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有女同车颜如舜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三章 唤我小妖精

有女同车颜如舜华 六和君 4519 2020.03.31 20:00

  我拖着刺痛的膝盖,左一步,右一步的晃到乾晖宫内。被胡公公告知他有事要忙,让我在偏殿内侯着。嗯,我想国家政事要紧,虽然又饿又累,但多等一会儿就多等一会儿吧。

  但!我为什么又听到了某人的娇笑声!

  所以我冲了进去,正见苏文安揽着她,今天他们不吃葡萄了,吃的是荔枝。可恶!只见魏婕妤芊芊玉手又剥了个荔枝,来喂进他嘴里。

  光天化日!成何体统!

  我在外跪了一天一夜,提心吊胆的,他倒在这里逍遥快活。一想到这儿,再看看他们亲密的样子,我就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开来,我好像控制不住我自己。

  我指着魏婕妤狠道“你给我出去!”声音大得连我自己都惊了惊。

  魏婕妤见我这样,愣了一瞬。不过她马上回过头对着苏文安甜酥酥的嗔道“陛下~”

  我简直受不了这声音,操起桌上的茶杯对着她,“你出不出去?!”

  她摇摇头,妩媚的望着苏文安,还把身体在他身上蹭了蹭,苏文安笑着搂过她,带丝挑衅的看着我。

  而魏婕妤一脸嘚瑟地对我笑!我深吸了两口气,强迫自己冷静,冷静。

  然后,我猛地拉开魏婕妤,坐在了苏文安腿上,笑的比她还妩媚,声音比她还酥人,“陛下~迟迟不见你,臣妾可想你了呢~”

  苏文安显然不知道我有此一举,他惊了一瞬,随即想推开我,我死按着他不动。余光瞥见魏婕妤还在那儿站着,对着他朗润的唇,便亲了下去…

  听到魏婕妤气得直跺脚,直到声音消失在殿门口,我才停下来。

  冷不丁被他大力一推,我一下子跌坐在地上。他一副吃亏的模样,指着我道,“你…也太大胆了!”

  我挑眉气呼呼道,“我吃醋啦!”

  他愣了愣,显然我的直接惊到了他。

  低头挪到他旁边,“陛下,我错了。”

  苏文安将头转向一边,不想理我。

  我低声道,“蔷娘是我好友,我不能见死不救,你…决意不肯放了她。所以我才去找惠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那天你气头上,我怕说出来,你一气,再把蔷娘斩了。我可得不偿失,成千古罪人。”

  我拉着他衣袖,软语道,“我错了我错了,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

  他斜睨着我,“那里错了?”

  我低低切切,“不该去找惠王,不该瞒你。”

  他对我的回答显是不满。

  我想起除夕夜曾答应过他再不见惠王,“不该背信。”

  他还是不满。

  “刚刚不该亲你?”

  他很是失望,抽出衣袖。

  我逮住不放,仰头看他,“陛下您倒说说,我还有什么错的?”

  苏文安的声音清清冷冷中带着许多惆怅,“你不信我。”

  我拉着他衣袖的手僵了僵,我信他吗?我反问自己。我一直将他当仇人,仇人怎可相信呢?我们之间,只是利用与替代的关系,他将我当成兮若的替代品,而我利用他这种感情。

  作为替代品的云佼,是不能不信他的。我放开他,“是陛下不信我,还是我不信陛下?”

  “你瞒着朕现在才说,是因为你心里,对于朕会信你一事,一点把握都没有。要不是蔷娘要问斩了,你估计也不会求过来!”

  我白了脸,“我错了陛下,我真的错了!再给个机会,我肯定会信你的。”

  他看了我一瞬,站起身,“那好,你说,这次待如何?”

  我心虚道,“放了蔷娘,至少得等她生完孩子再处置吧。”

  他怒意冲冲看着我,“朕看朕就是平日太惯着你了,跪了那么久还没想清楚是不是?!没想清楚你就回去,回你的玄曦宫,滚!”

  我有些懵,“怎么又让我回去…我不走。”

  他挥挥手,意思是让我别碍眼了?!我才不动呢。

  他便冲门外吼道,“胡庆三!把云妃给朕带下去!”

  胡庆三上来拉着我,我站的稳稳的,纹丝不动。他感觉很为难的望着皇帝,苏文安劈头盖脸,“外面的侍卫呢,都吃素的吗?赶紧给朕弄下去!”

  然后胡公公下去带了几个侍卫来,他们力气真大,一下就把我拉了开。

  我不能走!我话都还没说呢,这一走也太憋屈了。我挣脱侍卫,一把抱住苏文安大腿,就是不走。他拿手推我,我挡,他拿腿蹬我,我躲。

  然后他举掌对着我“你走不走?!”

