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阿木的面包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在暴风雨中同大鲨鱼搏斗

阿木的面包树 江上行 2385 2019.05.27 08:45

  暴风雨说来就来。

  这发怒的大海让阿木突然想起了一些可怕的画面,那画面比眼前的景象更令他感到恐惧。他紧紧地抱着小斑,身体蜷缩成一团,浑身发抖。

  不过那画面只是从他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他没有看清楚。

  老人在这个时候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孩子们,不要害怕,要想摆脱恐惧,就得尽力地忘记它!”接着他就像《白鲸记》里的亚哈船长面对他的死敌莫比·迪克那样大声怒吼道:“来吧,来吧!”

  小斑用头蹭了蹭阿木的脸庞,小声说:“不要怕,阿木,我们会没事的。”

  阿木从刚才的莫名恐惧之中慢慢恢复过来,说:“我害怕。”

  “你在害怕什么?有老爷爷在,我们不会有事的。”

  “不,我不是害怕这个······”阿木也说不清楚他到底在害怕什么。

  “抓稳了,孩子们!”老人大声喊道。

  一道巨大的海浪扑向小船,小船差点被掀翻。不过它很快又摆正了,只是被海浪摇晃得厉害。

  “哈哈哈!你们看,大海拿我们没有办法!”他无畏地说,“来吧,你还有什么本事全都使出来吧,我不怕!”

  阿木从老人身上获得了鼓舞,渐渐地忘记了刚才的恐惧。他抓住旁边的扶手,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和这位勇敢的老人一起面对眼前的暴风雨。

  汹涌的海面已经与黑暗的天空融为了一体,一道道巨大的闪电刺破云层,发出震耳欲聋的雷声。滂泼大雨被海上的大风刮成一扇一扇的雨墙,猛烈地拍击着小船。但这艘小船正像旁边的这位老人一样,坚强无畏地接受了这场力量悬殊的较量。

  “看到了吗,孩子,大海也就这点能耐,它可以摧毁我们的船,可以摧毁我们的生命,但休想击垮我们的意志!”老人说,“我为我的儿子感到无比骄傲,他比你这个年纪还小的时候,我就带他到海上来接受暴风雨的洗礼了。所以他成了一个坚强勇敢的小伙子,他敢同鲨鱼搏斗!”

  老人此时沉浸在了一种超越了世间一切恐惧的状态之中,阿木从他身上真切地感受到了这种力量。这种力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却能让阿木备受鼓舞,他现在已经不那么害怕了。

  老人驾驶小船劈风斩浪,穿越了重重海浪,在黑暗无边的海洋上航行着。

  突然,小船似乎被什么东西用力拖了一下,猛烈地顿了一下。

  老人眼睛一亮,急忙说:“它来了!它终于来了!”

  阿木问:“老爷爷,谁来了?”

  “那条鲨鱼!是它,我知道是它!”老人说完立即关闭马达,也不管舵了,冲出了驾驶室。

  阿木看见老人走到船后的甲板上观察海面。过了一会儿,他冲进驾驶室,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很大的手电筒。

  “孩子,你现在害怕吗?”

  阿木也不知道自己害不害怕,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但他还是说:“不害怕!”

  “好孩子!你能帮我拿着这个手电筒吗?你只需要把光对准海面就行了,能做到吗?”

  阿木毫不犹豫地说:“能!”

  “很好!”老人说着又拿出一把巨大的防鲨梭镖枪,“决斗的时刻到了,跟我来!”

  阿木对小斑说:“小斑,你好好待在这里,千万不要出来!”

  小斑站立不稳,只能趴在地上。

  “阿木,你要小心啊!”

  “放心吧!”阿木跟着老人离开了驾驶室。

  外面风雨交加,差点把阿木刮飞起来,不过他紧紧地扶着舷墙,艰难地跟着老人来到了后面的甲板上。

  老人指着一个方向说:“孩子,往那儿照!”

