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昭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剑挑冥府望家乡

大昭志 指尖染土 2483 2018.07.12 18:09

  “颜罪,你最近才突破天人,阳寿未尽,平生除恶虽说不多,可从未伤天害理,想必是死于非命,因果有报,你讲死因告知与我,我李判官会为你做主的。”那个李判官道。

  “哦?在下不过是神游天外,被困在困龙域而已,黑白无常两位使者便将在下之魂魄勾来,实数冤枉啊。”颜罪淡淡的道,他必须装作一不害怕的样子,敢问人间何人不怕鬼,更何况是判官,人间那些所谓的不怕鬼的人,都是没见过鬼,不相信罢了。

  “哦?”判官皱着眉头道“阳寿未尽,也为死于非命,黑白无常,尔等可知罪?”

  黑白无常面色很不好看,但是还是回应道:“我等知罪,甘愿镇守黄泉路四十九年。”

  判官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对着颜罪道:“小友,做笔交易如何?我还有二十七年便功德圆满,羽化飞升,你若是愿意镇守大殿二十七年,二十七年后,本官为你一判,入天人道,直入天庭如何?”

  “不了,送我回去便是。”颜罪淡淡的道,二十七年,足够让王菲这罪大恶极之徒逆乱阴阳,自己的父亲和母亲皆是死在了她的手里,大仇未报,又怎么能飞升天庭。

  “小友,那本官就做一回恶人强行把你拿下了。”说着颜罪感觉自己的背后有着熟悉的感觉,剧烈的疼痛让颜罪差点疼晕了过去,颜罪回头一看,四根锥魂钉,顶死在自己的肩胛骨和腿骨的地方,虽然此时为魂魄,可是这个锁住的地方是一点没变。

  “孽畜,你修的是功德,你不怕遭天谴吗?”颜罪怒吼道。

  “本官现在与你有了因果,待我飞升之时,你便入天人道,本官说过的话,绝不更改。”李判官为难道,听着颜罪骂他,他也无动于衷,因为自己有过在先,又强行囚禁,这是他出生以来第一次亲手做恶事。

  “那黑白赌斗场,背后靠的就是你们冥府?”颜罪双目冒火,势必要探一个究竟。

  “不错。”李判官道。

  “为何?”颜罪咬牙切齿的说出来两个字。

  “冥府的生活很苦,这样来一举两得,一边可以加快我飞升的进度,一边又可以让黑白赌斗场源源不断的贡献美食,何乐而不为。”判官淡淡的道。

  “你一介冥府判官,作恶多端,天理昭昭,你会遭天谴的,我不甘心啊!”颜罪的吼声纵横整个冥府,戾气极重,煞气四溢,颜罪身体的痛苦使他面色扭曲,他感受到这锥魂钉里的寒冷,瑟瑟发抖。

  此时一个空灵的声音响起,道:“你为魂,未出法相,心有多大,自有多强。”

  颜罪听到了这话陷入了疯狂,自己被命运作弄的太惨了,囚禁二十七年,日日夜夜都要承受这种痛苦,眼看着自己的弑父杀母的仇人逍遥法外,登上帝位,他怎么能不疯狂。

  “啊!我欲天地合一,阴阳环抱,四象破碎,龙脉枯萎,剑意显形!”颜罪怒吼,忽然间自己的手中多了一柄剑,此剑是绝尘剑的模样,不过是透明的只有线条而已。

  颜罪一剑就将李判官枭首,剑气纵横,背部的锥魂钉也被剑气碾的粉碎。黑白无常赶了进来,颜罪又是一剑,鲜红的鲜血仿佛将整个大殿染红,本来幽黑而通明的冥府变成了血色。颜罪失去了理智,他现在只想杀,杀尽这多舛的命运,杀尽这万千厉鬼,杀尽这天地恶人。

  颜罪一剑而出,冲向了鬼门关,这些鬼魂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便被剑气给搅碎了。颜罪一剑便将鬼门关劈成了两半,鬼门关轰然倒塌,只留着一地残骸。

