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骁骑术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起点

骁骑术士 老鹰吃小鸟 2055 2020.07.01 18:04

  三人沿着小溪走了一天,山路崎岖,艰难前行。

  日落之时,他们终于在小溪的一个出水口,发现了一个巨大的洞穴。

  林五一甚是欢喜,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事情一步步迎着他的推测前进。

  他甚至觉得灵珠失窃案已经过半,离水落石出不远了。

  三人决定先就地露营,待明天早上再进山洞,于是便在旁边的空地上搭起了帐篷。

  这一次,三个人并没有再想什么打野味之类的事,怕又生事端,一心只想尽快完成任务。

  于是,三个人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就选择了睡觉。

  林五一有点睡不着,他开始有点激动了,他认为自己很快就会找到灵珠失窃的答案。

  然而,他并不知道他犯了一个大错……

  又是一个晴朗的早晨,叽叽喳喳的小鸟声唤醒了沉睡的三个人。

  三人起床之后,简单的打理完,背起行囊,准备进洞。

  这个洞悬于半坡之上,洞口很大,洞里往外流淌着涓涓细流。

  林五一吸取了上次进河神庙的教训,为了方便照明,他们把手电筒绑在头顶,做成了头灯。

  于是,三个人相继进入了洞中,洞很大,高约三米,宽则有十多米,一直往里延伸。

  由于水的长期侵蚀,洞中的石头千奇百怪,造型独特,鬼斧神工一般精致美观。

  三个人继续往里走,并不做过多的逗留,他们是来找秘密通道的,不是来探险的,自然会忽略一些不关乎与目的的事情。

  越往里走,洞里越黑暗,水流经过的地方,林立着椭圆形状的石柱,犹如雨后春笋。

  胖子蹲了下去,发现椭圆形的石柱上布满了细小的触手,一片接着一片,犹如一床毛毯铺在上面,触手呈白色,不停的蠕动着。

  这是何等生物,他还在研究着,听到林五一的喊声,并准备跟上去。

  刚要走,发现挪不动脚,踩在石柱上的一只脚,像是脚底粘了胶水一样,死死我钉在石柱上。

  胖子用力拔,丝毫没有反应,吓得他赶紧呼唤前面的两人。

  林五一和陈思思听到胖子的呼喊立马跑了回去。

  刚到胖子身边,胖子赶紧招呼两人不要碰那些石柱。

  胖子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三人便蹲下来开始研究他的脚到底怎么回事。

  原来是石头上的这种不知名的触手生物紧紧的抓住了胖子的鞋子。

  “快脱鞋!”

  胖子赶紧脱掉了鞋子,把脚拔了出来。

  林五一凑近了仔细看,这些白色的小触手长着倒刺,所以才能牢牢抓住鞋子。

  又是一个知识盲区,三人都不知道这是什么物种,也不敢招惹。

  “找秘密通道要紧,咱们避开这些石头,别招惹就行!”林五一说道。

  刚要走,胖子不干了。

  “我这光着脚丫子,怎么走!”

  陈思思看看胖子提着一只脚站在那里,不由的蒙着嘴笑了起来。

  “要不咱三个人一起用力看看能不能把鞋子拔出来”林五一提议道。

  正当三人准备实施方案的时候,陈思思突然说:“等一下”。

  她发现了一个问题,灯光照到哪里,哪里的触手就开始动,手电筒余光下的触手就不动。

  陈思思试了几遍,都是这种效果,灯光拿开,这些触手就不动。

  所以这些触手怕光,陈思思继续分析着,

  她认为害怕就会紧张是动物的本能,这些触手很有可能就是因为紧张了才会动,然后出于本能的防御,才会伸出倒刺,牢牢抓住物体。

  也许它不紧张了就不会吸着胖子的鞋子了。

  所以,我们只要关掉手电筒,等一会,就能轻易的取下鞋子。

  两人诧异的看着陈思思,半信半疑的关掉手电筒。

  大约过了几分钟,胖子身手去拿他的鞋子,果然不费吹灰之力。

  林五一开始对陈思思刮目相看了,遇到事情只能当拖油瓶的她这回这么冷静,学会思考问题了,进步很快嘛!

  关键是还被她分析对了,这下倒好,能调侃的人就剩下胖子了。

  三个人继续前进,小心的避开那些会粘人的“小家伙”。

  越往里走,洞越来越小,也看不见了那些触手生物。

  洞里面凉飕飕的,脚下还是一条涓涓细流,犹如一条小沟,两边是冰冷的石壁,看上去就像一个峡谷一样。

  再往前走,到了洞穴的尽头,尽头是一处泉眼,有一个小小的趵突泉。

  除此之外,四面都是冰凉的石头壁。

  三人仔细的观察,并没有发现什么神秘通道。

  林五一提醒胖子认真找,或许跟河神庙一样有暗门。

  任凭三人怎么细致,都未发现有任何的端倪之处,看来这就只是一个天然洞穴而已,并不像河神庙那样被人为开掘过。

  如此一来,林五一的推断不攻自破了。

  青龙塔根本没有像河神庙那样,被人工开辟了一个通往里面的通道。

  林五一犯了教条主义错误,不应该用河神庙固有的经验和认知来套在灵珠失窃这件事情上。

  或许这就是人的固有思维,往往遇到新鲜的未知事物,首先想到的就是用自己现有的理论去解题。

  因为这样,他们从出发就走上了一条错误的道路,也导致了他们一路上九死一生。

  想到这些,林五一有些愧疚。

  有些事,过分的执着就变成了固执,其实,他应该多听听两人的意见。

  灰溜溜的三个人只能打道回府,另辟蹊径。

  回撤的一路上,林五一都心不在焉,这件事对他的打击很大,心里一片空白,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一路走来,信心满满,以为马上要查出真相了,没想到被打回了原样,林五一垂头丧气的走着。

  再看看眼前的两个人,可以说是陪着自己出生入死,正因为自己错误的决定,差点让两人散命九泉,心中满满的自责。

  自己可是骁骑术士第十八代传人,这回把祖宗的脸都给丢尽了。

  他边走边想,算了,也许自己根本干不了这活,根本就没有那天赋。自己还是做个平常人,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吧!

  陈思思和胖子一句话也不敢说,毕竟,谁也不愿意去打扰一个受伤的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