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骁骑术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奇怪之事

骁骑术士 老鹰吃小鸟 2029 2020.06.27 17:21

  夕阳的余晖任意挥洒着它的余光,天边慢慢迎来了火红的晚霞,一天的时间将要过去。

  陈思思吃了两人的闭门羹,委屈的坐在一旁。

  她从包里拿出一块干粮,心不在焉的啃着!

  胖子拍了拍林五一:“哥啊!今晚再吃干粮明天路都走不动了”。

  “今晚咱不吃干粮,咱吃鱼!”林五一回答道。

  对啊!咱就住这小溪边,还怕没肉吃,自己怎么没想到。

  胖子一个跟头就站了起来,抄起开山斧就往林子里跑。

  林五一急忙问道:“你这是要干啥去?”

  “砍鱼叉”

  这个声音慢慢的淹没在森林之中。

  不愧是吃货,一听吃的就来劲。

  陈思思见胖子消失在森林之中,就跑到林五一旁边。

  “哎!帐篷都湿透了,咱们今晚又得露宿野外了”她试图引起林五一的注意。

  林五一抬起头,洗完澡的陈思思果然不一样,透这一股子仙女气,心瞬间被融化了。

  “你发什么愣呢?”陈思思问道。

  “哦!咱今晚吃鱼!”林五一支支吾吾的。

  陈思思没再继续问,她明白眼前的这个男人又起色心了,真是狗改不了吃翔。

  不一会的时间,胖子“杀”了回来。

  “来来来,搞起”胖子已经迫不及待。

  林五一不慌不忙的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急啥呢,咱还是先搞定住的地方吧!再说,抓鱼得等天黑”。

  陈思思又说了一遍帐篷都湿了,没法住。

  “咱三一起睡,哦,不对,是咱三住一起”林五一指了指还在小溪中的“浴室”。

  于是三个人把“浴室”拖上岸来,打了四个木桩,用绳子将“浴室”固定在木桩上。

  接着弄了一些树叶铺在地上,又砍了些树枝把顶封住。

  一个简易的小房子就盖好了,三个人把行李都搬了进去。

  搞定住处,接下来就要搞吃的了。

  趁着天还没黑,三个人到森林里找了些柴火,露天烧烤马上就要实现了,现在就差鱼上架了。

  夜幕降临,夜色朦胧。林五一和胖子打着手电出发了。

  陈思思则是在露营地烧起火堆,等待着满载或空手而归的两个人。

  手电筒的光照有限,不适合深水捕鱼,两人便朝上游走了一段距离。

  来到一处石头林立的水域,二人打着手电在石头缝中小心翼翼的摸索着。

  夜晚的鱼都躲在岩石下面,不一会的时间,两人就捞了十多条。

  今晚终于可以饱餐一顿了,想想都让人流口水。

  突然,只听得后方“扑咚”一声,似鱼儿跳水的声音,但声音足够大,而且水花飞溅到两人身上。

  两人不约而同的转过身,水面波光粼粼,拖起一条长长的波痕,消失在手电筒光亮的尽头。

  这显然是比较大的水生物留下的痕迹,“不会是有鳄鱼吧!”胖子急忙说道。

  离他们不远处又传来同样的声音,手电筒照不到,只听得见声音。

  接二连三的声音从不同的方向传来,这个不知名的生物好像在围着两个人转。

  夜色太黑,看不到这神秘的水生物。

  二人心里明白,此地不易久留,手里的鱼也足够三人吃上一顿,二人便迅速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烧起火堆的陈思思是坐立不安,昨天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她生怕两个人又出什么事。

  忐忑不安的她围着火堆不知转了多少圈,两只手不自觉的搓来搓去。

  林子里传来了说话的声音,陈思思知道两人回来了,提在嗓子眼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她打起手电迎了出去,想要第一时间知道两人的情况。

  林五一和胖子抗着鱼,有说有笑的回来了,二人商量好了不告诉陈思思刚才发生的事情,免得她又想打道回府。

  “小仙女,看看哥们给你带什么回来啦!”胖子见面就炫耀起他的成果。

  其实陈思思在意的是两个人的安危,她拉着两个人左看看,右看看。

  “你看啥呢?鱼在这呢!”胖子说道。

  “看看你俩有没有缺胳膊少腿”陈思思附和着。

  “行啦!咱烤鱼去吧!”林五一岔开两个人的话题。

  三个人回到火堆旁,柴禾已经烧的差不多了,只剩一点零星的火苗。

  胖子在火堆旁打了几个Y字形的小木桩,把鱼串在树枝上,架上火堆。

  三个人边烤着鱼边聊了起来。

  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查灵珠失窃上来。

  正因为陈思思是贼秃分子的后人,三人才莫名其妙的落了这个查案的事情,要不然三个人也不会到青龙山走这一遭。

  林五一有些好奇陈思思到底属于哪门哪派,想知道是否与自己那本《斗贼秘术》所记载的一样。

  林五一便问陈思思是否懂得盗窃之术,她祖上有没有传给她。

  陈思思说道:“我真不懂什么盗窃之术,连我爸都不懂”。

  我只记得我爸说过,早年间,战火纷飞,在躲避战乱的途中,他与爷爷就失联了,时至今日,陈思思也没见过她的爷爷。

  爷爷是一个贼秃,自称是手艺人,他有几样工具,背着一个类似于铁棒的东西,据说还可以伸长缩短,挎着一捆绳子,还有一个像手掌一样的铁家伙。

  林五一努力的回想着《斗贼秘术》所记载的内容:

  古有贼秃,为奇门,苟盗,土遁,法隐四大门派。

  奇门善飞,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得飞檐走壁之术,穿梭于市井之中。身背铁橇,肩挎丝绳,手持飞抓,脚踏鱼胶,动若脱兔,静若寒蝉。

  小者,以丝绳为主,飞抓为辅。垂梁而下,钓之于无声,或以铁橇为主,丝绳为辅,凭牖而入,取之于无形。

  大者,铁橇长为臂,落为点,丝绳之于两端,前为物,后为手,而之于手法。或上,或下,或左,或右,或进,或退,故取之。

  ……………

  根据《斗贼秘术》来分析,陈思思所讲的便是这贼秃奇门一派。

  林五一有些魂不守舍,惴惴不安,他站起身来说道:“我有点困了,我先睡了”。

  说完踉踉跄跄的进了“浴室”。

  留下了一脸迷茫的两个人……

举报

作者感言

老鹰吃小鸟

老鹰吃小鸟

林五一发现陈思思的爷爷居然是自己的杀母仇人,他将如何面对。敬请期待!

2020-06-27 17:2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