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阿木的面包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黄昏

阿木的面包树 江上行 2577 2019.06.06 23:16

  一路上,阿木和小斑默默无言。

  他们就这样一直从白天走到了黄昏,看着太阳慢慢西沉,看着空气逐渐被染成了昏黄色。

  草原上的动物们都开始回家了,各种昆虫开始鸣叫,各种各样的声音交织在一起,使黄昏的味道变得更浓了。

  每当这个时候,阿木就会莫名地感到惆怅和伤感。

  他害怕黄昏,黄昏对他来说意味着孤独。

  这一路上的种种经历让他回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情,而每次想起那些事情,他总会不由自主地感到害怕。

  他一直在潜意识中暗示自己:那些事情都是噩梦,而他现在身处的非洲才是现实。

  不过这样的想法并不能让他彻底摆脱那些不好的回忆,反而会在每个黄昏来临的时候加深他的悲伤和惆怅。

  他搞不懂:为什么这些噩梦总是跟随着他,总是趁他的心灵变得脆弱的时候来伤害他。

  与奥利奥的别离让他感到有些失落,原本充实快乐的心一下子空虚了一半,总觉得少了什么似的。小斑似乎也有同样的心情,所以他们一路上都没有说话。

  所以那些噩梦就在黄昏到来的时候趁机占据了他的心灵。

  他觉得眼前的黄昏非常熟悉,感觉自己曾经一个人经历过很多个这样的黄昏。

  在他的脑海里,他看见自己一个人待在空荡荡的房间里面。房间里光线昏暗,许多蚊子飞来飞去,嗡嗡嗡地叫个不停,还趁他不动的时候去咬他,吸他的血。

  为了把蚊子赶跑,他不得不用手拍打手臂和小腿。他一边打着蚊子,一边走到窗户前面,两只小手握着窗户上的铁栅,看着外面的天空。

  天空被夕阳染成了悲伤的暗黄色,那些原本洁白无暇的云朵也都变成了黄色,而且还在慢慢地变灰、变黑。

  他感到莫名的悲伤,所以他觉得太阳和云朵也在悲伤。

  它们在为什么而悲伤呢?难道也像他一样,正在等待什么吗?

  他在等待什么呢?

  他把脸贴在铁栅上面,看着外面。

  外面有条小路,小路弯弯曲曲地往外面延伸,然后消失在了一座山坡后面。

  他似乎在等待某个人回来。

  那个人或许是他的爸爸。尽管他不喜欢爸爸,他还是希望爸爸能在这个孤寂的黄昏,在黑夜降临之前出现在小路上。

  他知道,爸爸每次回来都会提着一大口袋面包。

  他喜欢面包,而且现在他感到非常饥饿,非常想吃面包。

  有一次,爸爸回来以后,发现他正坐在地上看纪录片,就坐下来和他一起看。

  爸爸为了让他乖乖的待在家里,就用影碟机在电视上重复播放一部关于非洲的纪录片。他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看纪录片中度过的。

  纪录片里正好在介绍面包树。于是他问爸爸:“爸爸,什么是面包树?”

  爸爸心不在焉地看着电视,想都没想就随口说:“就是能长出面包的树。”然后爸爸起身走了。

  在阿木的印象中,爸爸每次回来以后,不知道为什么,待不了几分钟就会离开。他回来似乎只是为了给阿木带些面包,他认为那些面包够阿木吃一个星期,所以他会离开一个星期,然后再回来。

  爸爸对面包树的解释让阿木看到了希望,他头一次知道了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一种能够结出面包的树。

  这是多么神奇和美妙的一件事啊!

  如果他能够拥有一棵面包树,那么他就永远不会感到饥饿了。

  爸爸每次带来的面包都不够阿木吃,最多只能维持六天,而且还要省着点吃才行。所以阿木总有一天是没有东西吃的,其他几天还常常处于半饥饿的状态。

  如果他有这样一颗面包树,那么他就不会为找不到吃的而发愁了。

  爸爸起身离开的时候,用很冷漠的语气对他说:“你乖乖地待在家里,看看电视,要听话。”然后就往外面走。

  阿木马上追过去,问爸爸:“爸爸,你说的面包树是真的吗?”

