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骁骑术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无人村

骁骑术士 老鹰吃小鸟 2016 2020.07.09 15:56

  三个人收拾好行李便下了车。

  路边确实有一个站台,可是,放眼望去,方圆几十里,看不见一户人家。

  原来,一号站台就真的只是一个站台。

  站台的旁边有一条泥巴小路,沿着泥巴小路望去,远处是林立的大山。

  其中有一座山峰最高,那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清风岭。

  路口有一块木制的路牌,全身沾满了泥巴,已经看不清楚上面写的什么。

  林五一捡了根棍子,划拉了几下上面的泥土,也算看清楚了路牌上的字:

  “清风岭”!

  超市老板说过,清风岭山脚有一个小山村,这条路肯定就是通往村子的小路。

  此去清风岭,还有五十多公里,就这样徒步前进,何时才能到达。

  林五一盘算了一下,三人带着的食物,最多能维持五天,所以,这次清风岭之行,必须在五天之内返回。

  而且,返回之后,还得为钱发愁,林五一千算万算,还是没算到会有今天。

  说罢,三个人背起行囊,沿着小路出发。

  所谓贵在坚持,林五一终于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

  因为刚开始走的时候,三个人步伐都比较轻快,但是,越往后面走,步伐越是沉重。

  差不多走到一半时,三个人都走不动了,心里是想要走的,可是脚不听使唤。

  既然走不动,那就歇会吧!顺便吃点东西,补充一下体能。

  说来也奇怪,三个人走了那么远,愣是没遇上一个人。

  差不多休息了半个小时,三个人继续出发,总是感觉这段路比前半段要远一些。

  三个人一直走,一直走,感觉大山就在眼前,但是,怎么努力的走,就是走不到。

  胖子提议,休息一下再走,林五一则坚持继续走,五十里奔走就差这最后的一哆嗦,这种时候不能泄了气。

  三个人搀扶着继续走,终于在太阳落山之前来到了小山村。

  三个人躺在路边,迟迟未能站起来。

  其实,五十公里对他们乡下娃来说根本不叫事,关键是负重太多。

  一路上,还是和之前一样,没有遇到任何人。

  林五一坐了起来,看着眼前的小山村。

  小山村坐落在大山脚下,抬头就是高耸入云的大山。

  看着看着,突然感觉很邪门。

  村子里没有鸡鸣狗叫,出奇的安静,而且,现在正是晚饭时间,村子里并没有烟雾缭绕,完全没有一点乡村气息。

  看来,超市老板说的邪门并非空穴来风。

  林五一拍了拍胖子,让他看看这小山村。

  胖子也发觉了不对劲,汗毛都竖立起来。

  俗话说:“既来之则安之”,林五一决定一探究竟。

  林五一和胖子提着开山斧,陈思思则是抱着铁橇,三个人畏畏缩缩的进了村。

  村子里面,家家户户闭门紧锁,林五一大着胆子的敲了几家的门,一点反应都没有。

  整个村子里,只有一家是开着门的,三个人摸了过去。

  院子里空无一人,三个人便摸了进去。里有一个牛棚,牛棚里养着一条牛和几个山羊,很显然,这家肯定有人。

  就在这时候,屋里飞出了一个扫把,幸亏林五一闪躲即时,要不然就砸在了脑袋上。

  同时,屋里也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哪里来的瓜娃子,光天化日之下,敢到老子门上偷东西!”

  男人提着根木棍冲了出来,三个人见状,下意识的往外就跑。

  “小兔崽子,别跑!”

  男人追了出去,站在门口,眼看着跑远的三个人,抬起木棍,使劲的砸向三个人。

  林五一突然反应过来,咱们又不是贼,怕什么呢?干嘛要跑。

  他停下了脚步,远远的朝着男人喊:“我们不是贼,我们只是问个路。”

  男人一听便知他们是外乡人,或许真就是问路的,于是说道:“心里没有鬼,干嘛要跑呢!”

  “这不是被你吓的吗?”

  “回来吧!”男人朝着三个人招了招手,转身便进了院子。

  三个人又朝男人家走去,林五一示意胖子,把开山斧给收起来,想想刚才的场景,三个人拿着家伙什在院子里转悠,不被当成坏人才怪。

  三个人来到院子里,出于礼貌,也没有进屋,林五一上前问道:“我们就是想问一下去清风岭的路怎么走!”

  “杵在外面干嘛呢,进来吧”!

  三个人才进了屋,屋里比较简陋,土墙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裂缝,这是一个年代久远的土木结构的房子。

  屋里黑漆漆的,屋内摆着一张桌子,桌上有一支烧了半截的蜡烛,桌子周围还有几个破旧不堪的凳子。

  男人就坐在桌子旁边,这是一个看上去五六十岁的男人,消瘦的脸颊,黝黑的肤色,浓密的眉毛下面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两鬓有点斑白,脸上布满了深深的皱纹,那是岁月在他脸上留下的痕迹。

  男人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一根过半的烟,留着一截常常的烟灰。

  三个人找了个凳子坐下来,只听得胖子一声我靠,一个踉跄仰天摔倒。

  原来是年久老化的凳子,哪里受得了胖子的“吨位”!

  林五一和陈思思赶紧将他扶起来,胖子索性坐在了地上。

  林五一急忙说道:“让您见笑了,敢问你老尊姓!”

  男人拿起嘴上的烟,弹了弹烟灰。

  “你们叫我老马就行!”

  林五一接着问:“这个村子怎么家家都是大门紧锁呢!”

  “这个村就我一个人!”

  三个人都比较惊讶!不知道怎么回事,都抬着头看着老马。

  老马见一脸茫然的三个人,接着说道:“这里原本住着二十一户人家。”

  “可是!这方圆几十里,荒无人烟,交通也不方便,生活比较困难。”

  “后来,时代也变化了,开始有人搬走了,没过几年,就只剩下了我。”

  “我就是个单身汉,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曾经也有人劝我搬走,但是,我这个人吧比较念旧。”

  “我觉得大山下面挺好,安安静静,平平淡淡,种点庄稼,养几个牛羊,我挺喜欢现在的这种日子。”

举报

作者感言

老鹰吃小鸟

老鹰吃小鸟

求收藏!

2020-07-09 15:5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