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有超级牧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罪过罪过

我有超级牧场 天地蝼蚁 3225 2019.05.31 12:04

  花姨说罢,道一声“随我来”,自顾转身上楼而去。

  枫乔正欲跟上,却突然听身后有人喝道:“站住!一个要饭的,竟然也想蛤蟆吃天鹅肉,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枫乔眉毛微微扬起,转过身去,说话的不是严腾,而是一个穿着蓝色华服的青年,双手抱臂,满脸愤懑与不屑。

  枫乔微微一笑,稍稍倾身,温和地问道:“你有意见啊?”

  蓝衣青年像雄鸡般抬起脑袋,高昂道:“意见说不上,就是让你知道知道自己什么货色,省得在这里丢人现眼!”

  枫乔仍然保持着笑意:“哦?那我要是不知道自己什么货色,怎么办?”

  “你!”蓝衣青年没想到这人如此不识抬举,捏了捏自己的拳头,“那说不得要教教你了。”

  严腾在旁边“哼”了一声,看着蓝衣青年就像在看一个傻子。

  不过他心里还是乐意如此的,毕竟这人虽蠢,也不是修行者,但却是石板城三大家族中申屠家的人,枫乔要是惹了他,必会有麻烦。

  枫乔双手抱拳,像是虚心求教:“还请赐教。”

  蓝衣青年也不再说话,干脆地出手,只见他先摆了个颇为好看的架势,然后对着枫乔的头部打出一掌,嘴里大声吼道:“排山拳!”

  枫乔心里感到好笑,也没还击,只是侧身躲开。

  这人一掌打空,身子摇晃了一下,慌忙收回拳头,嘴里又吼道:“倒海掌!”

  枫乔不想再浪费时间,在楼上房间里可是有佳人等着自己呢,于是他终于出手,一掌拍在蓝衣青年胸口,将其击退。

  蓝衣青年吃痛,捂着自己胸口不敢再动,内心震撼。

  枫乔“哈哈”一笑,示意脸色难看的花姨继续带路,自己则在后面跟着,只留一行世家公子在大厅里面面相觑。

  枫乔上楼后,却有一人走到严腾身旁,对他耳语几句。

  严腾先是露出惊讶的神色,然后嘴角慢慢勾起,眼神逐渐阴冷。

  到了二楼,花姨又领着枫乔转进一个过道走进去,最终在一个房间前停下。

  花姨伸伸手道:“公子,请。”

  说完,不再停留,自顾走了。

  枫乔见花姨走过拐角,独留自己一人站在门前,一时之间竟然有些紧张。

  他看了看粉红色的窗纱,咽了咽口水,又搓了搓手,终于鼓起勇气伸手推门。

  门轻轻打开,枫乔把脑袋探进去,顿时一阵浓郁的香气冲进他的鼻孔,只见屋里装饰奢靡,房间正中紫檀木桌上点着一对大红纹花蜡烛,边上放着一把秀气的银壶。

  而桌边正有一位身材娇小的女子静静坐着,脸上蒙着轻纱,只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向枫乔看过来。

  枫乔再次咽了咽口水,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他竟然紧张地心跳加快,脑袋也有一些空白。他深吸了一口气,笨拙地走进房间,又回身把门关上。

  当枫乔进房后,清蝶终于看见他破烂的衣服,一双清眸不禁露出疑惑之色。

  枫乔看向清蝶,紧张地搓搓手,向前几步,嘴里说道:“想必这位就是清蝶姑娘吧?”

  但这时,清蝶突然皱起眉头,抬起长袖轻遮遮住鼻子。

  枫乔见状,慌忙往后退去,结巴道:“这……,我……,那个……不好意思啊,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就这样,没办法。”

  清蝶放下手,强行舒展自己的秀眉,道:“没事。”

  虽然只是两个字,却是轻灵好听,拨动心弦,枫乔心头不由得一颤。

  枫乔心中实在过意不去,道:“那个……要不然就算了?我还是走吧?”

  看着枫乔这个样子,清蝶的眼里竟然露出些笑意,双眼微微弯起,道:“不碍事的,你洗个澡就好了。”

  枫乔仿佛恍然大悟,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道:“对——洗澡!我这就去护城河洗澡——不,澡堂,得去澡堂,洗得干净些!”

  清蝶笑意更浓,睫毛修长的双眼已经完成两道月牙,话语里带着笑意:“不用了,房间里就有洗澡的地方。”

  说完这话,清蝶遮着半边的脸颊微微泛起红晕,粉嫩嫩,红扑扑,煞是可爱。

  虽然清蝶用面纱遮着脸,但光是此刻露出来的风情,已经是让枫乔看呆了。

  “公子?”清脆的声音传进枫乔的耳朵。

  枫乔回过神来,慌忙道:“嗯!那个……”

  他又不知道说什么了,但是幸好想到话题,道:“你叫我枫乔就好,这是我的名字。”

  清蝶微微点头,道:“枫公子,浴桶就在隔壁室内,要清蝶帮公子沐浴吗?”

  听见此话,枫乔仿佛大吃一惊,又结巴起来:“沐……沐浴?你……你帮我?这……这不好吧?”