  “你答应放了蔷娘就走。”

  “真是反了你。”他一掌就给我劈了下来,我险险避过,但肩头还是被他掌力给伤了,火辣辣的痛。我想都没想,就回了他一掌。

  可我那掌半点没伤到他,而且我的气势没出来,出掌间还绊到自己裙子了,差点摔到,可能比较怂。反惹得他笑起来。

  我重重哼了声,“刚才是没准备好,咱们重来。”取下腰间宫绦,以绳作鞭,给他挥过去。不知道是不是我今天没吃饭,力气不够,给打偏了……

  他揶揄道,“打又打不过,你还是回去吧。”

  我扬眉,“如果我打过你了,你是不是就放了蔷娘?”

  苏文安颇含兴味地笑着,“你打不过的。”

  我有点不知死活的挑衅,“怎么!堂堂陛下,万民之主,难道怕了?”

  他拂拂袖子,“那就来吧。”并挥手让那些侍卫退了下去。

  我快速靠近他,拳头蓄满了力量,照着他胸口就锤了下去,他拿手挡着我,我赶紧换了左手朝他挥去,他又用另一之手挡了我,并迅速的换挡为抓,捏着我的拳头还不放了。

  我就拿脚踢他,他为了躲我,手上的力量渐松,我挣开双手,一个鲤鱼翻身脱离了他的控制。随手扯了床帐,蒙在他脑袋上,啪啪就是两下。

  然而他虽看不见,却迅速的感受到了我的方位,一把将我摔在地上,那床帐太大,也遮住了我的眼睛,这下我也看不见了。

  我们俩就胡乱扭打在一起,殿内的各种花瓶器皿都被我们弄到地上,共同发出‘劈里啪擦’的声音。他的双手力气好大,但我也不弱,我们打了好久,直到汗水湿透了衣襟,头发全都贴在脸颊上了,也难分胜负。

  我最后累得气喘吁吁,再没力气折腾。那些生气、愤怒、恼恨,好像都消失不见了。

  他盯着我,“认输了?”

  我喘息着,“才不!”

  一把又扑在他身上,却被他反压在身下,扣住我双手,“朕数到十,十声后你起不来,可就输了。再也不要跟朕提蔷娘的事。”

  “十、九、八、七…”

  我看着他,“陛下你头低一点,我有话要说。”

  他看着我,“什么话?”

  “悄悄话,过来一点嘛。”

  他靠近我,我寻着他嘴唇,吻了上去,双唇缠绵间,他渐渐放松。我逮着机会,翻身将他抱住,他一看上当了,想挣开我。

  我双手抱得更紧了紧,“陛下,我不想打了,我累了,可我还想救蔷娘。你就行行好,让她先将孩子生下来罢。”

  我苦口婆心,“大人虽有罪,但孩子无辜。你不是还想问她西卢逆贼的消息吗,何不送她这个人情,她一感动,指不定就招供了。”

  苏文安瞪着我,“你先放开朕。”

  我听话地放开他双臂,却仍然抱着他蜂腰,放嗲了声音,“让蔷娘把孩子生下,好不好?”

  他摇摇头。

  我哼哼唧唧,拿脸在他胸前噌着,嗲声嗲气,“人家就求你这一回,你就答应我这一回,就一回,好的嘛。”

  他颇为无奈地看着我,“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我两眼放光,“陛下答应啦?”

  他警告道,“可就这一回。待蔷娘孩子生下,你就不能再管了。”

  我点点头,深拥住他,“谢谢陛下~”

  他回抱住我,“以后别给朕闹这种误会了,朕怎么能忍受你喜欢别人呢。”

  我咕哝着,“喜欢你都来不及,怎么会喜欢别人呢。”

  “你说什么?”

  我听到他的心跳声,有一下震得特别响。

  于是我抬头看着他,重复道,“我喜欢你都来不及,不会喜欢别人的。”

  他一下笑起来,那笑若春风拂面,让我也跟着轻快起来。

  “听到你这般说,朕感到甚是喜悦。”

  “傻子!”我心里暗暗骂着,只是这回,我骂的是自己。

  苏文安抚着我脸颊,“在想什么?”

  “嗯…在想你不喜欢我了怎么办。或是,我那么喜欢你,你喜欢的不是我怎么办。”

  他温言软语,“也不知你到底经历了什么,有时候朕既希望你记起,又怕你记起。你总说朕把你当成了别人,可朕在乎的只是面前的这个你,不管你是兮若,还是云佼,朕爱的,仅是你而已。”

  他的声音带着蛊惑人心的温柔缱绻,使我跌入其中。

  “咕咕~”,一声极不和谐的肠鸣音将我拉回现实,我尴尬地摸着肚子,“好饿。”

  苏文安唤了锦元进来,“传膳。”

  锦元姑姑仿似没有听到,她一脸震惊地打量着屋子,满地狼藉,跌倒的屏风,横七竖八的桌椅,看不出原样的床。

  然后,她的视线停留在了我们脸上,震惊得合不拢嘴。

  在锦元这样的注视下,我不由得回头仔细打量苏文安,脸上黑一块白一块的,头发散乱,衣裳皱巴巴、脏兮兮的贴在身上,那里还有半分帝王模样!

