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阿木的面包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奥利奥

阿木的面包树 江上行 2521 2019.05.28 14:25

  “好奇怪啊,”小斑盯着悬在空中的小纸箱,“这个小纸箱竟然能飘起来,而且还会说话!”

  阿木走近一点,眯着眼仔细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是一个浑身漆黑的东西把纸箱套在了脑袋上。他突然想起了刚才去拿小纸箱的那只小狒狒,于是问:“你是刚才的那个小狒狒吗?”

  小纸箱向前动了两下,似乎是在点头。

  “小狒狒!”小斑一惊一乍地叫道,“那只小狒狒?”

  小狒狒又发出声音:“我叫奥利奥。”

  “好吧,”小斑说,“奥利奥,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奥利奥点了点头。

  “你为什么要在头上套一个小纸箱?”

  奥利奥用手扶了扶小纸箱,说:“因为这样别人就看不到我了。”

  阿木和小斑楞住了。

  “应该是你看不到别人才对吧?”小斑纠正道,“而且别人更容易看到你。”

  “他们看不到我!”奥利奥争辩道,“我可以躲在箱子里,他们就看不到我了。”

  这奇怪的逻辑让阿木和小斑哭笑不得,不过他们也不想和奥利奥争辩。

  “好吧好吧,你赢了。”小斑说,“那你说,你为什么不赶快回家,一直跟着我们干什么?”

  奥利奥觉得他们是好人,就走到他们面前说:“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阿木说:“你生活在这里,怎么会不知道家在哪里呢?”

  奥利奥说:“我的家在莫桑比克,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去。”

  “你是被那两个坏蛋从莫桑比克带过来的?”

  “嗯。”

  小斑贴着阿木的耳朵小声问:“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阿木也犹豫起来:难道要带着奥利奥去非洲大陆?

  阿木就问奥利奥:“那你打算怎么办呢?”

  奥利奥却说:“你们要去哪里?”

  “我们先去找面包树,然后再去非洲。”

  奥利奥高兴地说:“我也要去!”

  小斑嘀咕道:“他不会是想跟着我们吧?”

  阿木想了想,说:“要不我们带上他吧,反正我们要去莫桑比克,总不能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吧。”

  “可是如果路上遇到麻烦怎么办?”

  奥利奥见他俩窃窃私语,就问:“你们在说什么?”

  “我们在商量······”阿木顿了顿,“要不要带上你。”

  “你们想要丢下我?”

  奥利奥很脆弱,一言不合就哭出来了。

  “你别哭啊!”阿木安慰他,“我们可没说要丢下你不管。”

  奥利奥哭着说:“你们就是想丢下我!”

  阿木和小斑都觉得头疼,只好说:“我们不丢下你,我们会带你回家的。”

  奥利奥马上停止哭泣,半信半疑地问:“真的吗?”

  “真的。”

  他又开心地跳了起来,发出欢呼声。

  小斑说:“真是拿你没有办法啊。”

  于是,三个小伙伴开始赶路。

  奥利奥头上的小纸箱给他带来了不少麻烦,一是总被路边横过来的枝丫挡住,二是他在里面什么都看不到,这让他摔了不少跟头。

  小斑把头把头搭在阿木的肩膀上,看着在后面滚来滚去的奥利奥,叹了一口气说:“这家伙真是笨啊,非要弄个纸箱罩住脑袋。”

  “喂,你们走慢点,等等我啊!”奥利奥从地上爬起来,又把纸箱调整了一下,像瞎子一样摸索着往前面走。

  阿木停下来,看着奥利奥。

  “奥利奥,你就不能把头上的纸箱拿下来吗?”

  奥利奥说:“我不,我就要戴着它。”

  “可是你这样怎么走啊?”

  奥利奥停下来,很委屈地说:“那我该怎么办呢?”

  小斑说:“你把纸箱拿下来不就行了吗?拿下来你就能看见路了。”

  “我就不!”