  清蝶双眼含笑:“公子需要,清蝶自要尽心服饰,要不我们这就过去?”

  枫乔见清蝶有起身的意思,连忙道:“别别别,我自己去就好,你坐好了,不要动。”

  说完,枫乔转头看去,边上有一道门,想必就是洗澡的地方,他再次咽了咽口水,迈步走去,却发现自己某部位已经发生变化,走起路来有些难受。

  清蝶发现他的奇怪之处,一双好看的眼睛大胆地看着他,枫乔有些尴尬,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嘿嘿,没事,没事。”

  “对了,”枫乔突然认真地看向清蝶,“清蝶姑娘能把面纱摘下来吗,我还没见过姑娘的真容呢?”

  清蝶微微一笑:“自然是可以的。”

  说完,清蝶脑袋微微偏转,浓密秀发上的金簪步摇簌簌作响,然后她如玉的纤纤细指,伸到自己脑后,开始解开面纱。

  枫乔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十分紧张。

  终于,清蝶脸上的轻纱缓缓落下,琼鼻始现,接着又露出一张轻巧的红唇,在烛火下还闪烁着光芒。

  “公子?”清蝶轻启朱唇,娇柔叫道,枫乔又是呆住了。

  “啊?哦!”枫乔回过神来,“嘿嘿”一笑,“漂亮,漂亮!太漂亮了!”

  清点嘴角微微弯起,满脸笑意道:“公子还是快去沐浴吧,接下来的时间还长呢。”

  枫乔痴痴地点点头,这时他的心才有些急切起来,于是慌忙向边上走去。

  但正当他抬手准备推开门,房间里却响起“咕咕”声,枫乔一脸的尴尬,他这才想起来自己刚才也只是吃了几筷子的菜,根本不能填肚子。

  清蝶也是一阵呆愣,突然掩面笑起来,笑声如煦风中有玉手持银铃摇于春日暖阳花下,清蝶道:“公子还没吃饭吧?要不叫他们那些吃食来?”

  枫乔已经沉浸在了清蝶的笑声中,听了此话,失了神般喃喃道:“对对对,吃饭。”

  他突然大叫起来:“对!饭!小破球他们还饿着呢!我说过要给他们带饭回去的!”

  清蝶被枫乔突然的叫声吓了一跳,疑惑地问道:“公子怎么了?什么小破球?”

  枫乔看向清蝶,眼里露出犹豫之色,最后眼神坚毅,道:“清蝶姑娘,实在不好意思,我今天还有事,恐怕不能相陪了,实在抱歉。”

  说完,枫乔不禁在心里骂道:“造孽,造孽!多么好的女子!多么美好的时刻!就是为了给你们带饭,造孽!早知道就不承诺了,造孽!”

  清蝶疑惑之色更甚:“公子,你这是……春宵一刻值千金,公子竟是要走?”

  枫乔已经后退了几步,满是歉意道:“清蝶姑娘,实在对不起,我真的有要事要办。”

  说着,在清蝶疑惑且幽怨的神情中,枫乔朝门口走去。

  走到门口,他正准备开门,突然想道:“不行,这不是亏了吗?不行不行!”

  眼珠一转,他突然回过身来,深吸一口气,朝清蝶快步走去,清蝶莹莹的眼里露出“果然”的神情。

  枫乔走到桌边,二话不说伸手托住清蝶的下巴,俯身下来,嘴凑过去,在她脸上轻轻地啄了一下,然后像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慌忙朝门跑去,嘴里叫着:“清蝶姑娘对不住了!”

  枫乔跑到门口,不再停留,开门出去了。

  烛光满溢的房间里,清蝶怔怔地坐在桌边,有些哭笑不得,不知为何,看着没关上的门露出了动人的笑容。但很快,

  她小巧的鼻子又在空气里嗅了一下,纤眉微微蹙起,隐隐约约能听见她轻轻地娇哼了一声。

  枫乔在行廊里跑着,很快他来到之前曾烈石请他的地方,包间的门开着,有人正在收拾桌子。

  枫乔慌忙叫道:“别收拾了,停下!别往泔水桶里倒菜了!停下!还倒!快停下!听到没有!”

  包间里两人都一脸疑惑地看向枫乔,他走进去,说道:“你们等着,我先收拾收拾,你们再把盘子带走。”

  说完,他四下看了看,抓起一块布,也不管干不干净,然后把桌上的菜都倒进布里包着,手速极其迅速。

  倒完了,枫乔长舒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春风得意地走出包间。

  包间里的两个人还没回过神来,其中一个对同伴说道:“刚才是……怎么回事?婉春楼允许乞丐进来取剩饭了?”

  枫乔却是不管其他,他现在拎着菜走在街上,但心情很是愉悦,布包底不断有油流出,一路走来,在地上画了一条细线。

  走着走着,他又想起清蝶姣好的面容,还有房间里那诱人的气味,他叹了一口气,道:“唉!世上还有我这种傻子,为了一群混球竟然放弃这等好事,要是让别人知道了,还不被笑死!”

  他摇摇头,又叹道:“太阳你娘!真是罪过,罪过啊!”

  夜里缀满灯火的街上,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提着混成一团的菜朝乞丐窝里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