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有超级牧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恨意

我有超级牧场 天地蝼蚁 2759 2019.05.24 18:01

  心里担心小破球的状况,枫乔的脚步很快,他跑过几条街,就快要到老马的药店了。

  但好巧不巧,枫乔眼前却出现了一个他十分不愿看到的人。

  前面摆着几个摊子的路边,黄牛正在慢悠悠地走着。

  枫乔死死看着黄牛,眼里冒出了火花,他感到自己胸中有无边的愤怒,将要冲出喉咙。

  黄牛目光散漫,心情看着很不错,当他察觉到了枫乔,黄牛嘴角弯起,眼神戏谑。

  “呦!这不是枫大乞丐嘛?怎么,来报仇了?不要打我啊,我好怕呦。”黄牛眼中满是嘲讽,声音阴阳怪气。

  枫乔感到自己脑袋瞬间充血:“你!”

  但是最终,他还是克制住了冲动,没有上去自取其辱。

  虽然枫乔现在已经能够修炼,但还未见到成果,这个时候上去,除了让黄牛的激将法得逞,没有任何好处。

  枫乔咬咬牙,转身朝巷子里走去。

  身后传来黄牛肆意的笑声:“哈哈,果然是个窝囊废!”

  枫乔紧紧握着自己的拳头,怒火冲天,一拳砸向边上的墙壁。

  谁知上方窗口有人在看戏,见枫乔如此,开口骂道:“臭要饭的,砸坏了我家的墙,用你的命都赔不起。”

  这人还打算再骂,枫乔眼神凌厉地瞪了过去,双眼通红,目眦欲裂。

  这人吓了一跳,含糊不清地嘟囔了一句,缩回窗去了。

  走到老马医馆的时候,枫乔已经使自己平静了下来,但是依旧脸色阴沉,有明显的怒火。

  在医馆里坐着的白胡子老马看见枫乔,满是警惕,道:“你小子又来干嘛,别来祸害我了!”

  枫乔脸色冷峻,说道:“小破球被黄牛打伤了,需要草药疗伤。”

  这时在内堂干活的年轻伙计走出来了,老马见此,神情明显放松了下来。

  老马胡子一吹,冷漠道:“我不管你出什么事了,有钱抓药,没钱滚蛋!”

  枫乔依旧神情凝重:“小破球这次被伤到了头部,很可能会危及性命。”

  “没听明白吗?有钱抓药,没钱滚蛋,滚蛋知道吗!?”老马十分不耐烦,破口大骂。

  边上伙计抱着双臂,冷冷地看着枫乔,一旦他又什么动作,就会马上出手。

  枫乔沉默了一下,缓缓开口:“老马,人命关天,以前是我手贱,偷你的药材,但小破球还小,”枫乔突然抬起头直视老马,“老马,我枫乔从出生到现在还没求过人,今天我求你给我一些药,让我去救小破球。”

  老马沉默了,静静地看着枫乔的眼睛。

  许久之后,老马忽然开口道:“怎么伤的,我看看抓些什么药。”

  枫乔始终提着的心放了下来,脸色也稍稍缓和。

  等枫乔接过老马精心抓取、打包的药材后,他真诚道:“老马,谢谢你,草药钱我以后会还的。”

  老马“哼”了一声,骂道:“你小子能有钱还,老夫就把断肠草当饭吃!”

  枫乔没有像往常一样与老马斗嘴,再次感谢一番,拎着药快步往破屋赶了回去。

  回到破屋后,枫乔用石块搭一个简陋的灶,再把一个破罐装水放上去,慢慢熬药。

  到了晚上,其他乞丐都回来了,见小破球这个样子,无不大骂黄牛一通,用尽了平生所知的脏话。

  小破球已经喝了药,躺在地上。

  枫乔在喂小破球喝药的时候,发现其右耳有些血迹,这让他十分担心。

  “咕咕咕”,一天没有吃饭,枫乔的肚子已经开始抗议了。

  这时有一个乞丐把自己的破碗递了过来,说道:“枫乔哥,我今天抢的饭多了,你填填肚子吧。”

