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骁骑术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搜索

骁骑术士 老鹰吃小鸟 2044 2020.07.15 12:54

  老凡恨得牙痒痒,都怪自己没有当机立断,要不然不会是现在的局面。

  半年之前,他从省级中山市调到山城,山城只是一个地级市,看似平调,实则低了一级。

  今年是他晋升最后的机会,他需要一个足以支撑他晋升的业绩,俗话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这一次,他要的不是钱,而是鬼老七的人头,是民间博物馆盗窃案的水落石出。

  鬼老七跑了,他的计划全泡汤了。

  老凡心如刀割,怒火冲天,迟迟不能平静。

  “传令下去,加派人员,挖地三尺也要找出鬼老七。”

  在清风岭群山之中,鬼老七还有一个据点,离开老巢的他们,果断奔到了这个据点。

  经历此事之后,鬼老七知道山城已经呆不下去,混迹江湖多年,鬼老七历来都是义字当先,他不想皮子们跟他一起陪葬。

  到达据点之后,鬼老七跟他的皮子弟兄们说:“大家跟随我浑浑噩噩,躲躲藏藏二十多年了,我想,大家都应该看得出来,在这样的年代里,我们这行已经强弩之末了。”

  “我感谢大家!这么多年出生入死,如果没有你们,就没有我鬼老七的今天。”

  鬼老七拱手作揖,给皮子们来了个三鞠躬,皮子们都拥上去,叫他不必如此。

  “今天,是我跟老凡的私人恩怨,我不希望任何人插手”。

  皮子们不乐意了,都纷纷表示与鬼老七同生死,共进退。

  鬼老七拔出腰间的匕首,顶在自己脖子上。

  “今天若有人想插手此事,就是和我鬼老七过不去。”

  皮子们惊呆了,慌忙上前阻拦。

  “都别动!”

  “弟兄们,要是认我这个大哥就听我一句劝,咱们根本不是老凡的对手,留下来只有送死。”

  “如今,世道变了,咱们皮子也混不下去了,也是时候解散了。”

  “就算没有今天的事,我们也该解散了,这个事情我已经想了很久了。”

  “大家都另谋生路去吧!记住,做一个好人,不要再做皮子。”

  皮子们同意解散,另谋出路,但是,他们一致要求,必须报了今天的仇,否则免谈。

  鬼老七非常欣慰,不愧是跟了自己多年的弟兄,够义气。越是这样,鬼老七越不会把众人往火坑里送。

  他把匕首顶到嗓子眼上,逼退众人,在他的威逼之下,不敢再有上前者。

  “此地不宜久留,快走!有多远走多远,永远不要回来!”

  在鬼老七再三的逼迫之下,皮子们只好不情愿的离去。

  鬼老七收起手中的匕首,慢慢悠悠的坐在地上,他想要报仇。

  对于他来说,自从遭了老凡的暗算,他的命就已经掌握在了老凡手里,如今,他想明白了,以老凡的为人,他根本得不到解药。今天的事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如今的鬼老七,只剩下了半年多的寿命,反正都是个死,不如来个鱼死网破,死之前,一定要拉上老凡作伴。

  于是,他开始计划如何复仇。

  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反而最安全”,此时的老凡正在搜山,而且,很快就会找到这里。不如,反其道而行之,返回老巢。

  于是,鬼老七出了据点……

  而此时的老凡,正在不断的加派人员,展开地毯式的搜索,直到晚上,搜索人员没能找到一个皮子。

  老凡气得坐站不是,只能摔东西发泄心中的愤怒,一个劲的骂自己的部下,连个皮子都抓不到,一群饭桶。

  他深知,进入夜里,搜索难度更大,而且过了今天,要想再找到皮子根本就不可能。

  于是,做了一个决定,停止搜索皮子。他料想,皮子偷来的东西肯定就藏在老巢。既然皮子跑了,那就先随他去吧!他要的是被偷的那些博物馆藏品。

  老凡带着他的部下也奔着鬼老七的老巢而去。

  鬼老七绕了半天的山路,并没有发现老凡的人,觉得特别奇怪,等到他摸到了老巢的时候,才发现一群抬着火把的人,正在抄他的老巢。

  他趴在草丛里,偷偷的盯着,心中有些忐忑不安,希望老凡不要发现密道。

  他看到了混在人群中的老凡,气得拍了几下大腿,如果现在他的弓弩在手,以他目前的这个位置来看,能轻而易举的送老凡归西,可是弓弩却在密室里。

  鬼老七死死的盯着老巢旁边那个不起眼的小茅房,密室的暗门就在那里,他祈祷着不要被发现。

  老凡把鬼老七的老巢抄了个底朝天,什么都没发现,一生气,一把火烧了他的老巢。

  他知道,鬼老七在这山中还有其他的据点,或许东西藏在了别的据点,于是带人离去。留下了燃烧着熊熊大火的老巢。

  鬼老七看到老凡带人离去,在原地等待了十多分钟,确定没有人,才摸了过去。

  看着燃烧的大火,鬼老七思绪万千,他的一生,如同放电影一般,在他的脑海里过了一遍又一遍。

  他笑了起来,笑他的一生,活在了盗窃与准备盗窃的路上,如今,他得到了报应,这是他应有的报应。

  他来到旁边的小茅房,打开了密室的门,走了进去。由于密室上面熊熊的大火,密室里出奇的热,他本来想开着密室的门,透透风。但是,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关上了大门。

  密室里坐着一位七十多岁的老者,正是陈真。

  鬼老七进入密室之中,慢慢的走过去,坐在陈真的前面,他看了看依旧一言不发的陈真说了一句,“你走吧!”

  两年前,鬼老七遭了老凡的毒手,但是,他知道,老凡的偏方出自陈真之手,并从清风岭山顶把陈真弄了下来,企图通过他得到解药!

  但是,两年过去了,陈真没有说过一句话。他也不晓得为什么陈真不愿意帮他。也不知道陈真为何会将偏方给了老凡。

  他和陈真都是贼秃分子出身,500年前是一家,他看了一眼陈真,不禁感叹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举报

作者感言

老鹰吃小鸟

老鹰吃小鸟

求收藏!谢谢!

2020-07-15 12:5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