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骁骑术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归来

骁骑术士 老鹰吃小鸟 2081 2020.07.05 12:34

  一路上,林五一思绪万千。

  整个灵珠失窃案件,自己就是这其中的一颗棋子,自己还是太过年轻了,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世俗纷争,人心险恶。

  经历了这一次的死里逃生,唯一的收获就是知道母亲并非是陈麻子所杀。

  当第一次遇上蟒蛇的时候,觉得世界上竟有如此可怕的东西,

  殊不知,比蟒蛇更可怕的是人心。

  所谓盗亦有道,偷盗者也是讲道义的,真正不讲道义的是老凡,为了一己私利,不知谋害了多少无辜的人。

  经历了这一番折腾,一路上,胖子躺在牛车上睡得跟猪一样。

  林五一倒想像胖子一样,不管那些人情冷暖,把心放宽,但是,他做不到。

  或许就是因为他天生好奇,屁大点事他都想搞清楚原因,才变成一个操心的人。

  陈思思也睡不着,想想几天前,自己还是坐在教室乖乖听课的好学生,现在却成了一个活不过三年的人。

  真是悲从天降,世事难料,你永远想不到明天会发生什么。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人生,每一天都是这样摸着石头过河。

  老牛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的走着,速度再慢也有到省城的一天。

  他们果真走了一天,夜幕低垂,三个人在路边的一个小旅馆停了下来。

  走了一天,也不知道走了多远,他们倒无所谓,可是老牛得休息啊!

  可是,三个人担心,万一灵珠有何闪失该怎么办。

  出发的时候,他们把灵珠做了伪装,装上了一车麦草。

  一眼看上去,就是一车草,看不出什么猫腻。

  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最后,还是决定陈思思除外,胖子和林五一轮流看守,一个上半夜,一个下半夜。

  赶车的老头也不肯住旅馆,说是给他们省钱,他跟老牛一起对付一晚。

  于是便从车上抱了几捆麦草,坐在地上,一边喂着老牛一边抽烟。

  胖子和陈思思进了旅馆,林五一先守上半夜,他来到老头旁边,拿起一捆草,边喂牛边和老头聊天。

  其实他知道,老头不是为了给他们省钱,他是怕自己的牛被人偷了。

  这么朴实无华的农村老头,潜意识里面永远对小偷存在着防范心理。

  可见,偷盗在人们心中如此根深蒂固,大到贼秃分子,小到市井之中的小偷小摸。

  所有人都觉得骁骑术士都将会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林五一却觉得不会。

  相反,需要出现像骁骑术士一样的人,更多的人,这个世界才会更和谐。

  本该无忧无虑的过着大学生活的他,却过早的体会着现实生活。

  第二天早上,三个人跳上牛车,他们又继续前进。

  当看见省城的那一刻,胖子眼泪都下来了,以为再也回不来了。

  三个人直接把牛车赶到了老凡所在的总部大楼。

  他们依旧被门卫给挡了下来。

  林五一跳下牛车,逮着门卫的衣领说到:

  “有这么对待英雄的吗?知道车上拉的什么玩意吗?”

  就在此时,老凡出现在大厅门口,林五一下意识的放开了门卫。

  老凡不知道眼前的三个人是怎样活下来的,突然对这三个小孩刮目相看起来。

  但这都不是老凡关心的事,他开口就问到:“陈麻子呢?”

  “他……………”

  林五一一把拉住胖子,这家伙永远都是个快嘴,生怕他说错话。

  “他被蟒蛇咬死了!”

  老凡哪会信这鬼话,陈麻子身手不凡,他都死了,还有眼前这三个瓜娃子什么事。

  老凡紧紧盯着林五一的眼睛,

  “来!看着我说,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

  林五一竟然一时语塞,说不上话来。

  老凡步步紧逼,“我怀疑你们和盗贼陈麻子相互勾结,图谋不轨”!

  “快点招来!要不然,到了明天,全市人民都会知道你们与盗贼勾结,盗窃灵珠!”

  林五一装作一副笑嘻嘻的样子,

  “哪来什么勾结不勾结,你不是要我们帮你查案吗?”

  “我们查出来了,你看我们带回来了什么!”

  胖子掀开牛车上的麦草,灵珠出现在老凡眼前。

  “我们要是跟陈麻子有勾结,干嘛还带回这灵珠。”林五一说道。

  老凡见到灵珠,突然有点不知所措,但还是极力狡辩道:

  “陈麻子和你们一起跑的,你们也脱不了勾结的嫌疑!”

  陈思思急中生智的说道:“是你请我们查的案,怎么查起我们来了。”

  “你到底是关心灵珠失窃呢?还是关心陈麻子?”

  “要不明天你也跟媒体一块交待交待!”

  “你就说,我的秘密查案小组终于查出了灵珠失窃的真相,真相是我的调查小组和盗贼勾结,把灵珠送回来了!”

  “所以,我的调查小组也是参与者。”

  “所以,我也是参与者。”

  “所以,灵珠就在总部大楼。”

  陈思思这一通犀利的言辞,气得老凡说不出话来,一转身,一撒手,走进了总部大楼。

  他的几个随从跑了过来,把灵珠从牛车上卸了下来。

  赶车的老头啥话也不说,赶着老牛就走了。

  还是老头比较聪明,不管世事无常,永远做自己朴实简单的农民。

  三人也随即离开了总部大楼,找了一家小餐馆,准备犒劳一下自己,顺便庆祝一下胜利归来。

  还是他们走之前去的那家餐馆,他家的牛肉面特别好吃。

  虽说是庆祝,但也就吃得起牛肉面,还是学生的他们,并没有太多的钱,消费不起一顿大餐。

  胖子提议,再不济也得开瓶啤酒,好歹得有点仪式感。

  “老板,三瓶啤酒!”

  “咔、咔、咔”三瓶啤酒摆在桌上。

  陈思思急忙说:“我不会喝酒!”

  “要这么说我也不会,谁天生就会,不都学的吗?”胖子边说边给陈思思倒酒。

  林五一赶紧阻拦道:“人家毕竟女孩子嘛,学什么喝酒,都跟你一样,臭不要脸!”

  “哟哟哟!我看是这里疼吧!”胖子边说边拍拍林五一的胸口。

  正当两人拌嘴之际,陈思思抬起酒杯一饮而尽。

  胖子比出个大拇指!

  “漂亮!”

  “要不给胳膊上的伤口来点,这玩意消毒!”

  林五一一把拍在胖子后脑勺。

  “喝你的酒吧!傻子,消毒得用白酒!”

  陈思思笑了起来……

举报

作者感言

老鹰吃小鸟

老鹰吃小鸟

老铁们投个推荐票鼓励一下呗!

2020-07-05 12:3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