  枫乔看过去,这人外号老砖头,四十好几了——也可能是五十了,做了大半辈子乞丐。

  他点点头,接过碗,也没说什么感谢的话,下手把饭塞进嘴里,用力嚼着。

  天色又黑了下来,枫乔盘膝坐着,毫不懈怠地运行圣人经,期待着自己修炼有所成就的那一刻。

  枫乔心里有数,黄牛练过一些把式,自己要修炼一段时间才能打得过他。而具体要到什么程度,枫乔也有目标。

  黄牛加入的是石板城一个叫黑蛟帮的小帮派,听说黑蛟帮的帮主是一个聚灵六重的修行者,一拳就可以打倒黄牛。

  枫乔估摸着,自己到了聚灵三重,应该就能轻松地打败黄牛了,毕竟自己常年饿肚子,身体实在太过瘦弱。

  修炼之路最低的境界叫做聚灵境,顾名思义,就是凝聚灵气。

  聚灵境又分九重,石板城的修行者多是七重以下,只有城里的三大家族才有七重以上的修士。

  而聚灵境之上,就是虚丹境,凝结虚丹,实力提升不止一点半点,石板池城主就是城里唯一虚丹境的人物。

  修炼其实十分枯燥,但枫乔刚刚踏上此路,还残余着莫大的兴奋,于是耐心地运转功法。

  但是他的灵胎实在太差,是最低级的凡品下等,修炼速度就像蜗牛在爬,让人心急。

  黑暗里,枫独牧在静静地看着枫乔这边,若有所思。

  运转了两个周天后,枫乔有些心神劳累,停下了修炼,睡了过去。

  第二天刚亮,破屋里的乞丐们很准时,都马上醒了,像是约定好一样。

  枫乔担忧地看了眼躺着的小破球,然后走出破屋。

  街上人群流动,叫卖声不断。枫乔在路上走着,手里也没有乞丐要饭所需的破碗。

  好歹是一个乞丐头头,自然要有点与众不同。

  枫乔要饭的方式就是找个空地,往地上一座,就这么等着,外行人看着倒是有几分潇洒的意思。

  但枫乔却深知这做法对乞丐来说是十分愚蠢的,因为他的特立独行,他收到的铜钱、吃的,远没有其他人多,因此他才偶尔去路边摊子上“拿”些吃的,否则早被饿死了。

  不过今天运气不错,竟然有人扔给他一个铜钱,他赶紧拿去买了一个馒头,在路边啃起来。

  他吃得正香,边上不远处正是一个卖菜的摊子,摊主是一个中年妇人。

  这时,一个身材高大的光头走到摊子前,突然伸腿朝摊子踹去。摊子上的青菜黄瓜等被冲击,抛向了空中,朝着枫乔这边飞过来。

  “哗”,枫乔只觉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砸在自己头上,嘴里还有馒头的他跳将起来,大声嚷道:“哪个孙子!没长眼睛?”

  身为摊主的妇女见自己摊子被掀了,但光头凶神恶煞,头上还有一道可怕的刀疤,她不敢说话,只能蹲下收拾。

  刀疤头一脸嚣张,还有些得意,但枫乔这一声叫骂,让他皱起眉头看过去,见是一个乞丐,不禁露出轻蔑之色。

  “哼!”枫乔见这人看过来,重重哼了一声。

  刀疤头有点讶异,还十分愤怒,区区一个乞丐,还敢在自己面前装模作样?

  刀疤头凶狠道:“臭要饭的,你最好给爷过来磕几个头,否则,嘿嘿……”

  说着,他握了握自己的拳头,骨头相撞声便“咔咔”作响。

  枫乔眉毛一挑:“嘿嘿?太阳你娘!来,再给大爷‘嘿’一个,挺好听的。”

  刀疤头没想到这乞丐如此大胆,两眼喷火,欲过来教训枫乔,而枫乔哪能让他得逞,也准备撒腿逃跑。

  正在这时,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呦呵,这不是城东的刀疤头吗?怎么来我黑蛟帮的地盘,还在一个要饭的身上吃了瘪?哈哈!”

  声音的主人正是黄牛,枫乔看见黄牛,脸色不禁冷了下来,不过他心里也是奇怪,按黄牛所说,这刀疤头是城东巨鳄帮的人?不知为何会到城西来。

  刀疤头露出难言的笑容,不再关心枫乔,对黄牛说道:“哼!这城西我有什么来不得的,你敢动我?”

  黄牛脸色难看,眼珠微动,笑着道:“刀疤兄,你还是这么嚣张啊,只不过连一个乞丐都搞不定,真是叫人不得不小看哟。”

  另一边,枫乔看着黄牛双目凶狠,他从未如此恨过一个人,黄牛平日里为难为难自己也就罢了,但他却向十一二岁的小破球出手,而且毫不留手,不管小破球的死活,枫乔恨不得将他一拳打死在街上。

  但可悲的是,他没有这个能力,至少目前没有,他还需要忍耐,他相信报仇的时刻不会来得太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