  我忍不住哈哈笑起来,“你看起来像个山间的野小子呢。”

  他也在看我,估计我的样子也好不了他多少,“你倒像个村丫头。”

  锦元姑姑这时候可能缓过来了,她低声道,“哎哟!祖宗些,快去换件衣裳吧,这样子不成体统呀。”

  “姑姑,还是先找点吃的吧。”我扶着饿得晕晕的头。

  “好,小人这就去传膳。只是…这寝殿恐怕得好好打理了,陛下和娘娘要不移步隔壁梳洗?”

  我和苏文安站起来,看看对方,实在好笑,忍不住又哈哈笑起来。

  我摇摇头,唉,这架打的实在没有风度,不成体统,简直是在自毁形象。

  “好了好了。”我看看自己,“这样子太丑了,我得去换衣裳。”

  可惜,乾晖殿并没备我穿的衣裳,所以只得让侯在外殿的梦如去替我取来。

  梦如听锦元姑姑说我衣裳没一块干净的地方,急急忙忙跑进来,一定要见我。拽着我左看右看,哭着道“娘娘,你怎么被欺负成这样了,他们对你做了什么?”

  看来她这是误会了,“哎呀,没什么的,就跟陛下打了一架而已。”

  “什么?!”她张大了嘴巴,瞠目结舌,“你跟陛下打架了?!”

  哎呀,“我们打了一架就好了。你快回去,跟我送身衣服来,我这样子,可真没法出去见人。”

  她挠挠头,“也对喔,奴婢在糕点铺子见你时,你就跟陛下打架呢,没什么稀奇的。”

  我晃了晃她还在神游的脑袋,“快回去给你家娘娘找衣服来啊!!!”

  “好的好的,奴婢这就去。”

  梦如一溜烟跑去了。

  苏文安不知从那里冒了出来,递了件衣裳给我,“先穿朕的吧。”

  我看着上面细绣的龙纹,“这不好吧?”

  他不以为然瞥了我一眼,“刚刚占朕便宜时,可没见你脸皮这么薄。”

  我嗔了他一眼,“讨厌。”

  拿衣裳去屋里换了,再出来时,膳已摆了满满一桌。

  我拿起筷子就开吃,腹中空空如也,一口热汤下肚,真是美味至极!我一个劲儿的挑着菜往嘴里送,那样子有点狼吞虎咽,不过饿极了,也没功夫去管吃相好不好看。

  苏文安呆呆的望着我问,“你多久没吃饭了?”

  “一天一夜。”我答道,继续埋头吃着。

  他挪了个位置,坐到我身边,带些心疼地,“怎么那么傻,饭都不吃了。”

  我瞪了他一眼,有些委屈,“我那一直跪着,您老人家也没让我起来呀。”

  他沉默了两秒,“是朕的不是,对不起啊。”

  我看着他,他一双星眸诚挚地望着我,眼中情意交织。不可一世的皇帝陛下,居然说出对不起三个字!

  我吞了一口饭,“我也对不起陛下,就算抵消啦。”

  又喝了口汤,“既然都是误会,你是不是可以将我的宫女还给我了,她们还在暴室做苦力,听说吃了不少苦。”

  “胡庆三。”苏文安朝门外喊道。

  胡公公应声走进来。

  “你去趟掖庭,让他们把秋禾、桑苗两宫女放了,由你,亲自带回玄曦宫。”

  胡庆三自去。

  我满意地笑笑,低头,继续吃我的饭。

  苏文安拿起勺子,细细盛了碗汤放在我面前,“你慢点吃,小心噎着。”他声音亲昵,又是满脸温柔,突然之间,我觉得他特别的好。

  我直直望着他,有些忧伤,喃喃道,“如果时间永远停在这里该多好。”

  他忽地将我抱在怀里,“不管时间如何,朕永远在这里就是了。”

  他将我的手放在他心上,他的眼神那么炽热,看得我红了脸,也看得我移不开眼。

  我看到自己的面容在他瞳孔中慢慢变大,他温柔地吻上来,我红着脸推开他,“我饭还没吃完呢。”

  他调笑起我来,“嗯哼,害羞了?”

  我低头一口气喝完了汤,“唔…有点烫。”

  他便忍俊不禁地笑起来,捏了我的脸,“嗯,是有点烫。”

  “不是脸,是汤烫。”

  “嗯,脸也烫。”

  “…”

  那晚等梦如拿好衣服回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乾晖宫的寝殿里,苏文安将我禁锢在他宽大的怀抱中,他那么热烈地吻着我,使我忘乎所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