  爸爸已经打开门准备离开了,他停下来,疑惑地说:“什么面包树?”

  “就是能长出面包的树呀!”

  爸爸想了想,很不耐烦地说:“对,能长出面包来!”然后他拉上了门。

  过了一会儿,他又把门推开,露出半张脸来,对阿木说:“如果有人来找我,你就躲起来,不能让他们看见,也不许出声,记住了吗?”

  “记住了。”

  爸爸关上了门,然后阿木听见了从外面上锁的声音。

  阿木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屋子里面,就这么一直看着紧锁的门。

  他听见爸爸离开的脚步声,直到那声音完全消失。

  以往的这个时候,他站了一会儿之后,就会因为感到孤独而哭泣。他会哭很久很久,泪水在他脸上留下了一道一道的泪痕。

  他哭到哭不出来了,然后就拿起一块面包,坐到电视机前面,一边吃着面包,一边看纪录片。

  一看到纪录片里的那些美丽可爱的动物,特别是那些神奇的面包树的时候,他就会忘记所有的烦恼,然后开心地笑起来。

  他越来越想去寻找面包树,想找一棵来种在外面的院子里。这样一来,等他饿了的时候,他就能摘些新鲜的面包吃。

  可是爸爸把门锁上了,不许他离开家,他只能坐在电视机前面,满怀憧憬地看着那些胀鼓鼓的,看起来好像是倒立生长的面包树。

  有那么好几次,爸爸带来的面包吃完了,他非常饿,可是家里又没有吃的,他只能在黄昏的时候趴在窗户旁边等待,希望爸爸能带面包回来。

  当然,如果爸爸能带回一棵面包树,那就更好了!

  可是他并没有在黄昏中等来爸爸的身影,而是等来了几个陌生的男人。

  那几个男人看起来有些凶恶,一边说着话,一边朝他家走来。

  他记得爸爸的嘱咐,一看见陌生人就躲起来。

  于是他关掉电视,躲在了衣柜里面。

  他听见那几个人一边用力踢门一边在外面大声喊他爸爸的名字。

  “砰砰砰!”

  “刘伟,给我滚出来,欠老子的钱到底什么时候还?”

  “是不是躲到什么地方去了?”

  “砰砰砰!”

  “刘伟!再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还不了钱就把你两只手剁了!”

  “他好像还有个小儿子。”

  “还不了钱,就拿你的崽抵债!”

  “砰砰砰!”

  “他是不是躲在里面不敢出来?要不把锁撬了,进去找找?”

  “算了,再给他一个星期时间,到时候再说。”

  “我们去其他场子找找吧,那孙子肯定躲在什么地方赌钱。”

  “走!”

  阿木缩在衣柜里面,一直不敢出声,他紧紧地抱着膝盖,把头埋在上面,生怕那几个人闯进家里来。

  那几个人已经离开了,外面没有了动静。他还是不敢出来,直到夜晚降临,他才慢慢地从柜子里面爬出来。

  他很饿,也很害怕,然后又莫名其妙地哭了起来。

  ······

  “阿木,你怎么哭了?”

  小斑发现阿木一边走,一边轻声哭泣。

  阿木恍然回过神来,看到了小斑,然后蹲下来,紧紧地抱住了小斑。

  他大声哭了起来。

  小斑虽然不知道阿木为什么会哭,但还是用很温暖的声音安慰他:“阿木,别哭,有我在呢。”

  阿木哭着说:“小斑,有你在真好,我们能永远在一起吗?”

  “当然可以啊,”小斑说,“阿木,你以后就和我们长颈鹿家族生活在一起吧!”

  “嗯!”

  阿木放声哭了起来。

  这一次,他不是在为刚才回想起来的那些事情而哭泣,他只是单纯地想哭。

  这种哭能让他把所有的烦恼全部通过眼泪排出来,能让他感到安全,不再孤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