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有女同车颜如舜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晚宴谋复国

有女同车颜如舜华 六和君 4216 2020.03.11 10:13

  到达赭城的时候,已经是一月后了。

  我记得那天是腊八节,明德十七年十二月初八。岁终之月,新旧交替,家家户户都忙着逐疫迎春,赭城内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

  玉铭和娘亲见了都很是不忿,“这些人原是西玉子民,谨焱帝才被杀多久,他们怎能这么快就忘了国耻!”

  我摇摇头,老百姓都只顾着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谁称王称帝,才懒得计较呢。

  不过,他们一个个全都兴高采烈,咧嘴而笑,这未免,有些,太过份了!

  我拉过一个小女娃,“你们怎么这么开心呀?”

  那女娃笑嘻嘻道,“姐姐你不知道呀,大苏新皇登基,大赦天下。不仅免了我们今年的徭役,每人还有一吊钱领呢!喏~你看那边,告示都贴出来了。”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走过去,天空开始飘雪,白茫茫的一大片,长街上闹哄哄的。人们围在一纸通告前,显得有些兴奋。

  雪越下越大,落在我额间发上。我扒开人流,只见通告上说圣武皇帝薨,遗嘱令太子灵前即位登基,丧仪一切从简,孝守四九勿多。故新皇登基,从明年始,改国号为乾元。并大赦天下,除一年徭役,每人发一吊钱,以示浩荡。

  呵,这个偷了我家金矿地图的人,居然当皇帝了。

  “呵,可惜了,这老皇帝居然没死在我手里!”玉铭嘲讽的笑着。

  “呵,这小皇帝跑不掉的!迟早要让他血债血偿。”娘亲仰起头,望着京都的方向,眼神中凌厉骄傲非常,好像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我望着他们,拊掌道“天理昭昭,报应不爽。他这般可恶,一定会遭报应的!”

  玉铭抬起我的脸,盯着我说“妹妹,这报应靠天,还不如靠人来得实在。”

  “看来哥哥,自有主意了…”

  “走,先去找朱骁!”

  玉铭说的旧人,就是朱骁,他是此地的富甲,朱氏产业遍及大苏各地,也算是大苏国内数一数二的富商了。他生得极是圆润,方脸大耳,膀大腰粗的。

  我们一进朱府,他就扑嗵嗵跪倒在我们面前,连着磕了几个头,嘴里道,“皇后娘娘,太子殿下,你们终于回来了!请恕微臣护驾不力,劳你们受累了。”

  娘亲赶紧扶了他起来,“那里的话,多亏你打点好这些产业,让我们尚存一线生机。”

  这全国首屈一指的朱大富抬起头来,满脸泪水,“这都是太子殿下的功劳啊,微臣不过照着他说的做而已。现今殿下回来了,朱骁定当交付产业,唯命是从,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我牵着小潜,斜睨着玉铭,悄声道“原来你才是朱氏产业背后的主人?!”

  他不置可否的笑笑。

  朱骁又对我和小潜行了一礼,“这想必就是公主和小殿下了?”

  “阿潜,叫舅舅。”玉铭指着朱骁,对阿潜道。

  阿潜在爹爹的注视中,甜糯糯的问了声,“舅舅,你好呀。”

  一瞬间,朱骁的声音变得无比温柔,“好,舅舅好,你可好呀?”

  “小潜都好,就是好饿,舅舅有吃的吗?”小屁孩奶声奶气地说出了我的心声。

  朱骁拍拍脑袋,“这光顾着说了,赶紧的,厅上安排了席面,娘娘殿下,还有公主,请先用膳吧。”

  他又蹲下来抱起小潜,一副爱不释手的模样,“走嘞,舅舅带你去吃好吃的。”

  我跟玉铭走在后面,“这朱骁,可有子嗣?”

  “尚无。”

  “可有妻妾?”

  “尚无。”

  “可有父母兄亲?”

  “已逝。”

  那小潜可算是他最亲的人了,难怪他这么死心塌地的跟着我们。可好歹首屈一指的富商,年纪也不小了,怎会无妻无子呢?