  颜罪没有停下脚步,幽黑的冥府早已便的血红,无数恶鬼杀来,颜罪一一杀之,剑气纵横,每一剑就是无数恶鬼破碎,有尸体不断冲来,血肉模糊。这些都未能让颜罪停下脚步,冥府有三生石,上面记录着所有人的命格,他想知道自己究竟为何如此悲哀,为何要如此坎坷。

  奈何桥上,颜罪很累了,颜罪的剑至少挥动了数十万下,但是颜罪没有放弃,他一剑又一剑,不断挥砍着,将那些恶鬼屠杀。此时的场景,其实就是恶鬼屠杀恶鬼,颜罪此时与恶鬼已经差不多了。

  孟婆在派发着孟婆汤,孟婆并不是想象中那么苍老,反而异常貌美,肌肤似玉,但是却把全身上下遮的严严实实,除了手和脸,连脖子都看不到,左手拿着一根奇特的拐杖,右手拿着一个碗,碗里有着无色的液体。颜罪到了这里,似乎所有恶鬼都没有再来了,颜罪绕过孟婆,直接向前走,孟婆看见了颜罪,有些惊讶道:“好重的杀孽,黄泉路上你既然没死,喝了孟婆汤,你就去望乡台吧。”

  颜罪没有理会,还是呆呆的向前走去。颜罪的动作触怒了孟婆,孟婆挡在颜罪身前,道:“你若是不喝汤,老身就亲自送你入十八层地狱。”

  颜罪呆呆的看着,良久,说道:“你若是再挡着我,我便杀了你。”

  “好大的口气,莫以为你闯过了黄泉路,过了判官府你就可以肆意妄为,今天老身就收了你这个妖孽。”孟婆气道,一拐杖当头而来,颜罪一剑就斩断了她的拐杖,孟婆被吓的花容失色。

  “你是何人?为何如此强大。”孟婆惊恐道,自从冥府出现以来,孟婆就一直在这里,看过不少强者,这种力量她只在十殿阎罗身上看到过。

  “你既然挡了我的路,你就死吧。”颜罪呆滞道,说着一剑就将他枭首。

  颜罪走着,血红的天空依然血红,孟婆死后,恶鬼还是不断涌来,颜罪的剑气渐渐的不支了,颜罪身上出现了许多的伤口,看着自己的伤口淌出鲜血,便呆呆的疑惑道:“明明是魂魄,为何会流血呢?”

  此时,困龙域里的颜罪身上满是伤痕,若是颜罪的肉身死了,颜罪天人五衰也就来了,颜罪魂魄将会灰飞烟灭。

  颜罪杀着杀着,走上了望乡台,自己的血和那些恶鬼的血混杂在一起,颜罪身上的伤口很是骇人。颜罪走上望乡台后,恶鬼如潮水般退去,颜罪步伐浮虚,有一步没一步的走着,颜罪感觉到一阵眩晕,感觉自己就是要死了一样,颜罪作势就要倒下,可是颜罪的执念驱使着他又用绝尘剑撑起自己,继续拖着剑向前走去。

  到了望向台的边缘,颜罪望向了那望不见的家,一个大大的宅邸,里面有着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貌美妇女笑着,有着无数下人,无数侍女,无数死侍,门楣上面挂着一个大大的镶金牌匾——颜家。明明是自己的家,可是却有些不同。地上的青石板爬满了青苔,绵绵细雨就这么下着。然后场景中,那个貌美妇女凭空消失了,然后是中年男子,然后是侍女,然后是死侍,然后那个家也变得破破烂烂,本来辉煌的宅邸,梁柱折断,屋顶破露,那些古玩字画,奇珍异宝都没了,留下的只是一个破烂的大屋子而已。

  颜罪哭了,他知道颜家垮了,那些下人死侍们,拿着那些钱财跑了,颜伯阳和颜罪的母亲都不见了,地上的青石板还是青石板,苔藓比起之前有多了很多,雨还是淅淅沥沥的下着,颜罪脸上满布着血渍,血渍表面出现了两道清澈的泪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