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有女同车颜如舜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章 洗手作羹汤

有女同车颜如舜华 六和君 4227 2020.03.28 20:00

  我惊讶地望着她,“蔷娘,你怀孕了?!你没吃避子丸,这就是你说的错事??”

  她有些窘迫,“云佼,千万别告诉他!”

  她摸着小腹,“我没听他的话,擅自留了这孩子。现在死到临头,不想再给他增加负疚感。他已经够苦了,不是么。”

  我怔怔听着,她的神情满是哀伤深沉。她是个好人,她爱哥哥,胜于一切,现在竟要这般死去吗?

  我忽然做了一个决定,“蔷娘,你得好好活着!”

  她绝望地呢喃,“云佼,别给我灌鸡汤,进了天牢,还能出去的,这世上没几个。”

  我拉着她,“我会想办法救你,你好好活着,等我消息。”

  蔷娘暗淡的眸子有光亮起,又熄灭,“我是西卢逆贼,你但凡跟我沾上一点,少不得引起怀疑,耽搁大业,还是不要了。”

  “你相信我!肯定有办法的,为了孩子,也先活下来,好么?”

  她望了我好久,终是点点头,“但别告诉公子。”

  我答应着,她似又想起什么,“夫人的伤怎样了?”

  我皱起眉头,“娘亲受伤了?”

  她低叹一声,“看来我又说错话了。那天伶泠阁查封时,夫人也在,她逃跑时中了一箭,我以为你知道,就问了。现在看来,公子是不愿让你担心,才没告诉你的。”

  我着急问道,“娘亲伤到那里了?”

  “像是胸口。”

  我想起玉铭慌乱的神色,怕是凶多吉少。“蔷娘,我得先回去了,你多保重,等我消息。”

  走出天牢,右相还在门口等我。我红着眼圈,哽着嗓子,“蔷娘怀孕了,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她把孩子生下来再走?”

  陈正不信,“你不会被她骗了吧?”

  我仰首看着他,“右相可以派个太医去查。”

  他沉吟,“大苏律法第五百三十四条,妇人怀孕犯案,可先缓刑。但蔷娘情况特殊,怕是不行。而且,孩子父亲怎么不出来呢?”

  “听说查封那天,命丧当场。”我撒了个慌。

  陈正安慰我,“你能来看她,已是仁至义尽。这都是她罪有应得,你就别管了。”

  “我想去求求陛下,为她争取争取。劳右相跟狱卒打个招呼,这些天就别再对孕妇动刑了。”

  陈正无奈地盯着我,“你要是恢复记忆,也许就不这么说了。”

  “右相,我还是云佼。”我满眼期盼地看着他,“您就再帮帮我,在陛下没答应之前,照顾一下她。”陈正唉声长长地叹口气,总算答应下来。

  回到宫里,我便直奔乾晖殿,求苏文安放了蔷娘。

  可苏文安听后,就说了两个字,“胡闹!”语气是极重的。

  我低着头,“她毕竟怀孕了,我们好歹朋友一场,陛下您就看在我面上,饶了她这回吧。”

  苏文安寒了声音,“她那就是在利用你!但凡你还有点价值,他们都想着要榨干。”

  他的神情是恼怒的,我也不能一次把他弄火了,得慢慢求。于是我蔫头耷脑地坐下,一副失落难过的样子。

  他走过来,“朕不是在怪你,朕是怕你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呢。”

  我撅着嘴,“陛下昨儿还夸我聪明能干。”

  他低叹一声,“越聪明的人才越容易犯糊涂啊。”

  我嗔了他一眼,“陛下说事就说事,可别进行人身攻击。”

  他将白玉似的一张脸凑到我面前,“爱妃不生气了?”

  我哼哼唧唧,“陛下也不会因为我生气就放人。”

  “要是她肯如实招来,朕自会饶她一命。”

  这个怕是难了…

  为了讨得苏文安欢心,我在乾晖殿逗留了许久。回到玄曦宫时,已是傍晚。

  我有些烦躁地坐在殿上,琴炉里燃着鹅梨香,幽幽飘来。我想起苏文安坚决不放蔷娘的神态,又想到娘亲受伤了。下午让秋禾去找兰太医,也没能找到,太医院说是休假去了,也不知情况到底如何?

  我心急如焚,内心煎熬。

  我想这事情必须得到解决,可能亲眼去看看娘亲,我就能放心了。于是,我又想出宫去。

  我掰着指头算,元宵灯会,就是个不错的日子。

  到了这天,我早早起了个床,先去乾晖殿向苏文安问安。还特特邀请了他,让他午膳一定来我宫里用。

  他睨了我一眼,“怎么,你要亲自下厨?”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我,“做的菜能吃吗??”