  玉铭看出了我的疑惑,用只有我们两个听到的声音对我说,“朱骁原是我府中一名内侍太监,因其能力出众,又于经商一道颇有钻研,我便将盐铁等产业悄悄吩与他打理。他原有个妹妹,无人照料,我就将其收为通房。可惜命薄了些,三年前为了生小潜难产而死。这些你以前都是知道的。”

  “噢噢…原来如此。”

  我望着这朱府,从外面看不出什么来,这里面雕栏画栋,亭台楼阁,玉树琼花,倒是别有一番风景。精致的屋舍掩映在红梅白雪间,面前是一条浅浅流淌的小河,河上远远的架起一座小木桥,像天边的彩虹似的。我不由的赞道,“这房子可真好看。”

  玉铭白了我一眼,“还好吧,这房子也就是我当年路过随便选的。”

  呃…哥哥他这是嫌弃我?还是,夸他自己啊!

  不管怎样,总之现在看来总算有个安定的好居所了,我再也不用住那些破败旅店,也不用担心会露宿荒野。

  我这想着想着,很快就到了饭厅。只见厅中恭立着许多丫鬟仆人,朱骁迎我们上桌后,自己却恭谨地侍立一旁。我望着玉铭,他此时肃着一张脸,神情坦然,似乎也没有要邀朱大富上桌的意思。

  朱骁虽曾为内侍,可他毕竟是阿潜舅舅,一桌吃饭,料也无什么的。哎,我摇摇头,也懒得管那么多,或许为了打压,为了政治什么,如今这局势,哥哥自有考量吧。

  桌上的饭菜极是丰盛,什么虾呀,鱼呀,八宝七翠羹,人参乌鸡汤,阳春白雪糕,满满当当的摆了一大桌子。阿潜滴溜溜望着饭桌都移不开眼,我自醒来后还从没见过这么多好吃的,兴奋不亚于他,况且腹中空空如也,拿起筷子,便想大快朵颐一番。

  我这还没吃两口呢,忽然间娘亲颇为警告的睨我一眼,我看到她和哥哥都在慢条斯理的端着身子小口咀嚼着,仪态颇为端庄。反观我,似乎有辱西玉皇家斯文了?

  唉,这一路上,也没见他们这么多规矩呀,到了赭城就开始讲究了。果然,仪态都是装给外人看的。

  为着我们残存的皇室脸面,我也学着他们,端正身子,慢条斯理的小口吃着。说真的,真挺累,我完全失去了品尝美食的兴味,只想着快点结束。或者,让这些外人都下去,我就不用装了。

  吃过饭,我被安排住到晴雪苑,娘亲让府里的管事姑姑柳绵带我过去,她说这柳绵原是她宫中侍女,早几年前被她悄派来这赭城,打理朱府,是个信得过的人。

  柳绵便领着我,边走边说,“公主,从现在起,你就是朱府的三小姐了。”

  我疑惑,“如此突然地,朱府多出了个三小姐,外人不会生疑吗?”

  柳绵笑笑,“公主有所不知,全赭城的人都知道,咱们朱府呀,有四位主子。这头一位便是朱老夫人,其次是府里的大爷和二爷,然后就是你这三小姐了。”

  “这是为何?”我示意柳绵继续说下去。

  她缓缓道,“太子殿下高瞻远瞩,早些年就在赭城为大家安排了身份。对外只说老夫人身体不好,大爷和三小姐带着四处寻医去了,府中和经商一事都交给二爷打理着。是以赭城之人都知府中有四位主子,却只见过朱骁朱二爷。”

  果然是狡兔三窟啊。

  说话间我们已经来到了晴雪苑,院里稀疏种了几株腊梅,点点金黄缀在枝头,冬风一吹,便是满院暗香萦绕。沿着青石甬路向里走,就见一个古朴玲珑的四角凉亭,周边植了些墨兰和樱草。

  我想,若在这里栽几株葡萄,夏日里,我坐在亭中喝着美酒,手摘葡萄,睡看星星,定是绝妙的。

  再向里走一些,便见几间精致的屋子落在葱茏绿树间,十来个丫鬟恭敬的立在屋前。见我过来,都屈膝行礼,“三小姐安。”

  姑姑指着领头的丫头对我道,“这是小荷、小青两位大丫头,以后就由她俩贴身伺候你,其余的都是些小丫鬟。你自己慢慢熟悉着,要是缺了什么,就告诉老奴。”

  我点头。

  她又肃容吩咐丫头们道,“都仔细伺候着三小姐,若有半点差池,朱府可容不得你们!”

  丫头们一并低头应是。

  柳绵这才回过头悄声对我,“娘娘还等着老奴回话,奴就先告退了。”

  我摆摆手“去吧。”

  朱骁差人送了许多物什来,钗环珠玉,花钿翠羽,烟螺粉黛,锦衣缎带之类的,摆了大半个屋子。

  我看着这突然得来的富贵,还颇多不习惯。也不知这该是我的,还是不该是我的?

