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骁骑术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扒手

骁骑术士 老鹰吃小鸟 2026 2020.07.09 07:59

  今晚的夜特别的安静,林五一感觉到莫名的不安。

  每次有这种感觉的时候,都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他起来洗了把脸,清醒一下,超市老板的话多多少少还是影响到了他。

  这是人的一种本能反应,是对未知事物的恐惧。

  他调整了一下心情,尽量不去想那些自己还没亲眼所见的事情。

  即便真的有什么事情发生,也得先享受一下这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

  于是,爬上床继续睡,隔壁的胖子,呼噜声响彻整个房间。

  林五一真羡慕他,自己要能像他一样没心没肺一样多好,再大的事都钻不进心里,心态真好。

  清晨七点钟,陈思思的闹钟响了起来,把林五一吓得一个跟头爬了起来,还以为发生什么事。

  陈思思看着林五一说了一句话。

  “七点了!”

  林五一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准备起床,再看看隔壁的胖子,还在做着他的春梦,嘴角微微露出微笑。

  死胖子,闹钟都吵不醒他,林五一抱起枕头,对着胖子一顿乱锤。

  胖子跟王八一样在床上挪了半天,才慢悠悠的爬起来。

  林五一和陈思思都洗漱完毕,胖子还坐在床上。

  “是谁昨天晚上说要去买开山斧的?你还睡,你再睡连大巴车都赶不上了!”

  林五一拎起枕头就要揍他,胖子这回倒挺快,跳下床就去洗漱去了。

  出发之前,他们还有几件事要做,一是要找车站,二是要买开山斧。

  还得准备些吃的,包里的馒头已经所剩无几,水也喝完了。

  三个人洗漱完毕,收拾好行李便出了门。

  等到三人集齐了所需的物品,已是早上8:30,已经没有时间再去打听车站在哪里了。

  公交车是做不了了,三个人只能坐出租车。

  出租车司机死活要30块,正赶时间呢,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同意。

  出租车开了不到两公里便到了汽车客运站,林五一甚是气愤,好一个黑心的司机。

  时间不多了,买票才重要,三个人火速下了车,跑进了售票大厅。

  “三张车票!”

  “去哪里?”

  “哦!一号站台!”

  “一号站台没有直达车,但有一辆车中途经过那里,我们不卖中途票,只卖全票。”

  “怎么都行!给我来三张!”

  “好的!150块!”

  “啊!就只四五十公里,要五十块一个人,你是不是弄错了!”

  “先生,刚刚不跟你说了吗?我们不卖中途票,只卖全票,所以,你买的是通往……”

  “行行行!”林五一也懒得说辞,掏出了150块递了进去。

  三个人拿着票,上了一辆破破烂烂的小巴车。

  坐上车,林五一还是郁闷,一连吃了好几次亏,本就经费不足的他们更是雪上加霜。

  小巴车十多分钟就出了山城,来到了崎岖不平的道路上,一路上摇摇晃晃。

  半路上,又陆陆续续上来几个人,原本没有坐满的车变得有些拥挤。

  突然,车上一个长得五官还算清秀的女子,打了旁边座位上的男人一个巴掌。

  男子乖乖的坐在座位上,什么也没有说。

  倒是女子不依不饶的说男子非礼她,坐在车厢里哭天喊地,说是没脸见人,活脱脱一个泼妇。

  这时,后面座位上一个自称是她老公的男人站了起来,他要收拾前面这个男子。

  男子也不是个怕事之人,也站起身来,一直说自己没有非礼坐在车厢里哭闹的这个女人,同时拉开了一副准备打架的架势。

  两个男人你一句我一句杠了起来,除了叫嚣,也没有真正的动起手来。

  三个人就坐在后面看热闹,胖子还小声的说:“一点劲都没有,光叫嚣,不打架。”

  司机也没有停车,车上的人也没人管这闲事,一个比一个冷漠,似乎对这种事见怪不怪。

  这时候,有人喊停车,说是要下车,司机便把车停了下来,下去了两个人。

  车继续走着,那两个男人继续杠着。

  突然,其中一个男子让司机停车,说是要下去单挑,车上不方便。

  车停了下来,男人拽着那个非礼的男子下了车,女子也跟着下了车。

  车继续行驶着,车上开始喧闹起来。

  林五一突然觉得不对劲,这种事情一般只会出现在大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中。

  一个词突然出现在林五一的脑海里。

  “扒手”!

  林五一赶紧翻看着自己的口袋,才发现上衣的口袋上有一个划开的口子,钱不见了。

  林五一懊悔不已,自己明明知道这是扒手的惯用伎俩。

  先制造矛盾,引起别人的注意,当所有人把思想集中在矛盾身上的时候,悄无声息的下手,典型的声东击西,令人防不胜防。

  林五一才明白,为什么两个男人只是叫嚣,而没有真正的打了起来,原来是在演戏。

  扒手和造事的三个人是一伙的,都怪自己是个不经世事的“童子鸡”,真是丢了骁骑术士的脸面。

  林五一告诉胖子,钱丢了,就是刚刚造事的那伙人干的。

  别看胖子平时胆小如鼠,其实都是表象,骨子里可是个社会人,听到林五一说钱丢了,哪里还坐得住。

  急忙忙叫司机停车,司机并没有听他的话,而是说:

  “小伙子,我劝你还是省省吧!人家是成团伙的,而且心狠手辣。”

  “没事,被偷过一回下回就涨记性了!”

  林五一把胖子按在了座位上。

  怪不得车上的人都那么冷漠,敢情都是过来人哪!

  林五一想了想,这种手段应该属于《斗贼秘术》记载的贼秃苟盗一派,最初只是苟与市井生活之中,随着时代的发展,手段越来越多。手持刀片,划人衣袋只是苟盗一派的绝技之一。

  林五一又被现实给上了一课,堂堂的骁骑术士,竟遭了贼秃的手段,真是惭愧。

  可惜了身上的一千多块钱,丢得一点都不值当。

  这下好了,身无分文,今后该怎么办?

  所谓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林五一是越想越气,竟然栽在了贼秃分子的手里。

  又过了半个小时,小巴车终于到了一号站台。

举报

作者感言

老鹰吃小鸟

老鹰吃小鸟

求收藏!

2020-07-09 07:5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