  “哼,我的雪绒羹有些人还爱得紧呢。”

  “也从没见你做过,朕很挑的,不好吃你就等着挨罚吧。”

  我狡黠一笑,“你来就是。”

  回到玄曦宫,我便一头扎进小厨房,依照食膳谱上的做法,从备菜到下锅,忙活儿了好半天。等到菜出锅的时候,正听到外边太监喊,“圣驾到~”

  我迎了出去,苏文安一见我就急不可耐道,“午膳可做好了?朕饿了,快点上菜来。”

  我做了个请的姿势,“陛下快上桌吧。”

  其实桌上也就三个菜—满坛香、松鼠黄鱼、草菇西兰花。

  看他望着桌面那略微不信任的眼神,我莞尔一笑,给他盛了碗满坛香,“陛下你可别嫌菜少,这可是我翻了好多书才照着做出来的。虽然我第一次做吧,可该放的调料一样不少。我刚刚尝了,这比御膳房做的好吃!”

  他舀了一口喝下,“这菜叫什么名字?”

  我神秘道,“这就是传说中十八个菜一锅煮的满坛香,我炖了一上午呢,怎么样,都入味儿了吧?”

  “真是你做的?”他问。

  我笑点点头。

  接着我仿佛听到了今天最好听的话,“软嫩柔润,荤而不腻,味中有味。没想到你第一次就能做出如此美味!不错不错!”

  “嘿嘿…别这么夸人家,我会骄傲的。”

  他看着我,突然说,“佼儿,我们这样,真像平常的小夫妻。”

  我赶紧趁热打铁,“今天上元佳节,京都城中晚上会有热闹的灯会吧?”

  “嗯。”

  他夹了一口鱼,我又喝了勺汤,桌上玉碗银筷相碰,“唔…我从来没看过灯会,我想去看。”

  苏文安扫了我两眼,“灯会有什么好看的!不好看,别去了。”

  直接就把我回绝了!我气鼓鼓道,“没有灯会的上元节不是佳节!”

  见他全不理会,我放软了声音,“好陛下,你就让我去吧。”

  他觑着我,“真想去?”

  我猛点头,“听说街市上有人舞龙灯,踩高跷,还猜灯谜呢。长街上鼓声喧动,花灯无数,烟如星雨,我也想去凑凑热闹嘛。”最后这话说出,倒有些撒娇的意味了。

  他叹口气,“果真是吃人嘴软呐。”

  我激动地放下筷子,“陛下同意了?”

  “带两个侍卫,悄悄出去,别露了身份。”顿了顿,他解释道“免得各宫又说朕纵容你了。”

  我对他眨眨眼睛,“好陛下,你放心,我都省得,保证不让娘娘们发现。”

  “就让金宇和银庄两个侍卫跟你去,一定注意安全!”

  “嗯!”那可是他身边一等的御前侍卫,能以一敌百呢,自然也是机警过人,不好相瞒。但为让他安心,我只得答应下来。

  “若遇为难处,报出身份也就是了。朕也不怕她们纠缠。”

  我‘扑哧’一笑,“陛下怎么说话颠三倒四了,刚还说让我勿漏身份呢。”

  他作势要来捏我脸,“朕这,还不是因为担心你!”

  我一把躲开,“知道啦陛下,我黄昏后,不,待灯会一看完,我就立马回来。”

  “要不是北狄国的太子来了,朕允了他与各国使臣在西华门同赏花灯,朕就…能和你一起了。”

  日理万机的皇帝,开始抱怨起来。

  我笑着拍拍他的肩,“没事儿,我们赏的,都是同一片花灯。不过是你在宫墙上,我在人群中而已。你就当,我和你一起了。”

  心里却有另一番想法,要不是知道他今天陪使臣,我又怎会选在此时出宫呢。

  待得哺时刚过,我便携了桑苗,从玄武门出来。金宇和银庄两个侍卫侯在宫门前,见我过来,都恭敬地行礼。

  我挥手让他们起来,戴起如雾的帏帽,遮上面容,向桑苗使使眼色。

  桑苗领会了,对他们道,“你们在后头跟着就是,不要太远,也不能太近了。娘娘只是出来逛灯会的,十步之遥跟着就是,可别扰了娘娘兴致!”

