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次元 衍生同人 谁是赢家儿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谁是赢家儿(长篇小说连载)13

谁是赢家儿 杨化民 2416 2018.11.12 09:16

  (接前)

  一天,邻村王家湾的现任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突然给杨智强打来电话,在电话里令人奇怪的还特别亲热地称杨智强“姨夫”,说他晚上来要和智强、天意、憨娃几个人在一块儿好好坐坐。杨智强心里好生纳闷儿,自己和王家湾村的这位支书认是认得,但向来都没有过交往,也没在一块儿共过什么事,而王天意、憨娃他俩更是连这位支书的面儿都挂不上,在一块儿坐什么,有什么可坐的,坐到一块儿又能有什么共同语言说得来呢?他正疑惑不解,王天意给来了,一进门就对他悄悄儿说:“哎呀,事情有点儿不大好。今儿个我听人说,乡政府对咱们村两委会换届工作安排,是不打算让全体党员、村民再进行直选了,认为咱们村党员、村民事儿多,如果直选,肯定会开不到一块儿,说不定矛盾激化,还会闹出什么乱子,甚至打到一块儿,到时候不好收拾。现在人家正谋划着在周围哪个村子中挑选一位有能力,办事强硬的铁腕党支部书记,来兼任咱们村的党支书、村委会主任呢。”

  “噢!”杨智强这才恍然大悟,猜测出王家湾村党支书兼村委会主任刚才给他打电话,要来和他们几个坐坐,且不知怎么平白无故地还称呼起他姨夫来,套近乎是什么意思了,说,“原来这样。怪不得王家湾村党支书不知道从哪儿弄到的我手机号,刚才打电话来给我说,他晚上想来跟咱几个在一块儿坐坐,好好聊聊。当时我猛一听还给懵了,不知道葫芦里卖的啥药。你这一说,我估计呀,他来,十有八九没别的意思,没准儿就是说你所说的那事。”

  王天意一听说王家湾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晚上要来找他们几个,立马儿声高了,气呼呼说:“王家湾的现任党支书兼村委会主任,再谁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他底细?成天价钻麻将场子就不出来,黑明赌博,输打赢要,放高利贷,不务正业,简直就是社会上十足的一个混混儿嘛。他也太小看咱北赵村人了,难道北赵村这么大一个村子,上一千口子人,二十几名党员,就没一个本地骡子驾得住辕,当得了这党支书、村委会主任的,还非得要从外村他们王家湾进口他这个来路驴治理不成?想得倒美。我看,他在他王家湾算个人物,能霸得住,可在咱北赵村就兔没在旧窝儿卧。‘物离乡贵,人离乡贱’,他知不知道?”“那他晚上真要来了,咱该咋办?”“咋办?给他凉拌。是这样,我到时候往一边儿一钻,让没法儿找得见人,看他有啥办法?找谁说去?”

  杨智强说:“哟,你鞋底子抹油,倒一味逛得滑,玩三十六计,走为上策。那我到时候也得想个办法,找个溜溜儿光的说辞,避避,和他耍耍捉迷藏游戏,让他来提着猪头找不着庙门。不信,咱试试看?”

  晚上,王家湾党支书果真天刚麻麻黑就嘴里叼着香烟,哼着流行歌曲,大摇大摆一路向北赵村走来,手里一嘟噜一嘟噜还提有不少东西,找王天意他们说事。不想,兴冲冲来到北赵村,王天意人不在家,扑了个空;来到憨娃家找憨娃,让憨娃给了个对不起,连坐都没让坐,一杯水没给喝,愣是从家里硬给轰了出来不消说,嘴里还不住牢里牢骚、骂骂咧咧,说些不三不四的难听话:“我跟你虽然是邻村,一步临近,但从没有过交往,一不沾亲,二不带故,你来提这么些东西干吗?无功不受禄,我这人压根儿见不得来这一套,你把它赶紧拿走!再说,俺又不曾欠你赌债,借你钱,跟你有什么可谈的?你好好的当你王家湾村的党支部书记,把你王家湾人管好,我本本分分做我北赵村平民百姓,你手伸再长,有事还管到我北赵村来了?走,你走……赶紧点儿!别在我家待,省得人见了说闲话。我不归你管,也不服你管,你更管不着!告诉你:别成天价做梦娶媳妇——净想美事,蝗虫吃出界了!”用话语直戗得王家湾村党支书倒憋气,压根儿就没张口说事的茬口儿,十分没面子。

  王家湾村党支书,提着好几嘟噜重重的东西,黑地里在北赵村走南巷、串北巷,跑这家、问那家,找杨智强,可就是奇了怪了,人都说下午还看见在家哩,怎么这会儿就不知跑哪儿去了?王家湾党支书好生蹊跷,尴尬,难为情。这人素来总以为自己在孟至塬乡为人做事,大小都还算有点儿名望,在自己王家湾村吐口唾沫都能把地砸个坑,村民们谁敢小觑,就连在乡政府领导面前说话,也多少也都有些分量,今日这事实在叫他伤脾气。如今在乡政府领导面前已经夸下海口说:“北赵村情况再复杂,我都把它收拾得住,到那儿保准儿把事情一件件管理得顺顺辙辙、妥妥帖帖,叫往东没一个人敢往西,叫立正没一个人敢稍息。”主动请缨,要求兼任北赵村党支书和村委会主任,到北赵村杀开局面,给乡政府领导排忧解难,一个惊喜。孟至塬乡党委、政府巴不得事情能够这样,也对他的办事能力深信不疑,于是就欣然表态同意。这人毛遂自荐,主动请缨,得到恩准,十拿九稳认为,北赵村这事,只要能拿住杨智强、王天意和憨娃三个人,就一切都好办,于是打算先出马做这三个人的工作;可使他万万没想到窝囊透顶是到北赵村里竟这么个扫兴结果,真个是:物离乡贵、人离乡贱,离家三步远,另是一重天;驴被好事人运到黔以后,一点儿用处就都没了。你看晦气不晦气?

  没奈何,他给杨智强再次打电话。杨智强在电话里表示很是过意不去,一再向他连连道歉并再三解释说:“王支书,你看,这事今儿个弄得实在对不起。本来,你说你晚上到我村要和我们几个闲坐坐,叙叙,我推掉一切事情,在家专门俟候着。可没想到,天刚麻擦黑儿,我女儿给我打电话来说,她娃上学,到那时候了,还没见放学从学校回来。我心里一下子有事了,着急得坐不住,失机慌忙,赶紧撒腿就往她村里跑,到她家帮她寻娃去了。”“那娃现在寻找着了没有?”王支书再也不好开口说什么,心里纵然有再多的想不通,嘴里也只好关心而急切地这样问。“寻着了,寻着了。把人寻得气喘吁吁,浑身的汗。一下子周围是地方都寻遍了,谢天谢地,虽然一波三折,最后总算是寻着了。唉,现在这娃,一满是惯成了,把人活活都能给气死。这东西,长这么大,不懂一点儿啥,整天只知道贪玩,就不知道放学不回家大人操心。这不,我刚准备把这混账东西美美儿给收拾一顿呢,用绳一绑,吊起来……我不信,还就没个家法了。”杨智强似乎惊魂甫定,牢骚满腹,喋喋不休,只管说。(待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