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骁骑术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回忆

骁骑术士 老鹰吃小鸟 2060 2020.07.04 12:31

  四个人就这样面对着洞外数不胜数的青蛇,听着它们那“嘶嘶嘶”的声音。

  陈麻子走了过来,和他们三个人坐在一起。

  四个人边吃着干粮边休息,顺便还欣赏着眼前的青蛇“表演”。

  这种场景似乎在电影里都不曾看到过。

  这样的日子可以说是拜老凡所赐,要不是因为老凡,三人也不会走上这条路,也许现在正坐在教室里上课呢!

  陈思思是这件事情的主要责任人,是她答应了老凡的邀请。

  她特别想知道老凡究竟是什么人,也想知道她爷爷陈麻子的故事。

  于是陈思思便问陈麻子,他与老凡到底有何恩怨。

  陈麻子喝了一口水,向他们讲述了那些陈年往事。

  早年间,我与弟弟陈真行走江湖,走遍大江南北。

  后来,连年战乱,迫于生计,我便落草为寇,弟弟陈真隐居山林。

  我自幼随父学习奇门盗术,落草为寇之后,并未如土匪一般。

  我曾利用盗术偷过许多乡绅贵族,得来之物都分发给穷人。

  记得有一年,我们一行四十余人到了一个叫四平的地方,在四平山上的一座庙里安营扎寨。

  庙里有一尊大佛,不知为何方神圣,坐于正堂中间,双手置于胸前,手捧一个和田玉。

  我们四十余人都是战乱之中无路可走的人,今天落于此地,愿菩萨为见证,立誓要劫富济贫。

  劫富济贫是往大了说,往小了说实际上就是为了生存,因为那几年饥荒闹得厉害。

  这四十余人之中,有一个人就是你们口中的老凡。

  我们偷遍了整个四平的有钱人家,从未被发现。

  直到有一天,来了一位爷,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查到了我们头上。

  当时我们并不知道,那些乡绅贵族已经开始报复。

  直到陈思思的奶奶被害,我们才发现事情不妙。

  当时我们正准备跑路,发现老凡不见了,还带走了庙里的和田玉。

  当时的我觉得陈思思奶奶的死,定于老凡脱不了关系,

  于是年轻气盛的我带着弟兄们下山找老凡。

  那些乡绅贵族怕得要命,他们说是查案的那位爷杀了陈思思的奶奶。

  当时的我并不相信,但他们说是一个自称骁骑术士的人,我便相信了。

  因为奇门一派本就与骁骑术士有太多的恩恩怨怨。

  他们还告诉我那位爷逃跑的方向,我便带走弟兄们追了上去。

  可谁知道,老凡投靠了当地的军阀,我们中了老凡的埋伏,最后只剩我逃了出来。

  我才明白,查案的这位爷或许只是一颗棋子。

  之后,整个四平地区贴满了捉拿我的画像,下面标注着:杀人狂魔陈麻子,四平山之土匪。

  从此我就成了远近闻名的,杀人不眨眼的土匪。

  所为盗亦有道,我虽为盗贼,以偷盗为生,但我从不杀人。

  但是,四十多人唯我独活,这个仇我必须报。

  一天夜里,我潜进了军阀居住的地方,找到了老凡,他已经当上了一个小官。

  老凡承认了他一手策划了整个事件,陈思思的奶奶也是他亲手所杀。

  他为了在乱世之中立足,不惜牺牲那么多条人命。

  我便与他决斗,打斗引来了他的部下,有一个部下冲着我一刀劈了下来,被我闪身躲过,却硬生生的劈掉了老凡的一只手。

  老凡叫的撕心裂肺,我见事情不妙,跳窗逃跑,他的部下不知顾他还是顾我,三三两两的追了上来。

  我估计也是战乱为了混口饭吃,追我的人也没卖力,我才得以逃脱。

  后来,我再回到四平,他已经不知去向。

  一个月前,我才得知青龙塔上的这个灵珠就是当年菩萨手中的和田玉。

  我来的目的一个是拿回和田玉,告慰死去的四十多人,二是引出老凡,为他们报仇。

  刚才我没让你们跳那个盗洞,是因为我在洞里设下了机关,准备用来对付老凡的。

  听到这里,陈思思有些纳闷,明明父亲说过,奶奶是死于骁骑术士之手。

  为什么在爷爷嘴里,老凡又成了杀人凶手。

  陈思思便问陈麻子,到底谁在说假话。

  陈麻子叹了口气说道:“你父亲就是那一年失踪的。”

  那一年,你的父亲13岁,当时我们四十余人急匆匆下山报仇,把他一个人留在了庙里。

  等我回来的时候,他就不见了,我找了他几十年。

  本以为他已经遭了老凡的毒手,直到今天遇见你,我才知道当年他没有死。

  至于他为什么这样说,我也不知道,他失踪之后,我也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

  陈思思不知道谁说的是真的,可是父亲已经死了,如今,只有找到老凡,才能知道事情的真相。

  林五一听完之后,他知道陈麻子所说的那位爷,就是自己的爷爷。

  怪不得当年爷爷和父亲能逃出四平,原来是陈麻子遭了老凡暗算。

  陈麻子说他没有杀过人,全都是老凡杀人之后嫁祸于四平山土匪身上,世人才认为他是身背数条人命的土匪头子。

  照这么说,自己的母亲死的时候,墙上写着:杀人者——陈麻子。

  是不是有人故意为之,想嫁祸于陈麻子。

  也就是说,杀害自己母亲的人不是陈麻子,而是另有其人。

  这个人会不会就是杀害陈思思奶奶的老凡,难道这一切都是老凡所为。

  不管上一代有什么样的恩怨,对林五一来说,杀母之仇,此生必报。

  就在这时,陈思思的胳膊传来一阵阵剧烈的疼痛,被蟒蛇咬过的伤口开始发作了。

  陈麻子撕开了陈思思袖子,露出了被青蛇所咬的伤口,鲜红的两个牙印,伤口周围开始发黑。

  胖子急忙说道:“这是中毒了,快把毒给吸出来!”

  林五一接过胖子的话。

  “胖子,有点常识行不行,蟒蛇是没有毒的”。

  陈麻子又接着说:“这位小兄弟说的对,蟒蛇没有毒,发黑的部分只是淤血而已,只需要清除淤血就行”。

  他按着陈思思的伤口用力一挤,挤出了大量的黑褐色血液,陈思思却没有什么疼痛感。

  被挤过的伤口确实不见发黑,只留下两个红红的点。

  陈麻子叹了口气,接着说道:“这下麻烦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