身猛地弹起。

  井一疯了似地拉开大门,仓皇窜出。

  冲出房间,几扇大门紧闭,毫无半点破碎的迹象,连同脚下的血迹也彻底消失。

  是幻觉?

  来不及细想,身后传来玻璃的破碎声,那怪物冲进来了!

  “哐当!”

  门框被暴力挤碎。

  井一冲到大门前,身后的动静越来越大,不给他半点喘息的机会。

  咬牙拉开房门,不再是熟悉的楼梯间,诡异木质栈道静静立在门前。

  “怎么可能?”

  井一懵了,他开始怀疑自己身在何方。

  但身后是恐怖的怪物,他别无选择,只得闷头向前冲去。

  “咚咚咚——”

  脚步声空洞,转眼又被那更为爆裂的践踏声掩埋。

  越来越近,鼻尖萦绕着腥气。

  怪物追上来了!

  井一使出了吃奶的劲,嘶哑的低吼徘徊耳边,他似乎听见自己被尖牙利齿咬成肉泥的破碎声。

  木质栈道渐渐向上,随着冲过一个拐角。

  井一看见了光,是出口!

  恰时,那恐怖的低吼贴着他的后背响起。

  跳啊!

  超越了极限,他整个人凌空跃起。

  砰!

  千钧一发间,身后的木板被咬碎。

  他跳出去了。

  越出栈道,失重般漂浮在半空。

  井一缓缓抬头。

  时间仿佛静止。

  猛烈的光亮蛮横地撞进他的眼帘。

  下意思抬起手,视线透过指缝。

  璀璨,在他眼前闪耀。

  “这是……群星?”

  眼前突然一黑,紧接着浓郁的腥气将他包裹。

  “咔嚓。”

  利齿合拢,尖牙嵌入躯壳,将他全身贯穿。

  “啊——”

  “啊——”

  猛地从床上坐起,嘎吱一声,动静大的床板都在摇晃。

  伸手捂住额头,汗出如浆,手到之处尽是湿漉漉的一片。

  “这是……梦?”

  井一环顾四周,陌生的房间,陌生的摆设,陌生的床单。

  他茫然转头,一面镜子正对着床头,上面盖着一层碎花布。

  伸手接下布匹,一个陌生的人脸映入井一眼瞳。

  接着,一股更为痛苦的撕裂感从颅内炸开。

  “啊——”

  难以言喻的痛楚,像是被千刀万剐后沉入煮沸的油锅,周身每一处神经都在哀嚎。

  颅内是痛楚的源头,也是最为明显的部位。

  江砚舟……上羿……于扬城……

  信息洪流潮水般涌入,以蛮横的姿态狠狠塞进他的脑中。

  上牙咬着下牙,发出咕咕的闷响,痛苦的喊叫被埋在被褥中,几秒钟后惨叫已经塞满了嗓子眼。

  莫约过了一刻种,随着井一身子一阵颤抖,他缓缓抬起头,一对眼珠爬满了血丝,像是三四天没睡觉一般。

  茫然地抬起头,透过窗户,天穹上七颗璀璨的星辰静静地停在那里,明月缩在一角。

  这里是上羿,一个不同于井一原来世界的地方。

  脱去身上被汗渍浸透的单衣,只穿着一件亵裤站在镜子面前。

  镜中人肌肉饱满,棱角分明,脸庞清秀,尚未褪去稚气,黑发用木簪固定在头顶,看起来有些内向。

  头痛微微缓解,属于原身的记忆逐渐清晰。

  这是一个拥有超凡之力的世界。

  机关鸟在天空翱翔,无人驾驶的青铜马车灵活地穿梭于大街小巷,学堂的先生召唤亡魂出来授课……

  而他,江砚舟,二十二岁,一年前刚从于扬文礼学堂毕业。

  在多次求职失败后,他勾搭上了这个世界最臭名昭著的邪教之一——黄天教。

  一群隐藏在阴影中的恶鬼,真正的恶鬼。

  每年有数以千计的人丧生于他们手下。

  邪教和这个世界正常的超凡势力不同,他们也掌握超凡力量,但却信奉一些所谓的神灵。

  相比于考核严格的超凡势力而言,加入邪教要轻松许多,当然也危险很多。

  记忆读到这,井一愣住了。

  他的嘴角抽搐,差点没忍住对这具身躯的原主人隔空骂娘。

  你死就死吧,为什么要害我!

  你勾搭黄天教就勾搭吧,可为啥锅要让我来背?

  余光扫过床头,上面摆着一个开口的小玻璃瓶,拿起来闻了闻。

  气味刺鼻。

  这是毒药。

  原主因为无法忍受年复一年,看不见未来的繁重生活,在黄天教迟迟不现身的绝望下,最终选择了自杀。

  “咚咚咚。”

  敲门声低沉,突兀在凌晨空洞响起。

  半夜三点钟,正常人谁会来敲门?

  井一愣住当场不知所措。

  “砰——”

  三次敲门未果,大门直接被人打开。

  三个穿着黄色袍子,看不清面容的人站在门前,中间的那个人的地位似乎要高一些,他袍子的袖口处纹着玄妙的花纹。

  兜帽下,两束冷光射到没穿上衣的江砚舟身上。

  像是被一条毒蛇盯住。

  “江砚舟,何为刚才不开门,‘若能侍奉黄天,你甘愿舍弃一切’这是你自己说的,难不成你想背弃伟大的黄天。”

  那人的嗓音宛若锉刀刮骨,听的井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没,没有,我只是刚起床。”

  难看地挤出一丝笑容,井一彻底麻了,这身衣物在江砚舟的记忆里并不陌生。

  好家伙,你刚死黄天教就上门了。

  果然,在他开口后,站在中央的黄衣男子满意地点了点头。

  “很好,看来你已经做好了为黄天献身的准备。”

  井一:“???”

  你说的那个献身不会是我理解的那个,献身吧?

  “不错,成为召唤伟大黄天的祭品,这难道不是献身吗?”

  黄袍下,男子嘴角翘起似乎心情很好,随即一挥手。

  “带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