  他们二人揖首应是,在后头遥遥跟着。我同桑苗缓缓行在前头,但见街上人来人往,摩肩擦踵,家家户户门前都挂着红红的花灯。巷子里有人打着锣,再远处有人敲着鼓,像是在耍龙灯。

  我走至东大街,瞥见人群中有一熟悉的身影,那人也正好看见了我,我心领神会,加快了脚步,来到金宇和银庄没法行至之处——公共女轩厕。

  秋禾正等在那里,桑苗很自觉的在门侧放风。

  这其实都是我在宫里和她们商量好了的。

  我急急取下帏帽,拉上单厕的布帘子,脱了外衣递给秋禾。

  秋禾拿着我的百褶蝶衣裙,犹豫着,“我扮成您,真的不会被发现吗?”

  “你把帏帽戴上,那两个侍卫不敢走近,肯定不会发现的。快换上吧,我的时间可不多了哩!”我催促她。

  她忙脱了自己的衣服给我,叮嘱道,“那说好的,戌时一过,您可就马上回来,我在清水桥边的茶坊等你。”

  我点点头,又相互换了鞋,“知道知道,快些吧,外面的侍卫该急了。”

  她将帷幕拉下,由桑苗搀着,行了去。

  我透过门沿往前看,金宇和银庄跟在她后面,一一如常,并未疑心。便依着以前的记忆,七拐八拐的来到惠王府邸。

  我戴上面纱,瞅着四下无人,翻墙跃入府中。来到惠王住的院子,知他常常待在书房内,索性就直接去到他书房。果见他在内,正伏案写着什么。

  我轻咳一声,惠王显是大吃了一惊,吓得连笔都掉到地上了,“你怎么来了?!”

  我作了一揖,“见过惠王爷。”

  惠王打量了我一眼,“瞧这样子,是偷偷来的了!这可如何得了!”

  我笑着安抚他,“惠王放心,我只是想娘亲了,来看看她。”

  他摇头叹息,“娘娘怎么来,还请怎么回去吧。本王可再也禁不住折腾了呐!”

  “哦,这话怎么说?那个没眼力见儿的敢折腾您。”

  他显是打定主意,语气铿锵,“你就回去吧,上次枫园那事儿过后,陛下可没给我好果子吃。你在这儿多呆一秒,本王这心呐,那就咚咚咚地直跳。就怕,祸事要来!”

  “王爷怕,难道我就不怕吗。我今天冒着危险前来,不过就是想看看娘亲,听说她受伤了,我就见她一眼,说几句话,完事就走。王爷大可放心,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还请王爷通融。”我躬身请求。

  惠王板着脸,似乎没有半点动摇。他的手叩在桌子上,一声一声,似乎在犹豫,似乎在斟酌,最后摇摇头,“罢了,你去吧。但是,速战速决。”

  “惠王放心。”

  说着,他便吩咐管家给我带路。

  我跟在管家身后,走过长长的走廊。但见廊两旁草木零落,几棵老树昏鸦的立在那里。跟街上的灯火辉煌比起来,元宵的王府,可谓冷清得厉害了。

  管家带我到一处寂静的院落,“姑娘身份不宜让外人知晓,夫人院中人多眼杂,烦您在这里稍等,小的先去通报一声,也得让夫人有个准备不是。”

  我点点头,递给他二两银子,“还麻烦管家快些。”

  他倒也不客气,揣进兜里,“稍待,夫人院落就在隔壁,小的马上就回。”

  说着便去了。

  我随意走在院子里,踩着石头上薄薄的青苔,头顶是昏黄的天空,云层一点点暗下来,看样子快黑了。

  忽地门口传来一阵响动,我望向院门,却见有个小孩在探头探脑的偷看。见我望向她,呆呆地愣着不动了。

  我靠近她,柔声道,“你是谁呀?”

  那小孩怯怯地看着我,不说话。她身上脏兮兮的,双手紧攥在一起,显是很紧张。

  我从兜里摸出一些蜜饯,这是刚从街上买的,蹲下来来与她平视,又放柔了声音,“给你。”

  她试探地看了我一眼,然后一把抓过,塞进嘴里,狼吞虎咽起来,显是饿极。

  我忙找了杯水递给她,“慢点吃,别噎着了。”

  她喝了口水后,又望了我几眼,声音脆脆的,“你是这家的人吗?”

  我笑笑,“不算,我只是来寻人的。”

  然后只见那小孩犹豫了下,便‘扑通’跪在我面前!‘砰砰’磕了几个头,声音含着小孩子不该有的恐惧,“姐姐求您救救我,带我出去!求求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