  阿木抱着手电筒,照向老人手指的方向。只见不远处起伏的海浪中,有个东西正在不断地搅动水面,拍打出许多水花。

  一个巨大的东西跃出水面,然后又掉进了水里。

  大鲨鱼!

  那条鲨鱼至少有六米多长,体型庞大。它咬住了老人故意放的诱饵,被藏在诱饵中的鱼钩勾住了上颚,此时它正发疯地扭动着,想要摆脱鱼钩。

  “你只管照着它,它去哪儿你就照哪儿!”老人说完,熟练地爬到了驾驶室的顶部。他蹲在上面,使自己不会因为船的摇摆被甩进海里。然后他拿起那把巨大的梭镖枪,开始瞄准那条正在挣扎的大鲨鱼。

  大鲨鱼似乎察觉到了,马上潜入水中不见了踪影。不过牵制它的鱼钩绳索显示了它游动的方向。阿木用灯光追踪绳索,好让老人知道鲨鱼的大概位置。

  “你出来啊!”老人怒吼道,“我要亲手宰了你!”

  鲨鱼在水中游了一会儿,受不了嘴里的钩子,再次冲出水面,张开沾满了血的大口,正式向老人发起了挑战。

  老人见它跳出来,正准备发射标枪,它又潜入水里去了。只见绳子慢慢地向船靠近——它游到船底下去了。

  阿木和老人都感到疑惑:这只鲨鱼想干什么?

  突然,浸入水中的绳子急速浮出水面,鲨鱼那庞大的身体向着相反的方向快速游动,绳索在几秒钟的时间里一下子绷直了。

  “啪!”

  船上连接绳索的铁钩被它拉断了。

  鲨鱼的这个举动让老人和阿木感到非常惊讶,它为了逃命已经疯狂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不过老人非常镇定,瞄准鲨鱼,果断地把梭镖发射出去。梭镖准确地射中了鲨鱼的背。梭镖上拴着长长的绳索,老人急忙从驾驶室顶部下来,把绳子缠在了甲板上的一个钩子上。

  “我看你往哪儿跑!”老人把绳子打了一个死结,又从旁边抄起一把锋利的鱼叉。

  鲨鱼疯狂地摆动着,却无法摆脱身上的梭镖。它似乎知道这样做纯属徒劳,于是放弃了挣扎,又游了回来,朝着手拿鱼叉站在船头的老人发起了冲刺。

  老人举起了鱼叉,准备等它跳出水面的时候给它致命一击。

  果然,鲨鱼就是冲着老人来的,似乎想要与老人同归于尽。可是当它从水里冲出来的时候,老人猛地用鱼叉刺向它的脑袋,扎进了它的另一只眼睛里面,它掉进了水里。

  它现在已经完全瞎了,而这也使它变得更加疯狂。他不断地冲撞着船舷,但船体是用钢打造而成,对此它毫无办法。

  老人继续举着鱼叉站在船边,冲着鲨鱼大喊:“来啊,你这坏东西!”

  鲨鱼发疯地向水面上跳,想要咬老人,每次都被老人那无情的鱼叉扎中头部。

  它现在鲜血直流,血液把它周围的水全都染红了,死亡正在慢慢向它靠近。

  老人一手抓住牵制鲨鱼的绳索,开始往船上拉,一手拿着鱼叉,随时准备刺向鲨鱼。

  瞎了眼睛的鲨鱼徒劳地咬着空气,头部被老人用鱼叉刺得血肉模糊。最后,老人拼尽了全身的力气,将鱼叉刺进了鲨鱼的头部。鲨鱼激烈地挣扎了一番之后,翻出了鱼肚白。

  它死了。

  老人此时也累得瘫坐在了甲板上。

  暴风雨已经接近尾声,狂风乌云和闪电已经退场,只有天上还下着小雨。

  “结束了。”老人用非常虚弱的声音说了一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