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骁骑术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攀登

骁骑术士 老鹰吃小鸟 2012 2020.07.11 10:29

  出了乱石林立的一线天,眼前是一座大山,正是传说中的清风岭。

  一条蜿蜒曲折的小路径直通向半山腰,半山腰以下,都是缓坡,半山腰以上,没有坡度可言,大山垂直而上,步入云霄。

  整座山看上去如同一个巨大的葫芦,山腰上呈沟状,那里便是这清风岭唯一能停留的地方。

  林五一站在那里观看着整座山,只听得老马一声:“走啊!看好戏去!”

  三个人便跟了上去,小路越走越陡,已经开始站不住脚。

  走在前面的老马也是举步维艰,幸好小路边上还有一些低矮的植物,要不然真的无法前进。

  四个人小心翼翼的往上爬,不敢有一丝懈怠,因为脚下一打滑就会滚下山坡。

  林五一事先考虑到陈思思状态不好,于是便让她走前面,而林五一则是殿后。

  陈思思也明白,自己不能有任何闪失,要不然,林五一会连同她一起滚下山崖。

  四个人的行进速度犹如蚂蚁在爬,整整爬了三个小时,他们终于到了半山腰,这里是一个沟形区域,算是缓冲地带。

  四个人坐在缓冲地带休息,由于体力消耗过大,他们需要补充体力。

  即使是在着缓冲地带,人也没有站起来的勇气,老马提醒他们,不要往下看,越看只会越害怕。

  林五一还不忘调侃:“依我看,这里不该脚叫清风岭,应该叫葫芦岭。”

  四个人哈哈哈的笑了起来,也算是缓解了一下紧张的气氛。

  陈思思开始分发水和食物,相互传递着。

  老马边吃边说,接下来,咱们带来的所有东西都必须留在原地,如果有命回来再来取。

  老马这话是越来越吓人,林五一都有些逆耳,回头便抱怨起老马来。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种吓唬人的话,就不能有点正能量的东西吗?”

  “再不济,你就加加油,打打气,总比你在那里说丧气话好!”

  老马笑了起来!

  “就是要让你们害怕,这样才能提起精神来,这可是玩命的活,我可不敢跟你们说前面一马平川。”

  “我怕你们当儿戏,真要当了儿戏,那可是真的得死,这悬崖下面,可不差你们几个。”

  老马说话够难听,不过倒很在理,林五一也没有再继续反驳。

  老马继续说道:

  “各位,少吃点,差不多得了,再吃一会得吐出来!”

  三个人也不敢怠慢,毕竟这山上,三人啥都不懂,还得听老马的。

  四个人休息得差不多,便抛下了所有东西,准备出发。

  老马带着他们沿着缓冲地带爬了一段距离,老马突然停下。

  他们前面悬挂着一条铁链,老马说是从山顶放下来的,爬上这条铁链,就能到山顶。

  老马给他们每个人发了一条腰带,并交待他们务必系牢靠,然后又给每个人发了一个钩扣,把钩扣绑在腰带上。

  三个人都弄好以后,老马一个一个的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问题之后,又给每人发了一个攀岩爪。

  老马特别交待,此去山顶,一路上光秃秃的没有任何植被,只有岩石,爬的时候,只能依靠攀岩爪,而且,千万要记住,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任何人不许玩下看,就算是有人掉了下去,也不能回头。

  老马拉着铁链,给他们做示范,先把钩扣扣在铁链上,每往上爬一步,挪一次钩扣,如此反复,以确保在失足的情况下,人能挂在铁链上。

  老马示范完毕后,四个人开始攀岩,按照老马,陈思思,林五一,胖子的顺序依次向上爬。

  最难爬的莫过于负角度的地方,人都贴不在石壁上,脚下一滑,就掉在半空,如同荡秋千一样。

  青龙山的恐怖与这比起来,可谓是不值一提,就像老马说的一样,拿命来玩。

  爬到一半的时候,陈思思停了下来,任凭老马在前面说着怎样鼓励的话,陈思思始终没有攀爬的力气。

  不得不承认,女孩子的体力的确不如男孩子,陈思思手脚松软,任她怎么用力,就是使不出劲来。

  爬到一半的时候,竟遇到如此棘手的问题,三个人都没有办法,只能一个劲的给她打气,但是,毫无作用,陈思思依旧使不出力气来。

  突然,一个绳子落在了陈思思的面前,这是老马丢下来的绳子。

  他告诉陈思思,系在她的腰上,等陈思思系好之后,老马说道:

  “咱两现在是命运共同体,你生,我则生,你死,我则死,要么,你跟着我一起爬,要么,你把我拖下悬崖,你自己选择吧!”

  好一个舍命陪君子,老马这激将法可是拿命在赌,林五一对他是刮目相看,但又不知道老马到底为何如此帮助他们。

  陈思思也不想拖累任何人,只不过受限于身体条件,心有余而力不足也。

  老马见她无动于衷,无可奈何的说道:“只要你坚持住,到了山顶,我保证能治好你的病。”

  林五一听老马这么一说,心中暗道,莫非他就是陈真,但是,年龄根本对不上,也许只是他的激将法而已。

  陈思思休息了一会,手脚慢慢的能使出劲来,她也不想因为自己,断送了其他三个人的命。

  她告诉老马,可以继续攀登,并且时刻在心里提醒自己,团队的力量取决于它的下限,她就是下限,只有她到了山顶,整个团队才能到达山顶。

  她不断的提醒自己,想想为他拼命的三个人,咬牙坚持着,一步一步往上爬,汗水打湿了她的衣服,迷湿了她的眼睛,她没有松懈。

  傍晚时分,四个人终于爬到了山顶,躺在山顶的他们,说不出心中的感觉,有辛酸,有泪水,有感动,也有激动……五味杂陈。

  不知道为什么,爬到山顶的三个人突然感觉不到疲惫,或许是因为成功登顶的成就感,或许是马上要知道真相的迫切感,总之,一切都是那么顺利。

  四个人静静的躺了一会,老马站了起来,他们三人也跟着站了起来。

举报

作者感言

老鹰吃小鸟

老鹰吃小鸟

求收藏!

2020-07-11 10:2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