  这感觉有些奇怪,我以前记忆尽失,也不知那皇宫中的我过得是何般生活。倒是醒来后就随着娘亲与哥哥四处逃命,颠沛流离,每天吃的是馒头野菜羹,睡的是草席葛布枕。唯一舒服的一天,就是昨天,哥哥想着马上要到赭城了,把藏了一路的银子拿去住了个上等旅店,我们舒舒服服洗了澡,穿上娘亲拿了一路都舍不得穿的衣服,这才找来朱府。

  “小姐,这只是一小部分,因您回来得急,奴才们多没准备。这些您先将就着用,待明日她们还会送来,也会派人来为您裁制新衣。”小荷出声打断了我的思绪,许是见我不说话,以为我不满意了,她声音多有不安。

  “无碍。我们刚回来,想必也够你们忙的。我这边都不打紧,你们先安置好娘亲那边才是。”

  她这才放松下来,“多谢小姐体谅。”

  这时小青从外面进来,“大爷那边派人传话说晚上有个宴会,些许旧人要来,还请小姐盛装出席。”

  我脑子里转了一圈才明白小青说的大爷就是玉铭,便点点头。由小荷带着先熟悉了晴雪苑的环境,又一一听完丫头们的自述后,看晚宴将近,便开始忙着打扮起来。

  我仔仔细细为自己挑了件浅绿榴花裙,薄施粉黛,淡扫蛾眉,朱衍丹唇,步摇玉钗上头,翠羽明铛挂耳。

  一番梳妆后,对镜自照,镜里美人粉面桃腮,朱唇贝齿,双瞳剪水,媚若新月,灿如春华。此时正对镜转着圈子,看衣裳合不合身,她腰肢窈窕,肌肤胜雪,一袭绿衣更把她衬得明艳动人。

  哇!我惊呼出声,好像第一次发现自己这样美,想想又觉得好笑,不禁笑出声来。

  “傻啦?!”哥哥突然出现在我身后,吓我一跳。

  我斥道,“哥,你怎么不声不响就进来了。”

  “你光顾着傻笑,也没听见呀。”

  “是吗?”我真不信他这话。

  他托着下巴盯着我看了会儿,意味深长道,“妹妹这一打扮起来,也真是倾国倾城,佳人一个呢。”

  我被他这眼神看得有点不耐,“我以前在宫中,不该天天都这打扮吗?哥哥你怎么像我刚才一样,跟第一次见似的。”

  玉铭微微叹了口气,“你昏迷了那么久,一路艰险,哥哥都快忘了你那些光鲜亮丽的样子。”

  又是这些伤心事,我笑笑,岔开话题,“哥哥,人都该到齐了,我们快走吧。”

  他轻‘嗯’一声,我们便一前一后,往大厅行去。

  刚进大厅,那些人便由朱骁领着,呼啦啦跪了一地。人群中好些人涕泗横流,他们望着玉铭纷纷道,“我就知道殿下洪福齐天,一定还活着!”

  “殿下你可回来了,我们等得你好辛苦啊!”

  “殿下,如今你回来了,咱们西玉复国之事,可得好好计划一番。”

  ···

  看这些人的样子,像是离人终于找到了可以仰赖的大树,他们终于有了自己的主心骨。

  我惊异于玉铭这样的影响力。而玉铭,他此时正站在大厅中央,着一身蓝底暗纹绣金衣裳,虽敛着脸,却是俊逸非凡,英气逼人。

  我忽地想到从前,从前他一国太子,号令五湖四海,也不知何般威风?

  唉,只可惜我失了记忆。

  “这是公主佼吧,当真是国色天香,倾城之颜呢。”一灰衣老者对我道,他礼貌的笑着,态度恭谨,可暗自打量我的眼神,却让我泛起了不喜。

  玉铭走过来,指着他道,“这是我的太傅莫廷,妹妹小时候也曾受教于他,需得叫声老师。你别傻乎乎站着,倒是问声好呀。还有,他已经知道你失忆的事了。”后面这话他压得很低。

  我笑着对那老者行了一礼,叫了声,“老师。”

  转过头对哥哥小声道,“太傅很凶吧?”

  玉铭略微思索了番,“对我还好呀。只是,小时候对你,或许严苛了些。”

  “难怪,我感觉不喜欢他。”

  这天晚上我喝了许多酒,哥哥说酒能帮我暂控‘雪冷’的寒气,由着大臣们来敬我。那酒虽好喝,可喝不了多少我就晕乎乎的。只得由小荷扶着回了晴雪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