  小斑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

  阿木想到了一个办法,可以让奥利奥既能戴着小纸箱,又能看清路。

  他让奥利奥把纸箱拿下来,然后在纸箱上抠出三个小洞。

  奥利奥重新把纸箱罩在脑袋上,这下他可以通过纸箱上的洞看到外面了,而且还能对外面说话。

  “我能看到你们了!”奥利奥高兴地围着阿木转。

  这时,天上传来了雷声。

  小斑说:“好像要下雨了。”

  刚说完这句话,大雨就落下来了。

  小斑抱怨道:“这雨怎么说来就来啊!”

  他们赶紧找地方躲雨,躲到了一棵参天大树的根部。大树的根全都隆起来,在底下形成一个天然的小洞穴。

  小洞穴里面干燥、温暖,他们紧紧挨着,感觉非常舒服。

  奥利奥开始说个不停,他对阿木和小斑说起了他的家乡,还回忆起了他的妈妈,唯独一直没有提起他的爸爸。

  阿木问他:“那你爸爸呢?”

  “我不喜欢他。”

  “为什么呢?”

  “因为他脾气不好,总是打我的妈妈,还经常把我关起来。”

  阿木和小斑听了以后都感到非常震惊。

  接下来,奥利奥就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了他们。

  奥利奥的爸爸是狒狒群体的王,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威和地位。可是自从他当上王以后,对奥利奥和他的妈妈的态度就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再加上奥利奥从小体弱多病,爸爸很不喜欢他,不但很少去关心他,还和其他雌性狒狒生了孩子。奥利奥的妈妈有一次还因为和其他雌性狒狒争夺食物而被爸爸揍了一顿。奥利奥想去保护妈妈,却被爸爸拎起来丢到了一边。无奈之下,他只能和妈妈相依为命,在群体中过着地位低下的悲惨生活。

  因为被爸爸抛弃了,奥利奥和他的妈妈经常受到其他狒狒的欺负,他们故意抢他们的食物,还经常打他们。为了保护奥利奥,奥利奥的妈妈总是紧紧地把他抱在怀里,这样其他狒狒就伤害不了奥利奥了。

  后来,奥利奥的妈妈生了病,没过多久就死了。奥利奥非常伤心,就去找他爸爸,可是他爸爸已经完全变成了另一个陌生人。爸爸嫌他吵闹,就把他关了起来,不给他吃的。好在族群中有几个好心的狒狒,经常偷偷地给奥利奥食物,奥利奥才得以活下来。

  奥利奥感到伤心、孤独,每天只能看着草原上的的其他动物。他喜欢看其他动物,这能让他忘记烦恼。

  他爸爸经常发脾气,一发脾气,奥利奥就把头埋进角落里,并紧紧捂着耳朵,他害怕爸爸会来揍他。

  听到这里,阿木和小斑终于明白了奥利奥为什么要一直把头藏在小纸箱里。他们都为奥利奥的遭遇感到难过。

  奥利奥继续说:“有一天,爸爸决定带大家迁往另外一个地方去。大家都走了,只剩我一个人留在家里。然后我就被那两个人发现了,他们把我抓起来,带到了这里。”

  小斑很气愤地问:“你爸爸没有回来救你吗?”

  奥利奥失落地摇摇头:“没有,从那天起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真是太过分了!”小斑说,“怎么会有这么狠心的爸爸,对自己的孩子这么无情!”

  阿木没说什么,他一声不发地坐着。他突然有一种和奥利奥一样的感受,心中充满了恐惧,仿佛他就是奥利奥,同样的悲惨经历就发生在他身上一样。

  他尽力地去克服这个恐惧,心里不停地默念那位老人对他的教导。

  “我不害怕,我要忘了这些,”他自我暗示,“这些都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雨越下越大,发出瀑布般的巨大声响。这声音掩盖了一切,也把阿木内心的恐惧和不安慢慢地压下去了。

  他们听着雨声,然后睡着了。

  奥利奥和小斑紧紧贴着阿木,阿木觉得非常温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